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二一章乱剑无双
    铜铃声才响,东离寒就已拔刀在手。却比之前的盖千城要谨慎小心的多,一步步的靠近,眼神警惕防备。

    却见庄无道,浑身松松垮垮,如闲庭漫步般走来,对于这一战的对手,似根本毫不在意。

    接近到三丈左右,就在东离寒微一凝眉,手中刀影化无,卷起一阵狂风之时。‘庄无道’也拔出了轻云剑,而后剑光分化,直斩而出!

    命无双,牛魔乱剑!

    东离寒才刚警觉,就见一道道势大力沉的剑影,四面八方的横斩过来。或斩或刺,或扫或挑,滂湃的气压,也瞬间弥漫,压得人无法喘气,难以言喻的霸道蛮横!

    东离寒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这是玄术神通,几乎毫不犹豫,他手中刀影,也在狂风中彻底化为虚无。然后千百道刀劲,也在身前猛然爆发。无影无迹,却使那地面,现出一道道深深刀痕。

    命无双,风凰天遁!

    二人之间,似有一只只风鸾飞翔,轻灵难测,无法捉摸,气势不逊于对面的朽剑重斩。

    然而当那无形刀光与剑影的第一次交锋,东离寒就被一股仿佛野牛冲撞般的巨力,冲得下盘踉跄,几乎站立不稳,那无形之刀,也差点失控。

    而那磅礴之力,依然由那口朽剑上碾压而来,沛不可当。

    第一剑,第二剑,第三剑,发出了一连串的‘当当’重响。短短十息,庄无道就已斩出了整整八十一剑!

    力量均匀,几乎每一剑,都有着整整二十五象巨力。

    东离寒修的功体,是化风凰神决,并不以力量见长。仅仅接到第二十剑时,就只觉是手腕麻木,一双手臂也似断裂了一般,知觉全无。

    可任他如何施展身法,如何召唤风力,如何躲避与那剑影交触,却依然避不开庄无道斩过来的朽剑,如影随形,似附骨之疽。挡不住,也逃不掉。

    平平无奇,似乎缺少变化,可又似乎穷尽了所有的变数。每一剑都是最佳的剑路,简单而力沉千钧!

    东离寒每接一剑,都不得不后退一步,渐渐的退到二十丈外。原本施展出的本命无双‘风凰天遁’,早已被那劈头盖脸的乱剑,斩到完全崩溃。支离破碎,早已不成形状。

    好不容易,撑到了第七十二剑,看到了些许曙光。那朽剑之上,传来的力量,却忽然又激增了整整三成!

    一股凌锐无匹的气劲,也从那兵刃交击处,透入到身躯之内,在经络中横冲直撞。

    “这是——剑气?”

    东离寒的眼瞳,刹那间收缩到了极致。刀上缠绕的风力,已被彻底催散,现出了那伤痕累累的刀影。

    而当七十三剑斩来,他手中的这口长刀,更是应声而断!东离寒也被巨力横扫,整个人如喝醉了一般踉跄着连退十数步。然后在重压逼迫中,身形瘫软,跪倒在地。

    到第七十四剑,却是再无那强横势压,轻轻一剑落下,指住了他的鼻尖。那连环斩来重剑风暴,也在这刹那间消散无踪。

    “你输了!”

    淡淡的一句,却使东离寒的一颗心脏,彻底沉入到了谷底。

    ‘庄无道’再次收剑还鞘,眼神中既有轻蔑,也有失望,环视着四周。虽未开口说话,然而所有围观诸人,却都读懂了他的眼神。

    好弱!此间此地,难到就没有比这盖千城东离寒,更强一些的对手?

    几乎不约而同,大部分的人都是本能偏开头,避免与庄无道的目光接触。

    夏苗的面容,已是一阵扭曲:“我以为那虞安君的性格,已经够让人讨厌的。是万没想到,庄无道这厮,原来比他还要更狂百倍。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

    “我看他是得意忘形!”

    北堂婉儿亦是一声冷哼,眼中更多的是疑惑。庄无道的乱剑重斩,她有些熟悉。然而那牛魔乱舞,却是拳掌类的玄术神通。

    变化为剑法,也不是不可?然而以庄无道的武道造诣,真能办到?

    而在她记忆中,庄无道可不是这样的性情。虽有傲骨,平日里却是谨慎小心居多。

    “确实是锋芒毕露!可要说得意忘形,又有些过了,他有这个资格。”

    孔回微微摇着头,倒是把庄无道的心思,猜到了几分:“应该是为了宣灵山与节法真人,现在的他,也已无需隐忍。”

    他视角余光,已望见夏侯虎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却并未去理会。林和孔家,与吴京夏侯氏,虽有些许交情。然而眼前的庄无道,却更让他在意。

    “就不知第三,不对!是第四位皇甫第,会否在东离寒之后出战?”

    “皇甫第?这是准备一人单挑前四甲么?他若真能办到,立时就可名动东南诸国!”

    夏苗眯着眼,言语中是说不出的气沮。即便没能击败皇甫第,此时的庄无道,也依然能轰动整个东吴国内。

    这一战的结果若然传出,不止是吴京而已,哪怕离尘本山怕也要被惊动。

    今日之后,也再无人能置疑节法真人,将庄无道收为门人的决断。

    “不过我看庄无道此时气势正盛,又**二场。若那皇甫第稍稍聪明一些,就该选择避而不战。胜则不武,赢了也不甚光彩。若是输了,那就更是丢人。”

    整个校场之内,依然是寂静若死,落针可闻。诸人虽是纷纷议论着,然而都是压低了音量,无人敢高声说话。

    庄无道败虞安君时,众人都只觉好奇多些。败盖天城后,众人才真正感到是惊讶。

    而在东离寒,也七十四剑而败,那就只剩下了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陆续集中了皇甫第的身上。

    皇甫第定定矗立,目视了庄无道良久。最后却摇了摇头,把胸前的折扇一收,转身默默走入了人群。

    周围一阵嗡然,不知多少人,齐齐发出了失望叹息声。不过也都觉,皇甫第的退避,确也在情理之中。

    这庄无道横空出世,无论是败虞安君,还是对盖千城,展现出的都是碾压之力。

    皇甫第实力固然高深莫测,然而最多也只与盖天城相当。要说皇甫第能够胜出,在场之人,哪怕与皇甫第最亲近者都不会信。

    而此刻校场后侧的道馆正殿,在风玄真人身后的那层帷幕之内。也传出了一个沙哑之声。

    “此子剑道,居然已入了化境,实在难得!玄术神通,也极出众了。牛魔元霸体,更是少见。盖千城与东离寒败在他手,也算理所应当。这一届大比,此子定可入前三。风玄,这样的人物,为何让给了宣灵山,漏给了节法?”

    那声音飘渺,语气低沉,似在人耳旁低喃细语一般。风玄的额上,却现出了一层细薄冷汗。

    “是司空宏亲领节法真人法旨,至吴京道馆宣读。气势极盛,风玄实在不敢违抗!”

    “哦?然而我记得十年前诸峰首座早有定论,这一届的学馆弟子,需得由我明翠峰先挑选过后。其余诸峰,才能遴选弟子?节法师伯他虽是元神真人,也不能坏了规矩。”

    这次帷幕中传出的声音,略略阴柔了些,语中略含冷讽:“我倒是听赤灵子说起,有人是准备将这庄无道,驱逐出离尘宗。那司空宏才有机会将此子截下,收入宣灵山门墙。也不知我这消息,是否出错?”

    “确有此事!”

    风玄已汗透重衣,面色却仍旧沉着:“然而魏枫长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子修了敛息决,灵根已难目测。可据越城李崇贞所言,此子灵根,最多只在四品到五品之间。尽管兼修数种绝顶功法,都已入门,有了一定根基。然而终究前程有限——”

    “五品灵根?前程有限?”

    那阴柔的声音,一阵嗤笑:“灵根或真如你言,这前程么,却是未必。”

    “灵根只是风玄开革此子的原因之一!”

    风玄心知这魏枫之意,有了如此根基,如此天赋,怎能再说是前程有限?

    哪怕真是灵根暗弱,有整个宣灵山的资源支持,也足可将此子,推入到金丹境界。

    魏枫未必就真是看重这庄无道,多半还是因这样的人才,落到宣灵山一脉而不满。

    以这位的性情,是宁愿把庄无道捏自己手中烂掉毁掉,也不愿将之让给宣灵山。

    明翠峰与宣灵山两脉,从来都是死敌。

    他若是拿不出合适的理由,让这位满意,只怕立时就要从道馆真人的位置上黜落。离尘宗内的筑基境弟子,可是高达近千!

    风玄几乎是咬着牙道:“此子之父,乃太平道重阳子,遣奴仆来我道馆恳求。我观此他二人父子失和,庄无道更心怀怨恨,只怕迟早要生波澜。风玄将他驱逐,是不敢为我宗招惹灾祸。若是日后,太平道因此而问罪我离尘宗,我宗又该如何应对?”

    “重阳子?那个号称天品灵根,在颖才榜上,连霸十年的重阳子?”

    这次说话的,却是最早前,那个沙哑男音:“原来是这样?还有这样的曲折,那么节法真人可知此子身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