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二零章拔剑无双
    一片狼藉的场地之外,所有观战之人,都只觉一道剑光闪了一闪。心中无端端的,就生出了几分悲意。

    而后那盖千城的动作,就忽然止住,身躯僵硬的立在了原地。在他的身前,有一层厚达近丈的冰墙竖起,不过却已被从中斩裂。一口满布朽痕的古朴长剑,穿过了冰墙,点在了盖千城的咽喉上。只需往前,稍稍再递出一点,就能割断盖千城的喉管。

    一时所有人都窒住了呼吸,九成以上都还未弄清楚,方才那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却知这位曾经无敌东吴的盖千城,已经败了,而且是无比的干净利落,被一剑而败!

    三年以来,吴京内从无对手,却挡不住庄无道的一剑!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好快!”

    “我没看错?连盖千城这样的人物,居然也抵不住一剑。”

    “好像就只是一个拔剑的动作而已,盖千城就败了,那根本就不算是剑法。“

    “闻所未闻!”

    周围诸人议论纷纷之时,孔回也不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真的很快,庄无道难道更擅用剑?以前怎么从未见过。这盖千城也算倒霉到了家——”

    后无一句,毫无幸灾乐祸之意,换成是他,结果只怕更是不堪。

    至少盖千城,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在身前竖起了一层冰墙抵御,这就比他强了不知多少。

    “应该是玄术,这一剑八重楼之下,只怕无人能挡!”

    夏苗的神情,也有些僵硬,再次深深看着庄无道,仿佛是头一次认识一般。

    这个人,实在让他看不懂,也摸不清虚实。”

    “那家伙,又是二万两金票入袋。不过夏侯家,估计会高兴坏了。黄金四万两,买一个正途内门弟子的名额,也不算太亏。”

    北堂婉儿一言不发,紧紧咬着下唇,差点渗出了血丝。即便是盖千城,在庄无道的手下,也走不过一合么?那么他以前,到底对她隐瞒了多少。几次比斗较技,又究竟用了几成实力?

    这一剑,她似曾相识,记得东船巷内,就曾见过。然而今日之威,却又更胜出十倍。

    以前就知庄无道,可能剑法上也有不俗造诣,身上也总背着一口锈迹斑斑的古剑。

    然而她从不知。庄无道的剑法,强到了这种程度!

    诸人注目处,盖千城却是面色青白,失魂落魄。神情愣愣,看着抵在他咽喉处的剑尖。依然是在回思着方才。实在是败得太快,也败得莫名其妙。

    那剑光一闪时,他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妙。催动功法,在身前结成了冰墙。然而也未能挡住,反应过来时,喉间就感觉到了一丝冰凉,还有几乎透体而入的剑气。

    在他对面,‘庄无道’笑了笑,用剑拍了拍了盖千城的脸。

    “你输了,好弱!不过实力还可,在这个年纪,已很是难得了。再多练上几年,这一剑说不顶能挡住。不用灰心——”

    完全是用的长辈指点晚辈的语气,而意念之内,真正的庄无道,却是一阵抓狂。

    “为何要用拔剑术?”

    这门伪玄术,他本来打算用来当做压箱底的底牌。否则溪灵谷中,也不用去特意交代颜君了。

    “既然是要速战速决,那么除了这门拔剑术之外,还有何法?”

    云儿并不在意,对自己的举动。似觉是理所当然:“再说也已留了一线,没有连脉通窍,用上大裂石掌。”

    庄无道无语了,这也叫留了一线?

    “那刚才又是怎么说?士可杀不可辱,他依然已败了,又何需如此羞辱?”

    “无非是给剑主,留一个对手。这个盖千城,很强!追上虞安君,剑主只需要半年。可剑主要与这位交手,却至少还要三载时光,日以继夜的勤练不可。我会为剑主,再挫退此人一次,下一次,就只能靠剑主自己了。”

    云儿一边说着,一边施施然的收起了轻云剑。庄无道气愤的无以复加,然而也不知云儿今天是吃了什么药,始终强占了他的身躯,不肯归还。

    再看对面,那盖千城的眼眸中,已经是赤红一片,庄无道能读出暴怒,愤恨,强烈至极的战意,还有那不死不休的执念。

    “好!好得很!我盖千城这十八个年头,还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今日之败,盖千城心服口服。今日之辱,我也记下了。他日必定奉还!”

    话说到一半,就已是拂袖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可能是心神太过激荡,走到第五步时,脚下就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可随即又挺直了背脊,往人群之外行去。

    庄无道只觉是头皮发麻,知晓云儿,已为自己结下了一个死敌。看方才盖千城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将他庄无道生吞。日后他二人,只怕也必将是一方彻底倒下为止!

    云儿却没怎会理会,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旁边的裁判。那位教习倒吸了口寒气,终还是微微颔首。

    “此战,第四十七位庄无道胜,排名第一!盖千城顺位延后,排名第二!”

    ‘庄无道’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就在真正的庄无道,感觉体内热流,才刚有稍稍减退的趋势时。人群中却又走出了一人,到了之前盖千城站立的位置。

    “排名第三东离寒,挑战第一庄无道!”

    四方人群,顿时又一阵‘嗡’的一声炸开。‘云儿’的唇角,亦是微微上挑。热流继续涌入,再次控制住了庄无道的身躯,负手而立。目光望去时,自负而又轻蔑。

    “应战!”

    那东离寒闻言却微微一怔,而后皱起了眉头。

    “你不需休息一日?玄术神通,十二时辰才可恢复。你之武学,我只对方才那一剑感兴趣。”

    “哦?原来如此。”

    云儿微微摇头,不以为然:“那一剑,确实要恢复十二个时辰。只是要败你,却比方才那一位,要简单得多,实在用不上。听不懂么?简而言之,就是你还不配。”

    庄无道已经彻底麻木,自从他把蕴剑诀,修成了第一重天。这剑灵就有些不对劲了,先是挑唆他,使用魔道血祭之法。这一次,又不知发了什么疯。这是不使他仇家满天下,就不肯干休么?

    “云儿你该等到明日。”

    东离寒的挑战,他无法拒绝,不能不应。然而应战的时间,至少要等到第二日。

    云儿却疑惑道:“为何?还有四门玄术神通未使用,剑主实力,仍旧保持大半。”

    “那也不该!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树高则易折,这些道理,云儿也该清楚才是,为何如此?”

    “不遭人嫉是庸才。”

    云儿淡淡道:“正因树大招风,才有根深蒂固。剑主可知势与意?你心性有瑕,对自身毫无信心。潜藏隐忍,积攒实力固然是不错。却不知心里,已存了避让畏怯之念。一直如此,怕是直到登仙境,也激发不了天生战魂。剑主不愿,那我便逼你。只有与强者为伍,群虎中争斗磨砺,只有常胜不败自信,一往无前的意念,才可觉醒战魂——”

    “势与意,你曾教过我。不过我也记得你曾说起,我若不愿,就不得抢占我身躯。你既然是轻云剑灵。”

    “我曾说过?”

    云儿楞了楞,一阵沉默,而后传过来的意念,却是毫无半分心虚之意。

    “我忘记了!不过剑主提起后,我倒是依稀记起了一些。”

    这庄无道一阵磨牙,好一个忘记了,倒真是理直气壮!

    “最近突然多了许多记忆,好乱!有些事记不起来。”

    云儿忽的笑了起来,声如银铃,也如仙乐:“不过剑主,你身为轻云剑主,就不该畏争!该当锋芒毕露,有睥睨众生,傲凌天下一切修者的气魄才对!剑主您从小混迹街头,固然是好勇斗狠,敢于搏命,却也染上了市井人物的油滑。每遇到对手,剑主首先想的不是如何胜敌,而是如何保全自己,如何避免冲突。逼不得已,才会奋起搏杀,就譬如那沈林。要知剑者无畏——”

    庄无道默然,这确实是自己的一个缺点。然而以他现在的情形,难道不该步步为营?一定要锋芒毕露才对?

    而仅仅一息之后,洛轻云就又语音一顿,收敛起了笑意。

    “今日是我不对,该听剑主吩咐才对!那么这一战,剑主准备是胜是败?”

    庄无道一阵纠结,心情复杂,一时难以言叙。犹豫了半响,才开口道:“还是胜吧?”

    他也同样不喜,败北认输的滋味。

    被云儿那么一说,对面那东离寒的脸色,果然是极不好看,眼里快要喷出火来:“不配?原来如此。在你眼中,我东离寒如此不堪。庄兄既是不愿休息,那么东某,也奉陪便是!”

    旁边的裁判,无奈看了二人一眼,也不再请示风玄真人,直接就摇响了铜铃。

    “第三位东离寒,挑战第一庄无道。胜者无怨,败者无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