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一八章排位挑战
    “此人修的功体,乃是‘金刚般若力’,与道真印一样,都是三品超凡级的武学。”

    云儿的声音在庄无道的意念内解释着:“此人是兼得佛道之长,很是不错。不过也正因此,一身实力,最多只能用出八成出来。不过此人幼时,可能是日日以灵药洗浴身躯,所以力量与骨骼坚固,都远超常人,”

    庄无道微微颔首,知晓功体与掌法契合的重要性。就譬如他自己,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一门二品,一门三品。选单一一门修行,都可修炼到元神,甚至云儿所说的登仙境界。

    可若是没有牛魔元霸体,没有此刻强横可比练气境巅峰的七十牛之力。大摔碑手哪怕能增人数倍之力,也仍旧强不到哪去,更无法持久。

    而牛魔元霸体虽强,可没有大摔碑手这样的掌劲,掌力也不过泛泛而已。

    当初云儿一开始,就让他兼修多门。宁愿多浪费些时间,也不让他早早跨过练气境门槛,就是这缘故。

    道真印,乃道门顶尖的掌功。而金刚般若力,则是上乘佛门功体。能将这二门功法,都一齐修成。这虞安君的天资,也是强的可怖。也怪不得当日之飞舟上,那般的张狂。就连北堂婉儿,也不放在眼里。

    可就因功体掌法间有些冲突,此人十成之力,往往用不出八成。

    估计也是因这世间流传的绝顶功法,实在过于稀少之因,虞安君才不得已,选了这两门来修行。

    不过虞安君一旦拜入离尘门下,大可请金丹出手,为他洗去金刚般若力。以原本的基础,改易其他的道门功体,立时就可实力大进。

    “那云博败了,他的九阳神决倒是不错。就是那七十二式降龙掌,有些逊色。这门掌法,固然缺少变化,却也不是这么用的。”

    云儿不以为然的评价了一番,而后就又悠悠道:“七劫之前,我曾经见过一人使用过十八式降龙掌,当真是撼天动地之威。可惜不能一窥全貌,也不知修习之法。其实那门十八式降龙掌,才是最适合你修行。”

    庄无道失笑,能够习得大摔碑手,他已经很是满足了。这三日里他每天吟诵‘天地阴阳大悲赋’,成果不错。体内新增的真元,已炼化了不少。

    有牛魔元霸体七十牛力为根底,此时他一掌大摔碑手打出,轻易就可突破二十五象。

    而那式伪玄术‘大裂石’,最高则可达四十四象!

    即便是练气境后期的修士,若无云博虞安君这样绝顶的功体掌法,也要望而辟易。

    那日溪灵谷中,虚极就是被他一掌,震得浑身之力崩散,才被磁元剑劲割下了头颅。

    果如云儿所言,台上二人交手,到第九十回合之时,那云博就有些气喘。气力渐渐不支,被虞安君一掌接一掌,一直逼到了边角处。

    就当庄无道,好奇这云博,会施展什么样的玄术神通来扭转局面时。云博却铁青着脸一声冷哼,直接从擂台上跃下。

    不止是观战之人失望,庄无道也是意外不已。这云博的两门功法,都已入第一重天,绝不可能没有玄术神通傍身。尽管掌力不如虞安君,却怎的试都不试,就自己认输?

    “我东吴也不过四千里方圆之地,大小城池三五十个。实力强横的年轻辈高手,大多都照过面。”

    夏苗满脸的讥嘲:“这云搏以前,大约是曾与虞安君,有过一次交手,双方都知根知底,所以自问不是其敌。可惜,这云搏修的虽是降龙掌这样的刚猛拳法,却一点胆气也无,日后成就只怕有限。”

    北堂婉儿不禁斜睨了他一眼:“他再无胆气,实力也比你强出数筹。日后成就如何,又岂是你能评价?”

    夏苗‘嘿’一声,并未说话。然而唇角冷挑,讥讽之意更浓,显是不以为然。

    庄无道却在心念内问着云儿:“这个虞安君,实力与我相较,到底孰高孰低?”

    虞安君方才一直都未尽全力,而庄无道也深知,云儿的灵念感应,远比他强得多。

    “剑主的掌力,强他数筹。即便虞安君能用十成力量,也仍旧弱你一线,而若再有半年时间,剑主当胜他不费吹灰之力。”

    “那么现在如何?”庄无道皱起了眉,已听出云儿的言下之意。

    “剑主绝非其敌手,最多一百二十合败北。此人身拥玄术,应该也是在三到五式之间。”

    剑灵毫无感情波动道:“此人浸淫道真印与金刚般若力已有十年,而剑主修成牛魔元霸体至今,只有四月而已。”

    庄无道哑然,这时才意思到。自己在四个月前,还只是一个练‘降龙伏虎拳’都还未能入门的炼髓境武者而已。短短四个月内,就已成了练气境六重楼修者。就连牛魔元霸体,也是速成。

    哪怕有云儿这样的高明老师,在梦境中为他补课,也不可能及得上这些有无数资源,钻研武道十数年的世家子弟,以及那些真正的天纵之才。

    大摔碑手,他倒是真正掌握了,然而牛魔元霸体,依然无法做到圆满。

    这是他的局限,也只能通过时间来弥补。

    他心内虽是不甘,却知轻云剑灵的眼光极准。认为二人实力相差过大,他绝无胜算,才会这般说。

    但凡有那么一线希望,云儿也不会说的这么决绝。

    仅只这虞安君,庄无道就已不是对手。那么前面三人,实力只怕就更强的可怕。

    自己真要挑战那前三甲?

    庄无道嘴里暗暗发苦,有些心虚了起来。之前还真是坐井观天了,以为似北堂婉儿,古月明这样,已经是万中无一,东吴境内绝顶的人物。

    此时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仅仅相隔千里之地的江州,就有个灵根天资,都不逊于北堂婉儿的虞安君。而此时的修为实力,较之北堂婉儿还要强过数筹。

    擂台之上,那虞安君依然是狂傲不改,志得意满的扫视着擂台之下诸人。

    最先落目处,正是盖千城与东离寒二人。目泛凶光,挑衅的一声嗤笑吗,却并未出言继续挑战。

    夏苗不禁哂笑出声:“果然是个识时务的,并非蠢人。这家伙,看来是准备到离尘本山,改易了功体之后,再挑战这两人。不过那时的他,也有这个资格,真让人不爽。”

    道试之后的山试,才真正决定名次。排位的高低,能够选修的功法,每年领取的供奉,入选真传的机会,都有不同。

    不过山试,却在一年之后,已足够虞安君改易功体。以此人天资,寻个金丹师长,简直再容易不过。

    那虞安君接下来,却已将视线,从盖千城与东离寒二人身上移开。出人意料,最后定在了庄无道的身上,满眼都是讽意。

    “我听说某人,已被宣灵山节法真人收录为门人。想必也是天才横溢,修为不凡。却不知此人,敢否与我虞某一战,以印证所学?”

    庄无道双眉紧锁,这虞安君会来挑衅他,是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心内亦微微生恼,更战意升腾。却知自己,并非是此人对手。

    若真要战,那就只有借云儿之力了,恰恰也是他最不愿的——

    溪灵谷一役,只是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虞安君见他犹豫迟疑,不禁又嘿然道:“不意元神境门下,就也如此胆怯。宣灵山这一届的秘传弟子,就是你这么个废物?”

    话音还未落,整个校场中,就响起一阵阵的哄笑。便连远处维持秩序的离尘弟子也被惊动,或幸灾乐祸,或讥嘲,或同情的看了过来。

    夏苗似笑非笑,目光闪烁,难知心意。北堂婉儿则柳眉微蹙,隐透忧容。

    庄无道则微微一叹,既然已涉及到节法真人的声誉,那就已由不得他。再不迟疑,庄无道跨步而上,只一个闪身,就上了擂台。

    稳稳立在了虞安君的对面,不丁不八的站着。

    “排位四十七庄无道,挑战第四位虞安君。”

    那虞安君顿时哈哈大笑,似乎开心之至。而就在旁边裁判的道馆教习,摇响铜铃的刹那。整个人就已迫不及待的前扑而至,蓄势已久,整个人宛如巨山,而一双手则如巨大的玺印,直压而下。

    道真印之洞真!

    庄无道任由云儿带来的热流。掌控全身。而后撤步抽身,连退三步,同样是一掌拍出。

    大摔碑手,碎山!

    轰!

    似乎周围一小片天地都晃了一晃,下方的铁木擂台,再支撑不住。彻底碎散了开来。

    二人身形坠下,都稳稳落在地上。庄无道未退分毫,虞安君却身形晃了晃,脚步滑移了大约半步之距。

    周围诸多观战的弟子,都一时禁声。那就连一直稳坐的盖千城与东离寒,皇甫第三人,亦都透出了讶色,纷纷起身,移步过来。

    虞安君更是不甘的一声怒吼:“再来!”

    语音还未落,庄无道就已是跨步冲掌,再一掌迎面拍去。

    大摔碑手,裂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