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一六章从此两分
    北堂苍空的言语间不只温和,也无几日前,庄无道离开北堂家时的敬而远之,却是多出了几分热情。

    现在想来,这位北堂家家主,只怕是那个时候,就已认定了他并无进入离尘宗的可能。

    北堂家财雄势大,在东吴越城皆根深固蒂,消息灵通。夏侯家与的沈林李崇贞的那些手段,瞒得过别人,却必然瞒不过这位北堂家主。

    甚至可以说,这位北堂家主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庄无道自赴死地。

    表面礼敬,甚至不惜拿出重金礼物,只是避免他庄无道被沈林带回北方后,对北堂家心存怨恨罢了。对他真正的态度,实则冷漠不屑一顾,

    那么此刻寻来,是为与他重修旧好?

    多半是已经知道了吴京道馆内的一应变故,以及他身份的变化。

    也对,一个未来的离尘宗秘传弟子,元神境门人,已足可影响到北堂家在越城的势态。

    或者无法决定一族生死,然而只要入门之后,对吴京道馆与东吴皇室稍微施加影响,就可狙击北堂家,在松江的如日初升之势。

    就是不知,不久前溪灵谷内的那场大战。这北堂苍空又是否知晓?

    脑内瞬间闪过这些念头,庄无道却面色矜持冷漠的点了点,语气也是毫无温度:“比不得侯爷,如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登顶十二重楼。庄某这浅薄修为,岂能与您相比?”

    越城北堂家的家主,世袭东吴镇东伯爵之位,不过极少有人这么称呼。庄无道不说伯父,而称侯爷,却是表达冷淡疏离之意。

    旁边不远的北堂苍绝顿时吸了一口气,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知晓眼前此子,已经与北堂家彻底离心。

    北堂苍空的面色也明显僵了僵,显出了几分青黑之色,却兀自强笑:“庄小友说笑了,老夫这一生能够筑基,就已经是万幸。又怎及得上庄小友身为元神门人,未来的前程远大?其实一日之前,老夫就想与庄小友再会上一面,弥补前次失礼。半日前,才知晓小友回到越城,便择日不如撞日。”

    说到此处时,北堂苍空招了招手,身后就有两人托着一对核桃木盘走上前来。

    左边的木盘上,是一叠整齐的金票,总数应该是在万两左右。除此之外,还有整整百颗二阶的蕴元石。而右边则只有一物,却是一件半身道袍,样式新颖,闪烁着亮黄色荧光,竟是一件十一重法禁的灵器。

    “这些许薄礼,是我北堂家的心意,可以略壮小友行色。还请庄小友不吝笑纳。”

    庄无道亦是心中震撼,那些蕴元石与金票也就罢了,那件十一重法禁的道袍,却必定是不凡稀见之物。

    加持的虽非是元磁术法,然而也必可使他对兵刃术法的防御能力,推升到变态的层次。

    然而也仅只是心动了片刻,庄无道心境就又平复下来,依然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侯爷多礼了,这些东西我庄某都用不上。再说前些时日,北堂家的馈赠,已经足够丰厚。我与你家的交易,已经结束,无需另付报酬。倒是北堂家子弟众多,这些东西,侯爷还是自己留下为好。”

    北堂苍空顿时面色苍白:“庄小友,难道就无半分转圜余地?老夫结交小友之心,可是真心实意。”

    庄无道失笑,摇了摇头,却是再不给北堂苍空说话的机会,将早握在手中的一枚千里遁影符引动开来。

    他怎可能不知,北堂苍空是出自真心?然而这片真心,他不要也罢。

    秦锋说他还做不到绝情绝性,也对也不对。他只是对秦锋马原等寥寥几人,还做不到而已。

    此时的他,已不欠北堂家什么,又如何肯为了这些财物灵器,就又再次卷入东吴越城的纷争?

    他与古月家,固然有着深仇大恨,却又并非是不可化解。而对于北堂,同样也没了好感。获得元神门人的身份,自此之后就可超然于外,坐视两家争斗。

    古月家估计也不会不开眼,再来招惹他这个离尘真传弟子。

    大丈夫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北堂家一应所赠之物,都是为阻拦古月明进入离尘的报酬,他庄无道已然做到,故此两不相欠。额外的馈赠,则是为平息他怨气。庄无道此时对北堂家确实没什么怨恨,只是日后,再不会出手相助!

    至于北堂婉儿,他也分得很清楚。北堂婉儿固然是对他情深义重,然而终究是影响不了北堂家与其师尊,他自然也可将北堂婉儿与北堂家赤灵子,分开看待。

    若然秦锋等人还在越城,还需北堂家照拂,他庄无道还需承情,尽力结好北堂世家。然而到了此时,还有何必要?

    北堂家不能庇护剑衣堂,秦锋弃而远走,他庄无道自然也是再无需顾忌。

    他既然还做不到绝情绝性,那就尽量少为自己增添累赘。

    ※※※※

    使用了最后两张千里遁影符,又疾奔了两个时辰,庄无道就再次回到了吴京。

    而后就在城外码头等候了大约半日,直到乘快船过来寻他的林寒到来,又将林寒送走。再一次体会了那从此之后四目无亲的孤寂伤感之后,庄无道才返回吴京道馆。

    然而在道馆学舍中,庄无道只呆了不过一日,就不得不离开,搬到了自己在城外租住的那间修士洞府。

    道馆学舍内灵力稀薄是因由之一,最重要的原因,却是那接连不断的访客。吴京之内的权势人物,陆陆续续的过来拜访,不乏东吴重臣甚至皇族。而越城大族在吴京的首脑人物,也不甘其后。使他一整日,都只能陪着笑脸,没法修行。

    夏苗更是厚着脸皮,自居友人,一直与庄无道混在一起。这位夏家的少主,不止是有意继续结好于他,对庄无道能成为元神门人的缘故,也很是好奇。

    反倒是北堂婉儿,可能接到北堂苍空的传讯,一整日都没有出现。

    庄无道实在不堪其扰,只能撤到了那间洞府。此处的租期,是最少三个月,不用的话就真的浪费了。尽管洞府内的灵气,也没强上多少,然而胜在僻静,将买来的那套阵旗继续布在了洞府府外,果然再没人上门打扰。

    而接下来的几日里,庄无道也不再修炼拳法,只到夜间子时时分,同时修炼天璇照世真经与蕴剑决,

    整个白天,都用在了修炼‘天地阴阳大悲赋’上。

    之前的血祭,庄无道借助体内的魔血精华,连续诵出第一决中的二十一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然而当那三滴魔血精华,被他彻底吸收之后。却又打回原形,最多也只能说到坟字为止。

    即便如此,庄无道每一次发音结束之后,到是免不了一阵鬼哭狼嚎。浑身肌肉,都在扭曲抽搐,如万蚁噬身,使他意志接近崩溃。

    然而连续几日修炼下来,效果也极其明显,他真元内混杂的怨煞与魔气,的确是消退了不少。

    暴涨的修为,也勉强能够指挥得动。不似两日前,那些新生成的真元在他体内,似乎结成了块一般。

    相较而已,‘天地阴阳大悲赋’对肉身的粹炼效果,反而是居于其次。

    不过云儿仍不满足,总会催促他更用心,修炼‘天地阴阳大悲赋’的进度更快些。

    庄无道每每死去活来之后,都会在梦境内询问剑灵。不是说这门大悲赋,是只能到金丹境时修炼?先前推三阻四,又冷嘲热讽,为何现在又改了主意?却都是不了了之,总会被云儿岔开了话题。教授的灵法与武道窍门,越来越是高深,神妙异常,使他不敢有丝毫分心。

    而就在连续数日痛不欲生之后,吴京道馆的录名大典,总算到来。

    近三百名有着练气境修为弟子,汇聚在了道馆的校场内。由道馆真人主持,一起参拜离尘宗祖师,正式录名拜入离尘门下。

    此时参加大典的,不仅仅只有东吴国内,那二十余间学馆中胜出的精英弟子。还有一百余位,在这三年内,获得进入内门资格的外门修士。

    都是三十岁之前,修至练气境六重楼的弟子。与颜君的情形差相仿佛,都是在大比中败落之人。

    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依然还会留在东吴境内。或效力吴国朝廷,或自成势力,或被与离尘宗亲近的世家大族招揽为供奉。

    只有极少部分,资质极其杰出的精英弟子,才有资格前往离尘本山。

    录名祭典之后,才是道试。其余无关之人,都开始退场。而庄无道也得知了自己被排定的名次,与预料中相差不远,正是第四十七位。

    夏苗早早就凑到了庄无道的身旁坐着,看着自己的名次,也同样苦笑不已:“第六十九位,我有这么差么?这个名次,等到离尘本山的山试时,怕不是要排到千余名开外?从此之后,再无缘真传。”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