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一五章兄弟珍重
    “我自然是不会乱说!”

    颜君一声苦笑,已听出了庄无道语中暗含之意,心内却毫无不满。

    说来今日,虽都是庄无道召来的无妄之灾。可当见识过庄无道杀人时的剑术与狠辣。他无论有什么样的心思,也都只能压在心底。

    庄无道闻言呵呵一笑,然后随手一摄,将虚极死后留下的千彩蛛丝网,丢给了颜君。

    “这东西颜师兄拿着,就算是压惊。对了,我听说颜兄已经在离尘宗内定下了师承,不知是二山七峰的哪一座,又是哪一位师叔门下?”

    这件千彩蛛丝网软绵绵的,估计他是用不习惯。若说摄人困人,他的擒龙劲要好用得多。而且被他的星火神蝶石化了部分之后,此物势必要掉落品阶。

    要让人闭口,总需得封口费。何况这次把颜君连累了,遭此横祸,庄无道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颜君将那团五颜六色的丝网握在手中,一阵楞神,似是不敢相信。良久之后,才轻吐了一口气。

    “大恩不言谢,此恩此德,颜君记下了!”

    这不但是九重法禁的灵器,材质也很不错,可炼制到十八重法禁的层次。即便有些损伤,也不是不可修复,庄无道若拿去买,轻易就可卖出三,四千两黄金。

    要知即便如北堂古月,这样实力雄厚的世家,族内的修士供奉,也最多只有三五件像样的灵器而已。

    不过说到自己未来的师承,颜君仍是有些迟疑:“我拜入的是宣灵山,至于是哪一位仙长,暂时还没确定。”

    “宣灵山?还真是巧了。”

    庄无道不禁失笑:“师弟日后,也要在宣灵山学艺。你我师兄弟,看来缘分不浅。”

    颜君被擒之后,一直都是昏迷,还不知庄无道,成为元神境门人之事。不过却知晓以庄无道此刻的修为剑术,加上三年学馆首席的资历,在离尘宗稳稳可拿下一个真传的名额。于是面上也现出了惊喜笑意:“师弟也是在宣灵山?这可就太好了。日后颜君,看来还真要靠师弟你照拂了。我记得吴京道馆还未举办录名大典?师弟能蒙仙师看重,这么早确定去向,想必是得哪位仙师看重?”

    庄无道摇了摇头,对这明显的试探之言,并不搭理,只道:“师兄日后自知。”

    说完之后,边专心清理其余尸体所留的遗物。最值钱的,自然是那四面四象斩邪阵的阵旗。若是一整套,估计作价一万两黄金,都会有人买。

    不过这四面阵旗,如今只剩下了一面。其余三面,实在损坏的厉害。而即便完好时,也需四人同时使用才可。

    至于其他,也只有邹德身上的两件灵器,能入庄无道之眼。其中一件,是一面黄色玉佩,名唤‘磁灵佩’,九重法禁,能够助人操纵百丈内元磁之力。之前邹德,就是依靠此物,才从自己的上霄磁灵术中脱身。

    而另一件,则是一个小壶状的灵器,同样是九重法禁。此物别无他用,就可蕴育四枚‘磁火阳雷’,威力大的不可思议,一枚发出去,可夷平二十丈方圆之地。

    哪怕是练气境后期的修士,挨上一两枚,也要身死魂灭。

    只可惜数量少了些,每消耗一枚,都需十天时间,才能再次补足。

    庄无道暗暗心惊,这邹德估计是对他身份还有顾忌,又一直无瑕使用。否则待此人使用出来,只怕他的牛魔元霸体,也不能毫发无伤。也幸亏是云儿,头一个就将此人斩杀。这件阳火雷瓶,是这溪灵谷中,唯一真正能威胁到他的东西。

    前一件灵器,令他惊喜,正适合他的两门功法。而后一件,亦是合用之物,关键之时,甚至可起到一击必杀的作用。

    而除此二物之外,其余的灵器,要么是只有四五重法禁,要么就是不合用。

    好在有了一个储物镯,把这些东西收入到储物空间里藏着也不碍事。

    而也就在这时,庄无道的眉头一挑,转过了身。

    “是谁?”

    他此刻的灵觉,已非同小可。灵念覆盖三十丈之地,巨细皆知。而千丈之外的动静,也能模糊的感应。

    目光望处,果见一个黑色身影,正从谷口走入了进来。却正是秦峰,看着那染红了的湖泊,还有那些尸骸,是满眼的震惊。

    “我放心不下,所以跟过来看看。”

    说完这句,秦锋又狐疑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这些人,都是死在无道你手中?”

    他修为比之庄无道低了一大截,也没学什么顶级的陆地奔腾之术,晚了庄无道足足一刻,才赶至此间。

    到了溪灵谷后就小心翼翼,却没料到进入谷内,看到的竟是这般景象。

    “除我之外,还能是谁?”

    庄无道看着秦锋脸上疑色更浓,心中顿生苦涩之感。

    身边诸人,对他最知根知底的,还是秦锋。今日见了这一幕,不生疑才怪!

    只是他,实在无法解释。不愿对兄弟说谎,也无法道出真相。冲入身躯内的热流,再次引发一阵阵的刺痛。

    云儿的声音,更在庄无道心念内反复响起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人心难测,请剑主三思!云儿也不愿自己,落入到那些平庸修士之手。”

    与剑灵相处越久,云儿的言谈语气,就越来越似生人。别的都不在意,却惟独对于自己的存在,越来越是谨慎,生恐被人知晓。

    “真是你?这沈林虚极,可都是练气境九重楼——”

    秦锋语中依旧含疑,他也知庄无道,可能服用过地髓,拳法上的天赋,也超出常人一筹。然而能越阶斩杀沈林虚极四人,实在太过夸张。

    不过话说到一半,他就注意到了旁边瘫坐着的颜君,立时住口,知晓这非是说话之地。然而也随即就望见,庄无道脸上的为难之色。

    秦峰眸中,顿时怒意隐生。可仅仅数息,就又心中一动,望向了庄无道身后的那口朽剑。

    记得几月前,庄无道曾对他说起——‘我最近得了一把剑,一旦人剑合一,有剑灵相助,寻常的练气境,都非我对手。’

    当时以为是玩笑之言,然而今日回思,似乎这才是真相。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十年的兄弟,难道他还能不知庄无道的心性?若能够开口,庄无道定然不会对他隐瞒。

    怒意顿时消退的无影无踪,秦锋转而唇角微挑:“听起来是有些夸张,不过我信你!”

    最后二字,却是加重了语气。庄无道不禁动容,知晓秦锋说的‘信你’并不是他斩杀沈林虚极等人之事,而是相信他庄无道的人品,并非是有意欺瞒。对他的信任,仍旧毫无保留。

    胸中的憋闷之感,顿时一松,庄无道也微微笑了起来。

    这一生能得此佳友,实是三生之幸!

    ※※※※

    半日之后,恰值初晨之时,庄无道在越城内一处码头上,送别了秦锋。

    没有了沈林等人的追捕逼迫,秦锋离去之时,也就不用那么仓促。直到将越城的手尾彻底处理干净,秦锋这才登船。

    说来命运当真奇妙,两日前秦锋还在越城之外,送离庄无道。而两日之后却反过来,轮到庄无道,把自己这位生死兄弟送走。而这一次,可说是生离死别,也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庄无道自问做不到绝情绝性,也知自己日后对手,定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会不择手段。

    那么要不想连累秦锋等人,也就只能离他们远些,日后越少联系越好。

    不过在秦锋临走之前,庄无道却将那枚储物镯,连同里面的蕴元石及各种天地灵珍,一股脑全送给了秦锋,准备让秦锋带走。

    只留下两万两金票,加上那些从沈林一行人手中夺来灵器。

    金票是北方大周的几家钱庄开具,到吴越之后,只有极少的几个地方能够通兑,容易泄露行踪。而那些灵器,也同样是个线索,一旦被沈家的人知晓,很容易就联想到沈林。只有蕴元石与那些天地灵珍,没什么标记。

    记得云儿曾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价值二万余两黄金的财富,对于秦锋而言,可能非但无益,反而招惹灾祸。

    然而庄无道也是无奈,知晓这几十年内,自己只怕都帮不到秦锋等人。这些财物,是他最后能做到的。

    秦锋一向健谈,这半日里也絮絮叨叨,对庄无道说了无数话。然而到临别之时,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千言万语,只化成了四字。

    “兄弟珍重!”

    庄无道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却强忍了下来,也只淡淡道:“保重!”

    而直到秦锋乘坐的船顺流而下,杨帆远去。庄无道依然立在原地,眼神伤感怅惘,胸内则是一阵难以言喻的孤寂,许久都不曾动弹。

    直到身后,几股或熟悉或陌生的气机,悄然靠近。庄无道皱了皱眉,,回过了头,而后就见北堂苍空立在十丈远处,朝他温和一笑。

    “几日不见,庄小友修为愈发精湛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