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一四章初闻水猿
    数十里外的云层,二人依然是沉默不语,面色阴冷,眼神则复杂难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赤灵子才打破沉寂,发出了一声呢喃:“原来此子,更擅用剑!剑道上的天赋,更胜于拳掌。师弟,你觉如何?”

    “灵动,超脱,不滞于物,不拘于形。我没看过仙人用剑,然而感觉传说中的剑仙运剑,便当如此!”

    司空宏淡淡的说着:“我宣灵山收下此子,不算太亏。师尊他,也确然是慧眼独具。”

    “问题是节法真人,从未到过越城,也不可能看见此子运剑!”

    “或者以前来过,早有留意,又或者是被其他师兄弟推荐,都未可知。”

    司空宏却想起了自己那位师弟,只有那人早早来到了越城,可能与庄无道有接触。

    然而师弟他,此时依然是昏迷不醒,生死难料。

    “你我何需细究其因?只需知晓此子剑道天赋,确实有秘传弟子的资格就可。”

    “说得也是!”

    赤灵子洒脱一笑,往南面踏空而去。“我回炎石城了!这一别,怕是是要半年后再见。移山宗强弩之末,然而退走之前,未必不会反咬一口。尤其你这个华英的师兄,师弟小心了!”

    “不牢挂念!”

    司空宏亦是一声嘿然,随即却又慎而重之道:“今日之事,还请师兄禁口,莫要轻易对他人言。”

    “是担心他夭折么?”

    赤灵子头也不回,仍是叹息道:“可惜了,此子晚生了三十载——”

    声音落时,人已不知去向。附近百里云空,都不见其身影。

    而司空宏则是怅然。若这庄无道能早入门三十年。在节法真人逝后,的确是有资格,扛起了宣灵山的门庭。

    此子灵根虽差,然而合宣灵山之力,也足可在七十年后,将庄无道推上金丹境界。所以方才赤灵子,才会有‘晚生了三十载’之言。

    ※※※※

    当云儿的意念彻底退却,返回到轻云剑身内时,时间刚好是半刻钟。而此刻谷内的小湖旁,已经躺满了十余具尸骸。

    血液汇成了小溪,流淌入湖,几乎染红了小半边湖面。

    沈林四人身死,云儿斩杀其余几个练气境中期,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只这几人一心逃逸,花费了些许功夫。

    而庄无道本人,则立在原地,毫发无伤。心念的魔种,已经彻底寂静下来。

    庄无道也发现自己的神识,已经可以覆盖身周三十丈,足足增加了三分之一还有多。《魔念炼神大法》,果然是魔道中神识增长最快的顶尖法门。然而也凶险之至,魔念植心,一不小心,就会为魔所噬,就譬如方才。

    庄无道脸上,也殊无喜色。斩杀了沈林,胸中积累了几念的怨戾,终得舒展。固然是爽快了,可毕竟是由云儿代劳,而非是自己亲手所为。

    实力到底还是太弱,不能不依靠剑灵之力。对他而言,并无太多意义,反而是个屈辱。难道以后,每次遇到强敌,都只能请云儿出手不成?

    而更多的则是震撼,以练气境六重楼的修为,斩杀这些练气境后期的修士,却如杀猪狗。云儿在灵法,剑术与拳法上的运用,简直是出神入化。

    “原来磁元摄力,还能这样使用——”

    默然看着地上这些尸体的创痕,庄无道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之色。云儿施展的剑术,他暂时还学不来。

    然而法术与拳法,云儿却在梦中详细指点过。今日许多手法,他也都记得,就譬如小斗转星移术。然而真正临敌之时,却忘得一干二净。

    而仅只是云儿对‘星火神蝶’的操控,就已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这门玄术神通,在云儿的手中,可谓是变化无穷。

    自己创出的那式‘牛魔乱舞’,也轻易就云儿运用在剑法上,变化成牛魔乱剑。

    方才他是亲眼看着沈林全力抵御,也依然被结合大摔碑掌力的九九八十一剑,刺成了筛子。

    头一次认识到,自己身上还有这么多潜力可以挖掘。这几月他在武道上虽有长进,术法上也勉强入了门,然而相较云儿,实在差得太多。路漫漫其修远,自己依然不可有丝毫怠懈!

    眼前虽是鲜血刺目,庄无道却并不在意,反而不可压抑的心动了起来。

    “剑灵,此地十余练气境,可否用来献祭?”

    光是练气境后期的修士就有四人,总数十余。不用来供奉那位阿鼻平等魔主,那就太浪费了。

    据他所知,只需尸骸死亡没超过一个时辰,都可算是合格的祭品。而他手中,恰好还有一枚龙犀元晶,需要吸收。

    “献祭不可太过频繁,三月一次就可。修为增长过快,对剑主而言,并非是好事。体力魔气太盛,不但无法炼化,也难以掩饰。即便有敛息决与阴阳二化分气法,只怕也瞒不过那些金丹元神修者。”

    云儿解释着,又语音一顿:“且刚才我隐有所觉,似乎有金丹修士,在窥伺此间。且不止一人——”

    庄无道心中顿时一惊,然而他城府已深,面上却无半分异色。不着痕迹的望了望四周,却没什么异状。

    不过对云儿这言,庄无道却是深信不疑。他自己的灵念,此时还只能覆盖三十丈,然而云儿却是他的四十倍。周围一千二百丈方圆,俱在她感应范围内。与金丹修士,差相仿佛。

    金丹——也不知是离尘宗,还是移山宗。越城附近,也只有这两大宗派的金丹修士存在。

    果断收起了献祭的心思,庄无道又想起一时,一时纠结无比。

    “供奉这位阿鼻平等魔主,定需日日叩拜,诵其魔名?”

    岂不恶心?

    “无需,剑主又非其信徒,何需诵名?献祭只是交易,各取所需。倒是每三月供奉一次血食,不可忘却。一旦超出了半年,那位冥主,就定会伺机报复。这位阿鼻平等王的小气与睚眦必报,都是名传诸界。”

    剑灵发出了一声轻笑,又道:“剑主无需在意此事,倒是那沈林尸体上,我感应到有空间灵器。剑主不取来看看?”

    “空间灵器?”

    庄无道眼眸一亮,查看着沈林的尸身。最终还是在沈林右边小腿上,寻到了一个银色的圆环。

    庄无道不解暗暗一叹,不是他最想要的手镯,又或者玉佩,储物袋的形状,然而有好过无。

    其实这银色圆环,倒是手镯的式样。可东西实在太大,足足相当于两个手臂大小,雕纹也极其粗糙。怪不得沈林,会当成脚镯使用。

    破开沈林留下的神念禁制,发现这圆环之内,空间着实不小。足足有一丈方圆的空间,里面赫然堆满了东西。

    庄无道这才想起,沈林每年南下,还有着为太平道那对夫妇,收购各种稀有灵珍的任务。而此时这储物镯内,就有着至少八件二阶的灵珍。

    不过最使人惊喜的,是这空间的角落,有整整一叠的金票,总数二万两之巨。一阶的蕴元石,亦有两千余枚之巨。

    “看这储物镯的灵纹,应该非是人族修士之物,而是来自异族。似乎是水猿族的风格。”

    “水猿族,这又是什么族类?

    “是一种生长在水底的猿类。身形巨大,是常人两倍。类人类妖,亦是生来就有灵智,传说是人族的近亲。水猿族一出手,往往都有筑基修士的力量,可惜生育艰难,族群并不兴旺。我以为这种族类,只有那些大世界中才有,不想这天一世界也有其族裔。这枚手镯,多半是出自水猿族之手,而且是近日才炼成,绝不会超过半月。这越城附近,多半有水猿居住。”

    身形是常人两倍?

    庄无道忖道怪不得,这枚储物镯会如此宽大。

    后面一句,他却没听进去。实在懒得管这储物镯的来历,只知自己,这次是又发了一笔横财。

    储物镯内各种灵珍的总价值,加上蕴元石与金票,绝对超过了四万两黄金。

    自己从一无所有,又变成了腰缠万贯。

    还有其余三人,那虚极。姜颖,亦都是练气境后期修士,家底必定不薄,想必不会让他失望才是。

    颜君这时,却又发出了一声呻吟。从呆怔失神中,苏醒了过来,语音干涩:“无道——”

    似乎想说什么,却无法出口。看向庄无道的眼神,也夹含着几分畏惧陌生。

    就在方才,他亲眼看庄无道将一个又一个,以往令他敬畏无比的练气境后期修士,轻松斩杀。

    庄无道却笑了笑,回过了头:“颜师兄今日,应该是什么都没看到吧?”

    其实今日之事,既然有金丹修士目睹,那就定然是瞒不住人。可既然是金丹,也多半不会这么无聊,为他这小辈扬名。

    今日施展的剑术,道法,都俱无见不得人处。然而初入离尘,就风头太盛,对他而言,有害为益。

    不过话说回来,他一介灵根五品的弟子,却能成为元神境的门人,本就是万人瞩目,众矢之的。到了离尘宗之后,只怕是少不得一场风波。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