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一二章实在太弱
    沈林也对庄无道‘呵呵’的笑着:“你那兄弟秦锋,倒是个聪明人,知晓从越城一走了之。然而也蠢不可及,真以为他能安然脱身不成?最多十天半月,还是要落入我沈林掌心。少主你不知道,这些天我一想及主人他若知晓你拜入离尘门下,不知会有多伤心,老奴就是心痛不安,日日辗转难眠。真要到那时,老奴只怕也就顾不得情面了,多半要不择手段。还望少主,不要任性,免得连累他人。”

    颜君直到这时才迷迷糊糊的苏醒,一声痛哼,而后就满脸的骇然惊惧之色。直到望见走来的庄无道,那绝望的眼神中,才透出了几许生气。开始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惊喜莫名。

    “无道!你小心——”

    话语吐出,颜君就又面色再变。身旁仅是练气境后期的修士,就高达四位,庄无道又怎可能是对手?

    庄无道仿如未闻,看都没看颜君一眼,也不去搭理沈林,眼里血红色杀意消退,目光清澈,整个人仿似变了个人一般。气质清冷,身姿亦是飘逸出尘。而望向诸人的眼神,则如视蝼蚁。似乎身前这十余练气境修士,都微不足道。

    那邹德见状,却是万分不爽,面含怒色:“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少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贱婢之子,不识抬举。你跟他废话做什么?事已至此,就直接擒回去,让主人他处置便是!”

    贱婢——

    庄无道只觉脑仁内一炸,一阵刺痛入骨,肺腑内的戾气,几乎破胸而出。依然不曾说话,只随后一掌摄劲勃发,强行拉扯着颜君飞退。

    突兀之至,在场诸人还未反应,颜君整个人就已飞滑十丈,从虚极的身旁飞离。

    颜君本人却没有半分虎口逃生的惊喜,扯动伤口,面色反而更是青白。

    邹德更是毫不在意的一哂,满含讥讽:“还打算救人?少主若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你这些亲朋好友,自然可以无恙。若是不肯——那么他就是下场!”

    也不见有何动作,地下无数泥沙拔地而起,聚千万沙箭,同时往颜君攒刺而去!

    可就在颜君眼神绝望,那千万沙箭,快要将他射成刺猬之时。庄无道的脚步,也蓦地加重。

    一股无形波动,蔓延了开来,扫荡四方。使空中那些沙箭,立时碎散炸开。

    他修炼的牛魔元霸体的磁元之力,又兼修《天璇照世真经》,若论对土行灵力的操纵,练气境界几乎无出其右。此时身躯,又是由云儿来操控。邹德的这点小把戏,根本就是不足为道。

    “还敢还手?”

    邹德眼现异色,狰狞冷笑:“真是如沈林之言,你是翅膀硬了!既然不识抬举,那就给我跪下!”

    话落之时,庄无道便只觉身上的重量,骤然激增。全身骨骼咔咔作响,负力十倍,二十倍,三十倍,直到五十倍的激增。即便血祭之后,他已身有近七十牛的巨力,也觉难以承受,寸步难行。

    也不止是他,身周漂浮的烟尘沙粒,也被无形的巨力压落。颜君同样坠在了地上,浑身受巨压所迫,也折断了几根骨骼。大腿上的血液,更汩汩飚射而出。

    玄术神通!

    庄无道一瞬间,就明白这是邹德的神通术法,而且是与磁元地气有关。

    他心中微沉,面上却不受控制,流露出不以为然的轻蔑。

    “这是,上霄磁灵术?班门弄斧——”

    手捏着剑诀,随手一拂袖,勾动着一重重磁元力量。脚下的地气,也随之动荡。

    竟是以一个手势,就能瞬发术法。呼吸间就化解了这十丈周围,五十倍骤增之重。

    而二十丈外,那邹德的所立之地,则是轰的一声震响。众人反应过来时,就见之前还气焰十足的邹德,竟是憋红着脸,半跪在地。即便浑身上下青筋暴起,也依然挺不直身躯。

    庄无道也同样愣住:“这是什么术法?”

    邹德的这门神通,至少可入四品极绝。却被云儿轻轻松松的破解,更未使用任何一门玄术神通。

    “小斗转星移术,天璇照世真经中就有记载,我记得半月前教过,少主没有记下?可将磁元之力,小幅偏移。玄术神通固然是威力浩瀚强大,然而也并非都毫无弱点。比如这上霄磁灵术,一些微不足道的法术,也可破解,反制其身。所以剑主,玄术神通并非一切。法术千万,妙用无尽,贵在活学活用。”

    云儿在庄无道心念内解释着,脚步却未停止。随手又是一个拂袖,顿时间水汽化冰,将严君的伤口冻住。

    而邹德花了数息时间,依然未能站起身来,面上涨成了酱紫色,似是已暴怒到了极致,眼吐凶光,狠声大骂:“狗杂种,你好大的胆子!我要宰了你,定要宰了你!贱人,贱种,还不给我散法——”

    “邹德你住口!他毕竟我沈家少爷,主人的骨肉,身为奴仆,岂能口出恶言?”

    虚极看不下去,出声训斥,面色也是凝冷,一声叹息之后,同时间右掌一翻,一团五光十色的光华,飞空而起。

    “少主,虚极得罪了!日后到了主人面前,虚极自会请罪!”

    那却是一丝丝五颜六色的丝线,半空中伸展的开来,宛如是一条条霓虹组成的大网,往庄无道的身周缠绕而去。

    庄无道也在同时一个响指,九只星火神蝶,同时间一化二,二化四,转眼间已是分化千只,飞空而舞。借引周天星力,火焰更盛。

    迫得那些丝线,都无法靠近。只要与这些火蝶,稍有接触,丝线就会化石蝶落。

    使虚极楞住,他这张千彩蛛丝网,可是九重法禁的灵器!却居然连近身,都无法做到。

    头一次开始正视眼前这负剑而行的少年,眼前这位沈家‘少主’,似乎已不是他们几人,能轻易拿下。再非当年的孤苦弃儿,可任意欺凌。

    “呵呵,一年不见,看来少主还真是长进了几分!星火神蝶,据说在离尘学馆大比之时,少主就已用过两次,吾还是第一次得见。”

    姜颖将九口三尺长的玉质月钩抛出,又同时手捏道引,临空引出无数罡风汇聚,加持于月钩上。一时间青芒闪烁,破空锐啸之声不觉。九道青光,同时斩击而下。

    庄无道亦为之色变,九重法禁的灵气,配合五品上乘级的玄术神通‘青罡刃斩’,声势之大,甚至可与古月明,当日施展的‘清风霁月’相提并论。

    而姜颖修为,更胜古月明数筹。这九口月钩,威力也超出那清风霁月剑气近乎五倍!

    云儿却仍不曾放在心上,将后面背着的磁元灵盾,往上一抛。张开一片半弧形的金黄光华,与他本体的磁元罡气,连接一体。仿佛是一张黄色的巨伞,遮在了庄无道的头顶。

    发出一连串的‘咚咚’重响,却是严实的把那九枚玉质月钩,挡在头顶三丈,反弹了回去。

    磁元灵盾是十重法禁的灵器,又经血祭强化,材质坚固。而庄无道主修的牛魔元霸体,更是二品圣灵级层次的绝顶功法。与这面磁元灵盾内含蕴的术法‘磁元盾’,也最是契合,相得益彰。二者合一,更是坚固难破。

    哪怕这九口月钩,加持‘青罡刃斩’,也只使这面巨盾,稍稍动摇。

    后方的沈林,却眼现狐疑之色。眼前的庄无道,脚步虽慢,却是无比执着坚定的向他走来。即便救下了颜君之后,也无有丝毫退走逃离之意,让人简直摸不着头脑。面色冷漠,神念却又牢牢的将他锁定。

    百思不得其解,沈林不禁又生出了一个荒唐不可思议的念头。这庄无道的目标,莫非是他?想要将他沈林,斩杀在此?

    这一闪而过的想法,实在过于荒诞,沈林摇了摇头,眼神更冷了数分:“少主看来是不情愿束手,随老奴回去了。然而主母之命,老奴却亦不敢违抗。今日逼不得已,有所得罪处,还请少主见谅。三位,一起动手吧,布四象斩邪阵,莫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右边大袖一展,一面紫色的阵旗,就已随声飞空而出。

    那姜颖楞了楞,似乎感觉有些小题大做,却仍是依言抛出了一面红色的三角阵旗。

    那邹德此刻,总算是挣扎着站起了身,眼内凶芒依然不退。当下就嘿然冷笑,几乎毫不犹豫,也将一面绿色阵旗抛出。

    那虚极则又一声叹息:“何苦来哉?四象斩邪阵,沈兄又何需如此?”

    话虽如此,却也同时把一面蓝色阵旗祭出。四面阵旗飞空,立时以赤旗为核心,衍化出无数玄奥灵纹,延伸百丈后往下方罩落,正好是庄无道与颜君的上空。

    而眼见这旗阵,将要落下之时,庄无道的目中,却透出‘原来如此’的神色。手不知何时,已握着上轻云剑的剑柄。

    “不错的旗阵,这就是你等的恁持依仗?实在,太弱——”

    二品无双,拔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