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九章再回越城
    那些黑气,就仿佛是从河底挖出的黑泥在翻滚,污浊不堪。仔细分辨,更可见其中夹含着些许血光。

    庄无道也眉头深皱,眼现忧愁之色。

    “轻云,这又是怎么回事?”

    如此情景,任何人看了,都会知晓他使用了魔道法门。他还怎么拜入离尘宗?

    一刹那,庄无道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不过心内也没怎么焦躁,剑灵明知如此,却仍指点他行血祭之术,想来也是有解决之法。

    这次却是他自己太操切,事前没询问清楚。

    “魔气染化,是阿鼻平等王在三滴魔血中的的遗留。血祭之术得来的修为,本就杂质甚多,又夹含这些妖兽临死前的念头怨恨。剑主如今的天地阴阳大悲赋第一诀,已经完成近半。日日以音诀洗练,大约两个多月就可炼化。”

    明显知晓庄无道意不在此,云儿的语气顿了一顿:“至于现在,剑主不是修了一门敛息术?”

    “敛息术?”

    庄无道挑了挑眉,只觉是荒唐。

    敛息术,最多能助他收敛真元罡气,隐藏自身修为境界。又怎可能掩藏得住,自己这真元中的残余魔气?

    然而下一瞬,就有几句灵诀,印入到了他心念间。残缺不全,无头无尾。

    庄无道却心中微动,将这几句口诀,嵌入到了敛息术中施展。而后就见那真元内的黑气血雾,果然渐渐消失,不见了踪影。

    却不是遮掩了起来,而是收入到了体内某处聚结。

    “这是阴阳二化分息法,将体内元气阴阳分化,可分离魔气血煞。只需藏在体中窍穴,配合敛息术,就不惧他人查知。不过剑主日后,却需在这门敛息术上,下些功夫。”

    云儿的语气郑重其事道:“这次是阿鼻平等王留下的魔血较为纯净,已无限接近天地元灵,所以才能轻易遮掩,日后就没这么容易——”

    庄无道又试着施展了几次拳法,发觉自己若不用‘阴阳二化分息法’,浑身真元,可相当于练气七重楼。

    而使用敛息术之后,修为却被大幅限制,只有相当于练气境六重楼的境界。

    不过也无妨,自己的修为,到底还是大幅度提升了,肉身也强化了不少。六,七这两重楼境界间的差距,其实也不是太大。

    何况借助天地阴阳大悲赋,只需两个月,自己就可纯化真元。比之按部就班的修行,不知快了多少。

    怪不得许多人,明知魔道功法有各种缺陷凶险,依然是趋之若鹜。每年踏入魔道的修士,比之那些正道大派收下的弟子还要多上许多。

    “接近天地元灵?那么这些魔血,对你可有用?”

    “有倒是有,不过使用后隐患极大。甚至这轻云剑,都可能为那为冥主所夺,还是不用为妙。剑虽有灵,却非天地自然而生,比不得剑主。”

    “原来如此!”

    庄无道听出云儿语气是平淡,其实却再坚定不过,也就付诸一笑。

    洞府之内,已经差不多清理干净。庄无道稍稍适应了一番,这暴增的修为。感觉无甚大碍之后,才将那祭坛取回。这东西经历一次血祭之后,愈发的阴森诡异,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血光。尤其是那神像,仿佛是活物一般。

    然而当两片扇叶合拢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出来,没半点邪祟。依然是那面‘磁元灵盾’,土黄色灵光笼罩,盾面光滑,辉煌耀眼。只较之血祭之前,稍稍有了些变化。

    “似乎品质提升了些许,不对,这是十重法禁!也是因血祭之术?”

    这次无需提点,庄无道就已知这面磁元灵盾品质的提升,是那位阿鼻平等王的回馈之一。

    至于这法禁的增加,却应是剑灵预先布置的手段,

    不能不惊叹,这件磁元灵盾的奇妙。闭合之后,就是再纯正不过的灵器,而一旦打开,却又是货真价实的魔具。他见识有限,也不知云儿是到底怎么炼制出来,里面的阵纹,也完全不懂。

    庄无道之前虽在夏侯家敲诈了数万金票,然而为准备这次血祭,却又再次挥霍一空,依然是没有乾坤镯之类的法器。

    只能用自己的自制的一个布套,将半人高的磁元灵盾套住,与轻云剑一起,背在了自己身后。略有些沉赘,却也等于在背后,多了一层防护。

    庄无道的面色,也渐渐凝重了起来,取出了一枚千里遁影符。

    万事俱备,就不知到此时回越城,是否还来得及?

    之前刻意压制下的焦躁、不安,瞬时如打开的阀门,汹涌而上。

    ※※※※

    吴京距离越城大约两千三百里地,而一枚千里遁影符,可在一刻之内,借助万物之影,穿梭千里之距。

    这是二阶下品的灵符,每一枚都价值千两黄金。整个吴京修行界珍藏的数量,也不超出二十张。

    庄无道却毫无心疼之意,只大约两刻钟后,就已经出现在越城之外。也顾不得施展这超远程遁法之后,头晕目眩的后遗症,庄无道紧接着又在野外密林中,急速奔行。

    这是越城附近,最危险的地带。好在他修为大幅提升,如今只放出些许气息,就可令那入阶妖兽,远远避开。一路之上,倒未遇什么凶险。

    只用了两个多时辰,在日落月升之时,庄无道就再次看到越城的城墙。

    几乎是以横冲直撞的方式,庄无道直奔城北。然而当抵达剑衣堂的堂口大院时,却只见此处门口,是门庭冷清,一人也无。

    而踏入院门之后,里面也同样是人去楼空,整个庭院,只听风吹草动的沙沙声响,寂静的可怕。

    庄无道一颗心,立时沉到了谷底,寒意直入骨髓。

    好快!真的好快!那沈林,这就已对剑衣堂动手?

    自己除了血祭之外,没浪费哪怕半点时间。却依然还是晚到了一步——

    “这里没有战斗过的痕迹,所有门窗家具,几乎完好无损。那些巨弩,也撤走了!”

    云儿在他心念之内,小声提醒着。庄无道也立时心神一振,醒悟过来。

    确实,哪怕是沈林与那几个练气境后期的修士一起出手。在这高达两百多人的剑衣堂,也不可能半点痕迹都未留下。

    而那些院墙上的八牛与十牛巨弩,大多都是从北堂家借来。对沈林等人无用,其他人也未必有胆量移走。

    然而眼前情形,依旧是使人悬心。

    迈入正殿,这聚义厅内依然是空空落落。然而两旁的檀木椅,依旧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就只殿内正中央处,那太师椅旁的茶几上,摆着一张信笺。

    ‘沈烈少主亲启——’

    庄无道瞳孔一缩,擒龙劲一个招手,就将此物取在了手中。打开之后,只大略看了一眼,脸色就已苍白如纸。

    ‘沈林斗胆,擅作主张,已将少主好友至交,请至城外溪灵谷小住。少主之友,亦我沈家之友,沈林绝不慢待。然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后面的字迹,却是没心思继续看下去。庄无道一个握拳,手中的信笺,已经撕成了粉碎!

    哪怕他一向自诩冷静自持,此时也不免身躯发抖,怒念戾气直冲脑仁。

    再思及半日之前,吴京道馆内,沈林的得意张狂,自己的绝望无助,愈发的难以控遏,双目赤红一片。

    自他懂事以来,这十年之中,从无有一人能似沈林这般,使他杀意如此之盛!

    却也并不后悔自己,晚到一步。不经这次血祭阿鼻平等,自己即便回来,怕也是无能为力。

    好一个忠心耿耿的老奴!好一个绝不慢待!好一个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庄无道是放声大笑,震荡屋宇,使屋顶横梁上的灰尘簌簌而落。

    直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咦:“无道,你怎回来了?”

    声音熟悉之至,庄无道愣了愣,笑声骤止,不敢置信的回过了头。然而就见秦锋,穿着一身夜行衣,好生生的站在了身后。

    “秦锋?你怎没事?王五马原他们,都到哪去了?”

    看秦锋上下,确实是毫发无伤。只打扮古怪了些,身上的夜行衣,也似乎是件灵器,可遮掩气机。

    “我自然没事!”

    秦锋皱起了眉头,旋即有隐有所悟:“是沈林那老狗寻来了?果然如此!”

    转而就轻笑出声:“兄弟们应该都没事,都已到了千里之外,谁都难寻到,城里就我一人留下。送你上那艘飞舟的时候就觉不对。又猜沈林那家伙既然到了,就定没好事。他若不能阻你入离尘宗也就罢了,若是不成,多半要拿我们这些人出气要挟。古月家那边,最好也是防着一手。在你走后,我就暂时散了剑衣堂。不过到夜间又放心不下,过来看看。”

    又眼含异色的看着庄无道:“看你的情形,难道是被离尘宗赶了出来?不对,若真如此,无道也不会这么急着赶回。以你的性情,若被离尘宗逐出,多半要被沈林那家伙逼得自我了断。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林寒已经坐船赶去了吴京,就怕你一时想不开,做出蠢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