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八章连脉通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最开始是一字一句,到后面才流畅起来。然而到十三字之后,身躯上下痛楚万分,又恢复了之前,语句断断续续。

    然而以前只能道出十三字,这次却是在体内一股生生不息之力的支撑下,连吐二十二字。

    直到‘凄凉’二字,从口里勉力道出,庄无道顿觉浑身有如火烧,那飘飘欲仙之感,眼前幻境,顿时全数消退。

    体内某处,更是轰的一声炸响。蕴剑诀蕴出的剑气,不知何时增至四道,将一处伪灵窍强行轰撞了开来。

    庄无道也不知如何,莫名其妙的就忆起了那日,在云儿制造的梦境中,绝代仙王‘凰劫’,施展‘阴阳变’时的情景。

    看着那一式霸道无边,蹂躏天地的拳架舒展,庄无道却又不自禁的想到了剑,生出满腔悲意。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这虽是思念亡故情人的词句,他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思起了娘亲死时,自己的悲痛不甘,想起了吴京道馆中,沈林的洋洋得意,自己却只能是愤恨无奈,一时间竟是感同身受。

    只觉这句词,简直就是说到了自己的心底。

    孤寂,悲伤,恼恨,种种情绪交杂,最后只剩下了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一刹那,一股恢宏浩大的剑意,自庄无道意念内油然而生。卷裹着庄无道所有的神念,精血,还有轻云剑透体而来的热流,加上他最近对剑术的感悟,一起冲入这灵窍之内。

    独特的真元循环,在灵窍中瞬间生成,融合着这剑意,形成了一个奇异至极的符文。

    到了此处时,庄无道体内的变故,却依然未曾休止。这道热流继续在胸腹间冲涌延伸,而后竟直指‘大裂石’掌所在那处灵窍。

    竟将两处伪灵窍,强行贯通。里面的真元气流,也彼此间交合缠绕。分隔两处,却能循环一体,

    “这是,连脉通窍?阴阳大悲剑意,怎么可能——”

    云儿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的惊咦,庄无道却根本无瑕去理会。此时的他,已被全身上下传来的痛感,完全淹没。

    心神之内,似被强行挤入了一座大山,疼痛难受。而体内经络,则全是汹涌如潮,暴走四溢的真元,似火山爆发。浑身骨骼,则在磅礴元力冲击之下,不断的碎裂,又不断的复原。

    庄无道这一刻,却是恨不得自己还身在那让人迷失沉醉的美妙感觉之中,哪怕就此被阿鼻平等王摄了魂魄,也比现在要好。

    好在这过程,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半刻,当庄无道渐渐适应时,体内的痛楚就又逐渐消退。只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

    庄无道大口的喘息,心有余悸。有云儿帮助,身躯上下都渐次平静,然而意识神念,却一时无法恢复过来,肌肉依旧抽搐不止。

    “这又是怎么回事?”

    “是心魔幻力,那十头妖兽怨念反噬祭主。剑主本来只需在吸收魔血后,将十头妖兽的怨魂,在意念中一一斩杀就可炼化。阿鼻平等王却动了手脚,化成心魔幻力,在剑主神识内,以神通演化出色狱世界。这次算是被他摆了一道!”

    庄无道面色苍白,不敢想象,若是自己没从那色狱世界中挣扎出来,会是何等样的下场。

    一身精血元魂,被这位冥主吸噬?又或者为这平等王操控,成为其傀儡血仆,不得自由?

    世人都说魔道诸般法门,都诡异危险,还真是不假。就如这血祭之术,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不过云儿接下来的话,却又令庄无道不自禁的一喜:“不过阿鼻平等王既以公平自诩,信奉万灵万物平等之道,也不会自毁名声。既然在这三滴魔血中设下了陷阱,那也必定会留下足够的好处补偿,必定远超平常血祭的效果。”

    庄无道内视身躯,意查诸脉,仅仅片刻,就已心中震动:“炼气境七重楼?”

    体内的真元积累,已经超出了血祭之前至少三成。浑身经络,也更宽阔。而肉身骨骼,也都似强化了不少,

    无论哪一方面,都是到了练气境七重楼的层次,甚至接近到了八重楼。

    仅仅一次血祭而已,就提升了两个小境界的修为!

    关键是他虽修为暴增,然而对真元的掌控程度,并不比血祭前差上多少,反而有所强化。

    这就不知到底是那三滴魔血内的异能,还是那阴阳大悲赋的功效。

    “魔道法门,入门时的进境一般都远超正道修士。而血祭引魔之术,又是其中最快最便捷的一种,只需能寻一个足够大方的魔主,祭品又丰厚足够。一步登天,都有可能。我就曾听说过,有人在长辈持下,一举献祭万名金丹修士,一步踏入元神境的。自然其中凶险,也是诸法之最!”

    庄无道没去理会剑灵,最在意的其实还是灵窍,与那式新的玄术神通。

    之前就已模糊感觉,自己灵窍已开,神通也顺利聚结,就是不知详情如何。

    当庄无道的意念聚丝,往那边探查过去,却顿时讶然睁目。

    “怎会?”

    确实是他预想中的‘拔剑术’,却另有一股恢宏剑意,直冲入到了心神之间。

    莫名的,就使他差点悲怆掉泪。

    这也还罢了,最使人惊奇的,是那两个伪灵窍内,赫然多出了一个被强行打通的‘桥梁’。两处灵窍内的真元灵种,既彼此独立,又相互交缠。

    “这是剑意!剑主的运气,我真不知该如何评价才好。你这是机缘巧合,将一丝阴阳大悲剑意,融入到这式拔剑术中。”

    云儿声音异样,为庄无道解着惑:“至于这两处连通的灵窍,也就是所谓的‘连脉通窍’之法。我也不知,剑主是是到底如何办到。然而从此以后,这两门玄术神通,却可结合一体,同时施展!”

    庄无道怔了一怔,阴阳大悲剑意?

    是因自己,无意识的读出那句‘不思量,自难话’时的感悟么?

    那么这连脉通窍?又是怎么回事?

    他对此倒不怎么在意,对于自己到底是怎么完成连脉通窍的过程,也同样是一头雾水,茫然不知。

    可既然剑灵那里,本就掌握着高明‘连脉通窍’之术,那也就无需对次的机缘巧合,刻意求解。

    “那我这门拔剑术,到底是何等层次的玄术神通?”

    “既然融入了阴阳大悲剑意,又岂同寻常?这式拔剑术,乃是三品超凡!”

    就在庄无道稍稍失望时,云儿又增了一句:“位阶还在剑主本命神通‘牛魔乱舞’之上,若剑意加持,则可抗衡二品神通。”

    庄无道‘嘶’了一声,在练气境界,三品超凡级的玄术神通,极其少见,然而也不是没有。可这伪玄术,品阶更凌驾于三品超凡级的本命神通之上,基本是绝迹。随后又问道:“那么若与大裂石一起使用,又是什么品阶?”

    “剑力激增,以‘拔剑术’附加大裂石之力,以阴阳大悲剑意加持。这门玄术,当是二品圣灵!练气境界,绝无仅有!”

    庄无道一阵呆滞,而便连剑灵云儿自己,也不曾察觉自己言语中那激荡起伏之意。

    而此时在轻云剑内,一个庄无道绝不曾发觉过的小小空间内,一位宫装少女,也正茫然而立。

    清丽脱俗的俏脸上,此时全是楞怔之色。

    “他怎会想到,以‘天地阴阳大悲赋’来炼化?练气境界的神通,又怎会融入阴阳大悲剑意?难道说,这就是天生战魂?天下间十大战体,十大魂身——”

    良久之后,少女悠悠一叹,目望向某处。正是庄无道体内,新开辟出来的那处伪灵窍。

    庄无道不曾察觉,少女却能看得清楚,自己一部分本源之力,已经融入到了庄无道的精血灵窍之内。

    不是来自于轻云剑,而是来自于她——

    “生死相系么?再不能摆脱。也不知对他对我,到底是福是祸。”

    少女默然又看向自己的双手,眼神更是迷茫痛苦。

    “我到底是谁?真是轻云剑灵?为何会有许多事,想不起来?为何那些情景,会如此真实?”

    ※※※※

    庄无道也没为自己的‘拔剑术’与‘连脉通窍’惊怔太久,片刻之后就已镇压住了心绪。

    对于二品圣灵级的玄术神通,其实没什么概念。比之三品超凡,到底强多少,又强在哪里,都需得施展过一两次之后,才能知晓,那时再错愕震惊不迟。

    此时这洞府之内,已是一片狼藉,庄无道开始收拾手尾。首先以石明精焰,把那十头干枯兽尸全数石化,还有地上的血迹与破碎的蕴元石粉,而后击成粉尘。

    又召来了千只星火神碟,将洞穴中参与的冥力魔气,都全数净化,不留半分血祭的痕迹。

    只是当庄无道施展真元时,却发现那本来土黄色的气元内,却夹杂着些许黑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