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七章无间平等
    “脚踏两只船而已,地狱冥界中的冥主,大多都是如此。”

    云儿语含不屑:“仙界诸宗,对地狱冥界的争夺,已经有十数劫历史。这些冥主惯会见风使舵,哪边强些,就靠向哪边。那阿鼻平等王,不止是道家的平等王,也是以为佛门阎罗,号为‘阿鼻阎魔罗阇’——”

    与庄无道的神念交流,戛然而止。周围整片空间,忽然轻微晃动。而那些妖兽流出来血液,也纷纷被一丝异力牵引,流向了阵中央处的祭坛。

    其中部分最精华的血液,则将祭坛上那座微型神像,与‘阿鼻平等’四字全数覆盖。

    不止血液,萦绕在四周的阴寒魂力,也在这时形成了一个漩涡。而漩涡正中央处,赫然便是那位阿鼻平等王的神像。

    这神像本就被云儿的高明刀术,雕刻的栩栩如生。此时更仿佛活了过来,双眼透出了诡异红光,往坐在祭坛前的庄无道照摄过来。

    庄无道只觉心中一紧,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带着滔天巨力,往自己身处的空间,抓摄过来,紧紧的吸住。

    也不知是来自何方,灰白色的冥力,从祭坛上深处。还有黑色的灵气,腥臭刺鼻,污浊不堪,比之河底的淤泥,还要更肮脏污秽无数倍。

    而这灰白黑恶之气,也几乎将他眼前世界,都化成了黑白二色。

    这小小的洞府,似乎随时随刻,都将要被碾碎了一般。庄无道更只觉自己的元神,也差点就被这股力量,强行从自己肉身里拉扯抓摄出去。

    那神像中的红芒,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盛。一波波庞大的意念,扫荡虚空四际。而庄无道体内,由云儿带来的热流,不知何时,也已经是如潮退去,缩回到了身后的青云剑内,不见了声息。

    “祭坛之下,诵我神名,读我无间平等经者,是为何人?所为何事?”

    那神像不能说话,然而这句话,却如云儿一般,印在了庄无道的神念之内。

    声音似乎由无数种声音交杂混合在以前,既显庄严浑厚,使人心生敬畏,又尖锐刺耳扰乱人心。

    庄无道本能的皱起了眉,眼前情形,却与云儿事前交代的有些不同。原本全程都该由云儿来代他主持,然而此刻后者,根本就没有了声息。

    好在他也曾听云儿说过,一些血祭时的要点。就比如此刻,无论如何,都不能透露自己真正的姓名,哪怕这些冥主,亲自问询。

    “禀知冥主,血祭者为优婆塞,道门小修,魔名苍茫。今日血祭,是为有所求——”

    所谓‘优婆塞’,在佛门中是指在家居士之意,佛门四众中最后一种,并未虔信。以暗喻自己,并非是真正的阿鼻平等王信徒。今日血祭,只为魔主回馈。

    至于魔名‘苍茫’,是伪名,也是他临时想出来,准备在魔道中,使用的名字。

    以免真名被人知晓,日后引来麻烦。

    离尘宗毕竟是正道大派,容不得魔道污垢。而他未来许多年,只怕都要混迹在道门之中。

    “优婆塞?”

    也不知是否错觉,庄无道只觉那神像的面上,竟似浮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更觉浑身一寒,似有股阴冷无比,又纯粹至极的力量,渗透入自己的身躯,上下扫荡着,却偏偏无法查知。

    便连自己心中的念头神识,都无法维持,又生出昏昏欲睡之感。

    庄无道暗自警惕,猛咬了一口舌尖,靠着这丝锐痛,才勉强保持清醒。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庄无道,感觉再支撑不住时。这种诡异感觉,才渐渐退去。

    “祭品我受了,你所求之事吾已知。本王尚公平之道,各取所需。魔名苍茫者,可每日诵我之名,每季予吾血食,不可忘却!”

    庄无道顿时轻松了一口气,知晓这难关已经过去,到底还是不曾将这位冥主激怒。用最后的力气,口吐灵言。

    “恭送冥主,尚飨!”

    二字道出,盘旋在祭坛周围的魂力,还有那些浓稠血液,都尽速消退,涌入到了那神像之内。而那小小的神像,明明只有大拇指头大小,只略高一些。却仿佛是无底洞一般,血液阴魂,都来者不惧。

    最后只在神探之上,留下了三个血点。殷红刺目,夹含着若有若无的金丝。

    本来这洞府之内是阴寒无比,仿佛置身严冬。而待得那神像眼中的红芒,彻底消退之时,庄无道却立时感觉周围的温度恢复,终于恢复到了夏日该有的气温,体内回暖了不少。

    而这时轻云剑的热流,也再次从背后涌入,驱逐了他身体最后一丝寒意。

    云儿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却满含疑惑:“奇怪!不该如此才对,不过是一些练气境的祭品而已——”

    “我也奇怪!你方才,难道是在躲他?”

    庄无道语气怪异,擦着满头的冷汗。血祭之时,那神像带给他的压迫,比之他见过的几个金丹修士,还要更甚百倍。

    若这个世界上真有仙,那么这阿鼻平等王,地狱冥界八百由旬之冥主,必定是能与那些传说中的‘仙人’,相提并论的存在。

    “方才那可是阿鼻平等王亲至?”

    “怎么可能?只是他的一丝神念化身而已。”

    云儿否定道:“然而即便是神念化身,也不可能才对。剑主所在这处‘天一界’,就连元神境之上的修士都没有,只是一处微不足道的小世界,在冥主眼里,根本微不足道。正常的情形,应该只是遥取血食祭品,甚至都不会有神念降临。难道说这处世界,此前都未有人祭祀过阿鼻平等王?你这是首次。也不对,或者,他是察觉你有天生战魂了——”

    又是天生战魂?

    庄无道皱起了眉:“这可有什么不妥?对了,你还没说,为何要躲他?”

    方才若不是他机灵,否则这次血祭,说不定就要召来灾祸。云儿事前,根本就没教过他详细的血祭过程,突兀的就缩了回去,让他全盘接手。

    “为何躲他,云儿也不知道,只是出自本能而已。神剑有灵,怀璧其罪,洛轻云不愿落在他手中,也是为剑主性命安危着想。”

    云儿先有些气虚迟疑,之后就毫不在乎,理直气壮起来:“至于有何不妥,其实也没什么不妥处。真正说起来,只能是好坏参半。好处是阿鼻平等王已将你记下,日后血祭时,好处会更多。坏处是日后这位冥主,只怕没那么好糊弄了。剑主与这位冥主牵绊因果,也难免纠缠,日后要倍加小心!”

    庄无道只觉这剑灵,性情说话都越来越是奇怪了,至少不如以前那般实诚。必定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有心再问,却随即就被云儿又一句言语,轻轻松松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剑主就不看看,这位阿鼻平等王,给剑主留下什么样的好处?”

    庄无道望着祭坛之上,那三滴带着几丝淡金色的血液,眼中现着好奇与挣扎之意。

    殷红色的血,触目惊心。浓香扑鼻,诱人之至,却又暗含着几许腥气。更压不住,那腐朽恶臭的气息。

    再望四周,那十头已经彻底干枯,只剩下皮毛骨骼的妖兽尸骸,更使人恶心欲吐。

    “直接吸取就可!随我念诵《无间平等经》,就可将魔血炼化,”

    云儿的语气依然那么平淡,丝毫都不顾忌庄无道此刻的心情。

    “阿鼻平等王,在地狱冥界中虽非最强的一位。然而力量也深不可测,不在任何一位仙王之下。留下的回馈,应当不会使剑主失望。若再迟半刻,这几滴魔血就会灵气散尽。”

    庄无道皱眉深思,终还是咬了咬牙,再不犹豫。已经到了这地步,后悔虽还来得及,然而越城沈林那边,自己难道就这样束手眼看着,任其挟制不成?

    自己不是早就心意已决?只要心愿能偿,哪怕入魔也心甘情愿?

    催动起真元,庄无道干脆的将这三滴淡金血液都全数吸收入食指中。

    这一刹那,却是如吸食传说中,上品罂仙草一般的感觉,美妙之极,整个人飘飘欲仙。

    庄无道神念飘忽,欲仙欲醉,再次坐倒在地。眼前宫宇华丽,美女嬉戏成群,都是身无一物,轻纱缠身,玉兔山涧若隐若现。仙乐飘渺,伴有美酒佳肴,似乎置身于仙宫之中。

    感觉‘云儿’,似乎在他脑海内急急的说了些什么,却又听不清楚。

    却心知自己这情形似有些不对,庄无道再咬舌尖,可这痛楚,却全不能使他从这似真似幻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却突然间福至心灵,想起了那天地阴阳大悲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最开始是一字一句,到后面才流畅起来。然而到十三字之后,身躯上下痛楚万分,又恢复了之前,语句断断续续。

    然而以前只能道出十三字,这次却是在体内一股生生不息之力的支撑下,连吐二十一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