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四章峰回路转
    “我家主人还有言,若风玄真人与赤灵长老能够玉成此事。我家主人愿以两枚玉鼎丹敬上离尘宗,是我主人的私人赠予,与宗派无关。如此代价,想必已可塞离尘上下悠悠之口。还请二位成全!”

    此言落时,那风玄的面色,顿时为之一变。

    庄无道胸内更是惊涛骇浪,心灰若死。玉鼎丹!此丹买筑基巅峰修士冲击金丹时,最佳的丹药。世上有‘九玉鼎,一金丹’的传言,简而言之,就是只需九枚玉鼎丹,就可使一筑基境,晋升金丹境。由此也可见,这玉鼎丹的珍贵。

    沈林说是敬上离尘宗,然而能够使用的,也只有这位风玄真人而已。

    果然仅过了片刻,风玄面色就已松动,和颜悦色向庄无道说道:“你父重阳子,甘愿为你做到这等地步,可见爱你极深。以我之意,还是随你家这老仆回北方为好,免得日后后悔。不过按离尘的规矩,却需先问过你的意思,你意下如何?”

    庄无道根本就说不出话,不止是被赤灵子意念压着,更有股无形的劲力,锁住了他的周身。

    心中是冰寒一片,阴冷愤恨。

    ——好一个风玄!好一个赤灵子!原来他与这离尘宗,到底还是无缘么?

    也罢!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即便只能当一散修,那也无妨。

    “不说话,可是有些害羞不好意思?我便当你应了。”

    风玄见状一笑,音容和蔼慈爱依旧:“到底是个聪明的好孩子。重阳子道兄惊才绝艳,据说已凝丹在即。有他照拂,你日后前程无量。”

    沈林似大喜过望,再次拜倒:“沈林代我家主人,谢过风玄真人大恩!”

    风玄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示意无妨。

    此时那赤灵子,也再次闭上了眼。庄无道身上压力尽失,已能开口。却只是冷笑不已,懒得说话。

    眼前二人,一为吴京道馆坐馆真人,一为皇极峰金丹长老,这时候他即便再怎么不服反驳,即便再怎么不甘愤恨,又有何用?

    此刻已是丧家之犬,蝼蚁之吠,岂能入贵人之耳?陡惹人笑而已。

    倒是那沈林,又转过身来:“从那夜至今天,刚好半月可对?老奴一向忠厚诚实,可没说错吧?少爷努力八年,终还是不能入离尘门墙,当真可惜了。此外老奴听说少爷在越城,与古月家结仇。古月家可不好惹,拿少爷没办法,却能寻秦锋几人出气,处境当真可怜。不过少爷若肯随我回北方,求恳于我。或者老奴能有办法救下他们性命。只限性命而已,是否断手断脚,老奴却是不能担保。”

    竟是当着风玄与赤灵子的面,毫不顾忌。二人中也只赤灵子皱了皱眉,又恢复平静,而风玄真人,更是不曾动容。仿佛堂下之事,已经与他无关。

    庄无道几乎把一口银牙生生的咬碎!眼前的沈林,眸中满含讥讽,面上则全是得意笑容。

    虽不曾明说,庄无道也已读懂了沈林眼神中的含义。

    不是说从此后不食沈家一米一栗,今日便要你自食其言——

    除非是他开口恳求,否则秦锋等人,必然性命不保。

    庄无道胸中,有如是万刃绞割,差点惨笑出声。双拳之内,血液汩汩而下,滴在了脚下的石板上。

    自己是应还是不应?

    应了,那就是如了这沈林之意,只怕死去的母亲,永世都难安宁!若是不应,那就是将兄弟义气全置于不顾,必将愧疚终生,无颜独活于世!

    无颜独活?独活,既然是难以两全——

    “是谁说了,他不能入离尘门墙?”

    清冷的声音,在殿内突兀响起。打断了庄无道心中腾起的死念,也使殿内诸人,都为之一惊。愕然望门口望去,只见那里一个黑袍中年,正眼含哂笑,手托着一张紫金卷轴,旁若无人的行入到殿中,

    “差点来晚一步,抱歉了赤灵师兄,你这位风玄师侄,怕是拿不到那两枚玉鼎丹。宣灵山节法真人有法旨传下,越城庄无道天赋出众,性情聪颖,可堪造就。特命弟子,也就是我司空宏,将庄无道收录入门,为真人座下第七弟子。暂不录名,领门人身份,筑基境后正式入师尊之门。老师说他深爱此子,吴京道馆诸人,可善加照料。”

    这番话说完善,庄无道脑内是一片空白。而殿内也是一片死寂,李崇贞更满脸的不敢置信。

    这庄无道,在越城内不过一街头混混而已,一穷二白,怎的就与宣灵山节法真人搭上关系?

    若换作是旁人,他立时便要置疑。然而眼前说出这番言语之人,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金丹长老,身份贵重,不在赤灵子之下!

    那司空宏这时又晃了晃手中的卷轴:“老师符诏在此,二位可要查看?庄无道既然是我老师他的门人,那便也是真传弟子身份。师兄与风玄师侄,怕是无资格将无道他驱逐出门?”

    风玄真人面色苍白一片,赤灵子则眉头紧皱:“节法师伯,怎么会看上他?”

    庄无道胸中也同样有此疑惑,这几人言中的节法真人,可非是风玄这样,由东吴国册封的道馆真人可比。而是货真价实,宣灵山之主,司空宏之师,真正的元神境真人!

    甚至那天机正榜上,也有其姓名。

    这一位,如今还在远隔数万里之外的离尘宗本山。怎么会知道他?又怎么会收他入门?

    元神境真人的弟子,哪怕还只是门人身份,在离尘宗内,那也是毋庸置疑的真传!

    “为何就不能看上无道师弟?”

    司空宏失笑反问,似乎赤灵子的话,是在无理取闹一般。

    “如此良才美玉,东南世所罕见,即便我离尘宗也是不多。既然你们明翠峰与皇极峰不要,那么我们宣灵山自然不用客气。”

    赤灵子目光微闪,怒意隐蕴,却并未发作。

    “节法师伯既有意收他,我又岂敢阻拦。只是我观此子灵根,不过五品。你们宣灵山,为他而浪费一个秘传名额,当真值得?要知灵华英师弟,他可是至今都重伤未醒,此子身份,又如此可疑——”

    金丹境座下弟子,可入真传。而元神境弟子,则必定是秘传弟子,尊卑更在真传之上。总数九十九,由二山七峰瓜分,不能多增。

    “此子身份,我自然知晓。”

    司空宏双眼微眯:“值不值得,也用不着师兄你来操心。”

    赤灵子再不言语,一声轻哼,直接一个甩袖,就扬长离去。风玄神色尴尬,朝司空宏抱了抱拳,想来想之后又朝庄无道笑道:“师弟真是好机缘,能被节法真人看重。稍后风玄,必定设宴赔罪,日后你我师兄弟多亲近亲近。”

    司空宏却又嗤笑:“我宣灵山与明翠峰,素来势同水火,这赔罪宴不去也罢。以后明翠峰的人,你都不用去搭理。”

    风玄也不在意,打了一个哈哈,也向后堂行去。

    庄无道只觉自己脑子里似乎生了锈,念头转动起来份外艰难。前一刻还是陷入绝境,几乎萌生死志。

    后一刻,自己却已是宣灵山节法真人的门下,贵为离尘真传弟子。

    几疑自己此刻,是置身于梦中。

    李崇贞也深深皱起了眉,有些失魂落魄的向殿外行去,时不时的回头看庄无道一眼。

    只有沈林仍在原地,眼神阴冷变幻,忽而咬牙,忽而愤恨。

    司空宏满含深意的看着此人:“此是我离尘重地,外人未经我宗召请不得入内。你是何人?哪里来的混账,还呆在这里,是想寻死不成?”

    沈林面色再次一变,虽是恼怒,也自持身份,却亦不敢与司空宏争辩。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嘿嘿的一声冷笑,就也大步走了出去。

    殿堂之中,再次回复寂静。司空宏也不再说话,等待庄无道的从心神震荡中恢复了过来。

    良久之后,庄无道才深吸了一口气,真心实意朝沈林深深一拜:“多谢师——”

    声音骤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称呼才好,称这位司空宏师兄?

    离尘宗内有数万年历史,辈分早就混乱,一向都以修的为高下来断定辈分。炼气境以筑基境为师长辈,而筑基境则称金丹境师叔师伯。

    按这条规矩,他应该唤这位师叔祖才对。

    然而若是同一师长门下,又不用守此规矩。他已是节法真人的门下,内定的第七弟子,与司空宏该以师兄弟相称。

    然而真要如此称呼,对司空宏却又略显不敬,有些打蛇随棍上了。

    “在真正入师尊门墙之前,叫我们这几个师兄前辈就可。”

    似知庄无道的为难,司空宏咧了咧唇角,表示牙酸:“我倒是不在乎这什么辈分,然而你那几个师兄里面,却颇有一两位很是看重礼法,性情严肃的,不能让他们发飙。你也无需多谢,我看这风玄不爽,已经许久。今日能落一落他的颜面,余心甚慰。”

    “还是要谢!今日之恩,非同寻常。”

    庄无道迟疑犹豫了一番,还是神情肃然,开口问道:“师兄可是早就到了此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