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三章再见沈林
    “知己至交?你是这般想的?”

    北堂婉儿偏过头,眼里既有着暖意,也有着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失望与茫然,随即就隐去不见,笑着道:“我也不要你欠我人情,看到对面那位没有?虞安君,江州虞家族长的第二子。在吴京道馆大比排位的时候,有机会的话,尽量帮我把他踢下去!”

    此时越城学馆大比虽是结束,然而也只是选拔弟子的过程完结而已,却只是‘馆试’。吴京道馆与离尘本山那边还有着两场,分别被称为‘道试’与‘山试’,却是关系东吴各处学馆的排位名次。

    不过既不是淘汰,也不是车轮,为节省时间,用的却是挑战赛的形式。由吴京道馆,按照前三年各家学馆的排位,排定出这次入选弟子的名次。

    比如吴京道馆,在天一诸国八百离尘学馆中排名十七,不但拥有推荐三人的权利,‘馆试’中更有九名弟子,能入选离尘内门。甚至前四位,都有成为真传弟子的资质。而似庄无道这样所谓的‘首席’,出自排名垫底的越城分馆,排位大致也就只与吴京道馆的第四席相当,在整个东吴“道试”入选弟子中,估计要排在二十名之外去了。

    若然对自己的名次心有不满,可以继续向上挑战。无论胜负,都会影响到自己所在学馆的排位。

    “庄兄若真能将这虞安君压下去,我私人愿出一千两黄金,决不食言!”

    孔回依然忽然出声,依然直视着对面的魁梧大汉,面含杀气。

    “这虞安君也可恼,不杀一杀此人气焰,我不心甘。”

    “哈,难得孔回你有如此大方的时候,夏某也当不落人后。同愿出黄金千两,作为师兄酬金。以师兄的实力,胜他应当不难。”

    夏苗说到此处,又轻声失笑:“自然,若庄兄能在吴京道馆冲到前三位。那么你让镇守太监府拿出万两黄金,那位夏侯公公也心甘情愿。说来夏侯虎那家伙,这几日就没来寻你?”

    飞舟窄小,几人言语时也没刻意压住声音。那虞安君也听在耳中,头一次正眼打量着庄无道,可能是看不出有什么出奇处。发出不屑的一声冷哂,就又闭目存神,不再搭理。

    庄无道则默然不语,只需他能拿下前三,而夏苗孔回几人的名次也不太低。越城学馆的排位,至少可提升近百位之多。本来被筛落下去的夏侯虎,也能补选如内门,有资格参加离尘宗的‘本山试’。

    夏侯家的人也不是没来寻过,几日前就曾约他见面。只是那时候,他正在炼制血祭之器,也没兴趣去为这些世家子弟去搏命,故此并未去赴约。

    之后夏侯家可能也觉希望渺茫,就再未有过动作消息。

    此时想来,或者这生意,也还能做一做——

    就是不知该如何着手。

    ※※※※

    飞舟的速度极快,可谓是一日千里。然而到达吴京时,也是到了第二天的辰时。

    好在这一路再未曾遇险,平平安安。只是九千尺高空中,温度极低,罡风也强。

    庄无道修有天璇照世真经,体内更有一朵石明精焰,情形还好。夏苗等人到夜间之时,就不得不运功抵抗,整个人差点冻成冰棍。而北堂婉儿,则干脆依偎在庄无道身旁,借助他体内的焰力取暖,倒也不惧严寒。

    飞舟落下时,夏苗把身上的冰霜都抖落干净,僵冷的面上才好看了些。却是第一时间就邀请庄无道,前去夏家在吴京的别院。

    其实外地来的离尘弟子,都可入住吴京道馆的辕舍。然而这些世家子弟,哪里能受得了道馆里的清苦?在吴京中,都是各有归处。

    庄无道也知这位百兵堂夏家的公子,有结交之意,却还是干脆的拒绝。也不知这夏苗,有无知晓他与那位重阳子之间的纠葛,说不定事后就会后悔莫及。

    北堂家只负责他到吴京时的安全,已不可依靠。此时对他而言,最安全最放心的住处,就是有至少三位筑基修士坐镇的吴京道馆。

    然而当他才从船梯上走下,就见一个穿着离尘宗弟子服饰的年轻人,远远朝他走来。

    “你是越城过来的庄无道?风玄真人与赤灵子长老有令,传你与李巡察使,一起前往吴京道馆晋见。”

    庄无道顿时楞住,风玄真人?是吴京道馆的坐馆真人风玄?赤灵子此刻,也在吴京?

    这二人,唤他过去晋见,到底所谓何事?

    心中惊悸,已是升起一丝不祥预感。不止是他,夏苗孔回也是神情惊异,疑惑万分。北堂婉儿亦死死地咬着下唇,嘴唇咬破都不自知。

    唯有随后走下的李崇贞,唇角则微微勾起,一丝笑意隐现。

    ※※※※

    离尘道馆的位置,就在吴京正中央,毗邻皇宫不足千丈之地。堂皇宏伟,面积比之吴国皇宫,也不差多少。比之越城中的离尘学馆,又不知强了多少。

    吴国东部,这千年以来,都是被移山宗的势力笼罩。然而在吴国之西,离尘宗却是根深固蒂。在东吴国中的地位,甚至还压过皇室一头。

    这道馆内一路都是门禁深严,甚至还有东吴的禁军护卫。

    庄无道心情忐忑,也无心去观吴京内的景致。脑内昏昏沉沉,跟随着李崇贞走入道馆之内。

    才刚至那最宏伟的一间大殿前,庄无道的眼皮就又一跳,望见了一个熟悉之至的人影。

    “烈少爷,老仆这里向你请安了!”

    沈林站在台阶上一笑,毫无诚意的朝庄无道一礼:“算来这时日刚好半月,你我又见面了。一起进去如何?莫让风玄真人与赤灵子长老久候。”

    庄无道脑内是‘轰’的一声炸响,猛地握紧拳头,唇角旁一丝血线溢下。

    这一刻,他是倾尽了所有力气,才勉强压住了掉头就走的冲动。

    今日沈林在此,莫非那位风玄真人,也被沈林收买?一个道馆真人,真有如此胆量,将他驱逐出门?这位真人不是一向秉公持正,为人所称道?

    然而还有一个赤灵子——

    心念纷乱,庄无道失魂落魄的走入到了殿门。就见沈林,风度优雅从容的往上方深深一拜:“重阳家奴沈林,奉我主之命而来。见过风玄真人,见过赤灵长老。”

    那殿内深处二人端坐,赤灵子居于正中,闭目存身,不曾有动静。而在他身旁,却是一位笑意盈盈五旬老人,挥着手客气道:“起来吧,你也是练气境后期的修士,日后说不定还能与我以道友相称。亦是我道中人,无需如此多礼。”

    庄无道咬着牙,面色苍白。随着李崇贞一起走至堂中,往上方拜下。

    那赤灵子似乎睡着了一般,风闲则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而后疑惑道:“崇贞,你说的越城首席弟子庄无道,可是这一位?”

    “正是!”李崇贞抬头抱了抱拳

    “你说他真实身份,乃太平道重阳子的次子,实不宜拜入我离尘门墙,此言可真?”

    那风玄真人疑惑道:“然而我也听说此子天赋出众,修有至少三门绝顶功法,有四种玄术神通,实力不俗。我观他记录,八岁之时就已入门,在越城学馆已有八年,似也不是故意潜入我宗,为太平宗耳目,这究竟怎么回事?”

    庄无道皱眉,正欲言语,李崇贞却根本不给他说话机会,抢先道:“自然不是!庄无道原名沈烈,其母庄小惜,乃重阳子原配。夫妻间有些纠纷,愤而迁居南方。庄无道也因此改了姓名,拜入离尘学馆学艺。那重阳子思子心切,曾遣人多方寻子,最近才找到越城。然而庄无道因其母亡故,对其父仍旧心存怨恨,不愿返回。沈林无奈,所以才求到我。弟子不敢自专,所以上报道馆知晓。不过以弟子想来,父子天性,血浓于水,总是无法抹杀。庄无道虽天资不俗,然而若拜入我宗,日后即便不起纷争,也多有不妥。我离尘宗与太平道关系并不和睦,他日若有冲突,总不能故意使他们父子相残,使外人耻笑。所以斗胆请馆主破例,将此子驱逐出门!”

    庄无道目眦欲裂,就欲在李崇贞语落之后开口。那赤灵子却睁开了眼,目光迫来,势压之下,竟使他根本无法出声。

    沈林这时,也恭恭敬敬的将一封信笺,捧在手中:“此是我家主人亲手写就的血书,请二位一观。”

    那风玄随手一拂袖,边将那封信招在手中。片刻之后,神情就又一肃,踌躇不定道:“此信字字血红,用词也是情真意切,一笔一划,皆溢舔犊之情。子虽恨父,父却情深呢!只是,我离尘宗的规矩,却不好变通。庄无道入我离尘学馆八年,并无差错,怎么无故驱逐——”

    “怎能说是无故?”

    那沈林神情沉痛:“我家主人还有言,若风玄真人与赤灵长老能够玉成此事。我家主人愿以两枚玉鼎丹敬上,是我主人私人赠予,与宗派无关。如此代价,想必已可塞离尘上下悠悠之口。还请二位成全!”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