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二章嚣张跋扈
    据说最初时诸宗诸派,都极力抗拒抵制这天机榜。后来却不得不主动将门人弟子的精血,融入到这座石碑之内,以示天下人宗门兴旺。

    久而久之,也就盛行于世。许多修士,都以名列天机榜内为荣。更有一些人,也会将自己仇家的血液与随身之物,送至天机榜前,以查知根底。而一旦上榜,除非是死亡,终身都无法摆脱。

    尤其是石碑之前,被人称为天机正榜的百人名单,最被世人瞩目。就在一千年前,东南陷空岛大乱之后。离尘宗内全派上下只有二人能在天机正榜中占据名次,差点就因此引发灭门之危。被诸宗诸派窥伺,潜伏隐忍了几百年,才摆脱危机。

    而孔回口中的天道盟,亦是一方大势力。却不是一个宗派,而是中央皇朝大灵国扶植的一个散修联盟,实力不在十大宗派之下,甚至更为雄厚。天下十大散修中,就有四人在天道盟内。

    那天机榜就在其势力范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加上势力触角广布天一诸国,依据天机榜而推出的这张‘颖才榜’,应该还是有几分可信。

    “颖才榜共记录五百人,皆是天下各宗各派,最出类拔萃的后起之秀。并不根据修为高低来排名,而是根据灵根,玄术神通,以及所修功法等等综合考量。近年有传闻,能入前百榜单之人,必定金丹有望。能入前十者,必可入元婴境界。”

    孔回被激起了谈性,反正前面两大金丹之战,大多时都隐在云雾中。除了声势极其骇人之外,既看不懂,也看不见,便继续解释道:“当年我派灵华英长老,就是因在三十年前的‘颖才榜’中,连续两年位居第三。所以才被认为是离尘宗内,最有希望冲击元婴境修士的一位。这位当真是可惜了!好在前四五十年里,我离尘宗人才辈出,进入‘颖才榜’人物,一共二十有余。即便灵华英重伤陨落,也不愁后继无人。不比今时,离尘宗上下年轻辈弟子,也只有十五人在‘颖才榜’上,位于前百的,更只有五人,真是奇耻大辱。”

    夏苗却一声轻笑:“丢人的也不止是我们离尘,太平道那位重阳子,自出道之后一年后开始,就在‘颖才榜’上力压群雄,常年盘踞第一。从练气境开始,直到筑基境,自今已经有十年之久。那中原三大圣门虽英才俊杰无数,也一直无可奈何,被死死压制。也有人不信前去挑战,都是落到灰头土脸而归。以练气境界而身登‘颖才榜’第一位者,这重阳子是几十年来绝无仅有。”

    夏苗所言的中原三大圣门,也在天下十大宗派之列。然而底蕴实力却更为雄厚,与排名靠后的七个宗派,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天机榜上的前十,常年都被这中原三大圣门把持,往往十据其六。若这‘颖才榜’,真是如此重要。那么这第一之位旁落他派之手十年,对于这三圣门而言,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那太平道也是运气好,都说那重阳子的天资,是千年才得一遇。不但有着天品灵根,更身有宿慧。任何品阶的功法,在其手中,都可运用的出神入化。

    也是合该太平道大兴。太平道本就实力不弱,待得这位重阳子成就元神境,多半可入天机前十之列。那时三大圣门,多半就要改成四大圣宗。”

    “是么?”

    夏苗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唇角:“我却不如此认为,那三大圣门,又岂是只靠几个天机榜元神修士支撑?哪怕最末的燎原寺,底蕴之厚,亦至出太平道数倍。总共七十二门三品以上的超凡绝学,三十六万弟子,又岂是太平道能够比拟?太平道虽执北方之牛耳,然而中原之地富饶,却也远超我等想象。再说我离尘宗与太平道,为海外诸岛归宿,已争斗了数千年。太平道大兴,对我等而言,却不是什么好事。”

    庄无道当听到‘太平道重阳子’这六字时,就陷入了沉默。他此前还真不知,沈珏在这‘颖才榜’上连续十年蝉联第一之事。

    之后二人的言语,都是听而不闻,根本就没听进去。只牙关紧咬,双拳死死紧握着,

    直到远处,又一声‘嗤啦’锐响,整个天地似乎都被撕裂开来,而脚下飞舟也再次剧烈晃动时,庄无道才又惊醒。

    只见远处,几枚赤金火球竟已被斩碎,似流星一般从云层中坠下。

    远处也同时传来一声略显沙哑的冷哼:“司空宏,今日斩毁我灵器之仇,我云烈空记下了,来日必有厚报。如今的灵华英,就是你司空宏异日的下场。你若是有胆,今日也可追过来!”

    “哦?”

    司空宏却只回以嗤笑:“何需去追,此处就可杀汝!”

    那九口剑器顷刻间气机暴增,喷吐处近百丈剑华,似九条银光,横贯虚空。交错盘旋着,飞斩入远处那云雾之中。

    仅仅片刻,又是一声轻哼传来。远处云雾内血光喷洒,一丝丝零星的血点,往四面八分溅射,而后纷纷冰冻结晶。在洁白云雾中,显得尤其刺眼。

    天空中火焰尽消,所有的火光,都聚束成了一团,往远处急遁而去,激起一片片的气浪冰沙。

    司空宏也不去追,直待那点火光远离之后,才转过身来。直到此刻,庄无道才见到这位的面貌,却是一位四旬左右的中年人,气质从容,神态中却带着几分狂放不羁。

    “这云烈空擅长火遁,这次虽被我迫走斩伤。却不伤根本,仍有余力,未必不会卷土重来,再次潜返。今日至初晨到此时,移山宗已有四位金丹境伤在我宗修士手中。越城附近,已成险地,不可多留。尔等尽量速离!”

    说话之时,司空宏的目光却落在了庄无道身上,注目良久,眼透异色。却也未说什么,面色也随即恢复如常。说完之后,只一个闪身,就已不见了踪影,也不知去了何处。

    众人却都未察觉到司空宏眼神的异常,夏苗孔回都面面相觑,眼神惊骇。

    便连船头上的李崇贞三人,也是身躯微震,一时间都忘了施礼恭送。

    从初晨开始,移山宗已有四位金丹境受伤,加上这位云烈空,已经是五位。离尘宗与移山宗的全面冲突,终于开始了么?

    北堂婉儿亦是面色惨白,离尘移山两大宗派若全面交战,那么身为越城第一豪门的北堂家是首当其冲。

    不远处忽然传来‘噗嗤’一声大笑:“哈哈,移山宗连伤五位金丹,此是喜事。东吴之争,差不多已可尘埃落定,我离尘宗果然威武!不过如此一来,越城几家跳梁小丑,怕是无路可走了。说不定明日,某些人就会家破人亡。”

    “虞安君!”

    孔回咬牙切齿,霍然回身,显然是认识那出言之人。须发怒张,神情狰狞。

    庄无道亦随声望去,只见就是那魁梧壮汉。此刻虽被孔回夏苗怒目瞪视,却毫不在意,依旧懒懒散散的坐着。

    “两个丧家之犬,敢过来咬我?换成古月明那厮,或者老子还有几分忌惮。或者请这位北堂家的大小姐出手?倒是忘了,北堂小姐在南海时有旧伤之身,现如此还只炼器境二重楼么?可惜——”

    眼里却显出疑惑之色,似是在奇怪,今日为何不见古月明的身影。

    庄无道懒得理会这几个世家弟子的纷争,见北堂婉儿面上血色褪尽,柳眉紧蹙,却是有些不忍。走过去道:“方才那位司空宏长老出手极有分寸,曾有两次机会将云烈空重创,最后都隐忍放过。看来也不欲过份逼迫移山宗,使那位移山老祖狗急跳墙。局面还有不少回圜余地,未必就会真正大战。”

    北堂婉儿心情却没好过多少,只当庄无道是安慰之言。不过下意识的也觉奇怪,庄无道又怎知司空宏留了手?放过两次将云烈空重创的机会。

    而下一瞬,就见几只火碟从远处翩翩飘舞着飞回,庄无道随即收入到了袖中。

    也不知道是何时,被庄无道放了出来,隐在云雾内,使诸人都未察觉。

    北堂婉儿顿觉胸口一松,她对庄无道的这门‘星火神蝶’倒是几分根底。知晓庄无道能将神念依附其上,探查数百丈外的情形。显然在场之人中,只有庄无道窥到了两位金丹大战的全貌。

    思及此,北堂婉儿不禁心霾尽去,嫣然一笑:“多谢了!我还以为,你会怪我的。”

    “怎会?”

    庄无道摇头,他岂能不知?将赤灵子请到北堂家,是北堂婉儿不顾长辈之意,一力促成。

    “那日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怨不得你。相反我庄无道,该感激不尽,算是我欠你一份人情。你师尊是你师尊,你是你。我庄无道能得小姐你如此看重,有婉儿你这样的知己至交,实可慰平生。再说你师尊说的其实也不算错,换成任何人,只怕都是相同选择。是我自己命运多舛,怨不得他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