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零一章初闻天机
    这单调的景致,看久了也是无趣。然而船上这十几人,此时气氛却是沉闷压抑到了几处。

    孔回性格冷僻自负,北堂婉儿不知为何,今日亦是沉默寡言,神情郁郁。尤其是目光与庄无道交击的时候,眼神总是有些不自然,有意无意,都在逃避与他接触。夏苗则坐在孔回身侧,一直似笑非笑,看着对面江州那几人,一个个上下打量,带着几许敌意。

    而江州那边几位也无丝毫与他们说话交流之意,赫然是泾渭分明,两方井水颇有些不犯河水的味道。

    这也因两城之间的夙愿,越城几个世家这百年以来,都在努力尝试控制松江末端的出海口,以免受制于人。然而江州建城历史,却远比越城悠久。靠着海运之利,五百年前积蓄,富庶不在越城之下,同样欲把触角,伸向越城这个矿石产地。

    双方在松江上的冲突,大大小小已有上千次。越城有东吴依靠,拥有大量矿藏。而江州亦有一个实力不弱的散修盟会坐镇,更掌控海口。几十年都不分胜负,倒是结下血仇累累。

    这次江城的几个入选弟子,亦是出自江城的豪门子弟,与夏苗孔回几人,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双方没当场打起来就已是幸事。

    不过这些,都是这些大家豪族子弟的事情,与庄无道无关,也懒得去管。飞舟之上诸人,只有他身份是格格不入。便干脆是走到了船尾坐下,闭目冥想。

    这飞舟上不能练习外功拳法,修习天璇照世真经却是无碍。

    尤其是蕴剑决,能够早一日破开灵窍,他也就能更多一分实力与底气、

    只是才只过半刻时间,庄无道都还没完成一个周天循环,就被脚下飞舟的一阵震荡惊醒。

    睁开眼时,才发现飞舟正在剧烈晃动。周围的云雾,也全都被一股强横巨力,向外撕开。后方天空中,更赫然火焰蔓延。

    李崇贞与那位江城馆主,都在船头处长身直立,眼神阴翳无比。而那位负责驾驭飞舟的炼气境后期修士,则是满脸的冷汗,怒力在使飞舟的晃动平复下来。

    “是移山宗!”

    夏苗一声咒骂,此时毫无贵介弟子的风范。便连孔回,也是面色煞白一片,眼里现出了几分惶然之色。

    此时深处高空之中,一旦飞舟失控跌落。几人既无御空之能,又无可飞行的灵器傍身。从这九千尺高跌下去,哪怕修为再高,肉身再强,也要跌成肉饼。

    也恰在这时,天空中赫然数十火球飞落而下。越来越近,船上诸人也渐渐看清,那是一整套三十六枚球状灵器。外裹烈焰,内则是头颅大小的紫金球,外有九十九孔,空中那些火焰就是从这些孔内喷出。声势骇人,朝这便飞撞而至。

    庄无道此时脸色,亦难看无比。将那面磁元灵盾取出,护在了自己的身前。

    眼前这三十六枚紫金火球状,只观其威势,就知至少也是超出二十四重法禁的上品灵器,

    他的磁元灵盾才只九重法禁,根本无力抵挡。然而只需激发这件灵器内的‘磁元力盾‘,加上他自身体外的磁元罡力,亦可短暂飞空。若是能在紫金火球击中飞舟之前跃离,应是可从这九千尺之上安全落地。

    却见几道灵活至极的剑影,如游鱼般穿梭过来。后发而先至,在飞舟后侧编织出了漫天剑影,在一声声‘叮当’震鸣中,将那些紫金火球一一挡开撞回。

    而零星的火点。则有李崇贞三人出手抵挡。只这艘飞舟,在罡风震荡之下,更是晃动不休遥遥欲坠。

    “烈火紫金丸,你是移山宗云烈空?敢偷袭我离尘飞舟,谋害我宗弟子,你是想寻死?”

    声如炸雷,震荡天际,一个黑裳人影,也现身在了飞舟侧后。隔着大约千丈,负手立于虚空。脸背着众人,看不清楚面貌。然而气势霸烈,那九口飞剑,在将那三十六枚烈火紫金丸挡开之后,又继续冲腾而起,斩向了前方云海深处。

    众人难见究竟,只能看到那云雾间,一连串的火花闪现,发出刺耳的金属交击声,更偶有炸裂之声传至。罡风四溢,席卷云海,整片空域都是动弹不安。

    好在他们乘坐的这艘飞舟,却渐渐平稳下来,不复先前的遥空,被一股横空而来劲力托举着,已然转危为安。

    “好险好险,还以为这次,真要死在这里。”

    夏苗不知何时到了庄无道的身侧,手抓着庄无道的腰带。这时又若无其事的放开手,擦着头上的冷汗,唏嘘道:“早知如此,就不坐这飞舟,直接乘船去吴京。庄师兄,多谢了!”

    庄无道冷冷瞥了他一眼,并未怎么在意。这人倒是聪明,也见机的极快,看他取出这面磁元灵盾时,就知庄无道这里可有几分逃生之机,果断跑过来抓住了他的腰带。不过庄无道也不在意,有余力时,并不介意多救一人。

    反而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船后方那黑裳人影身上。

    这就是金丹修士?这就是御剑术?

    在与另一金丹交手之时,还有余力顾忌这小舟,这人好强横的法力。

    那九道剑影,在云空中的轨迹变化,也让人眼前一亮。

    “此人的剑术也极其了得,灵性十足。能做到神念分化,在他这个境界,已经很是不错。”

    云儿的声音,在他心念中评价着,兴致勃勃。

    “只可惜他剑术虽是穷尽了变化,剑力却稍显不足。不过云中那个人,应该不是他对手,胜之绰绰有余——”

    而此时船上诸人,心绪也从慌乱惶然中逐渐平静下来。

    那位不知姓名的魁梧大汉,却又发出了一声嗤笑:“一群没用的东西,丢人显眼!”

    这人从变故开始之时,就四仰八叉的靠着船栏仰坐,哪怕最危险之时,都未有丝毫动作,气息平稳,面色更无半分变化。比之有着退路的庄无道与北堂婉儿,还要镇定一些。

    道出此言之后,不止是孔回面色通红,有些恼羞成怒。便连江城那边的几人,也都脸现羞惭之色。

    夏苗却不在意,神色安然如故,目中微芒闪烁道:“神念分化,同御九剑。多半是宣灵山的司空宏长老到了,这位与华英道人不但是师兄弟,更是至交好友。因华英道人重伤垂死,对移山宗之人可谓恨之入骨,一直就欲向移山宗寻仇。那云烈空今日主动寻衅,只怕是难在他剑下全身而退。”

    “那云烈空的三十六枚‘烈火紫金丸’虽也威震一方,然而也只在东南一隅算个人物。”

    孔回似欲摆脱尴尬,此时也主动接话道:“司空宏却是昔年颖才榜上排名前二十的人物。最高曾至十六位,直到十二年前入了金丹境,才不在颖才榜上出现。又岂是那云烈空可比?即便两个云烈空,也不是对手。”

    庄无道却是为之愕然:“颖才榜?”

    “你不知?不过也难怪。”

    孔回语中却并无鄙薄之意,他人虽孤傲,身份尊贵,然而对于在擂台上击败过他的庄无道,却多少有着几分尊重。

    “所谓颖才榜,乃是源自天机榜的一张榜单,九十年前第一次出现。由天道盟发布,记录了天下间不超出五十岁,金丹境以下所有后起之秀。直到最近几十年,才真正传开。”

    “原来如此!此事我确未听闻过。”

    庄无道恍然,这天机榜他倒是知晓,是位于中原正溯大灵国京城内的一座巨碑。据说此碑高达三百丈,材质非金非玉,纹有龙凤麒麟图案,皆栩栩如生,美奂美轮。

    来历已不可考,反正自天一诸国自有历史以来,这面巨碑就已经矗立在那里,仿佛亘古就已存在。

    此碑坚不可摧,昔年曾有十二元神境欲联手摧毁,各持四十八重法禁的中品法宝轰击了一日也夜,却不能伤其分毫,最后连一丝裂纹也没有。

    有人猜测,这应是远古时代遗留下的一件神器,然而无法证实,亦无人能够收取。

    而此物除了坚固些就别无他用,惟能辨识人修为高低,战力高下,都能记录在碑上。巨碑之前常年显现着世间修为排名前百之人的名录,而排定的高定名次,基本能做到分毫不差,少有差错。

    而巨碑之后,则可供人查问。只需一滴血液,一丝毛发,一件沾染气息的常用之物,就可查出一人的修为层次,擅长的功法,甚至还有姓名,年岁,都可显现在石碑之后。

    正因这巨碑含神鬼莫测之机,所以被世人称之为‘天机榜’。

    也因此故,才引致诸宗忌惮厌恶,欲联手将这巨碑摧毁,却无果而终。

    不过这天机榜,也并非就是百分百准确。许多修士隐世不出,与世无争,所以从不在榜上出现,自然也就无有排名。

    要在天机榜上录名,必须要有人之血液发肤,又或常用之物,置于巨碑之前。血液直接滴入石碑之前就可,其他却需一日到三日时间不等,供天机榜辨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