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百章战魂之秘
    这次二人本就只是为较量武道,施展出玄术神通,就已是等于输了。而若论玄术,北堂婉儿虽还有本命神通未曾施展,然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掌握两门三品超凡玄术的庄无道对手。

    北堂婉儿也不是那种明知不敌,却依然纠缠不休之人,心胸之广,也不似女子。认输之后,就再无不甘之色,笑嘻嘻的望向了一旁:“师尊,你觉我无道师兄如何,可令你失望。”

    庄无道也神情肃然,知晓此时这赤灵子对他的观感,直接关系到他在离尘宗的前尘。

    “隐忍一百三十六合,尽窥你指法与步伐的习惯破绽,掌握仙影浮光的变化之要,而后克敌制胜。果然如你所言,悟性惊人,武道天赋确实不同寻常。除此之外,居然还真掌握了擒龙之劲,此子有些意思——”

    赤明子笑了笑,眼神莫测:“只可惜,师尊我却是帮不上忙。皇极峰内,并无他立足之地。”

    北堂婉儿神情大变,惊愕不解。庄无道则皱起了眉,皇极峰乃是离尘本山内的二山七峰之一,而赤明子正是皇极峰最具权势的一位金丹长老。

    说帮不上忙,是不愿帮,还是真帮不上。皇极峰内无他立足之地,是因瞧不上他庄无道的五品灵根。

    “无需胡思乱想,只凭是练出了这几门玄术神通与擒龙之劲,离尘宗内就有你的一席之地。”

    赤明子眼含不屑,冷漠的望了过来:“然而皇极峰内,却多是东南诸国的世家皇族子弟!身份大多尊贵。与你这种出身之人,势同水火。你日后若想出人头地,还是避皇极峰而远之为好。”

    语音顿一顿,赤明子随后又道:“我已知你身份,太平道重阳子的血脉。你若还有几分聪明,就该知你的前途,绝不在离尘宗内。至少我赤明子,却是不愿冒险为你举荐。我那些好友,都担不下你与那重阳子的因果。若是你有一品灵根,那也还罢了。若只这点资质,却是不值。自然,我宗之内,或者也有人能不避嫌疑,或者不知究竟,赏识于你也说不定。或者你真甘愿在离尘宗内,只做一普通内门弟子?那也无不可。”

    “师尊!”

    北堂婉儿眼神惶恐,带着几分哀求之意。赤明子却只宠溺的抚了抚北堂婉儿的额头,面色依然冷峻如故。

    庄无道则一阵茫然,心中亦冰冷一片。即便初见之时,他就对这结果隐有准备,此时也不免生出几分绝望之感。赤明子的每一句,都如钢针,钉入到了他的胸膛内。

    原来他还是小视了‘太平重阳’这四字,在修行界的地位份量。也依稀明白,为何那日沈林,会有那般的底气?

    便连赤明子都如此,又何况他人?之前自己的所愿所求,此刻竟全是奢望。

    这离尘宗,真是自己最佳的选择?然而离尘学馆八年学艺,他已无拜入其他宗派的可能。

    或者是干脆放弃,就此浪迹天涯,做一散修?有云儿这名师指点,也未必就定要拜入名门大派——

    思绪万千,庄无道却又渐渐冷静下来。

    即便最后只是内门弟子,无人收录。离尘宗的势力,也依然是他最合适的避难港湾。

    究竟如何抉择,可待他入离尘本山之后再做计较。离尘宗二山七峰,未必都如这赤明子一般。若真不合适,他也无需忍耐,一定要厚着脸皮托庇在离尘门下。

    即便是他,历经了人间冷暖,重重磨难,也依然还残存着铮铮傲骨。

    若非是得罪了古月家,若非剑衣堂几个兄弟还需他照拂,他是宁死都不愿被人如此轻贱羞辱!

    ※※※※

    三日之后的辰时,由学馆李崇贞护送,庄无道与孔回夏苗三人,加上一个北堂婉儿,一起登上了吴京道馆遣来接送弟子的飞舟。

    秦锋带着一干兄弟,一起来为他送行。却只能远远站着,无法靠近。

    此刻飞舟附近,多是为北堂婉儿与夏苗孔回送行之人,身份皆非富即贵。剑衣堂虽有些势力,在越城内却还是最底层,根本无有接近飞舟的资格。

    飞舟并不等人,庄无道也没资格让船等候。总共也没能与秦锋说上几句话,就不得不登上舟船。

    只是他与秦锋马原几人,已当了十几年兄弟,一个眼神就能交流,知彼此之意,倒也无需婆婆妈妈。

    分别在即,秦锋林寒都无多少伤感之意,反而是代庄无道欢喜居多。反倒是大大咧咧的马原,几乎是以泪掩面,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庄无道暗笑不已,然而当楼船离地之时,心中又渐觉沉重。

    那日与北堂婉儿比试后赤明子的言语,庄无道并不曾告知秦锋,打心底不愿他这些兄弟,为自己担忧。

    然而每当想起剑衣堂诸人对他的期待,心情又压抑异常,不堪重负。

    “剑主何需如此?你乃天生战魂,这世间绝无仅有。仙界中名门大派,皆梦寐以求。能得一位,便可邀群仙观礼,恨不得告示天下。天品灵根固然稀见,却总还能寻得。而身拥天生战魂者,此方千万世界,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人。”

    云儿的语气无比认真:“此界之人皆见识有限,目光短浅,不能识明珠真玉。离尘宗不收你,是他们的损失。那绝尘子日后若知晓此间之事,必定会后悔莫及。换在其他任何一处大世界,似你这样的资质,抢夺之人无数,怎么也轮到不到离尘宗。”

    庄无道也不知云儿的安慰之言,到底是真是假,心情却到底好过了些。干脆放下了心事,笑问道:“这天生战魂,到底是什么?又有何用?还有绝尘子是谁?”

    “天生战魂,是一种特殊体质,位列十大魂体,也是十大战体之一。你到金丹境之后,就自然可知这种魂体的好处。我记忆不全,也不知这种魂体的具体详细,唯一能告诉你的,是拥有‘天生战魂’之人,天生就有着不屈魂念,难被他人神意所摄。且一旦修成元魂,可比同阶修士,多施展一轮玄术神通。此外战魂之体,更能增强玄术威能,将所有玄术神通,提升半个等阶。”

    “一轮?不是骗我?”

    庄无道不禁惊怔,多一轮玄术神通,也就是说。同一个灵窍内的玄术,元神境修士可在十二个时辰内连续施展四次,他却能施展五次!

    提升玄术半个等阶,则更是夸张。他的‘牛魔乱舞’本就是超越了远远三品巅峰层次,元神之后,岂非可提升至二品圣灵?

    要知玄术神通,一个品阶的差距,往往就是天与地的区别。能够在战斗中,形成碾压!

    这洛轻云,莫非是在与他说笑?这天生战魂,能有这么可怖?

    “诓骗剑主,非我能为。我沉睡不知多少年,轻云剑也不知接触了多少人。独独剑主能将我唤醒,绝非无因!至于绝尘子——”

    云儿语音却又渐透迷茫之意:“我不记得了,应该是离尘宗的祖师。五劫之后,也不知这位是否还活着。总之无需心忧,你愿入离尘,是对离尘施舍。若是不愿,也不过是多耽误些时间。只需剑主不中途殒落,注定了将是不世强者。此时虽有磨难,其实微不足道,”

    庄无道也不知云儿之言,到底是真是假。然而自从轻云剑与他相遇那一刻起,这剑灵云儿就从未虚言诓骗过他。

    莫非这战魂之体,还真是如此稀有珍贵?甚至还超过了他那父亲的天品灵根?

    未来不世强者么?

    庄无道不禁摇头,他不求什么不世强者,只需能有一日使夙愿得尝,就心满意足。之后可放下一切,去寻道求真。

    看看云儿所言的大世界,又到底是何等样风景?

    这艘飞舟不大,只与江河中常用的乌篷船,差不多大小。十几人挤在上面,略显拥挤。

    除了他们这些越城的离尘学馆弟子外,其余都来自东南七百里外的江州离尘学馆。

    江州乃在松江尾端,是沿海良港之一。据说亦是三百万人口的大城,却不属任何一国,故此被离尘本山划归吴京道观管辖。不过同样也在移山宗的势力范围之内,所以两处学馆的处境,也是差相仿佛。

    以往每一次离尘大比,江州越城两处学馆的名次,都是垫底。只今年越城有些不同,然而江州这几个入选弟子的修为,却也与越城差相仿佛。其中一人身躯膀大腰圆,魁梧异常,眼中精芒隐透,尤其引人注目,实力应当不俗。

    李崇贞与另一位江州馆主,还有那位驾御飞舟的修士,都待在船头说话。其余人则都挤在后面,各自依栏而坐,都默默无言。

    庄无道先是看着飞舟之外,这舟船虽小,却是货真价实的中品灵器,可离地九千尺飞行。飞舟下方全是宛如棉花糖一般的白色云朵,一整片延展开来又好似置身冰川之上,视野比之大海上还要宽阔。

    庄无道初时只觉心胸一阔,心旷神怡,渐渐的却又觉无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