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十九章再战婉儿
    北堂婉儿的师尊是离尘宗一位金丹中期的修士,庄无道早在数月前,就已从北堂婉儿那里知悉。

    天一诸国,修为最高也不过元神境界。天下十大宗派加上那些小宗派与散修,总共也只有寥寥二百余人左右。

    而再之下的金丹境界,也不过只四千余人而已。看似人多,然而若是分布在天一诸国十八万里方圆世界,却是微不足道,等闲难得一见。

    元神境修士极少出手,故而金丹境才是各大宗派的中坚。修为只需达到这个层次,已可在这方世界内雄据一方,称王做祖,开国立派。东南诸国许多王室,都是金丹境修士的后裔传下。

    而北堂婉儿的这位师尊,名唤赤灵子,哪怕是在强手如云的离尘宗内,也一向都是以战力强横而著称。曾经有以一敌二,连斩两大三阶后期妖兽的疯狂战绩,威震东南列国。

    面见如此人物,哪怕是自问庄无道,也觉心中一阵忐忑。云儿也同样没了声息,似也不敢在金丹面前,暴露了形迹。

    约战之地,北堂婉儿选在了北堂家东苑的一座演武场内。南北百余丈,极其宽阔,是北堂家子弟日常习武之所。

    然而当庄无道随着北堂婉儿赶至之时,发现此处却是静的出奇。周围不但不见北堂家的子弟,就连那些奴仆,也被清肃一空。

    演武场内只有三人,一位赤发红袍的青年,在高处端坐。左右则是北堂苍绝与北堂苍空作陪。

    那赤灵子意态懒散,除了身形颀长远胜常人,浑身上下都看不出异处。然而北堂苍绝与北堂苍空二人,却都是毕恭毕敬,似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待得北堂婉儿与庄无道二人施礼之后,才盯着庄无道上下打量。

    “你就是庄无道?越城今年的首席弟子?有些意思,练气境五重楼,哪怕是我离尘吴京道馆的前三席,也不过是你这水准,可惜灵根差了些。只有五品,便连离尘本山的那些看门仆役,也有不如!”

    说到此处,赤灵子却又一笑:“然而灵根薄弱,最终却能有大成就者,世间却亦比比皆是。十大散修之三‘元道子’,昔年也同样是五品灵根,而今却也是元神巅峰境的大修士。云儿说你除了灵根之外,其他一切都可与她相提并论,千方百计邀我过来一观,所以切莫让我失望。”

    庄无道低眉敛目,深深一礼。只当是没看见,那北堂苍绝与北堂苍空眼里闪过的不以为然。

    二人之前虽对他重视有加,却也只是把他,当成压制古月家的工具而已。并不以为他庄无道,有一日能有直追‘元道子’的成就。

    悟性哪怕强一些,以他的五品灵根,若无特殊机缘。也最多只能修至筑基,二百岁时就会化为枯骨。

    而即便赤灵子,说这句话时,只怕也不曾当真过。

    二人在演武场内,先是隔着六十丈站定。北堂婉儿一张小脸紧绷,眼里却烧灼着赤红火焰。

    “无道你如今修为要比我高出几线,要公平比斗,那就需得先压住一半真元才是!”

    庄无道倒是无可无不可,只奇怪这婉儿,居然也有主动示弱之时。正要答话,却见北堂婉儿的身影,已似鬼魅般的袭来。踩着轻灵之至步伐,出其不意,一眨眼就到了身前。

    “破甲尖锋!”

    凌厉绝伦的指劲,还未近身,就已破开了庄无道身周的气罡。

    庄无道的瞳孔骤缩,想也不想,就猛地一踏地面。巨力震击,使周围泥石都翻滚而起,也使北堂婉儿下盘一阵摇动不稳。

    也就在这一刹那,庄无道的身影,也成功爆退出了三丈之外。北堂婉儿却如影随形,急追而至。

    指影千重,皆气劲锐利,难寻指劲真迹何在。就在庄无道也渐渐迷惑之时,那千重指影,却又忽然消退。一只玉足,已经带着酷烈罡劲,踏到了他的脸前。

    “是仙影浮光?”

    庄无道心中猛跳,在千钧一发之际偏身闪过。《仙影浮光》,正是离尘传承的三十六门绝学之一,既是更在破甲尖锋指之上。既是一门高超身法,也是一门威力绝伦的腿法。仙影浮光七十三月刃,可谓凶名赫赫。而练到金丹境之上,这门《仙影浮光》则又是一门高超遁术。

    怪不得北堂婉儿,明明身拥高明至极的下盘功夫,却从不曾使用过。《仙影浮光》乃是离尘宗秘传的一门绝学,世间绝无仅有。只有离尘宗有一定地位的弟子,才可有资格修行。

    北堂婉儿跟随其师提前修行这门《仙影浮光》,乃是违反门规之举,所以从不在外人面前施展。

    直到今日,北堂婉儿已经算是离尘宗的正式弟子,施展起这套腿法,才名正言顺。

    换而言之,那日渡船上的一战,北堂婉儿最多也就用上五成实力!

    北堂婉儿亦咯咯一笑:“正是我离尘宗的《仙影浮光》,无道师兄居然也认得?婉儿练得还不到家,请师兄指教。”

    却是得势不饶人,腿风刮起,罡气如刃,弧线似刀,一腿腿连环踢来。‘仙影浮光七十三月刃’,一共七十三踢,是《仙影浮光》中最出名的杀式。可循环蓄力连击,一腿强过一腿。

    庄无道失了先机,被逼迫的狼狈不已。若是换在三个月前,早早就可认输投降。

    然而在梦境中受剑灵云儿三月指点,却早已今非昔比。

    步伐连退,以避锋芒。却已渐渐稳住了阵脚,拳似擒龙,不断以摄劲干扰。

    北堂婉儿的‘七十三月刃’,果然到第二十四次踢腿之时,就已连不下去。只得半途而止,再次以剑指冲临而下。

    不用腿法,北堂婉儿的身法,反而更是迅捷,变化万千,诡异到无法捉摸。那指劲中更暗含一丝丝螺旋之力,即便庄无道威力无俦的大摔碑手,也仍被逼得步步后退。

    庄无道心内也再次一沉,北堂婉儿是内外兼修,破甲尖锋指则以‘破甲’‘锋锐’四字而闻名,并无螺旋之劲。这种奇异难当的劲力,应该是来自她的内修法门,却不知又是何种内家绝学?

    此时场外,北堂苍空与北堂苍绝,俱是眼现出几分笑意。哪怕是练气境四重楼的古月明,当日也未曾把庄无道,逼得如此狼狈。

    较之古月明还低两个境的北堂婉儿,却能轻易办到。

    赤灵子神情间也褪去了几分懒散,多了些许认真。目光一直不离庄无道那自始至终,都稳固不摇的下盘,面上似笑非笑,若有所思。对于庄无道施展出的擒龙劲与大摔碑,反而不甚在意。

    一直退到了边角处,庄无道几乎背靠住了墙壁,再无路可退,似乎已被逼到了绝处。

    也就在北堂苍绝神情凝重,北堂苍空面透笑意之时,庄无道却忽又个一闪身,脚下踩着六合形意拳的梅花桩,骤然前踏。却竟是轻而易举,就避开了北堂婉儿的指影,闯到了少女身前三尺处。

    轻轻一掌大摔碑,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拍往前。北堂婉儿眼中也终现出无奈之色,万分不甘的掠身而退。

    然而庄无道看似步伐沉重,却竟能继续贴身纠缠。几乎每一掌击出,都能准确击向北堂婉儿的身影落处。每一步踏出,也都似看穿了北堂婉儿的意图。掌含摄劲,也使北堂婉儿的《仙影浮光》,完全无从发挥。

    一连四十七掌大摔碑,接连不断。不但是尽夺失地,更将北堂婉儿逼到了避无可避的境地。

    “伪无双,百裂千锋!”

    千重指影,带着无数风刃,瞬间间横扫前方百丈空间。北堂婉儿的眼神,却是凝重懊悔一场。

    这一式伪玄术,却是逼不得已。庄无道此刻贴身纠缠,几乎预判出了她的每一个动作,若不能将之迫开,重整旗鼓。最多三掌之内,就是必败无疑。

    庄无道却唇角一挑,并不令北堂婉儿如愿。

    擒龙震虎!

    擒摄之力爆发,强行把北堂婉儿的身影,也拖入到了百裂千锋引发的狂烈风暴之内。而十二掌震虎击,则将周围最具威胁的几道指影风刃,全数打散。

    依然一掌,不紧不慢的印向了北堂婉儿的胸前。北堂婉儿却似发现了庄无道眼底里的笑意,气恼异常。

    “少得意了,穿影浮萍!”

    纤巧的足影,再次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踢蹬而至,看似花拳绣腿一般,却带着几分死亡气息。

    庄无道几乎想也不想,就也变化了拳甲,右掌膨胀近倍。

    伪无双,大裂石!

    轰的一声炸响,百丈空间内泥尘飞散。二人之间,被罡风震击,出现了一个丈许宽的深坑,

    而北堂婉儿,也终于在庄无道的逼迫之下脱身,飞退到了二十丈外,再次稳稳站定。未曾受伤,不过右腿裤管却已撕裂开,露出玉瓷般纤细修长的小腿。

    北堂婉儿却没在意,咬牙切齿的上下瞪了庄无道一眼,才‘切’的一声撇过头,爽利道:“这次算我输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