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十六章献祭之法
    “轻云剑恢复了?”

    庄无道眉头一挑,这可又是一个好消息,冲淡了他胸中几分郁怒。

    是因蕴剑决的缘故么?

    刚才冥想之时就已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两丝剑气,与自己身周背着的朽剑,似乎有了莫名联系,隐隐共鸣。云儿也曾反复提醒,蕴剑决是轻云剑恢复的关键之一。

    虽不知因由为何,然而能够有恢复这口昔日神剑的希望,总是件好事。

    其实这口轻云剑,他一时也用不上。恢不恢复,庄无道都不怎么在乎。真正上心的,是云儿的后一句。到底回想起了多少?

    这三个月时间,他早就有了明悟,自己的命运已与这轻云剑的剑灵紧密相系。

    “到底恢复了多少?”

    “还没来得及仔细清理。不过今日你与那个古月明交手的时候,记忆里面,突然就多了些术法与武学。只是其中以魔道法门居多。”

    云儿轻蹙着柳眉,心中似乎有着化不开的疑难:“还有对面这座宫殿,我很熟悉,却怎么也都想不起来了。只感觉,这宫殿对我很重要,关系生死!”

    庄无道心中讶然,忖道怪不得今日大比时,‘云儿’会如此安静。即便在他与古月明激斗之时,也未有丝毫动静。

    说来也怪,这轻云剑的剑灵每当遭遇修习剑术之人,都会异常的执著渴望,恨不能与之一战。之前东船巷那一战时如此,在目睹过古月明的剑术之后也如是。

    也不知这‘云儿’跟随前几任剑主,在见识过那么多排山倒海,覆雨翻云的大场面之后,为何还为对这些不入流的炼气境修士感兴趣?

    还有这座宫殿——

    庄无道皱起了眉,仔细用神,观察着对面的那座宫宇。而后就见一座赫然万丈高的巨人,从那宫宇之内迈步而出。同样看不清楚面貌,影影绰绰,只能见这巨人一步步山摇地动的走向远方。

    而这巨龙之后,又是一只巨大火色凤凰,在那宫宇之前降落。当火红色的翅膀展开时,几乎燃烧了半边天空。然而就是这么一只禀性骄傲无比的神兽,在那宫宇之前,动作却是小心翼翼。低附着头,姿态恭谨异常。

    庄无道只觉嘴里有些干渴,他只能透过那七彩迷雾,窥得一鳞半爪的影像。

    然而无论是那巨人还是那只凤凰,磅礴的气势都差点将他的神念,生生的碾碎!

    眼前的景象,绝非是虚假幻想得来,而是云儿的记忆里真实存在!

    这就是轻云剑灵,曾经生活过的世界?记得第一次见,轻云就曾经对他说起——若随我习剑,至多一万载后,汝可为绝代仙王——或者这一句,真不是虚言。

    “可能是你以前曾经在这里住过。又或者是你以前几位剑主的居所也说不定。既然蕴剑诀能恢复,以后慢慢总会想起来,不用着急。”

    “不仅仅只是熟悉,感觉很重要而已。”

    云儿微摇着头,明明是在随二人心意变化的梦中,面色却苍白如纸:“我还感到危险,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快要发生。那座宫殿里有什么东西,让我害怕。”

    说完这句,云儿便陷入了沉默,一言不发。庄无道听得一头雾水,这种情形,他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又该如何劝起。

    好在只过了片刻,云儿就又抬起了头,似乎已有了决断,眼现执著坚定之色:“剑主你现在修行的速度,还是太慢。要再快一些,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

    庄无道一阵无语,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剑灵。还要更快?仅仅三个月时间,就从练髓境界,修到了练气境五重楼境界。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哪怕传说的天品灵根,怕也不过如此。以至于到现在,他也依然无法完全控制体内暴涨的真元。

    即便如此,在云儿的口中,居然还是太慢?那到底要快到什么程度这剑灵才能满意?

    此时他的修为,再要似这样暴增下去,最后只会使真元彻底失控,多半要爆体而亡。

    何况眼下,可没另一朵石明精焰再供他融炼。

    虽明知如此,庄无道却仍禁不住眼透好奇之色。既然他修行速度还是太慢,那又该怎么个快法?

    “剑主要在万年之内成就绝代仙王,那么此刻,就哪怕一朝一夕也耽误不得!”

    云儿却没等庄无道答话,就继续咄咄逼人道:“今日我又忆起一门魔道法门,是真正能使剑主修为青云直上之术。不知剑主可愿习练?”

    “魔道法门?”

    庄无道眉头紧拧着,迟疑犹豫道:“我看还是不练为好!毕竟是要入离尘门下,会不会有冲突?再者我听说魔门术法,大多都会影响心性。”

    传说那些魔道中人,大多性情怪异,或偏激敏感,或嗜杀好战,或嗜血,或目中无人,或胆小如鼠,甚至还有心智迷失,彻底发疯之人。

    并非是这些人本来就如此,而是受自身修炼的功法影响,偏移了心性。

    他庄无道虽对那人恨之入骨,也渴望力量,每日朝思暮想,就是在修为上彻底超越那一位。

    可若不到迫不得已,却委实不愿把自己最后修炼成一个疯子,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其实也不算功法,而是献祭之术,无需修炼,只是供奉的魔主,与寻常魔道略有不同。所以与离尘宗法门并不冲突。对剑主心性可能略有影响,然而若是心志坚毅之辈,也可不为所动。”

    云儿眼神平静道:“若有足够的血肉生魂,最多十年之内,剑主可入筑基!至于你体内的真元,剑主若能将阴阳大悲赋第一决的后几句修成,掌控自身修为,应是轻而易举。”

    十年之内,可入筑基?

    庄无道只觉是呼吸急促,几乎想也不想,就欲答应。然而下一刻,就又注意云儿言语中那‘血肉生魂’,顿时间又毛骨悚然,心内更一阵排斥。

    他可为活下去,而不择手段,为向那人讨还公道,而不惜所有。可这‘血肉生魂’,却着实触及了他的底线。

    “血肉生魂?可是血祭之术?”

    “正是血祭之术!”

    云儿似乎根本就未觉庄无道语音中的异样,依然语气淡淡的解释:“修士最好,妖兽邪物也可。不过若是后者,就必须入阶。修为越高,血祭的效果也就越强。若有神兽血统的异兽,又或修行四品以上功法的修士,则再好不过。普通的兽类人族也可,不过效果奇差,十万人都不及一个筑基修士。剑主第一次入门,需至少准备五名炼气境后期修士的精血生魂,又或者十只一阶后期的妖兽,再或者,是一万人族的魂魄性命。”

    声线毫无起伏波动,似乎一万人性命,在她眼中就是简单的数字,微不足道。

    不过闻言之后,庄无道却反是轻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若真是只需修士妖兽的血肉生魂,那也没什么不好。”

    只需修士和妖兽的血肉生魂就可?

    在他眼中的修士,除了几个至交好友与兄弟之外。其余人等,管他是善是恶,又是否无辜。只需拦了他的路,那就无人不可杀!无人不可屠!

    这一路荆棘走下去,仇家难道还会少了?

    反正他已经修炼了一门《魔念炼神大法》,再多修一门魔道功法,也无所谓。

    十年之内入筑基——

    庄无道对剑灵口中的这门血祭之术,此时非但不觉排斥,反而颇是期待。

    对道魔二途,他心内本无执着。只要不触心内底线,能够追上那人的脚步,那么无论哪样都好。

    只要能最后能心愿得偿,即便因此彻底坠入魔道,坠入地狱,他其实也不太在乎。

    云儿见说服了庄无道,也嫣然一笑,明媚不可方物:“要修这门血祭之法,就需先有专用的祭坛。此物诡秘异常,灵纹也繁复之至,无法交由普通炼器师代炼,只能自己炼制。我开个材料单子,剑主可尽量想办法收集。祭坛材质越好,最后血祭的效果也就越强。”

    也没什么动作,就有一道意识,流入到庄无道心念之内。都是一些一二阶的灵材名称与所需份量,然而庄无道只观览了一小半,就心中一阵发虚。

    原本以为自己才刚发了一笔横财,收集全这些材料应该难度不大,这时才知自己依然是一个穷人。这份材料单中,许多灵物他听都未曾听说。

    好在只需收急这些灵材的五分之一就可,许多都有着次一等替代品,价格较低廉,也极其常见。凑齐一份祭坛材料应该不难。

    “我尽量——”

    庄无道不满的一声咕哝,心中却知,最好是在前往离尘宗本山之前收集完成,将这祭坛炼制出来。

    如此魔道之器物,要是敢在离尘宗本山之内炼制,那是与自寻死路差不多。

    “对了,还有那东西,又该如何吸取?”

    庄无道又想起了那枚龙犀元晶,他这次进入梦境的重中之中,就是向‘云儿’讨教此物的使用之法。

    感应到那龙犀元晶对自己的牛魔元魔体有用是一回事,如何使用,却又是另一回事。

    反正在他读过的典籍中,只有将龙犀元晶炼器之法,并无吸取之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