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十五章蕴剑进阶
    石内的龙犀妖元,是纯正无比。与他周身的磁元罡气水乳交融,品质却还更胜一筹!

    即便庄无道从不愿在人面前,留下轻浮跳脱的印象。又因才修炼《魔念炼神大法》之故,七情淡漠。此刻也不免是喜上眉梢,近乎失态。

    这颗龙犀晶核的品阶,至少是二阶中品,也必定是取自于二阶中期的妖兽!龙犀身拥两种神兽血脉,实力强横,即便在妖兽中,也是最顶尖的一群存在之一。要想将之猎杀,除非是三五位筑基巅峰修士联手而为。

    两月前玄元阁拍卖的那枚龙犀晶核,与他手中的这一块比较,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

    深吸了口气,庄无道才勉强压住了心中惊喜,疑惑问道:“这东西,真是给我?”

    二阶中期的龙犀晶核,价值简直不可估量。旁人虽没有牛魔元霸体这种顶尖的土行横练功法,然而若以之为核心炼器,轻轻松松就可推至十五到十八重法禁。

    关键是以他此时的身份,这等宝物,想买都未必能买得到。

    “自然!这是我父亲一月前通过玄元阁的关系寻来,花了整整两万两黄金。本是为助你今日与古月明之战,知晓你在尝试融炼石明精焰这才作罢。用此物来酬你之劳,想来也足够了。”

    北堂婉儿傲然抬起了尖俏的下巴,眼现笑意:“除此之外,待你入门之后,北堂家自会守诺,尽全力使你成为真传弟子。我们北堂家待朋友,一向有仁有义,绝不会让他们失望。”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庄无道失笑,将手中的石块收起。有这东西,的确是足够酬他之劳了,甚至远超出意料。他能感觉得到,这枚龙犀晶核,对他的牛魔元霸体,果真是颇有益处。

    若能想办法,吸收炼化掉精核内的磁元妖力,牛魔元霸体甚至可能直接冲入到第二重天的层次。

    也意味着他的力量,可以再增三倍!霸体也将大幅增强,拥有抗衡筑基后期修士之力!

    甚至炼化在体内的石明精焰,也可因此受益。

    话说回来,这北堂苍空甚至都未见他一面,就敢在他与古月明战前,压下两万两黄金的重注。此等魄力,远在北堂婉儿与北堂苍绝之上。

    怪不得此人能越过修为更强的北堂苍绝,成为北堂家主。怪不得能将古月氏,拉下越城第一大族的宝座。

    “只是此物贵重,你们族内就没人有怨言?”

    北堂氏族人近万,可非是北堂苍空一人的北堂氏。

    “怎么没有,不过北堂家,还远轮不到他们来做主!有父亲伯父在,谁敢多嘴?”

    北堂婉儿摇头,又拿出了几十张金票放在庄无道身前:“不过这次赌局的分红,却要少一些,最多只能给你一成。”

    庄无道也不觉意外,看着北堂婉儿强撑着不耐的表情,以掩饰尴尬,不禁失笑,

    只分一成,那也很不错了,他不是不知足的人。即便只拿这一枚龙犀晶核,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反而是感激不禁。

    数了数金票,却发现有八千三百两之巨。庄无道讶然的张了张唇,欲言又止,而后一声苦笑:“看来我今日,是将越城都上下得罪干净。也不知今夜之后,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一成就是八千三百两,那么整个赌局盈利,高达八万多两黄金。除此之外,北堂家另外还有没有隐藏的盈利,还不知晓。

    即便洗劫了整个北城,怕也不过如此。

    这北堂家,也真不惧得罪人。反正他从今日之后,是绝不敢孤身一人在越城街上走动。

    “古月明的赔率是一比六,赔率高些,风险自然也高。他们认定了古月明一定能胜,输了那也是他们活该。即便要怨,那也只能怨古月明无能。我北堂婉儿并无对不住人处!”

    似乎是看透了庄无道的心思,北堂婉儿不屑一顾,讥讽着道:“再说那些升斗小民,你真以为他们有多少闲钱来下注?倾尽家财也不过三五两银子,我还看不上眼,也懒得去收。两次次赌局一注就是千两纹银起家,真正能有资格参与的,无不是豪富巨绅,输了也不觉心疼。不过倒真看不出来,你这亡命徒居然还良心未泯。”

    庄无道失笑,这北堂婉儿说的尽是歪理,然而胸中愧感却也顿时消解,心安理得的把分红收入到了怀中。

    加上之前与那费修神那一场的分成,此时他已怀金万两。再过些时间,待风波过去,就可以考虑收购一两件合手的灵器防身了。

    北堂婉儿此时,却又有些目光迷离,现出几分愧色:“其实大比之后不久,那沈林也曾来找过伯父与父亲,却被伯父拒礼送出门。估计我家,也只能庇佑你到吴京道馆之后——”

    庄无道身躯微震,心中是再次波澜起伏,许久都未能平静下来。

    果然一如所料,哪怕是北堂家,也不敢彻底得罪沈林。之所以没有立时答应,只怕还是欲借他之力压制古月明。今日北堂婉儿抛出龙犀元晶与重金给他做酬劳,也多半是因他沈珏之子的身份,而欲与他结个善缘。

    今日只观他来北堂家后,那些北堂家的族人对他的神态语气,就可猜知一二了。

    以往是表明恭敬热络,其实心怀傲意鄙薄,瞧不起他的出身。以为他庄无道,是攀附北堂。然而今日,这些人却是真正平等相待,甚至带着几分热切讨好。

    而北堂苍绝与北堂苍空,则根本未曾露面。

    他若放弃越城的一切,随沈林回归北方。以那沈珏的性情,必定会对他厚加补偿,以弥补愧疚,使自己真正能了无‘牵挂’,寻道求真。

    只需不过份,他在北方可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甚至权倾一国。

    似他这样的人,自然是值得北堂氏为他下一些本钱。既不愿得罪沈林,同样也不愿开罪与他,所以重礼相赠,以息怨气。

    所以无论他愿不愿意,终究还是沾了些那位‘重阳子’的光——

    自哂一笑,庄无道就把这些思绪压下,再不留痕迹。

    即便心内清楚明白,他也绝无半点将‘龙犀晶核’退还的念头。

    庄无道幼年混迹市井,只要能活下去,坑蒙拐骗,偷抢乞讨无论什么都肯做,几乎毫无底线。

    对于母亲不食沈家一米一栗的誓言,其实也并不以为然。

    在他眼中看来,是只有沈珏沈家欠他娘亲的。那位‘重阳子’有如今的风光,母亲带去的嫁妆是居功至伟!

    不食一米一栗,固然是硬气了。可最后结果如何,母亲不到三十就早逝,临死之时,已是累得不成人形。

    只是他虽无母亲那般的风骨,却绝不愿违了母亲的心愿。

    然而无论‘龙犀晶核’也好,还是怀中这八千两黄金也罢,都并非是沈家之物,他也付出了代价,取之心安理得。

    北堂家赠他这些是否另有所图,那也是北堂家的事情,与他庄无道无关。

    ※※※※

    送走北堂婉儿之后,一直到修炼过天璇照世真经与蕴剑诀两门功课之后入睡,庄无道都是心情郁郁,不能排解。

    唯一能使他欣喜的,就是天璇照世真经,仅仅只隔了一日,就大有进境。

    而蕴剑诀则更是骤然变化,体内蕴养的那丝剑气,此时竟然是一分为二。在体内的经络中游走。

    这也是这门功法,正式进入到第一重天的征兆,在这门辅修功决上真正入了门。

    到了这一步,他已可将体内的两丝剑气外放。无论是实战拳脚,还是刀剑,都可将剑气附于其上,以激增其威。

    两丝剑气,只能使用两次。然而若附加在玄术神通之上,却有着莫测之威,更能使人防不胜防!

    蕴剑诀第一重天,是剑气分化。第二重天,则是在体内练出十二丝剑气。虽仍旧任重道远,也已看出这门云儿口中,绝顶辅修功法的前景!

    庄无道喜不自胜之余,也是一头雾水。

    之前修炼蕴剑诀,许久都不能突破,今日却能一蹴而就。也不知是因修炼《魔念炼神大法》之效,还是击败古月明之后,使他再一次胜过‘自我’后,潜力爆发之故。

    而这日当庄无道入梦,发觉此时他每夜与云儿见面的这个梦境,也有了一些变化。

    那周围弥漫的云雾,向外稍稍扩张了些,中间留下大约三百丈方圆的空间。在此之外,依然是七彩氤氲,景致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而就在他的右侧处,多了一处小湖泊。湖水清澈见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十数条满身金鳞的鲤鱼,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动。另有几只白鹤,飞绕湖上,不时发出沧桑鹤鸣。

    远处也不知多少里外,居然能隐隐约约望见,那边有宫室的轮廓。规模宏大,鳞次栉比,富丽堂皇,五光十色。更隐隐有无数人影,飞行于宫室之外。

    而此时的洛轻云,就立在这小湖之旁,往远处宫殿那边望着。眼神迷茫怅惘,偶尔闪烁微光。

    庄无道不知所以,走到了女孩的身旁,以疑惑的看向那处宫殿:“这是怎么回事?”

    云儿曾对他说起,这梦境乃是融合剑灵于他心知所化。然而在他记忆中,绝无见过如此规模庞大的宫宇。

    气势恢宏,使人望而心窒,甚至生出恐惧畏怖之念。这处宫宇,绝非是凡间所能有。

    “那是我的记忆——”

    云儿呢喃道:“今日轻云剑恢复了些,感觉又想起一些事情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