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十二章夜半欢宴
    “胜负已分!”

    可能是见气氛越来越是凝重,北堂苍绝侧头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古人之言诚不欺我。你家明儿贤侄天资不逊婉儿,这次惜败于无道之手,诚是可惜了。不过好在还有机会,他已是练气境四重楼,无论是六重楼后直入内门,还是等到三年之后。要拜入离尘门墙皆是轻而易举。”

    古月天方却毫不为所动,眼神阴翳如故。古月庆荣则更面容扭曲狰狞,浑身真元涌动,骨骼亦一阵阵喀嚓作响。眼内杀机,毫不掩饰。

    说什么等到三年之后,练气境六重楼后直入内门,与其说是安慰之言,倒不如是在二人心口剜上一刀,伤口上添盐。

    三年之后,以北堂家的实力,足可将家族与离尘宗紧紧绑在一处。也能将古月家,在松江上的实力蚕食大半。

    古月家虽有练气境修士二十余位,大半皆是练气境中期之上。却每年都需消耗大量财力供养,一旦被北堂家排挤打压,失去财源,距离崩溃也不过一线之隔。

    至于说练气境六重楼,古月明在三个月内,一跃而至练气境四重楼。已是消耗无数丹药,更引致根基浮动。今日被庄无道重伤,元气大损,两年内修为都未必能再做突破。

    且即便修至练气境六重楼又能如何?不经大比正选入门,终究难被离尘宗看重。

    此时的古月家,已是跌入了万丈悬崖。

    庄无道也渐觉情形不对,看这两人的神情姿态,竟仿佛是要在这里与北堂家拼死一搏一般。

    再仔细想想,古月天方若真做出此举,也不出人意料。反正是死,早死与晚死有何区别?

    倒不如趁着在古月家家破人亡之前,与北堂家拼个你死我亡,说不定还能有转机。

    自然庄无道这个罪魁祸首,也是必死无疑。

    至于那李崇贞,今日若真有什么变故,多半会是袖手旁观,坐观二族争斗。

    呼吸微窒,庄无道已是任由身后轻云剑传来的热流,掌握住自己的身躯。

    一旦古月天方暴起发难,能够助他保住性命的,就只有剑灵云儿了。

    而此时擂台之下,那些观战之人,亦有人开始察觉,都是面色大变,纷纷后退。

    练气境后期修士搏杀,可波及千丈之地。今日这院中,除了寥寥几十个练气境修士之外,无一人能够活命。

    然而就在院中气氛最是凝冷肃杀,双方已是剑拔弩张之时,远处院墙之外,忽而传来一声苍老大笑:“这两天乘船日夜疾赶,不想还是到得晚了。”

    话音落时,一个人影亦随声而至。直接飞掠过离尘学馆高达三丈的院墙,落在了擂台之上。容貌四十岁年纪,面貌与北堂苍绝有些相似,却精悍廋削,浓眉斜挑着,神情错愕地看着四周,透着浓郁好奇:“我似乎错过了什么?”

    古月天方双目怒张,而后面色就平静下来,所有杀意亦全收束,只语音更冷:“北堂苍空!”

    庄无道亦是心中猛地一跳,眼前这个人,就是北堂婉儿的父亲,北堂家的现任家主?

    绷紧的心弦也微微一松,有此人在,今日之局终可安然落幕。

    古月天方再怎么不甘,也绝不可能在北堂家双雄齐在之时动手。

    此人到来,也意味着北堂家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抵御古月家可能到来的反扑。

    便连古月庆荣,此时也把怒意杀机,隐忍了下去,面色平静的可怕。

    “不远千里赶回,二位对他倒真是信心十足。”

    说到此处,古月天方淡淡扫了一眼庄无道:“今日是我古月天方输了!心服口服。然而老朽,却仍是不甘——”

    说完之后,却无半句废话,直接便转身离去。古月庆荣亦是一言不发,抱着古月明的身躯紧随其后,

    看着这二人离去,北堂苍绝才收起了笑意,眼含忧意:“看情形,那老儿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再正常不过,换成是我,也会如此!世族千载积累,数百年荣光,岂会因此就束手待毙?”

    北堂苍空神色淡淡,并不以为意。反而是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庄无道。

    “你就是庄无道?婉儿她果然是眼光独到,能胜古月明,确是人杰!只是你当知,今日战后,古月家必定视你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庄无道自然是心中有数,今日战罢,他与古月家就是真正就是结下了不死不休之仇。

    然而此时的北堂家,也必定会抽出强过之前百倍的实力,来保他安然无恙。

    此时古月家唯一的机会,就是三日之内,将他庄无道诛杀。古月明可以替补身份,加入四强轮战。

    “你们剑衣堂的堂口,不甚安全。今日之后,就暂时到我们北堂府小住一阵如何?”

    也不待庄无道回话,北堂苍空就又一笑,语气熟络,就仿佛认识庄无道已久。却也含着几分不容拒绝的霸道:“在你去离尘本山之内,我北堂家收藏的所有武道与术法典籍,都可任你观览。”

    庄无道眼神一亮,笑着朝北堂苍空一礼。其实即便没有后面这一句,他一样不会拒绝。

    古月天方必欲除他而后快,此时再留在剑衣堂的堂口大院,只是为自家兄弟招灾惹祸,也将自己置身险地。

    只有待在北堂家腹心之地,才不用担心自身安全。

    能够尽览北堂家的藏书,则是意外之喜。北堂家的收藏,绝非是离尘学馆可以比拟。

    北堂苍空满意的一颔首,便又往那李崇贞行去。庄无道也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位离尘巡查使,新任的学馆之主。

    得罪此人,他并不后悔畏惧。一旦拜入离尘门下,成为真传。他的身份,立时可凌驾于此人之上。远在离尘本山,与这位也难有什么瓜葛。

    只是不解,这李崇贞为何会突然态度大变。即便是为扶持古月家,也不至于如此。

    记得两月之前,此人还代他抵挡过略山馆主的飞针。那时的李崇贞,分明还对他欣赏有加。

    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

    ※※※※

    虽说是已决定要搬入北堂家小住一段时日,然而当庄无道从离尘学馆离开之后,却还是先返回了剑衣堂。

    此时的的堂口大院内,里里外外都是张灯结彩,充满着喜庆气息。所有人脸上,也都洋溢着笑意。

    庄无道与古月明之战,剑衣堂大半之人,都到场旁观。也都知庄无道拿下学馆这一届首席弟子的资格,已是十拿九稳。

    只需再有十天半月,庄无道就是正式的离尘弟子身份,说不定过不多久,就会转为真传。

    剑衣堂不过是一介不入流的小型帮派而已,却有人能一步登天,成为大宗弟子,岂不能堂内上下,都为之欣喜振奋?

    这是真正可以依靠的遮天大树,护身符遮阳伞一般,只需庄无道还在离尘,剑衣堂就不愁有覆亡之危。

    越城中任何人,在对剑衣堂不利之前,都需给庄无道几分颜面。

    秦锋这几月时间不断操练帮众,招揽高手,却都及不上庄无道身登高门的这一刻,使剑衣堂根基彻底稳固,人心凝聚。

    所以全堂上下,无论是豪爽义气如王五,还是心机阴冷深沉如薛智,这夜都是敞开了肚皮,放量豪饮。

    似马原林寒,酒宴上也是罪的不省人事。一边哭,一边笑,说我家哥哥,终于出人头地,一步登天。

    到这胡天胡地的酒宴结束时,只有秦锋与到场庆贺的颜君二人,还保持的清醒。前者性情沉稳严肃,肃来就不喜饮酒,而后者修为高深,身具海量。

    庄无道也是同样,即便敬酒之人来者不拒,酒到杯干,也依然无恙,反而越喝越是精神,直接就可用真元将体内的酒气逼出。

    三人也没去理会这躺了满地的醉汉,都不约而同,走到后院之中一处凉亭内饮茶。

    “这些年,我曾四处打听过的离尘本山内的情形。免得日后入门,对自家宗派却一无所知。据说离尘宗内,有二山七峰之别,各自传承一门秘传道统。虽说我派最近是欣欣向荣,然而这二山七峰之间,却也不是没有争斗冲突。就譬如李馆主所在的明翠峰一脉,就与宣灵山一脉交恶,两家弟子,彼此间都视为仇雠。同在一山之上,却老死不相往来。无道你这次入门,多半也会被收取入明翠峰一脉。有些事情,就需注意了。亲近有别,有许多新入门弟子,就因不清楚关节,才入门不久,就栽了大跟头。被师长厌恶,一辈子都毁了。还有离尘宗内,有七大世家,常年把持要职,各有数位金丹强者,真传弟子近百,势力雄厚异常,也需注意。”

    颜君神情肃然的说着,接着又自失一笑:“你有北堂家的资源扶持,离尘宗内的形势,只会比我更清楚。至多还有两年,我也将入离尘门墙。那个时候,可能还需无道你来照拂。”

    言语间,却夹杂着几分以前绝不曾有过的讨好之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