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十章劈空掌力
    牛魔元霸体恢复极快,仅仅片刻,伤口就已经收紧,不见血液。尽管还未愈合,却已不影响庄无道施展拳脚。

    不过此时此刻,庄无道却已然是无法顾及手上伤势。古月明剑光破碎,整个身影就仿佛被一股异力牵引,浮升而起。赫然攀升至二十丈之高,居高临下。那剑势亦随之超拔,愈发的凌厉强横,月华汇聚,使古月明的身周,汇聚了一层银光,气质不类凡人。更有十二道宛如弯月般的银色弧光,在其身周凝聚。

    庄无道双眼微眯,古月明身据高空,这已是筑基境修士才有的御空之能,也超出了他拳脚所及的范围之外。

    若换做旁人,这一战就只能守不能攻,只能挨打,不能伤古月明的毫毛,他却不惧。一个弹指,顿时间九只赤红色的火蝶,从他的袖内冲涌而出。

    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千万。九只星火神蝶,瞬间就分化成千只火碟。纷纷扇动着火翅,就如一团火云,冲涌而起。皆身姿飘逸优美,往那月光聚结的所在,覆盖而去。

    古月明的面色,也终是微微一变。十二道才刚成型的月弧刃光,只能纷散开来。四下扫荡斩击,在他身周左右,形成了一层模糊的银色光墙,将靠近的火蝶阻隔在光墙之外,一一斩开撕裂。

    只是那星火神蝶虽不及这些刃光快捷,却能散而再聚。只需焰力不尽,就可生生不息,星火神蝶无法靠近,这十二道月弧刃光,也都无法脱身。二者竟一时间相持不下。

    远处的古月天方,此时已不自禁的从座位上霍然站起。目光中神光电闪,不可思议的看着立在擂台之上的庄无道。

    不止是他,周围之人,亦莫不如此,神情惊愕。

    之前庄无道施展那门‘大裂石’之时,就已经使人不解。此时无数星火神蝶现出,更使人惊诧莫名,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三品超凡级的玄术神通,不到六个时辰,就可完全恢复?若真正公平一战,这世间的同阶修士,还有谁是他敌手?”

    古月庆荣此刻只觉是头皮发麻,四足发软,前胸后背全是细密冷汗。从清晨到此时,其实还只是五个时辰零一刻而已。

    “早知如此,当时明儿就不该拖延!”

    古月天方却眼神专注的望着,片刻之后,才神情一松:“稍安勿躁,注意细观。火碟焰力已远不如辰时,他清晨实战的星火神蝶,根本就不曾散去。”

    古月庆荣怔了怔,再次凝神观察。眼中的异色虽越来越浓,却已无之前的慌张。

    “应该是因石明精焰而生的异变,超凡玄术果然了得。不过明儿他,也还可应付。”

    古月天方神色黯淡的摇着头:“明儿他要去在宗派修行,日后虽为族主,真正理事之人却非你莫属,遇事一惊一乍,慌张失措,我怎放得下心?”

    “若论到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我是始终都追不上明儿与父亲你,这一辈子都不成。”

    古月庆荣尴尬一笑,面色依然凝重如故:“仅只顷刻之间,二人便已各施展了两门玄术。若不出意料,明儿是已准备分胜负了。果然是欲速战速决——”

    “非如此,不能胜,仔细看着便是!”

    话虽如此,古月天方的双拳却已紧紧的攥起。

    秋风未起而蝉先觉,也不知是因为何,他此时心跳,无缘无故就开始失控,跳动抽搐。心中的忐忑焦灼之感,也增长到了极致。

    原来他古月天方,也有惶然不安,近乎失态之时么?是纯粹的担忧,还是因心血来潮?

    按说古月明剩下的两门玄术,都隐隐能克制庄无道牛魔霸体与拳法,为何他却如此不安?

    “月神剑虽能短暂御空,却无法持久。明儿本欲以剑气制敌,却不意这庄无道居然仍旧能施展星火神蝶。”

    古月庆荣浑然不觉古月明异样,紧张心绪已回缓过来:“好在明儿他也是早有所料,剩下的两门玄术,都能克制牛魔霸体。”

    此时台下,却是惊呼之声四起。能看出庄无道玄术虚实之人,在场寥寥无几。数千人中,大半都是面色苍白。

    庄无道的玄术未曾消耗,那么这一战的胜负,就未可知。

    便连修为高似李崇贞,未曾见过庄无道第一次施展‘星火神碟’时的情形,也无法分辨。脸色更是阴冷,仿佛要滴下水来。只能仰望空中那一身月白色身影,眼含期冀。

    此时空中,古月明身形,依然在接月华之力继续往上升腾。对于身周缠绕的火蝶,则也不去理会,离地五十余丈。青钢剑上气芒吞吐,隐似有‘剑气’生成。

    庄无道一声闷哼,也不管古月明此刻,施展的到底是何种神通玄术,抢先一步,肉掌之上直接生成了吸摄之力。

    伪无双,擒龙震虎!

    “给我下来!”

    地磁元力展开,这一刹那的吸摄之力,超出之前的擒龙劲近乎十倍!古月明身形虽距地五十丈,亦被摄力吸住,身形动摇,隐隐有坠落之势。

    “擒龙之力也非万能,月正当空!”

    身形下沉三丈,古月明就已再次稳住。浩瀚的月华笼罩,使古月明强抗着擒龙摄力,身形继续飞腾,隐隐于空中明月合一。引致更多的星力月华曲折照射而至,隐隐也生成一股磁元,不断的抵消排斥。

    极盛之时,古月明更一剑斩出。剑气挥洒,掠空三十余丈。在撕裂声中,轻而易举就破去了庄无道这一式‘擒龙震虎’,将所有摄力,尽数消弭。

    而此时古月明的剑势,又是一变。银色剑气,仍旧在剑锋处吞吐不觉。更有一丝丝青色气劲,在青钢剑前排列。

    北堂苍绝蓦然一个闪身,到了擂台之下。负手而立,眼中神情复杂之至。有遗憾,有赞叹,亦有几分不忍之色。

    “月神剑,清风霁月!”

    北堂婉儿亦微微失神,三品超凡!古月明的本命神通,竟然这门月神剑中,至强剑式!

    那牛魔霸体虽强,却是被这一式完克!除非还有一式‘擒龙震虎’,否则绝无胜机!

    古月庆荣的唇角微挑,神色淡然自若。不出意料,庄无道从未曾现于人前的本命玄术,就是那‘牛魔霸体’了。古月明不选择其他威能更强的剑式,而独选只能加强浮空与月华之力的‘明月当空’,就是为了此刻。一切都在明儿的意料之中,分毫无误。

    下一刻,便是决定胜负之时,

    李崇贞仰望天空,眸内亦浮起了一丝笑意。之前倒真是小视了此子,也对!世家大族中的天纵之才,又岂是生于烂泥内的杂草可以比拟?

    这一剑出,怕是不死即伤!

    台下亦有不少人,面现兴奋之色。古月明的剑术,在今日前虽从不曾被人目睹过。然而月神剑中的这一式‘清风霁月’,这几百年来亦是随古月家名震越城。

    无数剑啸之声破空,月华与风刃剑气聚合为一。一道道青色剑气,随着古月明的剑势所指,蓦地坠空斩下。

    只是溢散出的余劲,就使那铁木擂台,裂开蜘蛛网般的裂痕。

    甚至便连李崇贞也不得不退避十丈,掠出擂台之外,以避剑气之风。

    庄无道亦浑身气机动荡,抵御第一道剑气之时,那金丝手套就已碎裂,护体罡气就已接近崩溃。他却不惊反喜,唇角同样斜挑。

    一式定胜负么?正合我意!

    浑身真元宛如怒涛,汹涌澎湃。周体罡气几乎护卫实质,更隐泛着一层淡黄色。脚下的磁元之力都尽被引动,护住身躯。

    整个人赫然有如顽石,在那剑气斩击之下,岿然不动。

    只是那些青色剑气,却仿佛是无穷无尽,浪涛拍岸般前赴后继。一剑剑斩击,不断削切割裂着磁元罡气,一点点将庄无道这团‘顽石’破开斩裂。

    只是他的本命玄术,又会仅此而已?

    “牛魔乱舞!”

    双臂挥出,一瞬间排出漫天掌影。一掌掌大摔碑拍出,瞬间遮盖星空!

    “牛魔霸体,大摔碑?原来是攻守兼备,有震死十象之力。可惜此刻,无用呢——”

    夏苗讥诮的一哂,微一挥袖,将棺盖拍开。当‘清风霁月’剑式极盛,练气境后期巅峰的修士,也难当其锋。

    古月天方已有动作,立在了北堂苍绝之旁。而那李崇贞,却也未必会及时出手救人。

    ‘清风霁月’整整三百六十道清风霁月剑气,即便庄无道的牛魔霸体,能够抵挡十剑百剑,又如何能三百剑而毫发无伤?

    怎么看,都无半分生机。

    这口价值百金的名贵红棺,却是买对了。

    又是‘轰’的一声炸响,却非是庄无道又被那青色剑气斩中。而是半空中,两道同时发出的清风剑气,被一股莫名的强横之力虚空震散。

    一道道虚幻的掌影,竟是冲凌虚空,至五十丈高空。所过之处,几乎是势如破竹,把所有青色剑气,全数扫荡一空。

    古月明在空中毫无遮挡,被一道掌影正面击中。顿时一口血沫吐出,身影遥遥欲坠。

    夏苗瞳孔骤缩,微微失神。

    “这是,劈空掌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