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汉乡 > 第一三三章无兄弟,不远征(7)
    第一三三章无兄弟,不远征(7)

    霍去病出现在视野里的那一刻,胡春生等人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论曹襄如何喝骂,他们也不理会,只是把目光钉在霍去病的身上。

    他们甚至能够感受到这个男子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暴虐之意,不用谁下令,他们在一瞬间就已经完成了最适合接阵的队列。

    “永安侯去了那边?”霍去病轻声问道。

    胡春生捏一捏手里的木棒,最终还是涩声道:“荆棘后边的黑松林。”

    霍去病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跳下马,将缰绳丢给胡春生,对曹襄道:“我去会会公孙敖。总觉得这家伙不安好心。”

    松林里已经传来两声惨叫了,公孙敖如饮琼浆,不管是谁死了,都说明云琅的处境不是太好。

    一壶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公孙敖就从松树背后探头向外看,只见松林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有些不满,刚刚准备走出去,“嗖”的一声响,公孙敖翻身躲过,只见一支羽箭颤巍巍的插在树干上,尾羽依旧在颤抖。

    “娘的,连老子都杀?”

    背靠松树的公孙敖很是费解。

    不过,他很快就从惊愕中调整过来了,杀云琅很重要,而自己的老命更重要。

    这一点杀伐决断,公孙敖还是有的。

    “哆”又有一枝羽箭从左边射过来,公孙敖偏头躲过,然后两个起落就钻进了更加密集的一片松林里去了。

    绕了一个大圈,公孙敖在一丛灌木后面蹲了下来,背靠一颗树,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右边那棵巨大的松树。

    松林里微风轻拂,一角淡黄色的衣衫若隐若现。

    公孙敖暗暗叹口气,蜀中果然没有什么好人才,杀一个云琅都这么费事。

    就这几个人的本事来看,说不定被杀的是他们。

    公孙敖非常的确定,如果他这时候把刀子咬在嘴里,然后慢慢的靠近那颗松树,松树背后的那个所谓的神射手只要再露头,他就能干脆的拗断那人的脖子。

    公孙敖看见了那个探头探脑,且惊惶万分的神射手,终究没有舍得杀了这个家伙。

    而是选择朝松树最密处丢了一块石头。

    这个蠢货在这里怎么可能找得到云琅,按照羽林军训练规则,云琅这时候一定就在松树最密集的地方防备羽箭,做好与敌人肉搏的准备,顺便固守待援。

    看着那个神射手蹑手蹑脚的向松树最密集的地方摸过去,把自己的后背完美的暴露了出来。

    公孙敖再次叹了一口气,决定再去找其余几个愚蠢的神射手,把他们全部引到云琅藏身的地方。

    在松林里面,弓箭就不是一个很好的杀敌利器,这个时候该用刀剑。

    如果当初羽林军中的少年,敢在如此密集的树林里选择用弓箭的话,公孙敖会把他活活的打死,这样的蠢货留着都是浪费粮食,祸害队友。

    公孙敖沿着左边的小路缓缓的行走,他的每一步都落在没有枯枝树叶的地方,看似走的很慢,实际上,他的步伐一步未停,悄无声息的如同幽灵一般在松林中巡梭。

    一片绿色的灌木树叶上一滴血。

    公孙敖探手用食指沾了一点血迹,用拇指搓搓,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一下,他就立刻停下了脚步,一个闪身,就躲在一棵松树的后面。

    等了片刻,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就立刻双手攀着松树的枝条,快速的爬上树。

    穿过两层茂密的松树枝条之后,他就看到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的脑袋耷拉着,一柄长刀刺穿了他的身体,将他牢牢地固定在树干上。

    一柄长弓依旧放在他的膝盖上,箭囊里的羽箭一枝都不少……

    公孙敖蹲在横枝上仔细的看了一阵,就跨过横枝蹲在尸体的边上挑起了尸体的头颅。

    这是一个黑脸膛的汉子,看面貌应该不超过三十岁,只看他格外粗大的拇指,食指,中指,就知道这该是一个在箭术一道上下过苦功的人。

    这样的人,却连射出一箭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人一刀穿心。

    公孙敖怵然一惊,缓缓地放下这个汉子的头颅,再次警惕的朝四周看看,双腿用力猛地蹬了一下树干,双脚在树干上踩踏几次就落在了地上,然后就快速的向先前离开的那个神射手追了下去。

    那个愚蠢的神射手并没有走远,当公孙嗷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焦躁的在松林里乱转。

    公孙敖分开灌木丛,就向他走了过去。

    神射手听到动静,回头看的时候,公孙敖已经距离很近了,一矢三发……

    公孙嗷闪身躲开一枝羽箭,探手捉住一枝羽箭,另外一枝射向他腰腹的羽箭,也随着公孙敖的移动射空了。

    神射手总是不愿意放弃弓箭的,因此,当他准备再次射击的时候,公孙敖的大手已经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就在公孙敖准备用力拗断此人的脖子,就听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合骑侯手下留情。”

    公孙敖单手提着神箭手的脖子,将他凌空提起,看都不看从松树后边走出来的云琅,沉声道:“这是你的部曲?怎么,准备用弓弩来伏杀老夫吗?”

    云琅摆摆手道:“殴打你一顿的心思我真的有,羞辱你的心思我也有,唯独没有杀死你的念头。

    这一点合骑侯应该心中有数。”

    公孙敖嘿嘿笑道:“谅你也不敢,只是不知此人为何挟弓出现在这里,该好好地拷问一番才是。”

    云琅拱手道:“张汤就在左近,交付他也就是了。”

    公孙敖猛地捏住那个神射手的下颚,强迫他张开了嘴巴,粗大的手指在此人的嘴里摸索一阵,然后就顺手拔下一颗断牙,捏了两下断牙狞笑道:“砒石?”

    云琅皱眉道:“死士?”

    公孙敖抽掉那个死士的腰带,将他的手脚捆的结结实实,又把他的嘴巴也用布条子勒住,这才转身看着云琅嘿嘿冷笑道:“到时候了,你束手就擒吧!”

    云琅摇头道:“怎么可能,我骑都尉从不出孬种。”

    公孙敖不愿意跟云琅多说话,一边靠近云琅一边大笑道:“在老夫手下走出三招再说这话。”

    云琅一边向后退,一边道:“先打过我兄弟再说。”

    “霍去病?”

    公孙敖回头看去,却看见一头蒙面老虎张牙舞爪的从灌木从里窜出来,嗷呜的大叫一声,就像他扑击了过来。

    公孙敖大叫一声向侧面翻滚了出去,让老虎扑空,老虎沉重的身体落地,一个翻转,就扭过身子跟公孙敖对峙起来。

    云琅的注意力并没有落在这一人一虎的身上,他的目光游离,四处巡梭,想要找到一些奇怪的人或者物。

    云氏的老虎是何等的胖大,四爪伏地,咆哮一声,就让对面的公孙敖胆战心惊。

    他平日里遇到的老虎最多两百多斤,三百斤的猛虎已经堪称大虫了,而面前这位,身长超过一丈,笆斗大的脑袋圆咕隆咚,身子一抖,斑斓的皮毛就如同水波纹一般荡漾开来。

    这头老虎,足足有他平日见到的老虎两个大,一抬头,四根匕首般的白色牙齿熠熠生辉。

    这才是真正的兽中之王。

    公孙敖大叫一声,张开双臂向老虎冲击过来,老虎咆哮一声迎面顶了上去。

    公孙敖的身子却斜刺里飞了出去,身体落在一颗巨松上,只见他手脚并用,快速的爬上巨松,然后双臂抓着横枝,荡秋千一般的把身体丢了出去,然后再抓住下一个横枝,如同长臂猿一般在松林里飘荡,几个起落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不远处,霍去病的怒吼声已经近在咫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