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汉乡 > 第一三二章 无兄弟,不远征(6)
    第一三二章无兄弟,不远征(6)

    薛良楞了一下,然后笑道:“军侯何出此言?”

    公孙敖找了一个树根无力地坐了下来,随意的挥挥手道:“那就是真的了?”

    薛良摇头道:“卑职对军侯之心天日可鉴。”

    公孙敖苦笑一声道:“算了,老薛,你我朝夕相处二十余年,你对不对劲,我如何会觉察不出来?

    说说,到底有什么苦衷让你走到了这一步,这也是我这个做老大的不好,没有发现你的难处。

    说出来,我们商议一下,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薛良沉吟良久,长叹一声道:“军侯也知道我有一子在秭归任县令的事情吧?”

    公孙敖点头道:“之实少年才俊,弱冠之年就成了百里侯,名副其实。”

    薛良苦涩的道:“他抛弃发妻,与蜀中女结缡之事军侯怕是不知道吧?”

    公孙敖皱眉道:“委实不知啊,怎么,这孩子造人陷害了?”

    薛良摇头道:“没有被人陷害,是他鬼迷心窍,迷恋上了那个蜀中女,最要命的是那个女子乃是黄氏女。”

    公孙敖大怒,哗啦一下抽出宝剑怒气冲冲的将宝剑丢给老薛道:“拿我的剑去蜀中斩了那个妖女!”

    薛良接过公孙敖的剑随手插在地上道:“晚了,这几年,我儿从蜀中不断地运来大批的财货,我这个糊涂蛋居然以为这是我儿在蜀中经营所得,就拿这些钱财买地,置产,盖屋,一时间,我薛家谁不羡慕?

    直到黄氏主人来我薛家认亲,我才知晓这些钱财的来历,想要摆脱却已无能为力。

    当时某家以为与黄氏接亲也不算坏事,没想到两年时间,就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割舍不开。

    今日之事,某家确实存了心思,想要借军侯这把刀斩掉云琅,好让我对黄氏有个交代。

    如今,是杀是剐,随军侯处置!”

    公孙敖低头思量一下,抬头道:“你知道我不敢违背陛下的意愿,所以说,我是一定不会杀云琅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杀云琅,这与自杀无异。

    难道黄氏就没有别的安排?”

    薛良怵然一惊,回首看着松林深处颤声道:“黄氏从蜀中带来了六个神射手!

    云琅恐怕很难活着从松林里出来!”

    公孙敖一把抓住薛良的手问道:“果真如此?”

    薛良一脸的惨然之色……“确实如此,是某家害了军侯,是某家害了军侯!”

    公孙敖纵声长笑,捶胸顿足乐不可支。

    其余公孙氏家将以为家主被惊骇的得了失心疯,一拥而上将薛良按倒在地,举刀就要杀了这个贼人泄愤。

    “住手!”公孙敖一声断喝,制止了家将的举动,笑眯眯的道:“将薛良捆起来,送到张汤那里,就说有贼人暗算永安侯,老夫正在竭力救援。”

    薛良挣扎着抬起头看着志得意满的公孙敖哀求道:“求军侯看在卑职多年追随的份上,救我一救。”

    公孙敖解下酒壶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对家将们道:“慢点送过去,最好等永安侯死了之后再送到张汤手里不迟!”

    四个家将抬着捆绑的结结实实的薛良,慢慢悠悠的离开了松林,公孙敖背靠松树,大大的喝了一口酒自言自语的道:“原本想陷害一下黄氏,没想到用不着陷害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蒙着脸的霍光骑在蒙着脸的老虎大王背上,缓缓地在草中中行走,老虎的身躯虽然胖大,分开荒草的时候却如同一阵清风,毫无阻碍。

    霍光很想再捉住一个武士,回去后好跟云音报功,可是,短短的时间里,进入松林的九个人,却结伴回来了八个,其中一个还是被捆着的,他还以为是自己师傅,仔细看了,才发现不是。

    既然只剩下一个敌人了,他就准备带着老虎大王跟师傅汇合,以师傅的本事加上老虎大王,没理由干不掉最后一个糟老头。

    才走近松林,老虎低声咆哮一声,快速的分开荒草窜上了土坡,迅速来到了一棵巨大的松树底下。

    地面上流淌了好大一滩血,上面还有血不断地往下淌,霍光鼓足了勇气抬头看去,只见一具尸体被一柄长刀钉死在树上,垂着头双眼凸出骇人至极。

    霍光忍不住惊叫出声,却被一个大手捂住了嘴巴,将他拖进了松林。

    正要张嘴咬,却发现是师傅的手,就任由师傅将他抱进了松林。

    来到一个三面都被松树包围的死角里,云琅这才松开了霍光的嘴巴,生气的道:“你怎么来了?”

    “老虎跟我玩的好好地,忽然就往外跑,我出于好奇,就骑着老虎最后被老虎送到了这里。”

    云琅探出手刮了一下霍光的鼻子道:“下不为例!”

    “师傅,刚才有死人!”

    云琅点点头道:“已经发现两具尸体了,这些人来者不善,总觉得是冲着我来的,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什么人给杀了。”

    “我跟老虎大王弄伤了两个人。”

    云琅伸手在老虎大王的脑袋顶上用力的揉搓两下以示鼓励。

    老虎大王得意的往云琅怀里钻,用硕大的脑袋蹭蹭云琅的胸口。

    “师傅,现在怎么办?”

    “我觉得外面还是有危险的,我们最好留在这里不动弹,有老虎在,只要外面有人靠近,我们就会知道。

    等你大哥他们来了,我们再穷搜一下这片山林,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搞鬼。”

    “进入林子的九个人,走了八个,其中一个还是被捆着的,林子里就剩下一个糟老头了。”

    “公孙敖不傻,他不会杀我的,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杀我,按照你说的来看,这个老混账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霍光忽然发现师傅肩膀上有一片血痕,就指指那里小声问道:“您已经跟敌人交过手了?”

    云琅有些后怕的道:“就在我准备换地方的时候,有一支羽箭飞过来,如果不是我警觉,这一箭就会要了我的命。”

    “是谁要害师傅?”

    “已经有答案了,可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呢,在这个该死的长安,想要我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光是公孙敖跟黄氏,这时候确定敌人到底是谁还为时过早。”

    云琅说着话,就把霍光小心的塞进一个不大的树洞里,要他安静的躺在里面,自己握着弩弓,靠在一棵松树上,闭目养神,老虎却悄无声息的出了这片死地,小心的把身子重新藏进了荒草中。

    “啊”

    一起惨叫从松林深处传来,云琅不为所动,不听到霍去病,曹襄他们的声音,他是绝对不会从这个安稳的地方跑出来的。

    正在酣战的霍去病眼前一空,赫然发现,原本拼死阻拦他的对头忽然放弃了堵截,他顾不上了解其中缘由,拍马向云琅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才到荆棘林,就看见曹襄正在破口大骂,在他的对面站着的七个人,有两个躺在地上气息奄奄。

    曹襄骂的话实在是太恶毒,胡春生冷言相讥道:“曹侯尽管骂,以您的身份,我们这些草根小命不敢回嘴,只求曹侯骂人的时候莫要带上某家的祖宗,毕竟,得罪曹侯的人是某家,不是某家的祖宗。”

    曹襄一棒子砸在胡春生的肩膀上破口大骂道:“贼囚攮的,就你也配在本侯面前说颜面?

    这一次,永安侯平安无事也就算了,要是有事,老子会把你们全部弄进奴隶军中,战斗至死!”

    胡春生大声道:“提出殴斗的是冠军侯,不是我们,既然他要战,我们奉陪!”

    曹襄用手里的木棒挑起胡春生的脸冷笑道:“我家哥哥提出殴斗,是要你们站好了挨打,没让你们还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