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汉乡 > 第六十八章疾风骤雨(第三章求票)

第六十八章疾风骤雨(第三章求票)

    第六十八章疾风骤雨(第三章求票)

    吃过饭之后,长平就把云音,霍光带走了,临走前给了云琅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让云琅思考了良久都想不出那里出了岔子。

    这一定是长平欲擒故纵之计,她就是见不得别人过得舒坦。

    想到这里云琅就睡了一个美美的午觉。

    傍晚的时候,接宋乔,苏稚回家的刘二一脸的紧张率先冲进家门,见云琅正在榆树底下撸榆钱,才要张嘴说话,见宋乔怒气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立刻就闭上了嘴巴。

    苏稚一进门就躲在云琅的背后,看都不敢看宋乔一眼。

    “别以为你躲在夫君背后就会没事,跟我去里屋!”

    “不去!”苏稚抓着云琅的衣服死活不离开。

    “给你一盏茶的功夫,如果你还不进来,我就要动用家法了!”

    宋乔看样子很生气,连云琅要求解释的眼神都装作没看见,气冲冲的上了主楼。

    “家法?我家哪来的家法?”

    云琅不解的问梁翁。

    “您去边关的时候,少君订下的规矩。”

    云琅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就回头瞅着苏稚道:“又怎么了,能把你师姐气成这样,估计不是小事。”

    苏稚撇撇嘴道:“本来没事,是她非要多嘴!”

    “到底是什么事情?长平今天中午走的时候气氛诡异,快说。”

    “我今天切了三根您说的盲肠,她只切了一根,比不过我,就开始生气了。”

    云琅摇摇头道:“重新说,你师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苏稚狠狠地跺跺脚怒道:“不就是被藤条抽吗,多大的事情,我这就去!”

    说罢,苏稚就咬咬牙也冲进了主楼。

    不一会就听见苏稚鬼哭狼嚎的声音从楼里传出来。

    云琅叹息一声瞅着刘二道:“出了什么事情?”

    刘二低着头不敢看云琅的眼神,犹豫片刻才道:“少君说细君把人家的不用割掉的肠子给割掉了。”

    云琅想了一下道:“你是说苏稚把原本不用切掉盲肠就能治好的肠痈病人的盲肠给割掉了?”

    刘二茫然的摇摇头道:“是长公主家的一个女婢,得了肠痈,来找细君看病,然后,细君就把她的肠子给割掉了。”

    云琅听着苏稚的惨叫声,无奈的摇摇头,硬着头皮走上楼去。

    眼看着苏稚的裙子被撩起来,亵裤也被褪下,原本雪白圆润的屁股这时候布满了血棱子,虽然在伸着脖子惨叫,却没有半点认错的意思,而宋乔似乎更加恼怒了,抡圆了藤条抽的更加起劲。

    见宋乔气喘吁吁的,云琅就按住了她的手道:“歇歇,别气坏了身子。”

    宋乔怒视云琅道:“都是你给娇惯成这个样子的,现在还无法无天了,明明知道有的肠痈不用割掉,服用几服药就能好的事情,她偏偏给人家动了刀子。

    这还是一个医者所为吗?

    今天如果不好好的教训她一下,日后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不等云琅解说,就听苏稚趴在床上大叫道:“我还没有发现盲肠有什么用处,,这一次会红肿疼痛,日后还会红肿疼痛的,如果盲肠化脓破裂,脓水就会侵染腹腔,那时候谁能救她?

    还不如在初期病发的时候就割掉,我是在救她,那个无知的蠢婢居然怨恨我,真是愚不可及!”

    宋乔怒道:“身体是人家的,人家自然有处置权,你这样不经人家同意就把人家好好地盲肠割掉,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另外,你说盲肠无用,倒是给我说出一个道理来,拿出证据来让我看。

    你现在的做法与屠夫何异?

    璇玑城就是这么教你的?”

    苏稚愤恨的在拳头捶在床上道:“我在璇玑城什么都没有学到,我的学问都是夫君教的,我讨厌璇玑城,你打我可以,只是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起璇玑城三个字。”

    听苏稚这么说,云琅哀叹一声就知道不好,宋乔把璇玑城看的跟命一样,苏稚这样说,她哪里会接受,抡起藤条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揍了起来。

    眼看着苏稚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的看不成了,宋乔这才停手,把藤条往地上一丢,颜面啼哭而去。

    云琅看看跑上顶楼的老婆,又看看屁股烂糟糟的小妾,在脑袋上用力捶打两下,决定还是先把小妾烂糟糟的屁股收拾一下,宋乔这一次真的是下了死力来打的。

    看了一下苏稚的屁股,堪称惨不忍睹,被藤条打破的皮肤就血糊糊的黏在一边,没有被破裂的鞭痕也需要放血,要不然别想在短时间内养好伤。

    “她干嘛不打了?正舒坦呢!”苏稚扭过头见云琅在用煮过的麻布擦血,口气依旧硬朗。

    云琅无奈的道:“想哭就哭,想叫就叫,屁股都被打成烂抹布了还嘴硬呢。

    一会上药的时候忍着点啊,好好地非要遭这个罪。”

    苏稚咬着牙艰难的道:“她为什么那么固执?”

    好不容易等到伤口不流血了,云琅将白色的伤药洒在苏稚的屁股上,想了一下道:“我觉得这是西北理工跟璇玑城的医理发生了冲突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

    西北理工的学说讲究直接,发现了病灶就直接去除,然后再慢慢的调养身体,最后达到痊愈的目的。

    璇玑城的医理不同,他把人的身体当做一个整体来对待,治疗方式趋于保守。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这是大汉孝义的宗旨之一,璇玑城的医理在很多时候为了与时俱进,就把一些时兴的学问灌注在了医理之中,因此啊,璇玑城的医理对于道德的要求比较高。

    西北理工不一样,只要能舍弃小的就能救治大的,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小的。

    你的做法是完完全全的西北理工的做法,似乎也没有错。”

    苏稚探手取过床边的铜镜,放在身后照一下自己的屁股,眼看惨状立刻大叫起来:“就因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道理,她就把我打成这样……呜呜呜……”

    云琅往她张大的嘴里放了一块蜜饯道:“现在你的屁股还是麻木的,一个时辰之后等知觉恢复了,你的苦日子才会来临,且忍着吧!”

    苏稚一把抓住云琅的袖子道:“夫君,你快点让她怀孕吧,等她怀孕了,就没有现在这样凶残了。”

    云琅摸摸苏稚的小脸认真的对她道:“别恨你师姐好吗?”

    苏稚将头贴在床上,好一阵子才凄凉的道:“如果没有你,师姐跟药婆婆就是我在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了,我拿什么去恨呢?就因为她打了我一顿?”

    苏稚挣扎着爬到云琅怀里,流泪道:“这点疼我忍得住,不算什么,相比疼痛,我更怕没人理我!”

    云琅抚摸着苏稚满是汗水的长发,低声道:“以前的时候听人说生同床,死同穴,生死不相离总认为那就是一个玩笑话,西北理工以为人死了什么都不会剩下。

    现在,我觉得我们一家三口这样做将是一个最美好的结果,不管去了那里,谁都不会孤单,谁都不会无聊,哪怕吵嘴都比孤独来的美好。”

    苏稚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冲着云琅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夫君你去看看她,虽然我被打的很惨,可是,那个打我的女人现在一定连死的心都有,抓住她,可别让她死了,让她给我们生多多的孩子!”

    云琅笑着擦干了苏稚脸上的泪水,唤来了红袖继续照顾苏稚,不敢喊小虫,她就不会伺候人。

    云琅上了三楼,没看见宋乔,爬到塔楼里,才看见宋乔一个人抱着双肩缩在塔楼的角落里哭得快要昏过去了。

    两只手上全是血迹,云琅检查了她的双手才松了一口气,她的手心全是被她的指甲刺出来的伤口……

    这时候让宋乔哭一会比较好,云琅拉过宋乔的手,用修甲刀削掉了她折断的指甲。

    又掏出伤药,给她的手上上了药,就用手帕包扎了伤口。

    宋乔哭了一会抬起头哽咽着问道:“她的伤重么?我当时失去了理智,不该打那么重的。

    这时候冰敷一下会比较好。”

    云琅笑道:“红袖在做,地窖里的冰块多的是,再过半个时辰,伤口恢复了感觉,那个傻丫头就知道你的厉害了。”

    宋乔猛地拉住云琅的手凄声道:“夫君,妾身不是一个恶毒的人,也不是故意要打她的。

    对我们医者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能不良善!

    哪怕苏稚的做法是对的,那些伤患不认同那就是错的,这个世上我们医者治疗不了的病患多如牛毛,哪怕是能治疗,也要听伤患本人的看法。

    救与不救,生或者死都需要人家伤患来做决定,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来决定别人的生死,哪怕出发点是好的,也不成!

    这是大汉所有医者遵循的一个规矩,一旦破了,我们医者就成了可以决定别人生死的存在,那就太可怕了。”

    云琅见宋乔说的激烈,就捋着她的后背让她的气息喘的匀称一些,知道宋乔没有那么激动了,云琅才问道:“为什么呢?世人那么愚昧,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医治伤病这些事情上,我们更权威一些。”

    宋乔靠在云琅怀里指着将要落山的夕阳道:“生死无常,我们救不了所有人,有些人也无需我们去救治,身为医者我们要对生命有足够的敬意。

    在这些敬意之下,生,或者死,其实并不重要!

    我们只要知道太阳曾经升起来过,野花曾经盛开过,小雨曾经从苍穹上落下,这就足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