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汉乡 > 第五十二章侯爵可以为所欲为
    第五十二章侯爵可以为所欲为

    事情很怪。

    以前当云氏还只是一个小贵族的时候,不论是拿出什么样惊才绝艳的发明,绝对没有人来抢夺。

    自从云琅的永安侯爵位下来之后,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身边似乎有一群狼围过来了。

    投效云氏,卖身云氏的人在不断地增多,而且人的素质也在急剧的提高。

    当初云氏想要找几个披甲护卫都都要走孟大,孟二父亲的路子,现在,雄赳赳的武士跪坐在云氏门前任由梁翁挑选。

    以前,云琅需要用阴谋诡计来找一些先生教云氏子弟读书,现在,总有胳膊底下夹着竹简的书生寻找平遮攀谈,话里话外的意思全是希望能够进入云氏谋一个西席的职位。

    这些人大多数都图谋不轨,不仅仅是云琅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就连梁翁,平遮也有这样的感觉。

    似乎在一夜之间,云氏成了一块肥肉,引来了无数的饿狼垂涎三尺。

    按理说,以云氏跟长门宫的关系,以及跟长公主的联系,那些人应该更加尊重云氏才对。

    实际上,自从云琅封侯之后,不论是长平,还是阿娇都不再轻易地踏进云氏。

    不再有阿娇带着宫人把云琅这个主人撵走去住草堆,自己霸占云家的事情。

    也不再有长平随意的用靠山妇将云琅按在地上猛揍的事情了。

    大长秋以前来云氏完全是一副如入无人之境的模样,现在好了,当他要来看红袖的时候,必定会提前通知云氏谒者平遮,然后才会推开云氏的柴门进来。

    说实话这种类似尊敬一般的疏远,让云琅非常的不习惯,他思量之后,还是默认了长门宫与公主府这样的做法,自己迟早都要独立的,还不如现在就独立起来。

    大女穿着红色的鹿皮靴子噔噔噔的从云琅身边跑过,见父亲不理睬她,就瘪着嘴巴继续跑动,老虎跟着跑了两下,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掉头就回来了,守在云琅身边哪里都不去了。

    眼看着大女又从小楼后面跑出来,一张小脸红彤彤的,脑袋上冒着热气,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云琅心疼的厉害,却故意扭过头不去看。

    “这孩子骨架大,容易蓄积肥肉,只有通过激烈的跑动,才能消耗掉她身上多余的肥肉,如此,才能长高,才能成为一个四肢匀称的人。

    练武,练武,首先要练的就是四肢,以及身体的灵活性,没有谁的本事是天生的,这一点云侯一定要知晓。”

    老虎听见何愁有的声音之后,就立刻趴在云琅脚下,把大脑袋处在云琅的膝盖上,就差用前爪捂耳朵了。

    云琅点头道:“是她自己挑选的,我这个做父亲的就一定要协助她完成梦想,这一点你不用聒噪,我胸中有数。”

    蹲在杆子上的何愁有笑道:“有才能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而有才能的人也都吃过这样的苦。

    知道避不开,躲不过,所以才显得大度。”

    云音再一次从小楼背后跑出来的时候却不再哭泣了,因为比云音高出足足一头的霍光陪伴着她,一起跑。

    目送两人跑远,何愁有再一次咕咕的笑道:“你云氏现在仅有的两个孩子,将来必成大器!”

    云音能不能成大器云琅不清楚,不过,霍光这个妖孽将来一定会成大器的这一点云琅非常的肯定。

    “那是自然。”

    何愁有又笑道:“有这一对孩子在,你云氏在你死之后至少还能富贵三代。”

    云琅抬头瞅着秃鹫一样的何愁有笑道:“我云氏本该就是富贵人。”

    何愁有大笑道:“太自大了吧?”

    云琅看着何愁有认真的道:“真正说起来,我云氏的种子好,如果比不过别人才丢人呢。”

    何愁有对云琅自夸的话就当是耳旁风,眼见两个孩子都已经跑得热气蒸腾,就跳下杆子,提着两个孩子来到云琅身边,把他们丢在锦榻上,探出一双鹰爪一般的大手,就开始揉捏两个孩子的肌肉。

    云琅再一次哆嗦着转过头去,因为,两个孩子的小脸这时候已经全部扭曲了。

    “血脉畅通的时候,正是涨力气的时候,这时候一定要他们的筋骨保持松弛,气血才能无所不达。”

    霍光是一个倔强的性子,哪怕被何愁有捏死了也不会呻吟一声,而云音这孩子却有一股子狠劲,只要霍光不哭出来,她即便是痛的泪流满面也不叫唤一声。

    “练武其实就是练习挨揍的一门学问,你以为那些所谓的高手在被人捶了一拳之后感受不到痛苦么?

    老夫告诉你,他一样会痛,只是忍痛的能力比较强,在一般人早就痛的七荤八素的时候,他还能保持意识清醒,做到一击制敌。”

    何愁有揉捏两个孩子的时间很长,看得出来也非常的费力气,一炷香的功夫,真的如同云琅看过的那些武侠电视剧一般,何愁有的脑袋也在寒气中开始冒白烟。

    何愁有是真正的武术大师,这一点云琅知道的很清楚,对于身体的运用,满大汉很少有人能超越他了。

    七十余岁的人还能跟霍去病这样的绝世悍将在雪地里互殴而不落下风,仅仅这一点就让云琅万分的佩服。

    按照霍去病原话说,如果这个老家伙年轻二十岁,他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

    老不以筋骨为能,这句话到了何愁有这里并不适合,没见过谁家七十余岁的老头,还能整天蹲在一丈高的杆子上平衡自如。

    何愁有捏完筋骨,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这时候,就有两个仆妇过来,抱着两个孩子进了楼阁,他们还需要在温泉水里泡上半个时辰。

    何愁有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摇摇头道:“老夫只能教导一个,两个,就吃力一些。”

    “那就教导霍光好了,云音就算了,一个闺女家要是把身体练得胳膊上可以跑马,拳头上可以站人那就坏了。”

    何愁有嗤的笑了一声道:“你知道个屁啊,你云氏的大女难道是那种以色侍人的货色吗?

    富贵到了你这个地步,闺女的长相重要吗?”

    云琅摇头道:“我只希望我的闺女能够幸福,无论如何,她既然身为女子,就该有女子的模样,就该有女子的本性,如果生生的消磨掉她身为女子的特征,我觉得这对孩子是极为不公平的,我不想孩子有一天来找我哭诉。”

    何愁有笑道:“你觉得大长公主不是女人吗?告诉你,当初大长公主练武,练得要比大女残酷的太多了,为了练习手上的功夫,她的十指在很长时间里就没有好皮肉。

    你是不是觉得大长公主的一身武艺没有了用武之地?老夫告诉你,大长公主之所以受皇帝陛下如此尊敬,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长公主只要披上战甲,就能统领皇族子弟上阵!

    是皇帝陛下可以依仗的最后一支武装力量!”

    云琅吧嗒吧嗒嘴巴仔细想了一下长平的模样,觉得练武对长平的身材容貌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就长吁了一口气道:“如果你能保证大女最终会变成长公主那个样子,孩子练武,我还是能接受的。

    万万不敢变成那个谁家的闺女,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力大无穷的模样,那可真的是把孩子害死了。”

    何愁有冷笑道:“那是天赋异禀。

    你以为就你长得麻杆一样的身子,你那个情人妖精一样的模样,能给你家闺女那个禀赋?”

    云琅也觉得不可能,就给何愁有倒了一杯茶道:“我马上有大事要办,能不能帮我撵走那群饿狼啊?”

    何愁有奇怪的看着云琅,半天才道:“你已经是侯爵了,指望谁帮你呢?

    那些围拢过来的饿狼,你该杀的就杀,该埋掉的就埋,拿出暗算我绣衣使者的手段来,我不信你对付不了那些人!”

    云琅皱着眉头道:“你是说我可以反击?”

    何愁有狞笑道:“你以为长安城里的勋贵都是老死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