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汉乡 > 第一卷龙图腾 第五十六章刘陵的进攻方式(第一章)

第一卷龙图腾 第五十六章刘陵的进攻方式(第一章)

    第五十六章刘陵的进攻方式

    小看女人?小看大汉女子?反正云琅自从来到大汉之后,就没敢小看过一个女子。

    相反,但凡是他遇到的女子没一个是在他正常认识范围中的女人。

    相比男子,她们活的更加精致,也更加的果决。

    从卓姬开始,他就没有在女人身上占到过任何便宜,不论是长平,还是阿娇,亦或是苏稚,刘陵。

    云琅唯一能胜过她们的就是两千年来的见识!

    如果剥除这些见识,云琅相信,就算是大汉朝的一条狗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更不要说这些天之骄女了。

    卓姬想要经济自由,想要人身自由,于是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长平自幼习武,长大之后不得已成为了皇室拉拢勋贵们的工具,即便如此,她依旧奋斗不休,在最不利的环境下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大的权利。

    阿娇更不用说,云琅来之前,她不过是陷入了一种自怨自艾的情绪中不可自拔,一旦她开始醒悟,一个高贵的如同放着万丈光芒的女神就降临了人间。

    苏稚看似幼稚,她却以大无畏的精神靠近了那些伤兵,通过治疗那些伤兵,让她的医术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从而为她在长安开医馆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而刘陵,这个全身都散发着权力欲望的女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她藐视人间一切礼法,并不惜冒大险,行难路,她坚信自己的付出会收到丰硕的果实。

    这样的女子谁敢小看,谁又有资格小看,即便是云琅自诩聪慧也被这些女子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刘陵在平台上枯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她将平台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端着水盆来到云琅的房门口,等待云琅从睡梦中醒来。

    云琅没有拒绝刘陵的好意,漱口,洗脸之后,就对刘陵道:“我没有力量帮你达成目标,只能做一点小事情,只愿你将来能够一帆风顺。

    我不求你善待天下人,只求你看在大家都是华夏一脉的情面上,善待那些被匈奴掳走的汉民。”

    “到了匈奴,那些汉民就是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亲族,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先生,既然您教了我自保之道,那么,先生应该也有进攻之法,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云琅笑道:“你要什么样的进攻之道!”

    刘陵咬着牙道:“杀人于无形之中!”

    云琅瞅着刘陵道:“这方面你应该比我熟悉。”

    “我要杀人之后无人知道的杀人方法。”

    云琅摇头道:“据我所知,凡是教人这种方法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你还是自己去寻找吧。”

    “先生手中有这样的法子是也不是?”

    云琅摇头道:“没有!”

    刘陵见云琅拒绝的干脆,知道不可强求,就深深一礼谢过云琅,就很有眼色的去找云家的厨子去学抓住军臣单于胃口的本事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曹襄总是看云琅,云琅却坐的稳如泰山,好几次张嘴要问,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了。

    霍去病回来之后,曹襄就拉着霍去病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不断地指着在柳树下睡觉的云琅。

    “这世上真的有杀人于无形的东西?”曹襄拽着霍去病来到云琅身边,急不可耐的问道。

    云琅叹息一声道:“没有!”

    曹襄发急道:“真的没有?”

    云琅无奈的坐起来认真的对曹襄道:“什么叫杀人于无形?说白了就是你杀人之后别人都不知道,就算是杀人于无形了。

    如果这样解释,可用的法子就多如牛毛,阿襄,这样算起来,你比我知道的要多。”

    曹襄抓着脑袋道:“我娘说过,高明的医者,基本上都是高明的杀手,我就是想知道几种最简单,最容易的法子。”

    云琅笑了,看着霍去病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喜欢杀人?”

    霍去病把手里的菜瓜咬了一口道:“你是我们几个人中,杀人最多的!”

    云琅愣住了,他稍微计算了一下,就发现霍去病说的好像是真的。

    他不敢说自己能做到杀人于无形,至少在身边那座巨大的陵墓里埋着的始皇帝面前,他不敢这样说。

    通过放射物质来杀人,这在云琅生活过的那个时代里也是一种非常高级的杀人行为。

    云琅知道铅是一个杀人于无形的好东西,至少西方的那个罗马帝国的男勋贵们就喜欢用铅制作的酒壶,酒杯饮酒,并寻欢作乐。

    还因为铅这种东西有美白作用,罗马帝国的贵妇们很喜欢把它涂在脸上取悦男人。

    这导致的结果很明显,他们的子孙被伤害的很惨,据说这个时代的罗马勋贵很少能生出健康的孩子。

    也导致他们在年纪轻轻地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另外,如果你有杀人欲望的话。始皇陵里面的水银也是一个居家旅行不可或缺的必备品。

    云琅就被那东西折腾的很惨,直到现在,他都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把那个恐怖的东西全部排出体外了。

    想到这里,云琅就很想吃胡萝卜……

    怎么样善待他人,这需要好好的教,至于怎么害人,云琅觉得没必要教,他认识的人,已经够坏了,用不着把他们教的更坏。

    无论人间是个什么样子,天地都在按照他的规律在运转。

    麦子黄了,这是云家最忙碌的时候,与春蚕上了茧山相比,这一次忙碌的是云家所有人。

    夏收的好天气只有那么几天,如果错过了,就会打一年的饥荒。

    养蚕是赚钱,种田却是在为填饱肚子而奋斗,孰重孰轻,云家人分的很清楚。

    云琅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农夫!

    别人被麦芒蛰一下,最多有点发痒,他就不一样了,后背被麦芒碰到了,再被汗水浸透,他的后背就变成了红彤彤的一片。

    “轻点!用冰水敷一下,对用冰水!”

    “你有病啊!你居然用井水……哎呀,灌裤子里了!”

    “你走开,别碰我的裤子!”

    每当云琅咆哮的时候,刘陵就笑的非常开心。

    在云家居住了快一个月,已经快没人认出她是一个显贵的翁主。

    头上包着青色的麻布帕子,身上穿着黄不拉几的土麻布衣衫,脚上穿着一双牛耳麻鞋,一双原本白皙的脚丫子,已经被太阳晒的红彤彤的,脱掉鞋子,就能看到一个完整的鞋面样子。

    “凉面做的不错,不过,你学这东西干什么?匈奴人没有麦子这东西,只有草籽吃。”

    “羊肚是个好东西,只是要清理干净,煮的时候也要注意去掉异味,然后切丝凉拌,那就是一等一的美味。”

    “煮牛肉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东西很容易缩水,你不能这样来煮,把一斤生牛肉煮成半斤这是败家子行为。

    记着,猪煮肉上味其实就是一个液体交换的结果,用浓郁的汤汁替换掉肉里面的汁水,等你达到这个程度再说你的厨艺过关的话。”

    “你妹啊,不要总是想着怎么才能把毒药弄进肉里面去,做饭就好好做饭,你要是再问这方面的事情,我就不吃你煮的东西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顺便问一句啊,你是怎么做到一边跟男人浓情蜜意的调情,一边把毒药往他嘴里灌的?

    我觉得这需要一个很大的心脏才能干出这事来!”

    “啥?把毒药丢水里?溪水?我不知道这是谁干过的事情,不过啊,离开了剂量说毒性这是一种标准的流氓行径!

    你没有那么多的牵机药,牵机药的配置虽说不难,可是,我不碰这东西,打死都不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