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谁说女子不如男?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谁说女子不如男?

    侯为贵并不知道的是沙正阳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纵横驰骋,游刃有余,他现在就一样面临着对方“咄咄逼人”的攻势而显得有些狼狈。

    沙正阳还真没想到有人会“打上门来”,这个人既在预料之中,但是也还是有些意外。

    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火辣容貌姣好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沙正阳下意识的就想要退后两步,但是觉得这样做似乎会自堕气势,他又不能不强挺着身体,然后假借要替对方泡茶,绕开了对方那雄赳赳气昂昂的逼人身体。

    “柳主任,坐,坐,我替你泡茶,正宗西湖龙井,今年的明前茶,尝尝。”沙正阳打着哈哈,一边从柜子里拿出茶叶替对方泡茶,一边宽慰对方:“坐,坐,有话好好说。”

    柳彦眼圈有些发红,但是仍然强忍着波动的情绪。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克制着脸上的怒意,胸脯却越发饱满,但目光依然锐利。

    “沙县长,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其他,也不是我一定想要当这个县府办主任,我就是要讨个说法,凭什么我就不能当这个县府办主任!”

    沙正阳头皮一阵发麻。

    这县里边儿这点人事变动调整的事儿还真的不是秘密,上午研究,下午就传得沸沸扬扬。

    他也知道自己否决了柳彦的事儿瞒不过人,迟早也得要被对方知晓,也知道肯定会被对方记恨,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打上门来”。

    哪怕是前世他也没有遭遇过这种情形,上门来讨说法者有,但是像这种容貌骄人的年轻女干部来要说法的,还是第一遭。

    “柳彦,冷静一点儿,别这么大声嚷嚷,好不好?弄得我好像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了,至于么?”沙正阳刻意用一种轻松熟络的口吻来化解此时的尴尬气氛。

    “哼,沙县长,别用这种口气,我们有那么熟么?我们这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前两天你都在躲我?”柳彦见沙正阳那种狼狈不堪躲躲闪闪的样子,心中的愤懑稍许纾解了一些,但是仍然不肯放松。

    “呵呵,怎么可能?我躲你干什么?真要有什么,我能躲得过去?躲得掉和尚躲不掉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还没那么没担待吧?”沙正阳努力的提振着自己的信心,同时也在思考对策。

    拒绝了对方入主县府办,显然让对方很失望和郁闷,当然免不了也有些愤怒,但要说沙正阳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也说不上。

    这是他的权力,县府办主任本身就是县政府的大内管家,自己作为县人民政府的县长,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天然就有主动权和否决权,这没错。

    要怪也只能怪对方是个女性,而且太漂亮太年轻,和自己不搭。

    “哼,担待?沙县长,你这叫有担待么?”柳彦听对方这么一说,没来由的又是一阵怒从心中起,“我哪样不符合你的要求?你不用给我说其他的,组织部那边推荐的人选是我,我知道,你凭什么否决我?”

    见沙正阳似乎在斟酌言辞,柳彦没有客气。“我的工作表现和能力那样不能胜任县府办主任这个位置?”

    “论文笔,我是汉东师范学院历史系毕业的,每年县委的总结都是我在执笔,……;”

    “论口才,我曾经是汉东师范学院演讲大赛第二名,这还没有算我在县里这几年的锻炼,……;”

    “论表现,我每年都获得上级的表彰,无论是市县两级领导都对我的工作高度认可,……;”

    “论人品,我自认为我柳彦行得正坐得端,从无以权谋私或者不廉洁之事,凭什么组织推荐了我,你要否决?”

    这一句接一句,步步紧逼,还真有点儿咄咄逼人,让沙正阳也有些难以招架。

    事实上这个问题上沙正阳的确也认真考虑过,柳彦的表现的确不差,他甚至也通过了曲晓伟了解过,这个女人虽然年轻漂亮,但在品性上不差,能力上不弱,当然你要说她有没有借助自己的性别和容貌取得一些机会,这个还真不好说。

    有的领导天生就对漂亮女性有偏见,在提拔时就会刻意冷处理,有的领导却认为女性干部应该发挥半边天的作用,人生的漂亮不是坏事,谁会喜丑恶美?这和人的天性也不符合。

    总而言之柳彦有能力,有文凭,又年轻,所以前期仕途很顺,但到了正科级岗位这一步,组织在提拔任用上也要有所考虑了。

    真阳县政府里已经有了两个女性副县长,那么柳彦担任这个政府办主任虽然也是第一人选,但是却不是必须的了,这一点上无论是袁成功还是侯为贵都有这种感觉。

    沙正阳出于自己角度的考虑,否决了柳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谈不上什么不妥,他首先要从有利于自己工作的角度来考虑,这没错。

    当然从另一角度来说,柳彦的确是吃了亏,所以沙正阳给了侯为贵一个建议,让柳彦到旧营镇担任党委i书记,算是一个锻炼。

    虽说县委办副主任、县委政研室主任在中枢,但旧营镇是仅次于城关镇的第二大镇,又处在国道316上,如果能在这个位置上干出点儿成绩,对于下一步的提拔肯定会大有裨益,尤其是在柳彦的年龄优势十分明显的情形下。

    “坐下来吧。”沙正阳捧起茶杯,喝了一口,“你提的问题,我都会逐一回答,但柳彦,你这个情绪我觉得就有点儿不符合县府办主任的要求,嗯,甚至有些让我失望。”

    柳彦恨恨的咬着嘴唇,瞪着一双很好看的杏核眼,看着沙正阳,但沙正阳没有回避,只是微笑着迎着对方的目光,好一阵后,柳彦才悻悻的坐下。

    沙正阳把放在茶几上的茶杯递到柳彦面前,柳彦把脸扭在一边,不理。

    沙正阳也不在意,把茶杯搁在柳岩面前。

    “柳彦,你觉得你现在发泄了一阵好些了么?还有,你认为现在这样发泄一阵能改变结果么?”

    沙正阳的话让原本慢慢平复下来的柳彦眼圈又是一红,险些又要流下泪来。

    不过沙正阳并不打算就此作罢,继续道:“很显然结果你知道,那么所以我希望你平复一下心境,耐心理性的听我来谈谈我的想法,怎么样?”

    柳彦轻轻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沙正阳自顾自的道:“柳彦,可能你觉得好像我否决了你,是因为你是一个年轻女性,嗯,也很漂亮,我用你当办公室主任,担心招惹是非,引来闲言碎语,我承认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这不是主要的。”

    “可能你也知道我也是从乡镇上干起来的,大学毕业分配到县府办干了一年就下了乡镇,党政办和企业办,还直接下村驻村了,在村上搞村办企业,后来当副镇长,再后来到县经开区搞招商引资,再后来又到汉都市经开区,基本上我啥都干过。”

    沙正阳觉察到对方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的话题吸引了过来,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对方讲道理就行,就怕那些撒泼耍横不讲道理的,那就真的没辙了。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好歹也是当过镇长和县委政研室主任的角色,怎么可能是寻常女子?

    “照说,柳彦你也是汉大的,算是我的师姐,起码在这层关系上我们更亲近,但我有我的考虑。”沙正阳清了清嗓子,“你的进步速度很快……”

    “可不敢和您比。”柳彦冷冷的来了一句,噎得沙正阳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有些尴尬的吞了一口唾沫,沙正阳这才又道:“但是我个人觉得你在基层的工作经历还是略微短了一点,我的想法是如果你能在乡镇上多经历一些,或许对你未来的发展更有益,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

    “行了,沙县长,我知道您搞经济工作很擅长,您也不用忽悠我了,我知道这已成事实,我改变不了,我只是有些不忿,您能这么年轻当县长,我怎么就不能当个政府办主任?您也别用什么锻炼磨砺之类的话语来安慰我,组织安排我去哪儿,我会服从,我也会尽力去干好。”

    柳彦站起身来,清冷的目光在沙正阳脸上转了一圈,“我只是想要和您说说,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也不要觉得女性干部就别男性干部差哪儿了,是骡子是马,都可以拉出来遛一遛,究竟谁好谁孬,大浪淘沙始见金!”

    橐橐橐橐的皮鞋声迅速消失在门外,只留下一阵香风,和有些触动的沙正阳。

    或许自己真的错过了一个各方面都不差的女干将?沙正阳内心也不无遗憾,但是摆在面前的现实是柳彦的确不适合这个政府办主任,若是用了她,只怕会给自己带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也罢,也只能在下一步的工作来好好考察一下对方了,若是真的是块金子,自然也有其放光彩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