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声东击西
    谭文森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服务的领导如此犀利果决的风格,毫不犹豫的把供电局局长这个电老虎的脸给抽得啪啪作响,对方还得要忍气吞声的受着。

    谭文森多少也是干部家庭出身,也在司法局里干了好几年,虽然血性未消,但是并不代表他对供电部门在地方上的威势不清楚。

    等闲领导根本就没有放在这些电老虎们的眼中,就算是县委i书记县长这样的一方大佬,也很难让这些家伙俯首帖耳,没想到沙县长却是一来就把王光辉给撂翻在地,还狠狠踩了几脚。

    这也让谭文森真正意识到大佬们的风采,也让他内心浮现无限的希望。

    大丈夫当如是,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能不能也像沙县长这样举手投足间就把对方丢翻在地,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沙正阳后来轻描淡写的放过高礼义还是让谭文森有些不解。

    这种虎头蛇尾的举动似乎不太符合沙县长的风格,直觉告诉他恐怕建委那边领导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

    但是他也听自己父亲提起过,葛铁柱不比王光辉,他背后站着的是县委i书记袁成功,沙县长如果想要动对方,肯定会引来袁成功的反对,那会酿成一场世界大战。

    谭文森知道这不是自己该多琢磨的,但他想通过学习沙正阳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以便于日后自己也能有机会踏上同样的表演舞台。

    似乎这场风波也就这么过去了,葛铁柱回来那两天还有些忐忑,深怕沙正阳还会对着这事儿不依不饶,但是听了高礼义的介绍,也觉得可能沙正阳的邪火已经被王光辉被挡了。

    葛铁柱心里暗自庆幸的同时,也有些小得意,觉得沙正阳这家伙虽然虎了点儿,但是却也没敢把火往自己身上引,算他识相。

    就在葛铁柱自鸣得意的时候,沙正阳正在袁成功把办公室里和丁希慎一起就县经开区的进一步发展和加大力度招商引资相关工作进行商议。

    “这么说来这两家塑胶企业规模都还不小,很有可能落户我们县经开区?”袁成功双手扶在沙发扶手上,表面安详,但内里却压抑不住兴奋。

    “投资也不算太大,一家五百万左右,主要是为三洋若斯生产塑胶件,另一家是泡沫企业,主要生产改性聚苯板、石墨聚苯板、硅质聚苯板、家电家具包装泡沫以及挤塑板等,投资大概在三百万左右。”

    沙正阳显得有些淡然。

    “算不上有多么高技术含量的企业,但是却很符合配套我们宛州市的相关主导产业,按照我的想法本来还是应该集中力量抓电子电器元器件这一类做强产业链的行业招商引资,但这两家企业主原来在我还在市经开区工作时就已经有接触,当时他们在观察三洋若斯和华峰电器的发展状态,想要为他们做配套,后来再加上高升电子的成立,所以才算是真正动心,前段时间我和他们接触了一下,索性引到我们这边来算了。”

    “沙县长,只怕钱书记和卢主任心里都要不舒服了。”丁希慎笑了起来。

    “这会儿让他们不舒服才是正阳的政治正确。”政治正确这句话本来是沙正阳时不时在用的词儿,袁成功觉得这个词儿很有味道,也捡了过来,现学现用。

    “呵呵,袁书记说得对,就目前来说,在许多方面,我们和市经开区还是零和博弈,所以该下狠手的时候还得要下狠手啊。”沙正阳点点头。

    “零和博弈?”丁希慎觉得这又是一个新词语,从未听过,有些好奇。

    沙正阳来真阳之后,经常嘴里冒出一些新鲜词汇,也让他身边的人学到了不少,而且这些词语无一不显得“高大上”,符合潮流,加上沙正阳汉川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身份,所以大家也不觉得捡了他几个词汇有什么不好意思。

    “零和理论是个舶来品,源于英语zero-sumgame,零和博弈,零和游戏都是这个意思,也就是说一方所得,便是一方所失,双方的和就是零,没有共赢。”沙正阳解释道。

    “比如这两家塑胶泡沫企业,他们是准备为三洋若斯、华峰以及高升电子配套,那么就必然会选择宛州,而就目前来说,符合条件的只有市经开区和真阳县经开区,当然如果牵强一点宛阳经开区和龙陵经开区也勉强能算,但它们条件更差,我们不应当将其列为竞争对手,所以只是我们和市经开区竞争。”

    听得沙正阳没有把宛阳经开区和龙陵经开区纳入竞争对手,袁成功心里很舒服,微笑着点头。

    “我们赢了,这两家落户我们这里,市经开区就没有获得这两个企业投资,所产生的投资、工业产值、工业增加值和税收以及就业,甚至为我们真阳县劳动力就业带来的个体收入增长,都归于我们,市经开区就相当于失去了这几项‘收益’,一正一负,加起来就为零,这就是零和博弈零和游戏,不可能我们和市经开区都赢了的这个结果。”

    “当然从宛州市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真阳县和宛州市则是共赢,因为我们的各项‘收益’数据也属于宛州市,就不属于一个零和博弈或者零和游戏了,所以从市里的角度来说是乐见其成的,无论他们落户哪里,只要在宛州境内就行。”沙正阳再补充解释道。

    “那可不一定,市经开区各类数据都是直接算到市里的。”丁希慎摇头。

    “或许有的地方个别领导会这么想,但是如果哪位主要领导都这么想,我觉得只能说明这位主要领导心胸太狭隘了。”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我相信我们宛州的主要领导甚至其他领导都还不至于这么狭隘。”

    袁成功岔开话题:“嗯,这个问题我们不争论了,正阳,希慎,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们俩了,虽说这两个项目不算很大,但对于我们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来说也举足轻重了,而且这是我们真阳经开区打响振作复兴的第一炮,必须要打响,所以就拜托你们二位了,必须成功,不能失败。”

    “袁书记,我们义不容辞。”沙正阳点头。

    “正阳,我们县经开区的各项硬件设施和服务作风都要进一步加强,这是确保我们在招商引资上能跟进的最大保障。”袁成功叮嘱道。

    “袁书记,说到这个问题上,我要汇报一下,县经开区的规划建设严重滞后,影响到了经开区下一轮的建设,我已经安排县建委加快规划进度,但县建委现在有点儿群龙无首的感觉,老葛这段时间一直在跑省里市里交通上关于国道316改造的项目,这边国土上建设用地的土地整理也牵扯了他很多精力,我感觉建委这一块工作有些撂下了,高礼义有些难以胜任啊。”

    沙正阳的话立即让袁成功警觉起来,但他也知道高礼义的确是一个烂好人,业务能力差,驾驭能力弱,葛铁柱在还好说,葛铁柱一丢手,高礼义还真的玩不转。

    “正阳,你的意思是……”袁成功迟疑了一下。

    他清楚沙正阳不会在这种问题上欺瞒自己,自己下来问一问就知道,而县经开区的发展的确刻不容缓,如果拖累了进度,那就不是他沙正阳一个人的事情,更是要影响到他袁成功的大计。

    “袁书记,我考虑了一下,老葛现在分管的工作很繁重,而且他现在还兼着县建委主任一职,我的意思是不是考虑适当调整一下,比如把交通和国土这一块的工作交给明珠县长,明珠县长原来也在交通局工作过,对这一块工作也不陌生。”

    沙正阳好整以暇,显得很轻松。

    袁成功的脸色有些阴,但还是能保持着平静,“正阳,国土、交通和城建这三块工作基本上是三位一体的,牵扯很多,分开恐怕不太合适啊。”

    戏肉来了,袁成功知道沙正阳对葛铁柱的表现不太满意,葛铁柱也已经提前和他说过了,当然免不了里边也打了马虎眼,但是袁成功不认为这就可以沙正阳调整葛铁柱分管工作的理由。

    若真是给了沙正阳这样开了一个头,这县政府工作分工主动权就真的要转到对方手中去了,哪有这样的好事?!

    “国土和城建的确是牵连甚多,但是交通这一块我觉得还不算,明珠县长对交通工作很熟悉,我觉得可以把交通工作交给明珠县长来分管。”沙正阳建议道。

    “唔,还是不妥,今年交通上涉及到国道316改造,工作量很大,老葛也比较熟悉,已经上了手,现在来调整,不合适。”袁成功沉稳的摆手,“这个事情不用再议了,日后再说。”

    果然霸道,沙正阳心中暗自道。

    根本不给自己争辩的机会,看来要想从袁成功手中争到一点儿人事上主动权还真不容易,还有一个侯为贵在一旁帮衬,也难怪丁希慎和周素林都不看好自己的意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