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节 关不好过
    杨公麟尴尬的表情看在周围一干人眼里也是让他们局促不安,杨公麟做到的这一步恐怕比他们不少人都更到位,但是仍然让新来的县长不满意,那他们呢?

    “杨局长,我希望下一次再开工作推进会的时候,不仅能够听到国土部门在这些方面想了哪些办法,而且还能听到你们在这些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效,光做无用功,办法再多也无意义,如果需要我,甚至袁书记,都可以提出来!”

    “不要觉得谁就该坐在办公室里打打电话,签签字,指手画脚就行了,该袁书记和我上的时候,义不容辞!包括市里分管领导,你们觉得不好出面,袁书记和我去敦请!……”

    这一番话也是说得铿锵激烈,落地有声,下边的一些局长们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只要有领导们亲自去参与,很多事情就要好办得多。

    一来上边的部门都还是要看你谁来跑,主要领导亲自来跑,说明领导重视,那么他们的姿态也就要端正许多,很多事情也就好办得多。

    在有些具体细节问题上,主要领导能当场拍板,这也就意味着效率,而有些事情往往一旦错过,说不定机会就被别的地方给抢走了。

    二来,有些事情真的一时间无法解决,主要领导亲自参与了,也能理解下边部门办事并非没有努力,而是的确条件不成熟,或者不具备,主要领导也能理解。

    最怕的就是主要领导只会在办公室里遥控指挥,指手画脚,却拿不出任何有价值的建议来。

    做成了,他领导指挥有方,没办成,那就是你下边部门努力不够,能力有限,态度有问题,总而言之都是你的错。

    现在看来这位新来年轻县长似乎不像是那类人,很有点儿敢于担当的气势。

    下边人不怕干活儿,就怕拉车没人指路,就怕决策没人拍板,那就真的没法做。

    “下边请供电局的王光辉局长根据上一次县政府办公室下发的关于供电线路改造和新建规划推进实施工作的意见谈一谈供电部门的意见。”

    丁希慎也不由得有些佩服沙正阳的强势和工作艺术,有理有据有节,很好的把握住了尺度,使得在各局行部委一把手里称得上老奸巨猾的杨公麟都不得不俯首听命,不过县供电局这个王光辉却更是一个硬骨头,更不好啃。

    今天王光辉本身都是不打算来的,打算安排一个副局长来,前两次的会议他都是安排副手来的,他也考虑到自己已经两次未出席会议,新来的沙正阳据说又是市高官林春鸣的面前红人,所以还是打算给对方一个面子来参会。

    先前杨公麟的表现也让他有些意外,不过他倒也不在意。

    县供电局是市电业局直管部门,地方党委政府无权干预,市电业局更是省电力工业局(省电力公司)直管,市里边一样过问不了。

    他虽然不愿意和县里边撕破脸,但是如果县里边哪一位要想随意拿捏他,或者要有点儿敲山震虎的味道,那这个面子他就不会给了,哪怕他沙正阳是林春鸣的头号心腹红人也不行。

    “尊敬的沙县长,各位领导,我就供电部门支持经开区下一步发展的相关工作做一个简单介绍,并就采取的一些措施做一个简要说明,……”

    王光辉一开口,沙正阳眉峰就禁不住抖了抖,这话不太地道。

    都说电老虎是最难打交道的,现在地方发展离不开电力部门的支持,而电力部门在国内的特殊体制也养成了电力部门妄自尊大的独有傲慢气质。

    省级以下的地方党委政府还真的拿这些电老虎没多大办法。

    你要在工作中没做好,它不但一个电话可以打到省里去告你的刁状,而且还可以在日后各种工作中给你使绊子,下套子,让你有苦说不出。

    所以,除非有特殊的背景或者资源,对于电力部门,一般人都宁肯讨好,而不愿意去招惹。

    这个家伙一开口就是高高在上,带着电力部门似乎是在施舍或者义务帮忙的味道来的,让人听着就不舒服。

    沙正阳也不想得罪电力部门,因为他很清楚未来真阳要大力发展工业经济这一块,对电力部门的依赖性很大。

    但是他同样也清楚,如果你不把这个家伙给治住,那么未来真阳县政府在这个家伙面前恐怕就毫无威信可言了。

    沙正阳一边倾听着对方的介绍,一边也在琢磨该如何来对付这个家伙。

    一听就知道这个家伙在老生常谈,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对县政府办发给供电局的相关问题拿出什么新的方案,只是一味强调客观存在的困难以及县经开区所欠的电费,以及县里在主持电力设施改造上的欠债。

    乍一听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工作的推荐安排意见,更像是对真阳县委县政府历年来对县供电局所“犯下罪行”的一个声讨。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沙正阳几乎是强压住内心的火气,才没有打断对方的话头,让对方说完。

    “王局长,说完了?”沙正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虽然他自认为这一世自己的心态和涵养已经好了很多,但是在面对这类打官腔说废话的角色,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想要爆发。

    “就这些了,沙县长,我觉得县委县政府还是应当多考虑如何来创造让我们县供电局更好开展工作的条件,这样我们供电局才能更好的为全县企业和老百姓服好务,……”

    王光辉也听出了沙正阳语气里的不满意,但是他仍然坚持自己的态度,这是供电部门的态度,是你们有求于我们。

    “够了,王局长!”沙正阳再也控制不住,提高声音:“我想你可能是不是搞错了今天我们坐在一起来开会研究工作的议题!需要不需要我把会议议题再重复一遍?县政府办难道没有给你们供电局下发会议通知?!”

    王光辉脸色也一下子阴了下来,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和沙正阳顶嘴是不智之举,他只是抿着嘴,阴沉着脸微微放低目光,平视前方,不做声。

    “我听你讲了半天,没听到一句供电部门下一步打算如何为经开区在供电体系上存在问题解决困难和不足的建议和方案,通篇都是县委县政府欠你们供电局多么多的历史欠账?”

    “我就不明白了,真阳县委县政府是真阳县一百零九万老百姓的党委政府,你真阳县供电局就不是真阳县一百多万老百姓的供电局?”

    “历史欠账,是袁书记和我个人欠的,还是因为我们真阳县这片土地在发展过程中不平衡落下来的?”

    “我让你谈如何解决经开区的问题,你却给我扯到一边,你是联合国的供电局?”

    “沙县长,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说的事实,……”王光辉脸色转红,忍不住抗声道。

    “王局长,我没说你说的不是事实,但我要问你今天会议议题是什么?你在这里东扯葫芦西扯瓜的和我说了半天,半句没入正题,让大家来听你供电局对我们真阳县委县政府的声讨大会,你是杨白劳还是黄世仁?还是喜儿?”

    沙正阳一连串如同暴风雨般的话语砸过去,砸得王光辉脑袋发懵,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压抑不住内心的气愤,王光辉就想起身走人,他就不信沙正阳这个毛头小子能奈他何!

    “坐下,王光辉同志!”沙正阳厉声道。

    王光辉一愣。

    “如果你只是王光辉一个人,那你可以走,没有人会拦你!”沙正阳微微提高声调,“如果你是真阳县供电局的党高官,供电局长,那么我让你坐下!”

    “我知道你们供电局是市电业局直管,甚至连市委市政府也没有对你们这些县供电局局长的任免权,但是我相信真阳县一级党委政府如果真的要向你们市电业局党委发出建议公函,你们郝局长恐怕也会考虑你是否具备担任一地供电部门主要领导的能力吧?”

    王光辉心中一紧,这种事情好像还从来没有过,如果这个家伙真的不顾一切撕破脸,要以一级县委县政府名义向市电业局发出建议换人的公函,恐怕真的要让郝局长头疼万分,弄不好自己真的就要成为牺牲品。

    “沙县长,你的一面之词就可以诬良为盗?”王光辉色厉内荏,“我们供电部门与宛州市乃至各个区县一直合作良好,真阳县委县政府以前一样和我们供电部门合作愉快,就因为你来就形势大变?难道上级就不会下来调查?”

    “调查?那最好不过了,最好是你们省电力局来调查!看看你们县供电局究竟为我们真阳县一百零九万老百姓的发展增收做了多少贡献,我想你们雷局长肯定会很乐意倾听我们这些基层区县党委政府的意见。”沙正阳轻轻抖动的手指间夹着一张名片,“我也早就想和你们雷局长再交换一次意见,汇报我们基层工作的困难了。”

    手指一弹,名片飞落在王光辉面前桌上,沙正阳注视着王光辉,“信不信,我马上和你们雷局长通电话,谈一谈今天的感想?”

    王光辉目光落在面前的名片上,名片上印着汉川省电力工业局副局长、汉川电力公司副总经理雷亚生几个字。

    雷亚生已经于去年正式担任了汉川省电力工业局局长和汉川省电力工业公司总经理。

    王光辉一时间脊背上冷汗涔涔,嘴唇微微颤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

    他相信沙正阳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狐假虎威,再联想到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从汉都市过来的,而雷亚生原来就担任过汉都市电力工业局局长,很难说这个家伙是不是在搞企业时就和雷局长认识。

    如果是这样,自己这一着就真的马失前蹄了,一时间他有些彷徨无措。(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