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发招,过关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发招,过关

    简单的甄选之后,沙正阳就敲定了谭文森。

    事实上也没有多少可好选择的,县府办推荐了两个人选,但沙正阳都没看上。

    谭文森或许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本质却不差,一个人根歪了没救,但根正本固,哪怕有些毛病,扶正祛邪,也要好得多。

    谭文森踏进县府办时,立即就感受到了来自未来同僚和上司们的审视目光。

    之前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家伙会成为新来县长的秘书,哪怕县府办没有合适人选,县委办,宣传部,组织部,甚至统战部、教育局、文化局这些部门也是可以选人的,但却在司法局里选了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

    要说谭文森的文凭不差,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的,牌子硬当当,但你牌子硬不代表你脑袋够用。

    能在县司法局里折腾得乌烟瘴气,哪怕这里边有对方的问题,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对方是领导,在大家心目中,你也绝对是个问题人选。

    但沙县长就点了他,梁纲内心再腻歪,也只能接受。

    在新办公室主任尚未就位之前,梁纲还得要暂时代行这个主任的职权。

    “小谭,这边工作也没什么,你先去县长办公室,听县长安排,至于具体的工作事宜,等到县长和你交代之后,我们再来定。”梁纲强忍住内心的郁闷,平静的道。

    “好。”谭文森也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同事和领导们的心目中恐怕印象不太好,他也知道自己需要用时间来证明自己,改变自己的形象。

    这个时候说太多都没有意义,少说多做才是最正确的。

    看着进来的这个年轻人,沙正阳觉得恐怕常磊和姚莉给他们这位师弟的谆谆教诲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单从对方现在表现出来的精气神状态来看,应该还不错。

    “文森,来了?坐吧。”之前姚莉把谭文森带来和自己见了一面,但是那时候沙正阳要忙着去开会,所以就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今天是二人第二次见面。

    “县长,我来了。”谭文森并没有太过于拘谨,落落大方的道:“梁主任交代我了,从今天上午就开始上岗。”

    表妹的话提醒了他,或许这位比自己还年轻的县长并不喜欢那种太过于老于世故唯唯诺诺的角色,有点儿冲劲闯劲,有点儿棱角血性,或许能更让对方认同。

    一句上岗,让沙正阳有些意外,点点头,这一位看来是真的有点儿迎接挑战的意思啊。

    嗯,心态不错。

    “嗯,梁主任和你说了?”沙正阳道:“具体工作你还要向梁主任多了解。”

    “我明白。”谭文森点头,已经把硬壳笔记本准备好了。

    “嗯,我刚来真阳,真阳的很多情况恐怕你比我了解更多更细一些,我和你现在都还处于一个学习阶段,算是我们共勉吧。”沙正阳沉吟着道:“你以前在司法局工作,我也听说了,不过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必太介怀。”

    谭文森捏着钢笔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都有些发白,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或许工作方式方法上我们都需要学习提升和自我完善,但是在有些自己的本心上,还是需要坚持。”沙正阳注视着对方:“我送你一句话,石可破不可夺坚,丹可磨不可夺赤,希望你能坚持本心。”

    谭文森胸中一股热浪卷过,连带着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眼眶也有些湿润,他低下头,再度重重的点点头,“县长,我记住了。”

    “好,那你去吧,平时有什么不懂的,多向梁主任报告和询问,梁主任人不错,或许对你还有一些看法,但我相信你可以通过自身表现让他刮目相看。”沙正阳温言道。

    *****

    “人都到齐了?”沙正阳侧首问道。

    “都已经到了。”谭文森还有些紧张,这是他担任秘书之后的第一次比较重要的会议,而且他也感受到这个会议恐怕有些不同寻常。

    “丁书记和齐县长、葛县长到没有?”沙正阳又问道。

    “丁书记刚到,齐县长先来了。”谭文森犹豫了一下,“葛县长没到,建委是高主任来的。”

    沙正阳神色不变,点点头,淡淡的道:“我知道了,打个电话问一问葛县长。”

    丁希慎和齐国志看着一直空缺着的葛铁柱铭牌,心里都有些发紧。

    这一次会议与其说是一次关于经开区建设发展的协调会,不如说是一个工作推进会,沙正阳很看重。

    之前沙正阳在前两天的县长办公会上也就提到了,要落实各项工作,葛铁柱也笑吟吟的应承着。

    当沙正阳走进会议室里时,谭文森小跑过来,等到沙正阳坐定之后才在沙正阳身后小声的说了几句。

    丁希慎和齐国志都隐约听见谭文森道:“葛县长说他在市里,贾市长留他研究国土指标的问题,他一时间走不开,只能稍微晚一点,那边一结束,他就马上往回赶。”

    沙正阳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没说什么,丁希慎和齐国志二人又稍微松了一口气。

    看见椭圆形的会议桌两个圈层人都坐定,沙正阳点点头,和丁希慎、齐国志打了个招呼,“那就开始吧。”

    丁希慎清了清嗓子,“今天这个会议是一个星期之前就确定了下来的,非常重要,其实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就经开区目前现状,如何解决既有的问题,迅速打开局面,这个内容既简单又复杂,存在的问题和所涉及到的各单位部门,县府办已经通过书面形式发到了各个单位,要求各单位部门就所涉及到的自己的工作立即展开自我检讨和调研,找出存在问题症结,并拿出解决方案,而且要有具体解决问题的时间表,……”

    “……”

    “那么现在就请国土局杨公麟局长先根据县府办下发的内容对经开区的工作中国土部门存在的问题现状和解决方案做一个汇报说明。”

    “尊敬的沙县长、丁书记、齐县长,现在我就县国土部门在经开区实际控制区该范围内的国土规划和用地中存在的问题做一个简要说明,并就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做一个汇报,……”

    “下面请沙县长对国土部门关于经开区工作的相关问题解决方案做一个点评。”

    “首先申明,今天这个问题的内容核心就是一个,先说问题,然后说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方案,没有其他内容,所以大家也不要指望我上来先表扬哪个部门工作,对不起,表扬等到工作拿出成绩之后,不但有表扬表彰,也还会有物质和精神奖励,但是现在,只有先说一声抱歉,我是来挑毛病,找问题,然后对症下药的,……”

    沙正阳这一番话下来,立即就让在场所有人都微微色变。

    虽然语气很平和,但是沙正阳表现出来的意思却很明显,只说问题,只说解决问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恐怕就难以过关。

    杨公麟也有些心中一凛。

    之前他就向分管的县长助理葛铁柱汇报过,谈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下发的相关工作要求,但葛铁柱显得很漫不经心,只说按照常规准备汇报材料就行了。

    但是杨公麟还是多了一份心眼。

    他知道自己无法和葛铁柱比,人家是县委i书记袁成功眼前的红人,还是县长助理,就算是拂逆了沙正阳的意思,沙正阳也无奈他何,自己却得要小心为上。

    所以他在汇报材料准备上还是下了一番功夫,尤其是对存在问题的历史渊源和处理对策上都还是提出了一些很有见地的建议。

    “刚才杨局长就国土部门在经开区的几个问题上作了介绍,也提出了解决意见和方案,当然也谈到了存在的显示具体困难,杨局长,我就是开门见山了,不客气了,……”

    “总的来说,国土部门在解决问题上是花了心思的,但是我认为主动进取奋力争取的精神不足,力度不够,……”

    “杨局长你提到了有些解决问题的权限在市里,甚至市里都不行,要到省里去争取,嗯,我承认,那么我要问你一下,你们到市里找哪一位领导汇报过?哪出的意见呢?到省里去过没有?具体找了国土厅哪一位领导?他们的态度和意见如何?……”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杨公麟脸色微微发红。

    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但是没想到沙正阳的问题这样直指核心。

    自己提的问题的确是客观困难,但是市里边相关领导也是以前找过,这一周却没有去汇报过,因为葛铁柱根本就没有安排,自己也不可能直接越级去找分管副市长,光找市国土局也毫无用处。

    至于说省国土厅那边,葛铁柱倒是在县国土局这边报了一大堆据说是招待省国土厅领导的餐饮酒水发票,但至于说究竟汇报研究了什么工作,自己这个国土局长也一无所知,还不得捏着鼻子签字报销?(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