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巡视”,朱门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巡视”,朱门

    桑塔纳拉着二人缓缓地沿着驶过复兴大道东西段的交汇处,沙正阳和丁希慎的目光里的味道各不相同。

    沙正阳的目光里是明澈而冷静的,而丁希慎则是略带迷惘的感慨。

    刚才他们一起去快速“巡视”了一遍市经开区,感受越发深刻了。

    雀巢工业园的规模初成,而遥遥相对的卡夫食品工业园正在奋力追赶,看样子顶多再有三个月,这座规模和投资都不输于雀巢食品产业园的大型工业园也要落成。

    这都在其次。

    丁希慎看到的是围绕着雀巢食品工业园和卡夫食品工业园两大园区周边遍地开花的食品企业。

    台资旺旺食品和徐福记是其中的佼佼者,还有一大批企业沿着那条横路启航路分布开来。

    这让丁希慎真有点儿彻夜难眠的感觉。

    市经开区那边真的是在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反差如此之大,不能不让人感到心焦。

    丁希慎还看到了还在不断扩建二期的华众电子,这据说是宛州市委市政府最看重的一个项目,一期投资虽然不及雀巢和卡夫,但是其重要性却丝毫不亚于雀巢和卡夫,这代表着宛州市委市政府的主导产业发展方向。

    华众电子的一期从今年一月就动工兴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只用了四个月时间不到就建成了标准厂房,然后就开始搬迁入生产线。

    几乎没有间隙就又启动了二期建设,这是mpeg解码芯片生产基地。

    “县长,听说华众电子计划今年就要实现销售收入2亿?他们怎么实现?”对于这一个目标,丁希慎简直觉得无法想象。

    “老丁,华众电子承接了原来联想公司的万门程控交换机所有项目资源,实际上是汉海高科的一个生产企业,程控交换机你知道么?那个市场太大了,2个亿根本不算什么,明年实现10亿也很正常。”沙正阳平静的道。

    这不是虚言。

    实际上从1992年开始,中国电信设备市场就开始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市场,整个市场容量急速扩张,但是局用交换机基本上被爱立信、att和nec等国外巨头所占领。

    据说1993年这几家国外企业就从中国大陆电信设备市场实现销售收入100个亿以上,这都是真金白银被国外巨头们捞走。

    这种在国外已经属于成熟到已经没有多少创新的技术设备却能在中国大陆卖出天价,其利润率有多高一般人也都无法想象。

    正因为如此,北联想和南华为才都一头扎了进来,开始了他们程控交换机研发历程,而且几乎是都在同一时间段,即1993年下半年,两家都拿出了各自的产品。

    但这个时候华为技术显然还无法和有着中科院和极其丰厚资源的联想叫板。

    华为虽然在义乌开局,但是问题却层出不穷,但是华为却凭着他们不计成本的售后服务,硬生生打出一片天下。

    而相比之下,原本在廊坊开局相当美好,却因为内部机制和路线之争,呈现出一个诡异的高开低走之势,硬生生被华为破局反超。

    如果不是沙正阳果断出手成立汉海高科来接纳了即将被联想扫地出门的这帮“余孽”,联想的这万门程控交换机技术早就束之高阁,最终不知所终了。

    正因为汉海高科把中科院、复旦微电子这几家都拉了进来,加上东方红、华峰、高升几家的资金支持,将整个程控交换机技术全部转让给了汉海高科的生产基地华众电子。

    这也是当初沙正阳给汉海高科提出的唯一要求,那就是总部和研发基地都可以放在沪江,但制造基地要放在宛州。

    即便是这样华为利用联想94年前期的混乱局面已经成功的打开了市场,光是去年华为在程控交换机市场就已经取得了8个亿的销售收入,和陷入停顿阶段的联想已经拉开了距离。

    当然当下国内企业最主要的敌人仍然是att、爱立信这些国外巨头,从今年开始联想在程控交换机方面的技术和资源全数交给了华众电子,所以华众电子也开始大举进入了国内交换机市场。

    按照他们的预计,光是程控交换机市场,今年华众电子就有望实现5亿甚至3亿,明年要争取实现10个亿,要和华为彻底联手对付国外那些巨头们,在未来几年里将市场彻底掌握在国内企业手中。

    之所以华众电子对外宣称2亿也是担心这个目标听起来太过骇人,不愿意被太多的目光关注,所以才稍稍压了一压。

    “这样好的项目,落户哪里不一样?为什么要落户到宛州?”对这一点丁希慎也觉得很不可理解。

    宛州市经开区和真阳县经开区相比的确强很多,但是你要和沪江、苏州、青岛、宁波这些城市比,就简直不值一提了。

    这样好的项目,你宛州何德何能能把人来引到宛州经开区来?就算是你市高官市长出面也一样不行。

    因为这涉及到如此大的销售收入以及潜在税收和gdp,哪怕是苏州、宁波这样的城市,一样会趋之若鹜,市高官市长一样可以为之出面摇旗呐喊。

    “不要小看我们宛州嘛。”沙正阳淡淡的道:“宛州电子电器产业基础还是有的,真阳经开区我看了,不也就有十多家和电子电器相关的企业么?”

    “沙县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的确有十来家企业和电子电器相关,但是总的来说技术水平低,科技含量少,缺乏竞争力,只能靠价廉来竞争,所以我对此一直很忧虑。”

    丁希慎叹了一口气。

    “实际上袁书记对这个情况也一样心知肚明,否则怎么会这么心急火燎的要想让你来把经开区工作抓起来,再拖下去,只怕真阳经开区的这些情形就要被外界看穿了,到时候沦为笑柄,那恐怕很多人都要下不了台了。”

    丁希慎把情况和盘托出,倒是让沙正阳略微吃了一下惊。

    不过对这个情况他早就有了解,实际上你也不可能对真阳县经开区要求太高,搞企业不是光靠嘴巴皮子翻就能把人家忽悠来的,你的要让投资商来你这里投资建厂之后有利可图,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老丁,不要气馁,只要有就是好事,就怕一点儿底子都没有,那要活生生的新近发展,那才是高难。”沙正阳很坦然的道:“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甚至也有一部分项目在接洽,但关键就是要把县经开区重新规划,尽快建设,尤其是和市经开区毗邻的区域,更是要马上动起来。”

    “你有想法了?呃,还有项目?!”丁希慎觉得这两年里,自己听到最美妙的话就是沙正阳的这句话,有项目了!

    这两年里真阳县经开区也不是一个项目都没有,但是不容否认的是项目质量都不是很好,而且规模都偏小。

    投资大多在100万到300万之间,超过300万的就干脆没有。

    而且即便是这类阿猫阿狗,也都不是那么容易拉到手。

    “淡定,老丁,淡定,好歹你也是咱们真阳县的县委副书记,还是咱们这么大一个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党工委i书记,得有点儿矜持吧?”

    见丁希慎的表情激动,沙正阳也估摸着这市经开区的成功的确给了他极大的压力和刺激,今天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些失态了。

    “矜持?我真特么想说矜持值几个钱了!”

    丁希慎很难得的失态一回,既然失态了,语言上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干脆想说啥就说啥。

    再说了沙正阳现在和他也算是困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二人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所以有些话也可以敞开说。

    今天骤然听到了沙正阳带来这样一个消息,他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

    “至于么?”沙正阳啼笑皆非。

    “太至于了,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市经开区吃香的,喝辣的,何曾想过我们县经开区还在这边饿得眼冒金星呢!”

    丁希慎毫不客气的怼回去。

    “站着说话不腰疼,县长,你在这真阳多呆两天就知道县里和市里的差别有多大了!”

    “放心,我在这真阳不是要呆两天,而是要呆几年,有的机会来体会县里和市里的差别,没准儿我还能体会到县里胜过市里的滋味。”沙正阳悠然中带着强烈的自信。

    “呵呵,县长,看你这么自信,我心里也踏实了不少啊。”丁希慎点了点头,“别说那么多虚的,说实在的,你说的那两个项目是哪一类的,投资规模有多大?”

    沙正阳真被对方给弄服了,这简直是迫不及待啊。

    “老丁,就算是现在人家愿意来,我也不敢要啊,我们这边的基础设施根本还未完善和配套,你刚才也看到了,就这么一线之隔,察觉如此大,我们必须要把这些短板迅速弥补起来我才敢邀请人家来啊。”沙正阳正色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