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四节 女性干部,班子成员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四节 女性干部,班子成员

    一进入这个角色,沙正阳觉得自己全身都绷了起来。

    虽然才来了两三天,但沙正阳觉得自己比在市经开区工作半个月还累。

    他觉得可能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进入了一个陌生环境,这个适应过程中,无论是体力还是脑力都消耗相当大,随时随地都在考虑问题,人和事,样样离不开。

    所以人都有一个惰性,愿意维持现状而不愿意创新求变,因为创新求变就意味着耗神耗力,会付出更多的努力。

    “笃笃笃”的敲门声把沙正阳从休憩中惊醒过来,没有秘书就是这么不方便,这事儿不能再拖了。

    “请进。”

    进来的是副县长黎明珠,一个徐娘半老但却风姿绰约的女性。

    黎明珠个头不算很高,但身材却很匀称,典型的东方女性,一米六五左右,四十出头,大波浪卷发,一件果绿色的短袖衬衣下边一条很合体的白色阔腿休闲裤,黑色的平底皮鞋很精致,看得出来价格不菲。

    对于女性干部的打扮上,沙正阳历来不支持那种所谓必须要简朴平淡的做法,在他看来,女性打扮自己的形象,最重要的一点是得体。

    什么叫得体?

    就是你的打算要符合自己的身份定位,要给外界一个美好正面的形象。

    像政府办的许红菱,在沙正阳看来虽然很会打扮,也挺入时,但是却略微显得妖娆了一点儿。

    如果是文化局的副局长,或者群艺馆的馆长,都还过得去,都能作为政府办副主任,那么端庄一些就更合适一点儿。

    像眼前这位黎明珠副县长无疑就把握住了打扮的精髓。

    “黎县长,来坐,我正说抽个时间和你好好聊一聊卫生方面的工作呢。”沙正阳站起身来,笑着要去帮黎明珠泡茶。

    “不用了,县长,我是自带茶杯来了,可不敢等到县长找上门来,我这分管的工作相对比较简单,所以耽搁不了县长太多时间,也会耗不了县长多少精力,我在县长这里拍个胸脯,我分管的工作绝对不给县长添乱。”

    黎明珠爽朗的性格给沙正阳印象不错。

    他对这位副县长的经历也有过了解。

    黎明珠曾经在交通局办公室工作过,后来调到县妇联担任过副主任,后来到棋盘乡担任过副书记,再转任王营镇镇长,城关镇镇长,然后担任了县卫生局局长,从卫生局长升任了副县长。

    照理说这位副县长的履历也算丰富了,交通局、妇联、卫生局,还在三个乡镇干过,怎么看都算是一个女性干部中的翘楚,但担任副县长之后,却一直分管着相对轻松的工作。

    倒不是说卫生和计生工作不重要,但是一个履历很丰富年富力强的女干部,只管这么点儿事情,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浪费了。

    “黎县长,我来真阳几天,就算你到我这里说了几句让人高兴的话,别的人来我这里都是来说问题,哭穷,讲难处,唯独你来给我了一枚定心丸,总算有人能帮我挡一面了。”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县长可别这么说,我只在我力所能及的职责范围做好我自己的工作,对得起共产党给我开的这份工资奖金就行了。”黎明珠语气里充满了轻松,“那县长,我的汇报就开始,简明扼要,半个小时搞定。”

    “行,你说,我做个记录。”沙正阳最喜欢这类直来直去的谈工作,尤其是在没有多少交情的情况下,这种方式反而是最令人愉悦的。

    “嗯,我分管这一块工作,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不会去叫苦喊穷,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黎明珠的汇报很有条理,十分钟时间,就把她分管的工作大致梳理清楚,“另外就在汇报一下几个问题,虽然不是很紧迫的,但是却是必须要解决的。”

    “你说。”沙正阳点头。

    “一是乡镇计生干部的行政事业编制问题,这是个老大难,直接关系到计生干部的工作积极性,我不说说,请县长考虑,……””第二就是旧营镇中心医院的改造,旧营镇财力有限,而且这个医院还要辐射周邻乡镇,不仅仅是旧营镇一个镇的问题,涉及到改造资金,……”

    “我听明白了,我说说我的个人意见。”黎明珠爽利,沙正阳也就干脆。

    “编制问题,有政策按政策落实,我知道编办那边肯定要说先来后到,还有某些优先,一下子要全部解决,也不现实,但是我个人意见,未来三到五年间逐步解决完,形成一个计划,……”

    “优先解决年龄偏大工作年限较长的计生干部,这个年龄、工龄以及参加计生工作的年限如何来计算分值,以求达到最公平,你们要好好研究一下,拿出方略来,……”

    这个情况沙正阳前世也遇到过,主要就是编制有限,逐年解决。

    但因为解决编制有政策硬杠子,特别是年龄和工作年限,所以需要综合统筹。

    而这也很容易被人在其中做手脚,关键在具体政策操作者要秉承一颗公心。

    “嗯,黎县长,我提一个建议,这关系到计生干部的个人利益,我的意见是解决的政策原则要公平,大家认可,名单可以采取公示的方式让广大的计生干部都知晓,大家都可以来比照,谁该先解决,谁改后解决,让大家心服口服,另外纪委可以对这些参加申报和审评的干部进行跟进,防止弄虚作假,……”

    黎明珠望向沙正阳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尊敬和敬佩,如果没有在乡镇上干过的,对这一套绝对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这里中的门道奥妙。

    “县长,真看不出,你在乡镇上干过?”黎明珠对沙正阳的履历还不是很清楚,但她看过,沙正阳的履历似乎在乡镇就只有一年多时间。

    “干过,而且是身兼数职,党政办兼企业办,驻村,包片,另外还得要负责一家企业,忙得飞起,……”沙正阳也有些感慨。

    “那家企业就是东方红集团?”黎明珠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嗯,那时候还是一家村办小酒厂,后来赶上了机遇发展了起来。”沙正阳笑了笑,“改革开放总会造就很多遇上了好时代的人和企业。”

    黎明珠默默的点了点头。

    “嗯,言归正传吧,旧营镇中心医院改造问题,县财政该给钱,但是财力有限,老夏那里肯定要综合统筹,我的意见是分步走,先解决最核心的部分,门诊部大楼先改造,住院部等到明年来,我相信明年县里财政状况肯定会改善,……”

    黎明珠走了。

    很干练爽利的一个女人,半点不拖泥带水,而且对她自己的工作很有条理,说问题也能说到点子上,轻重缓急处理得恰到好处,而且关键还能顾大局,能理解自己的难处。

    包括黎明珠,沙正阳已经接触了自己班子成员中的六个人,夏克俭,方东升,黎明珠,齐国志,辛礼义,葛铁柱。

    辛礼义和葛铁柱给他的印象都不是很好。

    辛礼义太油滑,感觉缺乏担当,而且也没有多少工作激情,不知道是不是在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干太久,磨平了棱角,也湮灭了激情。

    葛铁柱印象最糟糕,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夏克俭给他印象很好,虽然感觉上这位年龄偏大的副手可能在跟上时代节奏上略微缓慢了一点儿,但是朴素的情怀、务实的作风和良好的心态却弥补了这一点,而且对工作也很谙熟,是最好的帮手。

    方东升给他的印象也不错,有激情,有钻劲,还不乏手腕。

    黎明珠今天给他的印象也很好,在女性干部中算得上是一个很出色的了。

    齐国志的印象比较中性,或者说平庸了一些,没太大特点,中规中矩。

    沙正阳从未指望过自己这七八个副手中都是像陆健和奚重山那样能帮自己独当一面,也还能十分默契的角色,那可遇不可求。

    现在看来,自己真阳县政府班子里的角色还真的是上驷中驷下驷皆有。

    另外还有两个沙正阳还没有正面接触,印怀平和宋春晖,总有机会。

    班子成员多了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人浮于事,容易扯皮,这是一方面,但如果真的有能力,那么派上场去独当一面,却能极大的缓解自己的工作压力。

    送走了黎明珠,沙正阳就一直在考虑,破局,还得要从经开区来,这是袁成功最看重的,只有在这一点上拿出成绩来,袁成功才能容忍和支持自己在其他方面的动作。

    这也算是各取所需,他需要一张靓丽的成绩单,而自己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实现一些想做的事情。

    目光重新回到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这份规划上来,葛铁柱,我很期待,但说内心话,真不希望你来犯贱出幺蛾子,只是你非得要来,那我也只有奉陪。

    想了一想之后,沙正阳拿起电话:“周书记,我沙正阳,你在不在办公室?好,那我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