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有理,有据,有节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有理,有据,有节

    “说得好啊,老李。”沙正阳环视了一眼四周已经落座的经开区中层班子干部,点点头,“愧对一方百姓,嗯,如果我们在座的众人辜负了这个最好的时代,耽误了发展的战略期,那我们这就真的是真阳的罪人。”

    沙正阳这几句话一出来,一样让整个会议室里为之一肃。

    “可能大家都这几年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说92年以前大家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还有些懵懵懂懂的话,那么十四大之后,大家就应该明白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解决广大百姓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最迫切的任务,只要是有利于广大人民群众增收致富的,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力的,我们都要大胆的去尝试,去突破,去求进!”

    虽然是大话套话,但是这种时候必须要讲几句,这样才能先把下边人的心气凝聚过来。

    “那具体到我们真阳县来,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又要怎么做才能又快又好的把经济搞起来,让老百姓腰包更快的鼓起来?”沙正阳自我设问,自我回答:“双轮驱动,有所侧重,毫不动摇全力以赴的发展以经开区为载体的工业经济是,真阳县当前发展的第一要务!”

    无论是丁希慎还是齐国志,亦或是李开天,心中都是一松。

    沙正阳和袁成功在经济领域上的一些细微分歧已经隐隐显现出来了,袁成功作为县委i书记固然一言九鼎,若是换一个新来县长也就罢了,但是沙正阳却不一样,他背后是市高官林春鸣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他在市经开区打出的这一片天地实在耀眼了,以至于连袁成功都不得不退避三舍,在研究经济工作时要尊重其几分。

    如果沙正阳强项的表示要如何如何,与袁成功唱反调,其后果真的还不可预料,他沙正阳固然讨不了好,但是袁成功一样也会被耽搁,这是最典型的两败俱伤。

    这一点无论是县委县府内部,还是下边人都是最不愿意见到的。

    哪怕是最不满意袁成功的夏克俭和方东升也一样不愿意见到这种局面。

    现在沙正阳表明了态度,在这一基本方略上和袁成功保持一致,也足以让大家放心了。

    当然大家都明白,这不是说沙正阳就亦步亦趋了。

    沙正阳一来真阳就表明了态度,树起了自己的旗帜,坚定不移的发展工业经济没错,他也擅长,但是他一样有自己的观点韬略,一样要有自己的新套路,这才是他沙正阳。

    “再具体一点到我们的经开区,该怎么做?”沙正阳继续道:“一墙之隔的市经开区干得如火如荼,我们县经开区冷锅冷灶,好在我们的干部如坐针毡,这一点我心里略感安慰,如果我们的干部也都安之若素,觉得理所当然,那我就真的觉得出大问题了。”

    目光在一干埋头做着记录的经开区干部们身上扫了一圈,沙正阳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了李开天身上。

    “老李,我们都不是熟人,甚至我们都对县经开区的情况很了解,今天来,我们也不再搞什么调研摸底,老丁、老夏和老齐他们都早就摸过底了,我也一样不陌生,咱们就不玩虚的了,直接说实在的干货!”沙正阳沉声道。

    “我给你三分钟时间介绍经开区现状,不要超时,我只听三分钟,然后你说你认为现在经开区存在的问题,以及你认为现在县里可以做到的,也切实可行的解决方略。”

    没有给李开天多少解释或者埋怨的余地,沙正阳一锤定音。

    “这一点你可以自由发挥,想说多久说多久,大家也都可以参与进来补充,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办法,记住,各抒己见,不要人云亦云,老李说完,其他人都可以提问题讲办法,最终我们来形成下一步可以落实的计划,怎么样?!”

    丁希慎、夏克俭以及齐国志都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位新来县长的与众不同,根本不给你多少废话的时间,也不走什么客套程序,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步入正题,让你无法回避。

    饶是李开天有一些思想准备,还是被沙正阳的这套组合拳给打得有些发蒙,只能点头先应下来见招拆招了。

    李开天也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人物,能坐上这个位置,连丁希慎都觉得李开天哪怕有点儿混不吝,但各方面能力都不俗,文能提笔武能玩枪,做群众工作更是一把好手。

    不过李开天还是小觑了沙正阳的气性,三分钟时间过得很快,本来李开天还打算介绍一下县经开区的情况,但却被沙正阳断然制止,让他直接说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让李开天很是不适应。

    好在李开天也算是经历过世面的,迅速收拾起了情绪,把经开区现在存在的主要问题一一罗列而出,既谈到了解决这些问题面临的困难,同时也提出了一些矛盾上交的办法。

    沙正阳并不在意。

    这些在下边干了多年的老油子,能力有,考验上司的本事一样有,随随便都能挑出一些东西来,就看你能不能制服得了他们了。

    “我听明白了,几个存在的突出问题,都亟待解决。”沙正阳显得很有范儿,丝毫不把李开天丢出来的难题放在眼里,“不知道你们县经开区其他几位班子成员有没有其他需要补充的?”

    见几个人都摇头,沙正阳也清楚看样子李开天在经开区管委会里还是很有威信的,丁希慎这个县委副书记兼着党工委i书记,似乎有点儿被架空的嫌疑啊。

    但沙正阳知道实际上并不是,丁希慎很好的把握了度,给与了李开天足够的自主权,而李开天也很懂规矩,并没有非分逾越之举,所以丁希慎和李开天相处还算不错。

    “嗯,我基本上听明白了,具体的问题大概有四个方面,第一,经开区的建设规划滞后,缺乏预见,以至于县经开区现在布局十分不合理,影响到了未来下一步的发展,……”

    “第二,建设投入薄弱,使得整个经开区的建设严重落后,影响到了整个经开区的招商引资环境,……”

    “第三,招商引资的力度不够,办法不多,缺乏有招商引资工作经验的干部,致使招商引资成效不彰,……”

    “第四,产业布局导向和未来产业发展的规划上不清晰,缺乏明确的产业扶持政策和针对性的招商引资手段,……”

    应该说李开天还是基本上把目前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问题都点到了,这实际上也涵盖了整个经开区存在的问题,几乎是样样都有问题,如果能把这几个问题解决了,追赶市经开区也不在话下了。

    “问题不少,但是老李,我听你的建议和办法却不多啊。”沙正阳嘴角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光有问题,却没有对策,经开区的班子和干部们就束手无策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很多事情我们下边再怎么跳得起,但也很难实现意图,还得要靠上边发话。”李开天狡猾的道:“若非如此,也不敢请沙县长你们来指点迷津了。”

    “老丁,老夏,老齐,听见没有,老李把道儿都划了下来,就等咱们赤膊上阵呢。”沙正阳笑得很开心,“一道题接一道题,连环紧逼啊。”

    “县长,老李说得也不无道理,有些事情的确非下边能解决得了的。”丁希慎看着沙正阳,“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也需要一定的条件基础支持。”

    之前李开天就和丁希慎透露过一些风,表示会在沙正阳来时主动暴露问题,提出建议,丁希慎也表示了谨慎支持,他也想看看沙正阳打算如何来解决这几道难题。

    “嗯,那我来说说吧。”沙正阳快刀斩乱麻。

    这些问题你要细细琢磨,都是问题,但是不是就真的毫无头绪,难以解决,也未必。

    只是这些问题都环环相扣,解决一个问题会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这就需要一个综合性的总方略来统一实施。

    “我来调研之前,袁书记也和我谈过话,县经开区的局面必须要打开,而且要在较短时间内拿出成效,我也算是在袁书记面前立了军令状吧,到年底之前,县经开区必须要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全县全市人民面前!”

    沙正阳声音铿锵,“第一点,这不是问题,建设规划,是县建委的本职工作,我已经要求葛铁柱,一个星期之内要拿出一个符合县经开区未来发展规划的方案来,如果有问题,我来承担!”

    丁希慎和夏克俭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葛铁柱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在县经开区的规划建设问题上,原本丁希慎一直希望在经开区规划范围内的建设规划由经开区自己来规划,再报给县建委。

    但是被葛铁柱以各种理由反对。

    最终官司打到了袁成功面前,袁成功也是轻描淡写的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还是被县建委牢牢把持住。

    现在沙正阳不知底细却要去夸这个海口,恐怕弄不好就要被葛铁柱摆一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