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将沙正阳一军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将沙正阳一军

    “你是说是那个卿秀才家的姑娘?”楚天澜若有所思的注视着窗外,“他们关系很好,是恋爱关系么?”

    “楚书记,这我问过,可是他们说不像。”站在楚天澜对面的面部轮廓棱角分明男子摇摇头,“倒像是许久没见面的朋友,但看得出来沙县长对卿铁金的姑娘很亲近,应该是以前就很熟悉的样子。”

    “嗯,没想到咱们蓝光厂也还是出人才嘛。”楚天澜嘴角浮起一抹笑容,“老金,卿铁金和你是老乡吧?老家都是沙洲的?哦,现在叫张家港了。”

    “不,我是沙洲人,卿铁金是常熟人,但挨得很近,也算半个老乡吧。”金明谷再度摇头,“他比我要大十岁,原来在子弟校教书的时候教过两年,后来调到县一中去了,不过他老婆还是在厂里。”

    蓝光厂的不少职工原籍都是江浙那边的,像楚天澜就是湖州安吉的,而他的副手官陂镇党委副书记金明谷则是苏州张家港的。

    由于蓝光厂、红梅厂和红星厂这三大厂在真阳县境内已经几十年了,加之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企业经营效益不太好,所以从85年以后陆陆续续有不少的企业干部从这三大厂调到宛州市里和真阳县里。

    像楚天澜和金明谷都属于此列,而后许多厂子弟考上大中专院校之后也不愿意回厂里,也分到了市里和县里。

    楚天澜是83年就从厂里调出来了,算是走的比较早的一批,先是到真阳县府办工作,85年开始到棋盘乡担任副乡长,87年到官陂镇担任党委副书记,90年任镇长,92年担任党委i书记。

    “嗯,卿秀才离开厂里有好多年了吧?估计厂里很多人都未必认识了。”楚天澜沉吟了一下,“你帮我去问问,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帮忙牵一牵线。”

    “真的有用?”金明谷也很好奇,据说这一次县府办主任人选有些故事出来,新来的县长否决了组织部推荐的人选,原本是陪注的楚天澜和霍丛峰就一下子成了竞争力最强的人选。

    面对这样的机遇,楚天澜当然不愿意放弃,自然也就要动用各种资源来谋一谋了。

    “不好说啊,努力了未必能成,但至少对自己也有个交代了,可不努力肯定不会有戏,这一点确信无疑。”楚天澜淡淡的道:“想必老霍也是如此。”

    “也是,只是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位新来的沙县长心思如何,部里边不是说他比较看重欣赏乡镇起家履历丰富的干部么?”金明谷沉吟着道:“你和霍丛峰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那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看看谁的表现最能入领导的法眼吧,总得要找个机会让我们在领导面前展示展示吧?”楚天澜笑了起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也别那么多纠结了。”

    “嗯,我尽快和卿铁金联系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金明谷也义不容辞。

    ********

    沙正阳自然不清楚自己在食堂里的这一番故事也会引来如此大的风吹草动,他还在按照着自己的既定路径行进着。

    实在是他来宛州时间太短,而且无论是在市委办还是市委政研室都呆的时间不多,而市经开区那边又基本上是全数易人,所以很多人都对他不熟悉。

    崭新的桑塔纳缓缓的行驶在复兴大道西延线,也就是所谓的复兴大道西段上。

    路况不错,除了没有辅道和绿化带外,整体情况还可以,但是路上来往车辆并不算多,而且也看得出来,车辆多是从复兴大道东段过来的,也就是说,更多的还是来往于市经开区的车辆。

    沙正阳调研的第一站是县经开区。

    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就位于复兴大道西延线尽头与国道316连接的自强路交汇处。

    绕行一圈,四辆车组成的车队进入管委会的小院内,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主任李开天已经在管委会大门上迎候了。

    对李开天沙正阳不算陌生,虽然县经开区的掌舵者实际上是县委副书记丁希慎,但李开天则是具体操作者。

    “沙县长,丁书记,夏县长,齐县长,欢迎来咱们经开区考察调研。”李开天生得一副眯缝眼,如果不小心,还真以为这人走路都在打瞌睡,不过这个家伙精力却相当充沛,对县经开区的心气一度很高。

    拿李开天他自己的话来说,真阳县经开区是生不逢时遇上了市经开区的强势崛起,各种资源不敌外加领导态度模糊,所以才眼睁睁的看到市经开区一步一步抢占了县经开区的资源和机会,让他扼腕不已。

    “行了,老李,你也别在我面前装了,丁书记和齐县长你比我还熟,但是我对你更熟,这一年多我和你打交道的时间也不少吧?”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在市经开区工作期间,沙正阳没少和李开天打交道。

    这家伙也经常厚着脸皮跑到市经开区这边来打探消息,甚至也想过来挖墙脚,但是在市经开区的严防死守外加市经开区的条件的确要比真阳县经开区的条件好得多,所以他的伎俩基本上没能得逞。

    对李开天的“无耻厚颜”沙正阳却是相当欣赏,搞经济工作,你连这点儿颜面都放不下,那还是干脆回去带孩子算了。

    至于说李开天没能得逞,那也是非战之罪,以县经开区现在的情形,就算是自己去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游说投资者,一样很难成功。

    “沙县长,谁能想到您会来咱们真阳呢?早知如此,您上半年就该放点儿水,让咱们县经开区也接几个项目,也解解渴啊。”李开天满脸失落的苦笑,一般陪着沙正阳往会议室里走。

    “那个凱美食品,我们都差点儿要成功了,最终还是落户到那边去了,就和我们县经开区直线距离只有八百米,我都亲自量过,您说这不是太让人窝心了?”

    凱美食品这个项目沙正阳知道。

    投资额度不大,区区二百二十万元,是一个潮州老板投资。

    这个潮州老板原来在汕头那边经营着一家糕点企业,觉得汕头那边投资环境不是很好,而且市场狭窄,这一次算是进军内陆地区开辟市场,主要以生产,港式糕饼、蛋糕为主,主攻内陆的大中城市市场。

    在市经开区那边这也就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小ase,但是对于久未开张的真阳县经开区来说却是一道甘之如饴的可口佳肴了,但没想到最终还是花落邻家。

    这也让在这个项目上很是花了一番心思的李开天唏嘘长谈了好几天。

    “老李,面包会有的,要不今天我们这一帮子人也不用如此大动干戈的来你们经开区来调研了不是?”

    沙正阳能理解对方心情的不爽,这一眨眼,自己就变成了真阳县长,可几个月前自己还在和他寸土必争寸利必得呢。

    “那可说好了,沙县长,您今天和几位领导都来了,如果不给我们县经开区带来点儿实质性的利好消息,我当面不敢骂您,可背后肯定要戳您脊梁骨的。”李开复大大咧咧的道。

    沙正阳很喜欢这种氛围气氛,有事儿说事儿,还带着这种半开玩笑的话语,能一下子让双方的感情亲近不少。

    这个家伙貌似粗豪不堪,其实一样是一个搞关系的高手。

    “呵呵,尽管骂,利好消息也得要你们自己去争取,你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交票,光知道要政策,要资金,要支持,就算我能忍了你,袁书记也得把你给撸了。”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李开天也是袁成功很看重的人。

    袁成功当县长时,这家伙还是坝头乡的企业办的工作人员,而袁成功也原来在坝头乡当过乡长。

    袁成功把李开天一步走坝头乡的党委副书记直接提拔到了县经开区当主任,好在这家伙也还算是有些能耐,不至于被人骂全靠关系。

    “沙县长,我老李一把年龄了,也干不了几年了,不怕被撸了,就怕日后被人骂在这个位置上耽误了经开区几年,那我日后在县里拿退休工资都觉得惭愧,所以我也才逼不得已的在市经开区那边去劫道挖墙脚,那也是为了工作。”

    把一干人让进会议室坐定,李开天语气里多了几分真诚,少了几分混不吝。

    “沙县长,不瞒您说,您如果不来我们这里调研,我也打算要找上门来了,您在市经开区里大开大合,纵横捭阖,把市经开区干得风车斗转,也害苦了我们这边,现在您到真阳来当县长了,如果咱们县经开区还搞不起来,我觉得您和我都愧对这一方水土和老百姓。”

    这几句话一出来,整个会议室里都有些安静。

    丁希慎、夏克俭和齐国志都有些微微变色。

    这话有些重了,出格了,李开天貌似不知轻重,混不吝,但绝不可能不明白这话的分量,但是他还是说了。

    沙正阳心中轻笑,这是袁成功在用这个家伙来将自己一军啊。

    瑞根说

    第四更,没理由不给两百票吧?感谢盟主37游戏飞哥再度厚赏,唯有精心构思努力码字回馈兄弟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