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切入,偶遇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切入,偶遇

    憨厚老实的模样的确能迷惑很多人,但对于沙正阳来说,却没有多大的作用。

    他只看结果。

    作为建委主任出身的葛铁柱,现在甚至还兼着县建委主任,连这点儿事情都还要给自己在这里磨磨唧唧的说苦道难,那只能说明袁成功选的这个县长助理就是一个纯粹的窝囊废。

    但袁成功会选一个窝囊废当县长助理么?而且这个县长助理甚至比好几个副县长分管的工作都还重要,那袁成功不是瞎子就是傻子了。

    很显然是这位葛助理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身份,还以为他可以仗着袁成功的看重来挤兑自己,那只能说他昏了头,忘乎所以了。

    “好了,老葛,这些情况你还是回建委去好好交待给建委那帮人吧,我只要下个星期看到新的规划图出来。”沙正阳平淡而利索的结束了谈话,“我相信你应该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是不是,老葛?”

    注意到沙正阳目光里平静中蕴藏着的力量,葛铁柱意识到自己小觑眼前这个娃娃县长了。

    自己不该来捋虎须,走眼了。

    自己该等一等,也许还有别的人来做这种蠢事,可自己怎么就忍不住先来了?

    是因为之前他言语中流露出来的那种骄人气势刺激到了自己,还是别的其他什么?

    葛铁柱有些惶然,不过迅疾就稳住了心神。

    “沙县长,我马上去安排,尽最大努力按照您的要求把工作做好。”葛铁柱脸上重新浮起笑容。

    “那就好,我最喜欢工作效率高的干部,建委工作很重要,尤其是在城市化进程加快这个过程中,起作用会越来越重要,老葛,你要把工作抓落实啊。”沙正阳不咸不淡的鼓励了对方一句。

    葛铁柱的背影终于消失在了食堂门外,沙正阳没有理睬对方,径直入内。

    食堂里人声鼎沸,起码有五六十人,分成了十来个小群体,各自兴高采烈的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一天的工作。

    伙食好,又有补贴,县委县府机关内的单身汉或者中午不开火的家庭,都愿意来这里吃饭。

    沙正阳一边和周围的干部们点头示意,一边偶尔和稍微熟悉一些的干部说两句打个招呼,然后才到窗口边上,厨师张胖子早就把准备好的两荤一素递了出来,“沙县长,您的。”

    五毛餐券递进去,沙正阳接过托盘,随意看了一眼四周,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对方似乎也在这一瞬间看到了他,讶然的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沙正阳确定了一下自己没看错,这才微微一笑的向那一桌旁边的空桌走了过去。

    事实上整个食堂里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靠着窗户那两三张桌子是县领导的。

    虽然县领导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并不多,他们都有家庭,哪怕食堂伙食味道和分量都很好,但是也不及家里吃得更香,当然也有时间来不及或者特殊情况下,县领导也会在这里吃一顿,但这种情况不多。

    真正能坚持在食堂里长期用餐的,估计除了沙正阳之外,也就只有副县长齐国志和县委副书记兼纪委i书记岳德斌了。

    齐国志是因为老婆是县一中的教师,平时中午都在县一中食堂里和女儿一块儿吃,而县一中在城南,和县委县府大院一南一北遥遥相对,骑自行车都得要十来分钟,而且学校食堂的味道大家都知道,所以齐国志干脆中午晚上都在食堂吃,只有早饭在家吃。

    至于岳德斌,他的情况和沙正阳差不多,他是市纪委下派干部,来真阳四年了,但岳德斌本来也是真阳人,而且也是从真阳出去的干部。

    他原来在真阳县检察院工作,后来调到市检察院,88年从市检察院调到市纪委,91年下派到真阳担任县委常委、纪委i书记,93年初升任县委副书记兼纪委i书记。

    沙正阳进食堂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岳德斌和齐国志都已经吃完走了,沙正阳知道县里的规矩,但他并没有“遵守”,而是直接坐到了中间。

    卿箬笠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沙正阳。

    她已经有些时间没见到沙正阳了。

    她是来她两个同学这里,顺带就来一起吃饭了。

    这两个高中同学,都是蓝光厂子弟,考得很好,一个考上了嘉州大学,毕业分配回来分到了县委宣传部,还有一个考上了东北财大,毕业后回来分配在了县财政局。

    宣传部自然在县委县府大院里,县财政局紧挨着县委县府大院,是一个独家小院,三层楼的楼房,不过没食堂,所以都还是一样享受着县委县府大院的待遇。

    子弟校出来的情况就是那样,成绩两极分化,好的能考上重点大学,差的连中专都考不上,卿箬笠的这两个同学都属于学霸类型,而她呢,则属于少有的中不溜,只考上了一个汉东师范学院。

    看见沙正阳大模大样的走到了自己的邻桌,坐了下来,自己两个同学却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兔子,缩了起来,垂着头,只顾埋头吃饭,卿箬笠也很奇怪。

    她对沙正阳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一次救了自己之后,一个月后她单独请了沙正阳一顿饭。

    沙正阳按时赴约了,吃得很愉快,沙正阳希望她可以经常联系他,但是卿箬笠却很理性的表示了克制。

    她知道沙正阳当了宛州市经开区的管委会副主任,后来工作一直很忙碌,她甚至也打过一次电话到经开区的办公室里询问,但对方说沙正阳去了上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让她打手机。

    可是沙正阳作为宛州经开区的副主任来真阳县政府吃食堂,这是一个什么状况?而且好像他还在这里很熟悉,但为什么自己这两个同学却缩着头呢?

    能和沙正阳打招呼的基本上都是沙正阳认识的,或者是自认为有一定头脸的角色,像卿箬笠这两个同学也不过是才工作一年多的小年轻,哪里有资格去沙正阳面前搭话?

    “小卿,怎么有空来我们真阳县政府食堂里吃饭啊?”沙正阳一边好整以暇的拈着菜,吃着饭,一边微笑着问道。

    声音不大,刚好够这两桌人听得到。

    “啊?沙主任,我是到我两个同学这里来,所以中午她们带我来这里尝一尝,县政府食堂的味道特别好。”卿箬笠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她对沙正阳嘴里所说的“我们真阳县政府食堂”很是不理解,难道沙正阳调到真阳县里来了,副县长,还是副书记?这不是被贬了?

    “是么?看样子我们真阳县政府食堂声名远扬啊,好事儿,好事儿,留得住人嘛。”沙正阳笑了起来。

    他本来想要直接端起饭碗过去的,但是看到对方一桌是三个年轻女孩子,掂量了一下不太方便,虽说这是众目睽睽之下,但是却容易给其他干部一些不太好的联想,也就只能隔着桌子说话了。

    “沙主任,你调到真阳来了?”卿箬笠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停住手上的筷子,瞪着一双美目问道。

    “嗯,发配了。”沙正阳逗乐着对方,“是不是为我感到惋惜?”

    “呃,不是,这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卿箬笠有些凌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胡乱的信口安慰。

    旁边她的同学实在忍不住了,用胳膊肘靠了她一下,“箬笠,别瞎说,他是新来我们真阳当县长的,……”

    卿箬笠这才惊得一捂嘴,“他是县长?他当县长了?”

    半个小时后,卿箬笠已经坐在了沙正阳的办公室里了,当然还有她的两位同学陪着。

    看见沙正阳亲自给她们泡茶,几个女孩都慌了起来,忙着要自己来,沙正阳制止了她们的行为。

    “坐下,坐下,你们来我这里就是客人,虽然两天前我也算客人,但现在我得算主人了,箬笠是我来宛州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古诗词喜好者的同道,今天有这么巧遇缘了,在政府食堂都能碰上,难得。”

    沙正阳心情很舒畅,不仅仅是因为面前有了三位美女可以养眼,更因为居然可以在这里遇到卿箬笠。

    沙正阳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除开卿箬笠,眼前这两位青春靓丽的女孩子的颜值都不差,按照宛州和真阳这边的说法,都是在八十分以上的标准,虽然不及卿箬笠那么出众,但是也都算得上甜美可人了。

    宣传部这位女孩子叫孟桐,很活泼,嘉州大学哲学系毕业的,一张圆脸,很有亲和力,个头不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但身材很火爆,一件白色紧身t恤把身体勒得紧紧的,淡蓝色的文胸都能透过白色体恤透出一抹色泽出来。

    另外一个女孩叫张佳音,声音很好听,如黄鹂鸟一般,但是话不多,看得出来是一个学霸类的女孩子,鼻梁上的眼镜度数不低。

    在两个同学面前,卿箬笠反而显得有些腼腆,话语也不多,倒是那个叫孟桐的女孩子很活跃,不断的寻找着话题。

    *****

    第二更,兄弟们你们的保底月票呢?求1000票!

    阅读地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