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困扰,正主儿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困扰,正主儿

    “看来文凭很硬,经历也很丰富啊。”沙正阳不置可否的点评了一句。

    柳彦是排在第一位的,这也代表了县委组织部的意见,不过沙正阳内心不太愿意用这一位女性干部当县府办主任。

    根据他这一天的观察,县委县政府机关大院里的女性干部比例不算高,但是颜值却都很高,给他的感觉,这些女干部的颜值比宛州市委大院内更高。

    这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却也让他有些谨慎。

    所以直觉告诉他,只怕这位柳彦柳主任的颜值也不低,而且这么年轻,这要当了县府办主任,难免瓜田李下。

    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小心一些好。

    侯为贵和瞿永和交换了一下眼色,微微皱眉,看来这位沙县长似乎对柳彦的印象不太好。

    这可有些麻烦了。

    组织部里边确定的县府办人选就是柳彦,其他几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陪注的。

    但这一次袁书记的意见是要征求沙正阳的意见,也给县委组织部出了一道难题,他们就担心在这个人选上出问题,没想到不幸而言中。

    “沙县长,柳彦在大学里就是团委干部,85年大学毕业后,先分到了县政府办工作,86年入党,88年开始先后担任县青联副主席、团县委副书记、团县高官,91年担任旧营镇镇长,是当时我们真阳县最年轻的乡镇长,也是唯一的女乡镇长,93年底调回县委办担任副主任兼县委政研室主任,履历算得上是比较丰富了。”

    瞿永和的介绍让沙正阳也有些恍惚。

    这个干部的经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自己也有些相似,工作一年后入党,也是先在县府办工作,只不过在后续的路径上分道了,自己下了基层,对方走了团委这条路。

    应该说对方的仕途也相当顺畅了,二十七八岁就是正科级干部了,而且这才三十三岁,如果担任县府办主任,那也和副县级干部也就一线之隔了。

    当然和自己没法比,不过一个女性干部能这么牛,也相当厉害了。

    “嗯,我知道了,介绍一下其他三位同志的情况吧。”沙正阳点点头。

    瞿永和看了一眼侯为贵,侯为贵脸上也掠过一抹无奈。

    这一位显然不太认同部里边推荐的这个人选,原因理由侯为贵大略也能猜测出一二来。

    只是当初知道祝汉明要走,谁曾知道会来这个沙正阳,这么年轻,还未婚,的确有点儿不太合适。

    其实要真说也没什么,女的又怎么了,人家也比你大六七岁,人家都不在意,你还在那里踌躇,从另一角度来说,那也是你自己不自信。

    当然这些话也只能在肚子里腹诽了。

    瞿永和打起精神又把另外三位干部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沙正阳倒是听得很认真,还专门问了一些问题。

    白振堂年龄有些偏大了,都四十六了,楚天澜和霍丛峰都不错,一个四十一,一个刚四十,正值壮年,而且履历都很丰富,既有在县直机关单位工作的经历,也有长时间在基层乡镇打磨的故事。

    对这类干部沙正阳前世中就比较偏爱,他认为这类干部对基层工作很了解,擅长群众工作,随着经济发展,县处级干部中能扛重担的往往就是这一类干部。

    按照沙正阳的观点,高官干部最好都应该有过县高官县长的经历,最不济也应该在地市一级担任过一定时间的党政主官,而地市级的党政主官则应当在区县一级领导岗位上有相当的工作经历,县处级干部也应当在乡镇领导班子中干过,这样的干部才能更接地气。

    这个观点可能略显偏激,但是沙正阳却觉得这能在很大程度上使得省市两级的文件政策精神能够真正接地气,不至于出现全是浮在表面难以在实际中操作的情况。

    送走了侯卫国和瞿永和二人,沙正阳拿起这份名单又仔细琢磨了一阵。

    楚天澜和霍丛峰他都不认识,也不了解,光凭组织部的介绍他也没法做出决断,最好能够找到一个自己信赖且了解真阳情况的人来帮自己参考一番。

    问题是自己也只来了宛州两年,比较熟悉了解的干部基本上都在市里边,无论是曲晓伟还是奚重山亦或是贝一河,恐怕都对真阳县这边的干部不太了解,谁能和真阳这边牵挂上一点儿线?

    ********

    放下电话,霍丛峰舒了一口气。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谁也没想到沙正阳竟然不太认可组织部的推荐,这可是一件新鲜事儿,但却是一个机会。

    一个月前霍丛峰就知道了这个名单,自己名列其上,还有楚天澜和白玉堂,当然也还有柳彦。

    他和柳彦关系其实不错,这女人也的确有些能力。

    柳彦91年底到旧营担任镇长,而自己是92年7月从熊岭乡党委i书记调任旧营镇党委i书记,二人共事了一段时间,工作中相处也还算融洽,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次却会在竞争这个县府办主任位置上成为对手。

    之前霍丛峰并没有抱多少希望,因为谁都知道部里边基本上确定了柳彦作为县府办主任人选,自己和楚天澜都并没有成为组织部的确定人选。

    但现在局势却发生了变化。

    据说这位沙县长比较欣赏在乡镇工作经历丰富的干部,这基本上可以把白玉堂排除了。

    柳彦在乡镇工作时间也不长,但楚天澜却是一个劲敌。

    自己在乡镇中工作了十六年,楚天澜也差不多。

    问题是现在谁也捉摸不透这位新来的沙县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喜好,县里边的人对他都不了解,他现在甚至连秘书都没有。

    看来还得从市里边想想办法,市委办,市委政研室,市经开区,这三个单位是这位沙县长呆过的地方,或许能在这边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就在霍丛峰冥思苦想的时候,楚天澜也一样在考虑。

    霍丛峰能收到消息,楚天澜自然也不会落后。

    他面临的问题和霍丛峰一样,都是对这个突然空降而来的县长一无所知,可现在县府办主任人选敲定迫在眉睫,也许就是两三天之内,长也不过一个星期,时间不等人。

    ********

    秘书问题一样困扰着沙正阳。

    相较于县府办主任,秘书人选显然要简单得多。

    但再简单,这也是自己身边人,尤其是最重要的人,这甚至会关系到自己的一些个人隐私,所以沙正阳也希望能够选一个各方面都符合自己要求的人。

    县府办里年轻人不多,大部分都是三十岁以上的,和沙正阳年龄相仿的有两个,但是沙正阳粗略的了解了一下,认为不太合适。

    那就只有从外边选人了。

    “老葛,县经开区那边的规划要尽快拿出来,国土局和建委你要盯着,老丁和我谈过了,刻不容缓,要想和市经开区竞争,我们的规划和建设都要有大的创新变革,不能在现有小格局下小打小闹,这一点我也和袁书记交换了意见,他赞同我的看法。”

    沙正阳背着手缓步走入食堂里,紧跟在他身边的是一名矮壮汉子,短发平头,额际有些油光发亮,一件短袖梦特娇t恤勒在身上,看上去总是觉得不那么得劲儿。

    “沙县长,这恐怕需要一些时间啊。”

    平头男一张口说话露出一口白牙,黝黑的面膛看上去格外朴实憨厚,他就是沙正阳觉得最奇葩的县长助理兼县建委主任葛铁柱。

    “原来经开区那边的规划早已经确定了,但是在建设进度上不尽人意,当然这里边有很多具体问题,主要还是一些建筑企业质量和进度都跟不上,为此经开区的意见很大,建委这边也很为难。”

    “那你估计要多长时间才能把新的规划拿出来?我告诉你,我要的是按照新的构想拿出来的新规划,你少拿那些随便涂抹修饰一下的玩意儿来糊弄我,我不懂规划,不代表我找不到看得懂的人来帮我看。”

    沙正阳的话语里没有多少客气,态度也很坚决。

    平头男心中一凛。

    谁都知道自己是袁书记的人,这一位新来的县长可有点儿给自己下马威的味道,难道真的要准备拿自己来开刀祭旗?

    葛铁柱当然知道沙正阳的来头不小,但是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袁书记还在真阳,沙正阳才来几天,就敢打翻天印?他沙正阳恐怕没有这个胆子吧?

    再说了这样闹僵了,他还想不想开展工作了?

    但想是这样想,葛铁柱却不敢去冒这个险,好歹人家是县长,自己这个县长助理要想和正主儿正面掰手腕,那就有点儿不识时务了。

    “沙县长,那哪儿能呢?”葛铁柱憨厚老实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显得很委屈,“县建委肯定会按照您的要求来进行重新规划,只是您也知道,现有建成的区域要保留,同时还要尽可能的与新构想形成协同一致,另外也还要考虑未来丁书记所提到的城发司的运作能力,所以肯定需要精心规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