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沙正阳自然不知道自己这多加了一会儿班都被人给嘀咕了。

    县政府食堂六点到六点半均供应饭菜,由于味道不错,加上还有饭菜补贴,所以无论早中晚,都是一顿五毛钱,管饱。

    早饭有豆浆、稀饭、油条和小笼包以及面条,中午饭基本上是四荤两素一汤,味道不错,所以愿意在食堂里吃饭的人不少,每月每名干部按照22天上班时间计算,一天一块五的餐券,发给叁拾叁元餐券。

    因为考虑到六点半都能吃到,所以沙正阳也就考虑多读一会儿相关资料,尽快熟悉县里的情况。

    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二十五分了,沙正阳这才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径直去食堂。

    梁纲和许红菱看到沙正阳的身影离开办公室,二人这才收拾东西。

    两人都是有家庭的人,晚饭都不在食堂里吃饭,推着自行车出门。

    刚出县政府大门,就碰见了副县长方东升进县政府大门,就在大门外下了车,进了大门。

    梁许二人下车,招呼方东升。

    “梁纲,小许,沙县长在么?”方东升看样子也是刚从哪里回来。

    “方县长,沙县长刚从办公室出来,这会儿去食堂里就餐去了。”梁纲回答道,“有事儿?””

    “嗯,这样吧,我先去和沙县长汇报,你要么就和我们一块儿吃,要么就赶紧回去吃了来办公室一趟,省里有个农业方面的项目,可以争取。”方东升点点头。

    梁纲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就被事情给沾上了。

    根据县政府里几位副主任的分工,梁纲联系常务副县长夏克俭和齐国志,许红菱联系方东升和印怀平,另外一位副主任瞿云彬联系黎明珠、宋春晖和葛铁柱,因为辛礼义还未卸任政府办主任,所以他就没有联系人,相反他还要联系县长。

    见梁纲看了一眼许红菱,方东升自然明白梁纲的意思,瞪了对方一眼,“这事儿涉及到财政资金配套,我估计沙县长要和夏县长说事儿,所以小许也一样要来。”

    许红菱脸色不太好看,哼了一声,“那我得晚点儿,本来就回去晚了,还得把家里小祖宗的晚饭解决了才能来。”

    方东升到食堂里一眼就看见了和沙正阳作在一张桌上吃饭的齐国志,略感吃惊。

    他印象中齐国志好像从未在食堂里吃过饭,无论是早饭还是午饭晚饭,没想到沙正阳才来,齐国志就有点儿要抱大腿的意思了,难道这家伙就不担心袁成功的态度?

    县里的情况很复杂,方东升分管大农业这一块也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县委i书记袁成功对农业这一块工作不太重视,原来的县长祝汉明也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所以很多时候他这个排序第二的副县长甚至还不如排序最后的县长助理葛铁柱。

    向齐国志点了点头,方东升一屁股坐在了沙正阳边上,沙正阳也笑着招呼对方:“老方,吃了没?今晚的红烧排骨味道不错,还有凉拌白肉,堪比共产主义生活了。”

    “嗯,那行,我去弄点儿吃,吃了之后,还有一项工作要向你汇报。”方东升也不客气。

    农业工作虽然大家都口口声声称是根本,要高度重视,但是实际中,根据各地主要领导的喜好,基本上都排在比较靠后。

    像工业和招商引资,像国土、交通和建设,基本上都要排在靠前,甚至有些时候文教卫生也要排在农业之前。

    随着分税制的实施,大家对工业和第三产业这两块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农业地位也就越发黯淡,当然在付诸于书面文件上时,农业再不济也要排在第二位。

    见方东升来了,齐国志也没有多说什么,打了个招呼就端着碗离开了。

    沙正阳一时间也还看不清楚县政府这个摊子里班子成员里相互之间的关系如何,但他感觉得到这里边还是暗流涌动,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一团和气。

    祝汉明能维系好这样一个摊子也不容易,尤其是还有一个喜欢插手且强势的县委i书记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时候。

    现在就要考验自己水准的时候了。

    方东升吃东西很快,沙正阳还没吃完,方东升已经唏哩呼噜的把半盆饭吃光了,连带着还有一份回锅肉。

    看看方东升的个头和腰腹表现,沙正阳都不由得替对方担心,他这个年龄,这样的身体状况,弄不好就距离三高不远了。

    “走,去我办公室。”沙正阳和方东升并肩而行,“这么急,什么事儿?”

    “项目,一个农业项目,我觉得很有价值的农业项目。”方东升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沙正阳的表情。

    沙正阳在党政联席会上的态度,班子成员都隐约能感觉到,但是这一位是不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还不太好说,尤其是这一位还是搞工业起家的,就更难以让人相信了。

    “哦?农业项目?”沙正阳一下子来了兴趣,望向方东升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喜欢,“老方,你可别信口开河哄我开心啊。”

    “县长,这种玩笑我敢开么?”方东升见沙正阳真的很有兴趣的样子,心中也也稍微一松,“真的是省里的一个项目,主要是农业部有些一些新举措,前年,也就是93年6月,国务院召开了专门的‘菜篮子工程’工作会议,提出了要在部分省市区建立蔬菜生产基地,以保证大中城市的蔬菜供应。”

    沙正阳凝神思索了一下,“这个会议我有点儿印象,这是国务院第一次召开专门的蔬菜生产供应会议,很少见。”

    “嗯,正是因为国务院的这个会议形成了一系列意见,要求在各省市都要结合本省实际,选择一些地质土壤和水热条件比较好的地区,特别是一些蔬菜种植历史和经验的地区,作为蔬菜生产基地来建设,农业部和省里都会予以一定的资金和政策扶持,……”

    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方东升语气很兴奋,“我们真阳的条件非常合适,尤其是西片沿着国道316一线,以及北面的省道226从官陂到藿集这一线,地势土壤和水热条件都尤其适合种植蔬菜,而且这两地也都有蔬菜种植历史,……”

    “老方,这样的好事,恐怕谁都要争得打破头吧?”沙正阳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这背后肯定还有后招。

    “县长,肯定没那么简单,先要建试点片区,部里边和省里考察合格之后,才会拨付补贴资金,县里也需要拿出相应的配套资金来。”

    方东升知道沙正阳也不是好糊弄的,对这一套也很熟悉。

    “不过县长,前期农业部和省农业厅会派出专家来指导地方上蔬菜培育种植,提供技术支持,同时也会有一些种苗种子和化肥以大棚等物资的支持,这些都非常难得啊,尤其是农业部和农业厅专家将会驻点在选址地进行现场指导,帮助当地农户学习掌握现代蔬菜种植技术,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方东升显然很看重这样一个机会,沙正阳一样也很意动。

    瞌睡刚来,就有人送枕头来,对于一心想要双轮驱动,两条腿走路的沙正阳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契机。

    到了办公室,二人坐下,沙正阳替方东升泡茶,方东升婉言谢绝,只要了一杯白水。

    “怎么,怕晚上睡不着觉?”沙正阳打趣。

    “县长,我可不敢和你比,我都四十几岁的人了,睡眠本来就不太好,我还管着防汛抢险,每年这汛期都得把我给折腾得够呛,所以都有点儿神经衰弱了,失眠也很正常,所以晚上不敢喝茶。”

    方东升也很坦率。

    “嗯,睡眠不好,夜里就别喝茶,如果有习惯,其实可以睡前喝点儿红酒,据说有帮助睡眠的效果,有些人觉得比安眠药的效果还好。”沙正阳道:“红酒中有褪黑素,还能缓解紧张情绪,所以帮助睡眠效果不错,这也要因人而异,当然,不能喝太多,喝多了反而对肝和肠胃都有害处,所以一般少许就可以了。”

    “真的?”方东升还真有些感兴趣,睡眠不好如果能用这个办法帮助,那就太好了。

    红葡萄酒在这个年代还不太流行,而国外的什么路易十三或者人头马这些显然还不是大家能消费得起的,但通化红葡萄酒是这个时代比较合适的选择。

    “嗯,应该有些效果,你可以试一试。”沙正阳点头,“不过你也不能抱太大希望,这还是要根据个人体质,个体差异比较大,如果没效果,那就要另寻他法。”

    “有机会试一试。”方东升把手中的厚厚一叠资料交给沙正阳,“这是我一个熟人给我的消息,他在省农业厅工作,也知道咱们真**备这方面的条件,所以马上就给我联系,这些资料也是他给我的。”

    沙正阳迅速浏览了一遍。

    没错,这是农业部按照国务院1993年6月21——24日在燕京召开的全国“菜篮子工程”工作会议精神以及今年年初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精神帮助农民增收致富意见精神来落实各地蔬菜基地建设的一个举措。

    预计部里边会下拨一部分资金用于扶持各地蔬菜生产基地的建设,缓解各地城市蔬菜需求缺口,尤其是反季节蔬菜的种植更是扶持的重中之重。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