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五节 县里事儿
    和自己下一步工作中最重要的助手之一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谅解和支持,沙正阳终于舒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在注意到联席会议上袁成功和自己在探讨工业和农业的发展问题上时,他就发现了夏克俭态度的细微变化,正因为如此他才把夏克俭留下来要交交心。

    现在看来,这一步还是走对了,夏克俭的确不太认同袁成功那种观点,这可能和夏克俭的出身以及心态有很大关系。

    沙正阳也不认为袁成功的观点有什么不对。

    坚定不移搞工业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依靠工业化和城市化,真阳经济就永远不能争先,但是如果因为要重点抓工业就忽略农业甚至是把农业甩在一边,那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了,一样不可取。

    就这么在说不出来的一种状态下履新了。

    沙正阳一时间还真有点儿不太适应。

    到宛州,好歹还是跟随林春鸣,有林春鸣这棵大树在前面遮风挡雨,沙正阳觉得自己能够更游刃有余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该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自己却首当其冲的站在了第一位,而且还有一个和自己关系现在敌友莫辨的县高官袁成功,这如何来打开局面,颇费思量。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必须要搞清楚,而革命中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就是把自己朋友搞得多多的,把自己的敌人搞得少少的,这就是统战工作。

    而战争年代的这种方略用于和平年代一样有效,当然说敌人有些夸张,但是如果能够团结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形成合力,无疑会让工作开展得更为顺利。

    沙正阳坐在办公室里,2b铅笔在稿签纸上按照顺序写了几个需要马上要做的事情或者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秘书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

    原本可以在市委办或者市委政研室选一个过来,但沙正阳放弃了,他觉得在真阳县里选一个能够更接地气,也能更快的融入到真阳县里。

    第二,县府办主任的问题。

    既然袁成功愿意示好给了这样一个机会,他当然不会拒绝,而且选好一个县府办主任,的确能够让自己从日常杂务中解放出来,轻松许多,也能集中精力来做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情。

    但县府办主任不好选,这不比选秘书。

    既要知根知底,又要能力出众,能说会道那只是最基本的,还得要对县情熟悉,同时还得要具备一定资历,以免上任之后难以服众。

    如袁成功所说,县委组织部那边肯定已经有一些意向性的人选,但是最终还得要自己来圈定。

    这毕竟是县府办主任,在袁成功不插手的情况下,基本上就得要由沙正阳来说了算了。

    问题是沙正阳对真阳这边的干部两眼一抹黑,一无所知,哪怕是组织部随便挑几个备选干部放在自己面前,自己都难以做出抉择。

    秘书和县府办主任这两项事情是当务之急,须得要马上进行,当然也可以同时进行,但沙正阳现在心里还没谱,还得要了解一下。

    除开这两件事儿,剩下就是具体工作了。

    县经开区的工作是迫在眉睫需要拿出方案的。

    丁希慎其实之前做得不错,但是一来袁成功没有拿定主意,二来祝汉明态度坚决反对,他这个当副书记的自然也就坐蜡了。

    再加上市经开区本身可以动用的资源就要比县里多,县经开区败下阵来也是非战之罪。

    当然也并不是说县经开区现在发展不尽人意就都是客观原因,在招商引资力度和办法上明显技不如人也是事实,这也是沙正阳认为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

    夏克俭的担心并非无因,袁成功的心思都在经开区的发展建设和招商引资上。

    可以说如果不能迅速在县经开区的工作上拿出像样的东西出来,自己想要按照自己的意图在其他比如农业这一块上做点儿文章,只怕就会遭遇极大的阻力,甚至还会激化双方的矛盾了。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还是有些想法和底气的,市经开区的一些办法,县经开区也一样可以用。

    比如成立建发司这样的融资平台,市里可以高开大举,县里也可以因地制宜。

    同样在招商引资上,沙正阳也有自己的资源。

    并不是每个企业都会被市经开区所吸引,毕竟市经开区的资源也有限,不可能对大小规模不同或者符合产业导向的每个企业都一视同仁,谁都愿意自己更受到政府的看重,而不仅仅是单纯的土地价格或者税收政策。

    沙正阳很清楚,如果想要从袁成功那里赢得更多的主动权,那么首先就需要把县经开区这一局打响。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无论是县经开区代表的工业领域,还是西片北片亟待有所突破的农业领域,在没有充分调研获得真实情况下,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沙正阳已经确定了,未来一个月内,他都会集中精力进行调研,尤其是针对县经开区,要拿出方略,有所突破。

    ******

    县政府的食堂条件不错,至少给沙正阳的感觉不比市委食堂逊色。

    林春鸣就不太喜欢在市委食堂吃饭,调整了很多次,效果仍然不佳,所以林春鸣也只能将就。

    挨着县政府大院近也有好处,吃了食堂就可以几步回宿舍,很轻松。

    沙正阳以前没怎么来过真阳,有数的几次都是路过或者办完事就走,真阳县城是什么情况他都不清楚,可现在他却成了真阳县长,所以这也让他有一种说不出唏嘘感。

    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得出,真阳县城地势是由西北方向向东南逐渐降低的,西北方向靠近丹镇和香城,那边就已经是伏龙山区了,而一路东南而下,逐渐成为盆地平原,但是大部分过渡地区都是以浅丘和岗地为主。

    像西片区的东部和北片区的北部就是非常适宜旱地作物的农业区域,而在东片区则是真正的平原区域,也是工农业经济最发达的区域。

    没有秘书,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沙正阳不走,县府办副主任梁纲和另外一位副主任许红菱都不好走。

    “梁纲,这位新来的沙县长你看是个啥性格?”

    许红菱三十来岁,是个大大咧咧的泼辣性格,翘起一个二郎腿,满不在乎的坐在藤椅里,气哼哼的道:“他要当神仙,要废寝忘食,总不能让我们也一直陪着他吧?一天可以,两天也凑合,但要一直这样,老娘可不伺候!”

    能够在县府办里当门脸的角色,姿色自然不俗,拿真阳县政府一帮好事人的话来说,起码是八十五分以上。

    瓜子脸的脸盘子很白净,眉毛细而黒长,鼻梁很挺,嘴唇也有些薄,一头大波浪卷曲乌发显得很时尚,一件白底碎花的长袖衬衣,内里的黑色文胸若隐若现,略显夸张的髋部和丰硕的臀部,很容易勾起男人的荷尔蒙。

    梁纲也是被这个女人给吃得死死的,虽然在办公室三委副主任中他排序第一,但是却总是被这个女人直呼其名,还得应着。

    “这可不好说,我和辛县长也只接触过那么一次,据说咱们县里好像只有袁书记和丁书记与他熟悉一些,另外也就是大许主任和他接触过几次。”梁纲皱着眉头道。

    县委办县府办里有两位许主任,因为大家称呼的时候经常要问是哪一位许主任,所以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亚军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大许主任,而县府办副主任许红菱就成了小许主任。

    “听说这一位很能搞经济,袁书记不是最欣赏能搞经济的人么?这不正好,两个人就对路了。”许红菱噘了噘嘴,“没准儿明年咱们真阳也就能扬眉吐气了。”

    “不好说。”梁纲是参加了党政联席会议的,当然他的工作是做记录,袁成功的观点意图和沙正阳的想法在联席会议上已经隐隐有了一些不同,他能感觉得到。

    当然他觉得也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哪有初来乍到的县长就要挑衅坐山虎的书记?这显然不合情理。

    “什么意思?”许红菱来了兴趣,这县里她也没几个怵的人,除了袁成功和周素林,哪怕是祝汉明她都不怎么怕,“少给我吞吞吐吐,说人话!”

    “我也说不上来,多等一段时间你就能看得出来,咱们这位新来的沙县长恐怕很有一些他自己的想法,呃,袁书记那边,……”梁纲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许红菱何等精明的人,立马就琢磨出了其中味道:“你是说新来这一位和袁书记有些不合拍?不能吧?他吃了熊心豹子胆?就算他是市委林书记的心腹,但你这才来,地皮子都还没练热呢,就要自立山头,独树一帜?”

    梁纲苦笑,这鬼女人说话还真不忌讳,啥都敢说,也不怕人听见,她倒无所谓,自己若是被人觉得在里边乱传话,就没好果子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