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三节 分歧隐现
    “那么我们政府从中得到了什么?”沙正阳自我设问。

    他能看得出来,或许袁成功和丁希慎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是周素林和岳德斌恐怕就欠些火候了。

    “第一,企业多了,税收增加,就业增加,消费增加,又能带动税收增加,第二,因为投资环境的提升,城市建设进一步成熟,土地价值也提升了;第三,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体量增加,可以极大的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这些脱离了土地的农民通过在二三产业务工实现增收,同时,二三产业的蓬勃发展还会带动对农业产品需求的量和质的需求增加,比如肉制品、奶制品和蔬菜水果等等的需求增加,……”

    沙正阳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这些本来都不是什么深奥的道理,但是你要把这些道理集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体系,却不是一般人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的。

    起码现在这个时代的县级干部,尤其是对经济工作不是很熟悉的干部,很难想明白个中原委。

    袁成功眼中掠过一抹激赏之色,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在对经济理论这一套很精熟,而且口才极佳,这么一说起来,简直绘声绘色,让人心境跟随着他的言语起伏。

    “正阳县长,你说的都是正面的因素,那么……”周素林也被沙正阳这番话说得有些顿悟的感觉,但是这还不是他问的问题答案,反而是相反的方向。

    “嗯,周书记,我刚才提到的都是最圆满美好的一面,当经济发展本身就有波动,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日益发展,体量越来越大,尤其是对外出口导向越来越明显,经济全球化使得我们国家会越来越受到国外因素影响,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国外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一旦出现经济危机必然会传导到我们国内,对我们的经济发展造成巨大影响。”

    “比如投资锐减,我们先期投入巨资的土地平整好了,却无人来投资建厂,那么我们贷款投入巨资,需要还本付息,另外如果经济下滑,集中在园区内的企业大量倒闭,这些已经城市化变成了市民的工人们,他们没有了土地,已经无法再适应原来的农村生活,现在却又失去了工作,那么政府就需要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这些都是相当现实的。”

    “还有,由于经济高速增长期带来的财政猛增,在财政支出上肯定也是水涨船高,但是一旦进入衰退期,财税收入锐减,但是在财政支出上,尤其是民生方面的刚性支出却难以削减,这也会给政府带来财政危机,……”

    不得不说,沙正阳的种种设想都是在座几人从未想象到的,财政收支的平衡被打破,那么出现的问题如何来解决,这不是压缩财政支出一句话那么简单。

    但对于在座众人来说,这却是一个比较远景的目标,暂时还无法想象。

    沙正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袁书记,周书记,丁书记,岳书记,我所说的这类情况可能短期内,或者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未必会发生,但是这种风险却存在,尤其是在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期之后,这种风险就会不断积累,所以这也就需要我们在设立这类融资平台公司时要做好一个防范风险的监督机制,避免到最后出现不可控的局面。”

    沙正阳的话音刚落,袁成功就接上了话:“正阳,既然这种风险短期内不存在,但是其带来的效果却又如此明显,那你觉得我们县里是否可以效仿市里,成立这样的融资平台公司呢?”

    “应该是可以的,这对于一段时间里我们县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环境改善会取得相当明显的拉动效应,同时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起来了,也能使我们能有更充足的底气来和市经开区竞争,最起码我们也应当做到平分秋色。”

    其实在看到了市经开区基础设施建设的突飞猛进之后,袁成功已经有些后悔了。

    但是市经开区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快,和县经开区的差距越来越大,又让袁成功有些担心。

    他担心距离已经拉得这么大了,县里再投入,如果仍然无法和市经开区竞争,这样太过巨大的投入就有些浪费了,而且这样巨大的投入势必影响到县里在其他方面的支出,搜易他也有些犹豫。

    但现在沙正阳的话又让他心里活泛起来了。

    沙正阳对市经开区情况比谁都更清楚,如果他认为真阳县经开区能够有能力通过抓紧时间投入和建设与市经开区竞争而平分秋色,那么这一注就值得押。

    “正阳,那我们现在就应该抓紧时间把这个融资平台建立起来,前期重点还是放在县经开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袁成功终于下了决心,这也是在沙正阳的鼓气下他才终于做出这个决断。

    “我认为应当如此,否则我们会和市经开区距离越来越远,融为一体也会成为镜中月水中花,无数本来可以落户我们县经开区的项目和投资都要花落别家了。”沙正阳很果断的表示了支持和赞同。

    “除开这一块,正阳现在你还有什么新的想法新的点子也给大家说说。”袁成功比较满意。

    毕竟县经开区这一块也是他之前最看重的,而且工业经济也是他最强调的,如果能通过招商引资的拉动,对未来的工业板块肯定有巨大的促进作用。

    “袁书记,除了工业和经开区这一块外,其他我暂时就没太多说的了,我对真阳的实际情况不太了解,照理说下车伊始都不该妄言的,只是结合对比着市经开区的情况,介绍一下,算是做个借鉴吧。”

    沙正阳话锋一转,“不过我来之前,林书记和冯市长都专门和我强调了不能一味只盯着经开区和工业,也要看到真阳西片北片的广大地区,如何在这上边做文章,也要拿出方略来。”

    袁成功脸色微微一阴。

    这也是沙正阳第二次提到了这一块了。

    他不是反对对西片北片发展的关注,但是真阳现在的首要任务仍然是要加快真阳县经开区的基础设施假设,打造更佳环境,促进工业投资落户,以工业企业来带动整个真阳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个目标不能动摇。

    现在沙正阳屡屡强调要关注西片北片的发展,给袁成功的感觉更像是逢迎市里边领导的意图,而不顾真阳的实际现实情况,这让他很不悦。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袁成功沉吟了一下:“如何谋发展,这需要一个综合性的考量,我们真阳的发展核心和亮点,恐怕目前只能聚焦于经开区,聚焦于工业经济,至于其他,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正阳你初来乍到,还是等到你调研了解县里的实际情况之后再说吧。”

    沙正阳也感受到了袁成功的不同意见,不过他并不在意。

    他也一样认可首先是县经开区和工业经济的发展问题,这是基础,只有在做好这一块工作的前提下,才能考虑其他,但他不认为这是矛盾的,或者说二者不可得兼,这不是非此即彼的事情。

    “袁书记说的是,还是等到我先了解县里情况再说吧。”沙正阳很坦然而委婉的表明了态度。

    书记碰头会终于散了。

    在沙正阳看来,这个书记碰头会似乎有些偏题了,更像是袁成功主持了一次自己对自己未来发展构想的一个介绍会,但效果他觉得还是不错的,无论是谁,基本上都认同了要坚定不移的抓好经开区企业发展,

    接下来的党政联席会议更像是一个见面会和介绍会,尤其是对几位副县长来说,熟悉一下沙正阳的风格,了解一下沙正阳对工作的一些观点,非常重要,这涉及到未来双方的配合问题。

    联席会议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让沙正**体了解各自的岗位和职责,各位在介绍自己的分管工作时,也顺带谈了一些各自对这项工作的想法。

    沙正阳未予置评,这种场合下用非官方的点头微笑等方式来更合适。

    联席会议散了,沙正阳把夏克俭留了下来。

    常务副县长夏克俭年龄有些大了,在整个县委县府班子中都是最大的一个,所以他显得有些无欲则刚。

    说是无欲则刚,但是夏克俭只是对自己的仕途无欲了,但对有些工作,仍然是执着而渴望。

    作为土生土长的真阳人,尤其是从北面丘区农村里成长起来的干部,夏克俭对三农工作的关注超乎寻常。

    当下真阳县西片北片的情况不容乐观,但是袁成功很显然对西片北片的广大农村不太看重,他看重的是能够给他的政绩迅速带来光彩的经开区和工业。

    可是夏克俭不认为经开区的发展就能让西片北片的广大贫困农村一下子都实现增收致富,哪怕县经开区一口气新建十家二十家企业,能招多少工人,两千还是三千?

    可真阳西片北片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起码在二十万人以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