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初来,微妙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初来,微妙

    袁成功离开了。

    他目的已经达到了。

    其实他并不需要茅向东指点他该如何做,作为县委i书记,如何来处理这类情况,他驾轻就熟,有的是方法手段来应对。

    他只是需要让茅向东知道这个情况,因为茅向东和林春鸣关系不错,通过茅向东把这一情况传递给林春鸣,就算是达到了目的。

    茅向东新任省委常委,多来走一走,加深一下感情,没坏处。

    同时用这种方式来反映自己的苦衷,也是很有作用的。

    至于说茅向东用何种方式来和林春鸣沟通,避免引起林春鸣不必要的反感,袁成功并不担心。

    能当省委秘书长的人了,有一百种方式来传递这种信息,而且效果会很好。

    对于沙正阳那边,茅向东给他的建议袁成功他还是准备接受,先观察,甚至他也愿意主动去听取和接受,但这有一个限度。

    如果沙正阳真的有那份本事能得起来,他袁成功又何苦要去当恶人坏人?真阳真的能一路向好,他求之不得。

    袁成功在汉都住了一夜,他还有需要拜会的领导,茅向东只是其中一个。

    当年茅向东在宛州地区当农业局副局长时,袁成功还是真阳县农业局的副局长,正因为这层渊源关系,才使得他能和茅向东搭上线,而当茅向东调到省里去之后,这条线就一直未断,甚至更为密切了。

    只是袁成功都未想到茅向东这几年的仕途会这么顺。

    五年前,茅向东还只是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副厅长,后随即担任厅长,两年前当选高官,当选高官这才多久,两年时间,现在又担任省委常委了。

    人生际遇,真的说不清楚,谁也未曾想得到当年那个在宛州市农业局担任副局长的腼腆男子,现在却已经成为了省委常委。

    ******

    换好了一身白色的长袖衬衣,沙正阳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衫。

    五月份其实完全可以穿短袖了,但是今年五月气候有些反常,天气偏冷,还飘着小雨。

    打着伞一路走到市委门口,沙正阳看看表,时间还早,刚八点四十,估计那些个人还要等一等才能把事情理清,这样也才能通知领导出发。

    好在市委太熟了,沙正阳随便的走到了哪里都能有个落脚之处,回到市委办,反而更见亲热。

    九点钟,叶和泰出来,沙正阳也早早看见了对方,赶紧迎上去,跟随叶和泰的还有一名副部长舒庆良。

    简单几句话之后,沙正阳就跟随一行人上车。

    沙正阳跟随叶和泰上了他的座驾,一辆蓝鸟,而舒庆良则和另外一名组织部的工作人员上了部里边另外一辆桑塔纳。

    “正阳,有没有一点紧张?”叶和泰看了一眼沙正阳,温言问道:“老袁的性格比较硬比较直,做事讲求效率,你要注意适应,真阳条件不错,你和他搭档,市委是希望真阳能够和经开区一样,成为宛州的一架马车,未来东峡、经开区和真阳,能带动起全市经济的快速增长。”

    您成功的把我说紧张了,沙正阳在心中默默地吐糟,但嘴上却谦恭的道:“叶部,袁书记前年我就认识了,还有点儿缘分,当初去南粤考察学习时,我和他住一间房,我会摆正位置,虚心学习,努力融入到真阳县委县府班子中去,力争干出一个好局面。”

    “也不必太拘谨,市委把你安排到真阳也是有意图的,你有闯劲有冲劲,头脑灵活思路开阔,搞经济是一把好手,真阳条件基础都不差,关键在于发展经济上缺乏系统新全面性的规划,缺乏一个执行者,你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袁成功作为县委i书记会在后边为你们掌舵和保驾护航。”

    叶和泰一语中的,把双方的定位做了一个简洁明了的剖析。

    沙正阳很诚恳的接受了建议:“叶部您放心,我会努力配合袁书记做好当下最紧要的工作,按照市委的意图来把真阳打造成为宛州经济发展先行的三驾马车之一。”

    叶和泰满意的点点头,“嗯,真阳班子总体来说还是很具有战斗力的,正阳你在市委办呆的时间不太长就到经开区去了,手里工作一直很多,恐怕对真阳那边情况也不太熟悉吧?”

    “的确不是很熟悉,不过星期五辛礼义副县长来了我那里一趟,和我谈了一个多小时,介绍了一下真阳那边的情况,我现在也不算一无所知了。”沙正阳微笑着道。

    从市委出来,叶和泰有意让汽车绕行,先走复兴大道,拐上国道316,这样可以更直观的一览市经开区和真阳县经开区的近况。

    市经开区这边整个两侧,尤其是在启航路那一段,叶和泰专门让汽车绕进去转了一圈。

    工地上一片繁忙景象,而紧邻着雀巢食品产业园和卡夫食品工业园两大园区周边也有一些工地已经开工建设了。

    一个庞大的食品产业集群正在经开区兴起,这也是钱正和沙正阳最赖以得意的。

    短短一年多时间,能干到这番景象,不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

    即便是叶和泰看到眼前这一幕,也禁不住心潮澎湃。

    这些正在建设的企业一年后就会变成实打实的gdp和财税收入,而且肉眼都可以看得到,一大批蜂拥而来围绕着雀巢和卡夫这些知名企业的中小食品企业才是未来支撑起宛州市经开区食品产业的根基。

    从复兴大道东段进入真阳的复兴大道西延线,情况就为之一变。

    一是绿化带和非机动车道消失,直接暴露在面前的是凌乱的泥地,这一段一直持续两公里多,然后向南拐入国道316。

    叶和泰脸色没有太多变化,他不是不清楚这一情形,这大概也是林春鸣想要让真阳发展得更蓬勃更规模的目的。

    真阳前期发展势头不错,但是去年前年都出现了颓势,这可能和真阳在发展上缺乏明确规划,产业规模小,跟风势头明显有很大关系。

    这在前期的确还是为真阳赢得了不少分,经济增速明显加快,几乎要赶上了发展迟缓的宛阳,但越是到后面,它的劣势也就开始显现出来了,尤其是在和市经开区一对比之后,企业自然就会有一个选择。

    进入真阳境内之后,叶和泰就没有再说话,而沙正阳也保持了沉默。

    蓝鸟一直开到了真阳县委县政府。

    和其他地方差不多,真阳县委县政府都在一个大门里,只不过,进了大门中间是一块大草坪,中间几株桂树,汽车可以沿着这一出草坪绕行一圈重新出门,而县委的两层楼小楼就在左侧,而右侧则是一栋略显老旧的四层楼大楼,这是县政府所在。

    沙正阳观察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县政府这边楼上有几个大字“发展才是硬道理”,而在县委这边则是另外几个字“为人民服务”,遥遥相对。

    有点儿意思。

    叶和泰和沙正阳下车,袁成功和一干常委们已经迎了上来。

    “叶部长!”

    “嗯,成功,都在家吧?”叶和泰面色温和,微笑着点点头,“那就先开一个常委会,请高官会那边稍等,这边常委会一结束,正阳就过去,高官会过会,你们这边干部大会安排在什么时间?”

    “十一点。”袁成功点点头。

    “好,走吧。”叶和泰一边和几位副书记、常委们打着招呼,一边在袁成功的陪同下进入二楼会议室。

    沙正阳注意到叶和泰在进会议室前,站在门口和周素林多说了两句话。

    常委会开得很简单,五分钟时间,舒庆良宣读了市委任命沙正阳为真阳县委副书记的文件,袁成功简短表态,叶和泰也做了简短讲话,因为考虑到11点的干部大会上,一干人都还要讲话,所以都是言简意赅。

    然后县委办主任许亚军陪同沙正阳到了县人大那边。

    县高官会的副主任和委员们早已经到齐,按照组织意图进行了选举表决,任命沙正阳为副县长、代县长。

    沙正阳也要做一番讲话,感谢县人大委员们对他的信任,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一环,沙正阳知道11点的干部大会上表态讲话才是最重要的,为此明永昌还专门给他打了电话提点他。

    “许主任,日后咱们就要多打交道了,说实话,除了成功书记和丁书记,县里其他领导我也就对你稍微熟悉一些了。”

    在完成了县人大那边的程序后,沙正阳就算得上是真正的真阳县县长了,虽然前面还有一个代字,但是那都不重要,他已经有权利按照法律履行一县之长的职责了。

    “沙县长,您太客气了。”许亚军语气温和,彬彬有礼,扶了扶眼镜,“真阳上下也都盼着市委能安排一个能够协助袁书记带领我们真阳实现经济腾飞的领导来,现在总算是把你等来了。”

    不无阿谀之意,但是也算是实话实说,沙正阳看了对方一眼,倒也听不出对方话语里到底是暗藏讥讽,亦或是真心实意。

    不过也无所谓了,真心也好,假意也好,归总也要看自己在真阳的表现,大家觉得袁成功和祝汉明在真阳的搭档不赖,那你沙正阳在经开区很牛气,但到了真阳呢?

    能不能复制一波?

    亦或是淮南为橘淮北为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