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七节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七节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除了丁希慎之外,好像也就只有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许亚军好有些交道了。

    不过和许亚军的交道也仅限于在市委办时的工作接触,只感觉这一位许主任文质彬彬,一副这个年代还比较少见的无框眼镜,说话温和而有条理。

    据说许亚军和林书记也算是校友,都是汉东师范学院也就是那个时候的宛州师专。

    还有谁?

    沙正阳努力的回忆着,祝汉明也有两次交道,都是关于经开区复兴大道东段和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复兴大道西线延伸段对接问题,涉及到双方的工程推进进度,接触过两回,没太深的印象,但祝汉明马上就要走了。

    常务副县长是夏克俭,也接触过一回,同样没有太深的印象。

    另外一个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周素林,只是在一个场合下见过一面,感觉这个人比较沉默内向,没太多话,仅此而已。

    真阳县其他班子成员,好像就只闻其名,或者就是见过一两面,但难以和人名对上号了。

    沙正阳有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隔壁姚莉和常磊两口子好像没有回来,可能是到他们父母家去了,有时候太晚了,他们就要在那边挤一宿。

    这老式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小,大家都心照不宣,常磊姚莉两口子有时候晚上办事儿的声音都能传过来,虽然有些压抑着,但是那床榻的碰撞声,咿咿呀呀的呢喃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就显得有些清晰了。

    今晚常磊姚莉两口子不在,貌似老贝和费璐这两口子又开始折腾了,哪怕隔着一间房,仍然若隐若现,这让沙正阳有些燥热之余也替老贝担心,这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不是虚言,老贝这身子骨还真的要悠着点儿。

    想太多徒乱人意,沙正阳也知道,可是人的思想却总是难以受控制,总是要不自觉的往那边想。

    前世中自己还从未真正担任过一方党政主官,最多也就干到了县委副书记,但现在自己只用了五年时间就走到了这个位置。

    如果只单算重生,自己更是只用了四年时间不到,就走到了这一步。

    九十年代的党政主官和二十一世纪的县委i书记县长当法还是有些区别的,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的风格又更还有一些不同。

    这个时代县委i书记的强势霸道基本上铁律,做不到这一点的县委i书记,基本上就不算一个好书记,或者说合格的县委i书记。

    而县长的当法就很讲究了。

    像袁成功这样的老资格县高官,在真阳威信也很高,自己初来乍到,如何既要做到迅速融入与对方和谐相处,但是又要展现出自己并非人云亦云而变成附庸,特别是自己这个年龄资历劣势,就更考验自己的水平了。

    不过沙正阳并不怵。

    前世几十年的乡镇县里加上在市级机关里打熬磨炼的资历不是虚的,办公室政治也好,体制内厚黑学也好,他都不缺。

    只是现在他觉得如果自己还要用那一套来慢慢建立威信,确立权威,那就太没有意义了,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林春鸣把自己安排到真阳来当县长,也绝不是让自己来慢慢打熬资历以便于接袁成功的班。

    自己来真阳是要做事情的,如何利用做事情这个核心来与袁成功找到契合点,形成默契统一,进而变成合力,这才是沙正阳要做的。

    各种纷乱复杂的念头在脑海中不断浮现,还有那边贝一河费璐两口子的鏖战不休,这一夜,沙正阳真的没睡好。

    以至于早上起床时面若桃花气色正佳的费璐看到一脸萎靡的沙正阳时下意识的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两口子昨夜的夫妻敦伦影响到了对方,谁让昨晚两口子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找回了十多年前的状态,都很有感觉呢?

    *****

    距离五一节只有一天时间,无论是书记碰头会还是市委常委会都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开。

    酝酿还会继续。

    这一轮调整也不可能只有沙正阳一人,就像是沙正阳要去接祝汉明的班,那么祝汉明往何处去?

    另外按照惯例,祝汉明要走,管党副书记周素林就是最合适的接班人,而且周素林也已经担任了现在职位三年多了,资历也有,沙正阳要横空出世来接任县长,那么周素林是否需要调整挪动?

    这些问题组织部一样也需要考虑,这既是从保护干部积极性出发,同样也是从有利于工作开展着眼。

    这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组织部就是干这个活儿的。

    但是往往是你组织部拿出来的方案,却未必能让主要领导满意,一个不满意,牵扯到那一个链条都得要重新调整,非常复杂。

    一个总方案,会有无数个分方案,abcd选择项,既有大的调整,也有些细微调整,都有应对考虑。

    当然无论你怎么考虑周全,总还是有一些意外。

    除了林春鸣的意见,冯士章和唐华以及钟广标、孟子辉都需要征求意见。

    还有其他常委,或许在党政主官问题上他们没有多少发言权,但在涉及到自己分管领域的一些人选,他们也会力全力以赴的表现出自己的影响力,否则他这个常委分量就会被大打折扣。

    陪林春鸣吃早饭这个活儿沙正阳已经卸下了,而且林春鸣也越来越习惯于在市委食堂里吃早饭了。

    但沙正阳嫌市委食堂太单一,宁肯自己自由的在宛州城里的小面馆、米粉店和包子铺里徜徉,寻摸着觉得味道不错的,那就多吃几顿,这样的日子也更惬意。

    没想到在鼓楼小吃遇上了曲晓伟和卢雅。

    看见沙正阳用讶异的目光打量着二人,曲晓伟有些吃不消了,寒着脸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怎么看人的?”

    “不是,曲局长,我怎么没发现你们俩关系突然间变得这么好了呢?我印象中,你好像一直喋喋不休的攻讦卢雅,说经开区的招商部门狂妄自大,一味好高骛远,专门盯着大项目,好像就是指卢雅的招商一处吧?老曹的招商二处好歹也还是弄了不少中小项目的。”

    “哟,瞧您这常务副主任当得可够官僚的,大项目上我们没有合作,但是这段时间我们的工作你了解多少,卢雅,你们这位沙主任成天飞上海谋划大事,好像对经开区的工作已经很陌生了吧?”

    曲晓伟毫不客气的批评着沙正阳。

    “瞧瞧这话酸的,我的工作只要钱书记满意就行,卢雅她是我的下属,她敢指责我么?你这不是故意再让她难堪么?曲局长,你这点儿情商可真的堪忧啊。”沙正阳调侃着曲晓伟。

    “情商?”情商这个词儿现在还不流行,所以曲晓伟也是一愣,不过她也大概能品出其中的意思,“工作上的东西,少扯上那些不靠谱的,实实在在拿出点儿能交账的成绩来才是正经。”

    见二人斗嘴,卢雅只是抿着嘴微笑,不吭声。

    斗了几句嘴之后,曲晓伟这才问沙正阳吃什么,沙正阳表示要吃豆腐脑,老板很快就送了上来。

    “你是汉都人,也喜欢吃豆腐脑?”曲晓伟还有些不甘的挑衅了一句。

    “卢雅还是土生土长的香城人呢,她还喜欢吃涪岗米粉呢。”沙正阳毫不客气怼回去,“就像你,土生土长的汉川人,怎么还喜欢用日本香水法国口红呢?”

    一句话把曲晓伟给堵得翻白眼。

    “不过我提醒一下你,真要下了县,你这些习惯可得要收敛着点儿。”沙正阳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曲姐真的要下县了?”卢雅讶然,“我还以为是谣传呢,去哪儿?”

    “怎么,下县就那么恼火?”沙正阳斜晲了卢雅一眼,“没准儿哪天也要让你下区县呢?你不去?”

    “谁说下区县恼火啦?我是说曲姐下区县也应该选个好点儿的,否则就是耽误了曲姐了。”卢雅抿嘴一笑,“总得要让曲姐一展所长吧,我么,还是老老实实在您沙主任麾下埋头苦干吧,嗯,如果哪天沙主任高升了,瞧不过眼要提携一下小女子,那小女子现在这里感谢了。”

    “挺牙尖嘴利啊。”沙正阳笑着道:“我看没本事提携你,那是你自己的本事造化。”

    曲晓伟瞪着眼睛看着二人,“你们俩这是在挤兑我呢,还是自己找借口拉关系啊?用不着吧,回你们单位自己关上门去好好唠嗑去。”

    “气度,保持气度!”沙正阳笑了起来,“晓伟局长,要知道我刚到市委办的时候,可是觉得你是咱们市委办最有范儿的干部,往那里一站,模特儿都得要逊色几分。”

    “去去去,少在那里抹黑我,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曲晓伟看着沙正阳,“你要走了?那卢雅怎么办?”

    沙正阳啼笑皆非:“晓伟局长,怎么这话从你嘴里冒出来就变了味儿呢?我成了陈世美,卢雅成了秦香莲一样,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