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零六节 箭在弦上
    “我说我现在的情况恐怕下区县有难度啊,自己也还没有思想准备。”贝一河实话实说。

    “你怎么这么蠢?”费璐又惊又怒,这样好的机会,丈夫居然会有这种不识抬举的言辞来推辞,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怎么说话的?”贝一河也有些不高兴了。

    “就说你了!”费璐历来在和丈夫的言语对决中都是占尽上风,毫不畏惧,“人家抬举你,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你居然推辞?这政研室副主任能和下边一个副县长相比么?”

    费璐是真生气了,这样的机会,丈夫下去,起码也是一个副县长,自己也就成了副县长夫人,光是这份感觉都不一般,没想到丈夫这么迂腐古板。

    “人家也只是问一问,你以为你满口答应就能行了?”

    贝一河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婆是个半罐水响叮当的货色,对体制内的这些微妙一知半解,平时也就听她那几个相熟的朋友神吹,就真以为自己对体制内的升迁之道了然于胸了,也不想想,有那么简单的事儿么?

    “那他啥意思?说着逗你玩儿?”费璐定了定神,有些不满的道。

    “那倒也不至于,他只是先问一问我有没有兴趣下去,如果有,也许他才会去考虑,现在连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定下来,怎么可能去说我的事情,你自己也多用脑子想想啊。”贝一河难得的敲打一下自己妻子。

    费璐想了想也是,沙正阳自己妾身未明,的确不太可能就去为丈夫谋个什么,先了解一下丈夫的想法,再说下一步的打算,这也才符合常理。

    “可惜了,这样一次机会。”费璐还是有些心有不甘,“如果他自己的事情已经明确了,有没有可能让你跟他去?”

    “没那么简单,他现在身份那么敏感,肯定要注意,起码这个时候不会有什么冒失的举动。”贝一河在这一点上倒是很谨慎,“不过我也说了,我内心还是愿意下去锻炼一下,但也要看机会合适。”

    “哦?!”费璐大喜过望,忍不住一下子挨着丈夫,一对大胸器挤压在贝一河胳膊上,让贝一河一时间为之意动神摇。

    费璐还以为自己丈夫真的拒绝了沙正阳的延揽,现在看来丈夫还是挺会来事的嘛,居然知道用这种两口话来应对,“那他怎么说?”

    见丈夫不吭声,目光却有些发直,费璐摇了摇身体,不耐烦的道:“待会儿你想干啥就干啥,快说,他怎么说?”

    “他说下去锻炼一下也很有必要,毕竟以后提拔干部越来越看重有区县工作经历,我现在这个年龄再不下去锻炼恐怕就有些晚了,……”贝一河也有些自嘲,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贪恋这具身体,真是惭愧。

    “还有呢?”费璐更是着急。

    “他的意思就是先等一等,最好能先任政研室副主任,然后再下区县,这样可以获得一个更好的安排。”贝一河点点头。

    “哦?更好的安排是什么意思?”费璐精神一振,嘴唇成o型,“难道是让你担任区县委的常委?”

    贝一河也不确定,只能含糊的点点头:“我没深问,估计应该就是就是那个意思。”

    “那就太好了,如果能当区县委的常委,日后你要回市里也要容易得多,你的年龄没多少优势了,如果是当副县长副区长,还要耽搁两年才能有希望进常委,现在在政研室担任副主任再下去,那起码要节约两年时间。”

    费璐越发兴奋,忍不住咂嘴,“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这种事情不到最后,谁也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错误了,咱们还是别抱太大希望,做好自己手上的事情才是正经。”贝一河见妻子这么兴奋来劲儿,反而有些心虚了。

    “你连想都不敢想,怎么能实现?”费璐没好气的道:“有这样好一个机会,当然要抓住,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占便宜的事情,你能干的下来,让你到那个位置上去,也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不是?”

    妻子的振振有词让贝一河也无言以对。

    妻子说得也没错,本来就是工作,到哪个位置都是为了工作,你要把心思想偏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只是这种事情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到了某个位置上,也是对你自我实现的一种认可,当然要去争取追求了。

    “算了,这事儿就说到这里吧,我心里有数。”贝一河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哼,你心里有数?我还不了解你?你这脸皮薄的,如果不是人家提出来,你怕想都不敢想吧?”费璐哼了一声,“但既然人家主动提出来了,你就得好好琢磨一下了,这样的机会应当把握住。”

    “总得要等到正阳自己的事情确定下来,才好说其他吧。”贝一河没好气的道:“太急切,也显得咱们太势利了,正阳是个心里有数的人,我是啥样的人,他很清楚,太过于露骨,反为不美。”

    费璐想想也是,丈夫为人对方很了解,否则也不会一路提携起来,若是按照自己说的那样过于谄媚,只怕反而落了个不佳印象了。

    见妻子没说话,但是脸上表情却认同了自己的意见,贝一河松了一口气,一把掀掉女人的睡衣,翻身上马,“行了,睡觉。”

    风吹雨打,一夜无话。

    *******

    沙正阳也没睡好。

    陡然得到这样一个消息,哪怕他是过来人,但也一样还是被兴奋和期待的情绪所笼罩。

    真阳县,这真的是一个意外。

    不大不小的意外。

    不是宛阳,也不是丹镇,也不是山都,而是真阳。

    但仔细一想,沙正阳也觉得,林春鸣他们考虑让自己到真阳的确是一个妙招,避开了一些不必要的羁绊,却又能让自己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长处,把真阳的经济拉起来,也能使得真阳经济迅速融入主城区。

    真阳的底子不错,袁成功在真阳这几年主政,还是做了一些实事的。

    至于说93年表现不佳,以至于在副市长竞争上败给了陈秀清,沙正阳倒是觉得恐怕不是党委政府的问题,而在于真阳还没有打造起一个可堪成为主导产业的产业集群,所以受外部经济形势影响很大。

    沙正阳觉得陈秀清能上,更多的还是省里考虑到了宛州女性干部的平衡配置。

    他觉得袁成功恐怕迟早是要上的。

    如果说自己到真阳能和袁成功默契搭配,干一番成绩出来,促成袁成功上位,自己是否有希望能接任县委i书记呢?

    这份心思一出来,沙正阳的心就开始活泛起来了。

    不是没有可能,但关键是要拿出足够说服人的成绩来,另外也要促成袁成功的上位,这里边需要拿捏的东西很多。

    沙正阳心思慢慢沉静了下来。

    现在还不是考虑那些的时候,无论如何,到真阳,自己必须要拿出一番成绩来,既是对市委和林书记的一个交代,同时也能为宛州的电子电器产业形成一个由东向西,从市经开区到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电子电器走廊。

    这个电气走廊未来就会是宛州经济的根基。

    华众电子只是第一步,那是属于经开区的,自己到位,就要考虑如何在复兴大道西段打造一个电子电器走廊出来了。

    沙正阳心里还是有些考虑的,但是如何来实现,还要根据情况来看。

    根据他和袁成功的接触,沙正阳觉得袁成功也还是一个很想做一番事业的角色,只是此人个性比较强,加上在真阳当了这么多年县委i书记,威信也好,自己去了之后,如何处理好和他的关系也很考验人。

    既要维护对方的威信,但又不能让自己显得边缘化,还要体现出自己和袁成功不一样的特点出来,这里边需要精心思索的门道还很多。

    心思慢慢散了开来,沙正阳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对真阳的情况还很陌生。

    起码自己对真阳县委县政府的班子就比较陌生,自己在市委办的时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熟悉各区县情况的机会,但是过多的专项工作反而是自己无暇分身,紧接着又被安排到了经开区,就更没有精力去考虑其他了。

    但现在情形变了,自己不得不在这上边花心思了。

    仔细想了想,真阳那边班子里自己稍微熟悉的人有哪几位?

    除了县委i书记袁成功外,县长祝汉明毫无疑问是会离开,所以可以不予考虑。

    这两位之外,沙正阳唯一一个稍微算得上是熟悉一点儿的就是县委副书记丁希慎了。

    丁希慎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同时兼任了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党工高官,实际上就是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舵者。

    之前沙正阳也就和他打过几次交道,给他的感觉,丁希慎或许在搞产业培育和吸聚上不算是有多么出色,但是在搞群众工作和协调上还是很有几分能力的。

    真阳经开区那边征地拆迁几次都出了状况,都有老百姓来围堵,但沙正阳都看到了丁希慎敢于亲临一线和老百姓对话,就凭这一点,沙正阳觉得这一位干部算是合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