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三节 前夜
    电话响了起来,沙正阳有些诧异,这个时候还有电话来?

    是钱正来的电话,没多余废话,让他赶紧回去。

    本来沙正阳是给钱正请了两天假的,这马上就是五一节放假,正好可以在沪上休整两天,要和雷霆、段庸铭二人说好,轻松一下,没想到这个时候却要自己马上回去。

    正因为钱正没说什么事情,沙正阳才知道恐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从对方语气里听不出其他太多的情绪,沙正阳估摸着就和自己离开之前的种种风闻有很大关系,看样子是要水落石出了。

    “韩总,如果你真的有这方面的想法,不妨先做一个市场调研,以沪上为范围,你认为短期可以在那些区域进行门店建设扩张,选址在哪里,所需资金,另外你也需要对你门店进行一个评估,你的优势在哪里,这样也有助于你未来的合作伙伴真实高效的评估合作的可能性,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很看好这种模式。”

    沙正阳没有多废话,投资者可以来自多渠道,海正运业,华峰,三洋若斯或者东方红,都可以。

    现在还没有人能看得出来这种家电连锁的威力,国美也好,永乐也好,大中也好,苏宁也好,要么还没有出现,要么就还不成气候。

    这正是一个吃螃蟹者的最佳时机,但这需要资本和渠道以及商业资源的多重结合,辅之以先行一步的商业模式才能实现。

    现在韩知晓有一定的商业资源,渠道也有一部分,缺的是资金和模式引导,而这两点,自己可以帮他补齐,就看他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了。

    巫雪越来越好奇。

    这几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社会上张开大嘴胡乱忽悠的角色,而且来这“卡萨布兰卡”消费,一帮女孩子早就拿了小费溜之大吉,除了自己在一旁,难道还能为自己这么煞费苦心的演戏?

    但如果说从他们的话语里怎么感觉轻描淡写就已经敲定了一笔绝对不算小的投资交易?

    难道这个世界突然变得这么不可思议了?

    或者是自己这么走运就赶上了?

    从石库门弄堂里走出来的巫雪早已经被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所影响,她绝不相信这些她认为不符合情理的事情,所以无论这些客人们如何吹得天花乱坠,她都淡然处之,做好自己作为陪酒的职责。

    她以为她的这种理性能够使自己置之度外,但却没想到过人家这几个人完全就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人考虑进来,一直到离开时才意识到这里居然还坐了一个很“敬业”的陪酒女郎。

    虽然妆画得很浓,甚至在闪动的霓虹灯光下看不出真面目,但是沙正阳一行人还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挺不错,不像先前那几个,甚至连模样都没看清楚,骗了几杯酒和几百块钱消费就尿遁了。

    没有要电话,没有留联系方式,也没有什么语重心长的劝诫和引诱,倒是雷霆见沙正阳对这个女孩子的“敬业”很吃惊,留下了五百港币撞了一下逼,一行人就离开了。

    巫雪甚至还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做了一个套路,但直到随后半年里她来了无数次“卡萨布兰卡”也在未曾见到过这群人,才意识到也许自己真的不经意的见识了一场真正谈笑间商业投资落地的故事。

    *******

    沙正阳是4月29日晚上回到宛州的。

    宛州没机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短板,这一点上去年沙正阳已经给林春鸣提出了建议,必须要在两年内动工,四年内力争机场建成投入使用,而现在就必须要启动机场的建设立项准备工作了,否则会对未来的宛州经济发展形成巨大的制约。

    沙正阳对宛州机场还是有些印象的,前世中一直要到98年以后,宛州市委市府才开始考虑宛州建机场的问题。

    当时和中国西南航空公司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以至于宛州机场迟迟未能开建,一直到2000年才正式决定动工兴建,2001年竣工正式投入使用,但航班数也很少。

    要到2002年西南航空公司被国航兼并重整之后,宛州机场的情况才开始好转,2004年以后宛州才算是真正实现了每天有航班,不过这和航空公司关系不大,主要还是宛州的经济发展没有跟上。

    但今世肯定不一样了,林春鸣对宛州机场的建设格外上心,他也很认可沙正阳的观点,宛州机场的建成可以使得宛州形成和汉都、嘉州以及宛州鼎足而三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宛州招商引资环境,

    说句不客气的话,人家外商来你宛州就不再需要坐火车过来,或者就只能乘飞机到汉都或者西西安再乘车过来,这对于投资商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所以从去年七月份开始,林春鸣就已经开始积极和省里以及西南航空公司进行沟通协调。

    因为宛州的地理位置摆在这里,建一座民用机场是迟早的事情,关键在于宛州的经济发展能不能支撑得起一座机场的运营。

    正因为如此,林春鸣也是一方面向西南航空公司那边承诺,如果机场运营出现亏损,宛州市政府愿意给予财政补贴,同时宛州也会加快经济发展,相信凭借宛州一千万人口这样一个的经济环境,肯定会让宛州机场成为汉陕鄂豫结合部的中心机场。

    好在去年宛州经济发展的提速也让林春鸣多了几分底气,在与省里和西南航空公司交涉的时候也多了几分自信,尤其是几家大的食品企业的落户委实为林春鸣在和西南航空公司方面交涉的时候增添了不少话语权。

    而且今年一季度的高增长同样十分夺目,这些情况省里和西南航空公司也读看在眼里。

    省里也在去年成立了一个宛州机场筹建领导小组,副省i长张庆盈为组长,林春鸣和冯市长为副组长,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由常务副市长阴朝凤担任。

    沙正阳本来还有些担心阴朝凤对这个事情不上心,但是没想到阴朝凤却对上马机场项目十分热心,几度陪同林春鸣跑省里和西南航空公司那边进行协调,总体来说进展还算是比较顺利。

    按照林春鸣的说法,如果今年宛州的经济发展能够保持去年甚至超过去年的增速,那么他就有更充足的底气和省里要政策,和西南航那边讨价还价了,而在明年上半年动工开建就将是大概率事件。

    而关于机场的选址也早就开始了,真阳、大野、龙陵都纳入了视线。

    刚回到家,电话就响了起来,沙正阳按下接听键。

    “回来没有?林书记让你回来就直接到他那里去。”苏子晗的电话简短明了。

    “什么情况?”沙正阳用冷水抹了一把脸,一边问道。

    “什么情况你还能不知道?总该是有结果了呗,不过结果是啥我真不知道,待会儿也许林书记会和你说。”苏子晗先把话头封死。

    “好吧,看来把你送到林书记身边也没啥用啊,一点儿消息都打听不到。”沙正阳打趣道。

    简单擦拭了一把脸,沙正阳拿着笔记本和钢笔就出门,正好碰见了贝一河和费璐两口子回来,“沙主任回来了,吃饭没有,上哪儿去?”

    “还没吃呢,先到林书记那里去一趟。”沙正阳点点头。

    “还没吃?”贝一河一愣,看了费璐一眼,费璐立即乖觉的道:“要不这样,沙主任您去了林书记那里回来,不嫌弃的话,我这边儿给你煮碗面吃。”

    沙正阳也没太在意,点点头:“不劳烦了,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呢。”

    打了招呼,沙正阳就直接操正步步行到市委。

    踏进走廊,就看到林春鸣办公室那边灯光还亮着,脚步声响起,苏子晗就出来了,给沙正阳打了一个手势,便消失了。

    “你回来了?我不问钱正,还不知道你又去上海了,你这跑上海挺勤啊。”林春鸣没有抬头,仍然在圈阅着文件。

    “向您报告一个好消息,汉海高科研发的mpeg解码芯片马上就要出来了,预计五月出来,如果测试没有问题,那么这边华众电子除了程控交换机外,就会马上兴建解码芯片生产线,同时高升电子这边的vcd影碟机生产线也已经基本建成,机芯那边也和飞利浦协调好,可以说双剑齐发了。”

    沙正阳很清楚现在林春鸣的兴趣点在哪里,很容易就把林春鸣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哦?研制成功了?那产能能跟上么?华众电子那边我看目前主要是在建程控交换机,上周我去看了,进度很快,预计六月份就能投入生产,那不是意味着马上又要进行扩产?”林春鸣大为意动。

    “嗯,差不多吧,华众电子生产的mpeg解码芯片优先满足高升电子,但是并不是只供应高升电子,产能起来之后,国内任何一家vcd影碟机生产企业都会是潜在的客户,双方的利益并不捆绑。”沙正阳解释道:“而高升电子的产品线也不仅仅是vcd影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