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一节 不经意间再开一扇门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一节 不经意间再开一扇门

    和汉海高科ceo郭真以及沪江市政府办、浦东新区管委会的几位官员一起在乍浦路上的王朝大酒店用了晚餐之后,沙正阳就和段庸铭、雷霆与郭真他们道别了。

    乍浦路现在正是沪上最繁华的美食所在,珠江、王朝、国旺、金米萝、百味香、丁香号称乍浦九人帮铸就的餐饮天地现在正是火爆一时的时候,红酒对雪碧正当时。

    晚饭的气氛很不错,大家沟通也很顺畅。

    早就明言,三家作为战略投资者不会具体过问汉海高科的具体发展战略,但是会提一些构想,在这一点上目前各方都还算相处融洽,当然这也是建立在mpeg解码芯片研发顺利的前提下。

    实在是mpeg解码芯片的技术含量算不上太高,在沙正阳有针对性的提点之下,再加上几家战略投资者表现出来的高度重视,汉海高科这边再怎么也要尊重一下大投资者的意愿,所以也专门针对性的在美国那边招募挖角,直指ess亿世公司。

    本身就有着很雄厚的技术储备,再加上又有了明确指向,所以mpeg解码芯片的研发就显得相当顺利了。

    九十年代的沪上还是令人回味的,沙正阳真的还有些向往。

    雷霆见惯了香港的花花世界,而段庸铭在南粤工作期间对于广州的繁华一样见惯不惊,这个时代的沪上实际上已经隐隐有被南粤抛下的感觉,这也才有了90年启动的浦东开发。

    但即便是现在,浦东开发也只是出于一个起步阶段,大家都完全预料不到未来十多二十年里浦东将会一个什么样的态势崛起,并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

    “郭总看起来很有点儿女强人感觉,不过有这样的气质,我们也才放心。”

    出了酒店,春末的沪上已经有了一丝夏意,徐徐的晚风让三人都有些微微醺意,很舒服,雷霆有些感慨。

    开玩笑,前世“摩托帮”的牛人,岂是等闲之辈?

    “mpeg解码芯片出来,华众那边就要开始发力了,对了,阿段,你的电话机销售状况怎么样?”沙正阳随口问道。

    “符合预期,目前还处于市场攻坚阶段,据说今年中央电视台换了广告部负责人,会有新举措来改革,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我打算要在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段上做做文章。”段庸铭没有掩饰,“渠道建设我手下人熟门熟路,但是在品牌打造上还得要积淀,通过中央电视台来背书,是最快捷的方式,东方红不也就是这样做起来的么?”

    “那岂不是今年东方红要和高升电子火拼一把?”沙正阳开着玩笑,“雷霆,华峰有没有意思掺和一脚?”

    “那就没有必要了,我和焦总商量过了,华峰愿意和三洋若斯联手,高升电子如果能加入进来当然欢迎,阿段,怎么样?”雷霆和段庸铭也很熟悉了,没那么多客气。

    “我们这几个大客户都联手了,央视怕是不能容忍啊。”段庸铭笑了起来,“我倒是觉得东方红未必一定要去拔头筹,事实上以东方红现在的情况,只需要在央视上保持一定的上镜率就足够了,白酒行业终究是需要沉淀的,但像茶饮料和矿泉水,我认为渠道建好,持久曝光率,可能会效果更佳。”

    段庸铭是营销高手,对市场有着很深的认识和体验,他的建议沙正阳很重视。

    沙正阳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前世记忆,自己也就是一个有一定能力的政府官员,至于其他根本无法和这些在前世中经历过大浪淘沙之后熠熠生辉的人物相比,他有自知之明。

    “上哪儿去坐一会儿?”雷霆看了看手上的表,一块伯爵,他似乎有点儿奉行男戴伯爵,女戴肖邦的宗旨。

    “刚才不是有人推荐了么?可以去卡萨布兰卡,虹桥宾馆。”沙正阳眯缝了一下眼睛,他有些酒意,空腹喝了几杯皇家礼炮,他没想到沪上人劝酒也不弱,他一直以为汉川人应该不会怵才对,没想到自己却先有些醺醺之意了。

    “哦?真要去?要不去打保龄球?刚才那位市政府办的人不是说他可以帮我们联系皇宫。”段庸铭问道。

    “算了吧,阿段,就像找个地方说说话而已,打保龄球有多大意思?”

    雷霆对打保龄球也没兴趣,虽然现在沪上最流行的高端娱乐方式就是打保龄球,尤其是到皇宫去打保龄球,无疑是上层人士的一种潇洒生活方式。

    “那就去卡萨布兰卡吧,见识见识沪上现在最上档次的销金窟,雷老板请客。”沙正阳笑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他们已经登上了虹桥宾馆30楼的“卡萨布兰卡”。

    很显然这个地方并不太欢迎外地人,尤其是来自内陆的外地人,除了雷霆的打扮还有些差强人意外,对外表着装都只能是凑合的沙正阳和段庸铭都更像是来自内地的乡镇企业家,简而言之就是土包子。

    好在段庸铭也并非笨人,早早就通知了一位在沪上的朋友,昔日霸王电子的经销商,也算是高升电子的小股东之一,在沪上也小有身家,至少可以让三人不至于在这里被人当凯子和傻瓜戏弄。

    其实雷霆和段庸铭对这里也没多大兴趣,而沙正阳更多的则是满足自己的一个恶趣味。

    前世中96年他曾经来过沪上,也曾经听说过这里的鼎鼎大名,白菱那个时候已经辞职到了沪上,他本来是想来沪上见一面白菱,为自己的那段感情彻底了断,然后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真正的土包子,来自汉川的一个乡下小干部,根本无缘踏足这类地方。

    但到沪上之后却让他备受打击,白菱的追求者,一个在一家新加坡食品企业中混日子的沪上小开。

    那个沪上小开不断的在他面前炫耀着沪上生活的不一样,那句时不时提在嘴巴边上的“阿拉今夜掼球去”也是让沙正阳对打保龄球深恶痛绝的一个原因,而偶尔冒出来的要去“卡萨布兰卡”坐一坐的傲气,似乎那里比中南海更让人需要仰视。

    新龙门客栈的背景让卡萨布兰卡的确显得有些别具一格,鸡尾酒送上来,几个满口沪上吴侬软语的陪酒小姐们便如翩跹蝴蝶一般簇拥了上来。

    虽然她们眼底深处仍然潜藏着对土包子暴发户们的不屑,但是雷霆的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伯爵表和足下的华伦天奴还是让这些已经在欢乐场上练就了火眼金睛的女孩子们变颜了几分。

    巫雪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观察着这四个客人。

    毫无疑问,除了其中那名韩先生应该是本地人外,其他三人都应该是来自内地的土鳖,但那个戴伯爵表和穿华伦天奴鞋的家伙又有些不像,更像是在国外呆过一段时间的海归,或者就是投靠海外亲戚落户不久的内地人。

    这几个人都应该看出了女孩们内心对他们的轻蔑和鄙薄,完全是看着小费的份上才愿意簇拥在他们身旁,这从那位本地的韩先生不断的陪着笑脸解释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这几个人的精神气势真的不一样,哪怕明知道这些女孩们内心所想,但是却毫不在意,甚至还用一种俯瞰的姿态气势碾压着女孩们,这让女孩们很有些难以接受。

    从石库门弄堂里走出来的巫雪比一般的沪上女孩有着一颗更敏感的心和更敏锐的观察力,作为在读的女大学生出来到“卡萨布兰卡”这样的场所里挣钱并不是什么羞于见人的事情。

    巫雪也很清楚很多人最初抱着某种单纯的目的而来,但是很快就会迷醉在纸醉金迷的幻彩世界中,最终堕落不能自拔,所以她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深陷其中,哪怕少挣两个小费,但她心安。

    骗取了几百块钱小费之后,女孩们如同蝴蝶一般惊鸿一瞥,消失在周围,沙正阳和雷霆、段庸铭以及韩知晓。

    “没想到韩总对家电渠道销售竟然有这么深刻的见解,那为什么韩总没有考虑建立大门店乃至连锁店上有一番作为呢?”沙正阳一直在倾听着韩知晓的谈话。

    韩知晓是原来霸王电子的一个渠道商,主营霸王学习机,也经营一些家用电器,而且规模还不小,按照沙正阳的估计,资产也应该是有数十万了,当然这可能包括他在沪上的门店资产。

    韩知晓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打开的一个话匣子居然吸引到了沙正阳的如此兴趣。

    之前他就知道沙正阳的身份。

    在高升电子低调挂牌成立的时候,韩知晓是去了宛州的。

    他也一度对他十分佩服的段庸铭为什么会选择到宛州创业万分不解,甚至还专门和段庸铭对话过,但段庸铭一句他信得过他看重的人让韩知晓没有再劝说对方,转而支持段庸铭。

    后来他才知道了沙正阳的身份,而沙正阳在华峰电器、东方红集团以及高升电子乃至于在沪上大手笔投资5个亿的汉海高科,都让韩知晓对沙正阳这个身份复杂的年轻人充满了好奇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