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九十七节 姑妄听之
    沙正阳话一出口,曲晓伟立即反应过来,对方居然是诈自己,羞恼之下,也是忍不住埋怨:“正阳,怎么你也不学好了,原来那么实诚一个人,在经开区呆了才一年,就学着这些花招了?”

    沙正阳哈哈大笑,“曲局长,我这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一言中的啊,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挺合情理,全市经济能拿起来的就那么两三个地方,要做大全市经济增量,就只能在东峡、经开区这几个地方做文章,你义不容辞啊。”

    曲晓伟担任副处级干部时间也很短,虽然表现也很亮眼,但一来是女干部,二来也还没有在基层区县工作中经过真刀真枪的实战锻炼,下县不可能一下子就委以重任。

    到东峡这个分量够重的县份上去当个主管招商引资或者经济这一块的副县长是比较合适的,如果表现优异,再来调整也不为迟。

    “现在还不好说,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不看到红头子文件下来那一天,都做不得数。”曲晓伟显然也有些跃跃欲试的味道。

    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干部,一直在市里边干,现在下基层,既是一份挑战,同样也是一份机遇。

    是骡子是马,就得要拉出来遛一遛,这也是实现自我价值的一个很好舞台。

    “嗯,静心等待吧,我相信市委会有明智决定的。”沙正阳安慰对方道。

    “别说我了,说你自己的事儿,究竟去哪儿?开始都说你要去宛阳,但现在看来又有些不像啊。”曲晓伟好奇的挑了挑眉毛,“难道你要留在经开区接任主任,钱书记只兼任书记了?”

    沙正阳一怔,这种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沙正阳觉得恐怕市委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松才对,这个挑战性就太低了一些,基本上就是做现在已经在做的工作了。

    “你们的消息都比我还灵通,我还能说啥?”沙正阳无奈的摊摊手,“我只能说领导和我提过,我的工作岗位有可能要变动,但什么时候动,向何处去,就不得而知了。”

    “正阳,对你去向猜测现在是最多的了,不过大多集中在你可能去丹镇、桐山或者临河,这几个县的情况都不好,急需懂经济工作的干部,估计市委也会对这几个县班子有大动作。”

    这不是什么秘密了,市委组织部这段时间在丹镇、临河和桐山以及龙陵、大野等区县密集调研,座谈和个别谈话力度很大,很有点儿人人自危的感觉。

    甚至连唐华也不断在这几个区县进行调研,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征兆。

    沙正阳对去丹镇、临河和桐山这几个县并不抵触。

    在他看来这三县和大野县的情况都差不多,平庸无奇,班子工作也是循规蹈矩,缺乏激情和创意。

    在这样大一个宛州市里,情况相若的县份就有四五个,你如果在工作上没有一点儿谋划和新意,怎么可能突出重围?

    而且这类各方面资源禀赋都不出挑的县份本身就就是最难出头的,有点儿动静,周围条件相似的区县都会跟风模仿和竞争,一个项目你还没敲定,没准儿人家挖墙脚的就来了。

    更棘手的是这些区县的思想观念和作风气息固化严重,对于接受新生事物和新的思维理念有很顽固的抵触情绪,要改变这种状态,非得要下大力气和大动作才行。

    可是恰恰这类区县也是各个地区最常见和最多的,这就相当于一个地区的金字塔塔基。

    如果你想要出头,那就要不走寻常路才行。

    “我无所谓了,共产党员就是革命一匹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沙正阳开着玩笑,“我也估计市委不会让我轻松,总得要找点儿实沉的担子来我身上压才行,我有这个思想准备。”

    每个人都在这一轮面临的大变动中无法置身事外。

    当沙正阳回到经开区时,奚重山主动来到了他办公室。

    应该说经开区管委会班子里边,几个班子成员和沙正阳关系都不错,但是奚重山肯定还要密切一些。

    钱正是个很好的掌舵者,作为经开区党工高官、主任,他很好的把握住了民主和集中的原则,也处理好了放权和决策之间的关系,所以整个经开区呈现出一种良性运行的高效机制。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分工合作,各司其职,沙正阳同样也在常务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处理关系很圆润到位,大家关系都日益密切,但又没有超出一定限度。

    “正阳,真的要走?”在这个时候了,奚重山也没有和沙正阳多废话。

    “和你一样。”沙正阳笑着回了一句。

    “和我一样?我们俩能一样么?我还得老老实实继续在现有岗位上干呢。”奚重山瞪了他一眼,“还给我打哑谜呢?”

    “不,我实话实说,你不也听到了关于你的传言么?我也一样,都是传言,不靠谱。”沙正阳笑着道:“你敢说你的传言就都是空穴来风?”

    奚重山一时语塞。

    他走与不走的可能性各占百分之五十,但沙正阳走的可能性却是百分之九十九。

    奚重山对自己走或不走也还是纠结,经开区干得很顺心顺手,关系也处的不错,继续干下去,今年成绩会更可喜,可如果要走区县,那肯定是重用,一样值得期待。

    “行了,老奚,咱们都别纠结,静心等待吧。”沙正阳见奚重山不说话,也摇摇头,“只有咱们俩,我说句托心话,我觉得咱们俩走的可能性都很大,而且你的可能性甚至比我还大。”

    “哦?”奚重山对沙正阳的这个观点很吃惊。

    “你看看吧,市委对一些区县的工作很不满意,主要集中在经济工作领域,不仅仅是大家现在所说的几个所谓‘塌陷地带县’丹镇、临河、大野、桐山、北溪,像宛阳、龙陵、山都、裕城几个区县的表现一样不尽人意,林书记经常提到我们的领导干部要学会搞经济工作,要学会适应新形势下的经济工作开展,可以说现在我们很多区县的领导干部还没有适应。”

    沙正阳的话让奚重山也若有所思。

    “这一轮的调整幅度肯定不小,陆健、你、我都有可能,甚至连我们经开区的一些处室干部都有可能,林书记在全市组织工作干部上提出来,对于一些在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干部,组织部门要敢于担当,敢于提拔,非常时期用非常方略,振聋发聩啊。”

    奚重山精神一振,“林书记的这番讲话我听说过,不过你觉得连咱们管委会处室干部都有可能要破格提拔?钱书记的意见?”

    “有此可能。”沙正阳连忙摇头,“我可没说是钱书记的意见,但我感觉钱书记可能在市里主要领导和组织部那边竭力推荐,估计也给市里边主要领导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吧。”

    奚重山欲言又止,看在沙正阳眼里,“老奚,你别问我,我也没法帮你估量你未来的去向,这是市委的事儿。”

    “诶,正阳,都说你眼光独到,你帮我评判一下,我也姑妄听之嘛。”奚重山仗着和沙正阳很熟悉,咧嘴一笑。

    “这可不好评估。”沙正阳赶紧摆手,这种事情说好说坏都没好处,的确不好回答。

    “正阳,我这人性子你还不了解,说了姑妄听之就姑妄听之,难道日后我还能埋怨你不成?”奚重山耍赖了。

    见奚重山很认真,沙正阳也觉得不好推,沉吟了一下这才道:“嗯,老奚,这种事情的确不好说,但我觉得嘛,你现在在经开区的表现有目共睹,其实说实话,从经开区的角度来说,现在不是调整你的好时机,但市委有市委看问题和考虑问题的角度,所以我觉得,如果要调整你,可能会有两个去向。”

    “哦?”奚重山精神一振,来了兴趣,“你说,你说。”

    本来就是想要磨着让沙正阳帮忙观风辨色,都说沙正阳眼光独到,但他也知道谁都不会在这些问题上帮人把脉观风,没想到这么一磨之下,沙正阳居然还给出了两个选择方向。

    “嗯,我觉得么,作为市里考虑,肯定会有明确的指向性,那就是要搞经济工作,所以,要么你可能到几个经济底子比较差的县份去当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要么就可能是到几个经济状况尚可的区县担任常务副区县长。”

    沙正阳的话让奚重山也是一怔,这样两个选择项的确很有针对性,仔细琢磨一下,还真的很有可能。

    自己本来就是管委会副主任了,正因为经济工作上表现突出才会调整,肯定不可能让自己去某个区县当普通政府副职,进常委是必定选项。

    而在这个基础上要么政府常务副职,要么就是党委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这样一看起来也就很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奚重山也不由得有些佩服沙正阳的目光锐利判断独到,自己之前就想不到这么多。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