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九十六节 传言,真假未定,众说纷纭

第四卷 第九十六节 传言,真假未定,众说纷纭

    唐华和叶和泰从林春鸣办公室出来,两个人脸色都有些沉重。

    虽然都知道这一步迟早要来,但是当这一步真正踏出来是,两个人心里都还是有些触动。

    有些县份的班子的确该调整了,已经到了不调整不行的时候了。

    唐华甚至都觉得林春鸣还真能忍,一直忍到现在,当然,现在确实是时机最成熟的时候,林春鸣把握时机火候非常到位。

    “老叶,到我办公室去坐一坐吧。”唐华想了一想,“迟早要有这么一遭,也差不多了,我看冯市长的态度虽然有些变化,但是本质上还是觉得需要调整的,只是幅度大小而已。”

    “嗯,冯市长毕竟在宛州工作了这么多年,感情上还有些割舍不下,只是时代变化,不容许我们患得患失,长痛不如短痛,须得要下决心的时候了。”叶和泰已经把心态调整好了,语气很淡然。

    唐华有些惊异的看了对方一眼,心中也有些佩服,这一位不愧是组织部长,拿得起放得下,很快就抛开了一些不该有的情绪,进入了工作状态。

    回到唐华办公室,唐华的秘书送来一杯茶,叶和泰接过茶,轻轻吹了吹之后道:“林书记的意思也比较明显,恐怕这一次调整和选拔都要围绕着经济工作来展开,要换掉一批不懂经济工作,思想理念跟不上时代的干部,选拔一批擅长经济工作进取心强的干部。”

    “嗯,这是应有之意。”唐华点头,“东峡和经开区应该就是鲜明的典范,魏东平出任武阳市委常委,现在担任了武阳市委组织部长,说明省委现在选拔干部的倾向性也越来越明显。”

    魏东平初去武阳时只是担任了市委常委,一直没有明确职务,一度传言他要担任秘书长或者宣传部长,但是没想到最后却是出任组织部长,这对于一个从县委i书记直接晋位市委常委的角色来说,算是一个很好的安排了。

    “去年经开区的确很长脸,招商引资数额,尤其是吸引外资金额,都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奇迹,而今年一季度经开区的工业总产值和国内生产总值也很可观,而且随着二三季度一些现在建设的企业也要投产开工,工业产值和国内生产总值都会继续走高,林书记和冯市长都很满意。”

    唐华的话听在叶和泰耳朵中,也别有一番意义。

    “唐书记,我明白。”叶和泰沉吟着道:“经开区这批干部表现的确很出色,前几天老钱来部里和我交换意见,谈到了几位副主任,对几个副主任的评价相当高,高得让我都吃惊,说组织部这批干部的选拔是最有分量的一批。”

    “呵呵,能让老钱这么夸赞的,的确不容易。”唐华也笑了。

    “沙正阳就不说了,老钱对陆健和奚重山的评价也很高,认为这两个干部的思维理念和悟性都非常高,而且善于学习,工作的主观能动性也很强,很难得。”

    叶和泰也有些得意,起码陆健是他坚持推荐上来的,当初钱正还有些质疑,但现在陆健的表现征服了钱正。

    “嗯,像这类干部还是太少了一些。”唐华皱了皱眉,“也不能完全这么说,陆健原来是在大野县担任县政府办主任吧?这说明我们宛州不是没有优秀干部,而是我们还是没有能够深潜下去挖掘发现出优秀干部。”

    “唐书记,我个人认为还是有几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一些优秀干部没有更好更高的平台来展示自我,另一方面我们组织部门以前在选人用人上还是有些失之偏颇,林书记提到那几点,以前我们还是不够重视,另外还有就是有些干部还是浑金璞玉,需要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打磨锻造才会熠熠生辉。”

    叶和泰的观点很客观而全面,唐华思考了一下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在这方面的看法更准确。

    “老叶,你应该也看出了林书记的意图,像丹镇、临河、桐山这三个县的班子怕是要大动,丹镇县高官吴克全年龄本身也差不多了,动他问题不大,县长赵云楷这个人你觉得如何?”唐华也觉得头疼。

    “不太好说,简单几句话要评价一个干部,我觉得有些草率了,我们不能只靠个人感情倾向来判断一个干部啊,还是需要一个科学的综合性的评判体系来。”叶和泰没有回应对方的话。

    唐华瞅了叶和泰一眼,这个家伙还给自己来打马虎眼,不过他也不在意,他只需要提醒对方一下,不要试图过分缩减林春鸣的意图,那会适得其反。

    像丹镇、临河、桐山这三个县应该是林春鸣最不满意的,主要领导肯定要调整,唐华就是担心叶和泰看不清形势,或者感情用事,但照理说来不会,不过有时候人又难免会一时冲动,所以他要提醒一下对方。

    既然叶和泰现在还不愿意明确表态,唐华也不强求,林春鸣既然要求自己把好关,他肯定要插手过问,林春鸣的意图必须要得到体现,否则林春鸣不满意,把组织部的方案全部推倒重来,那更麻烦。

    叶和泰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还是有些不对劲儿,这不太合适。

    唐华很显然是全盘接受了林春鸣的观点,而且也在提醒自己,这应该是善意的。

    但叶和泰也觉得不能完全按照哪个县的经济总量高低就来论英雄,有些县份经济总量虽然低,但是发展势头还是不错,这应该要给人家机会,再说了,调整也不一定就非要把两个主要领导都要进行调整,也还要根据情况而定。

    不过有一点叶和泰还是承认的,经开区的几个干部表现很优异,当得起盛赞,下一步调整中,这几个恐怕都要考虑用到重要岗位上去。

    ******

    沙正阳在市政府大门内碰见了正在往外走的曲晓伟。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碰到对方了,沙正阳笑着和对方打招呼。

    曲晓伟却是很精神,一眼看到沙正阳,就示意对方到边上,有话要和沙正阳说。

    “是不是要下区县了?”曲晓伟直截了当,“那几个县恐怕情况都够呛,不过条件差的地方都容易出成绩,你去肯定没问题,比去宛阳强。”

    “你从哪儿听到这个消息?”沙正阳纳闷儿的问道:“我自个儿都还没听说呢。”

    “吴克全据说要到市农办当主任,那是个吃闲饭的位置,赵云楷有可能要异地交流,也可能接任,丹镇县长的位置据说你呼声很高。”曲晓伟消息很灵通。

    “这哪来的消息?”沙正阳啼笑皆非,“昨天碰到杜大伟,他也神神秘秘的告诉我,桐山县县长甘火生据说要到市商业局当党组书记、副局长,问是不是我要到桐山,今儿个你又给我说我要到丹镇,怎么这些消息从来没有哪位领导给我透点儿风呢?”

    “行了,你就别装了,经开区一季度的工业总产值已经逼近临河了,钱书记说二季度应该还会比一季度有较大增幅,对你赞不绝口,丹镇、临河这些县份最差的就是工业基础,估计市里有意要让你去这些缺乏工业基础的县份去来个旧貌换新颜吧。”

    曲晓伟对沙正阳也是信心很足,倒是沙正阳摇着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几个县情况大家都清楚,不是立竿见影就能见效的,而且真的要发展工业也需要结合其县情实际。”

    “经开区你不也是白手起家么?”曲晓伟瞪着眼睛,“怎么这么谦虚了?之前你可是气势如虹,天不怕地不怕,对了,我听说华众电子这个项目也敲定经开区了?”

    “不一样。”沙正阳也懒得多解释:“华众电子早就定下来的,你们招商局近期的成绩也很突出嘛,我听说东峡长青医疗器械这个项目已经基本上敲定了?王士渠书记这段时间喜笑颜开啊。”

    “投资也只有一千多万,主要是做康复医疗器械,个人感觉技术含量还是不够高。”曲晓伟摇头,“我个人觉得可以依托东峡中药材交易市场进行招商引资,看看能不能引入战略投资者,进一步扩大规模,把传统中药材交易市场向综合性的中成药甚至西药的交易延伸,如果能做到这一步,对于咱们宛州的医药产业都能有极大的拉动作用。”

    “嗯,看来传闻你要到东峡担任副县长是真的了。”沙正阳笑着道:“这么卖力的替东峡使劲儿,王士渠书记选的人没错啊。”

    曲晓伟一惊,下意识的看四周,好在四周没人,这才小声道:“正阳,别乱说,现在这事儿还没定,没准儿还有波折呢。”

    “真的?”沙正阳吃了一惊。

    他本来是随口诈一诈对方,没想到居然还真有这事儿。

    看来曲晓伟在招商局的表现还是有很多人看好的,东峡是全市经济第一强,出干部,在东峡锻炼两年到其他区县最起码也是常务副县长或者副书记了,如果真的如此,对曲晓伟来说,是个好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