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八十九节 做好手中事
    一座城市主城区的区长人选空悬几个月本身就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情形,郭向阳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原委。

    宛阳区从91年以来经济增长一直就不太令人满意,虽然经济体量上仍然还是维持在全市第二位,但是和东峡之间的差距却日益拉大。

    双方两地从91年的2个亿差距变成了93年的5个亿,94年宛阳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22亿,但东峡却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29亿,差距更是拉大到了7个亿,而紧随其后的真阳与宛阳的差距却从91年的4个亿,到了94年的不足1个亿,这也是宛州市委不太满意的地方。

    陈秀清在经济表现上并不足以说服人,只不过陈秀清却占了女性干部这一优势,这也是袁成功对陈秀清晋位副市长很不服气的一个原因。

    如果不是真阳在94年的表现也不尽人意,恐怕这个副市长职位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宛州1994年实现gdp178亿,修正后的经济增速高达9%,仅次于涪岗和通河,第一次历史性的闯入了前三。

    虽然在经济总量和人均gdp、人均收入等方面还远不及汉都、嘉州和涪岗等地市,但是这也是一个相当可喜的进步了,毕竟这是一个千万人口的地区,每前进一步,都能解决多少人的脱贫和就业问题。

    宛州这一年的表现在省里得到了表扬,但是省委却仍然不满意,认为以林春鸣为首的这一届市委市府班子可以做的更好。

    这是林春鸣和冯士章二人在年后省委省政府第一次会议后两人接受省委i书记周远望谈话时周远望开门见山的原话。

    周远望提出到97年,宛州经济总量必须要进入全省前三,这是省委对宛州的期望,也是宛州作为全省无论是从人口还是土地幅员等各项资源禀赋都是理所当然的前三强的要求。

    周远望还提出,到1997年,宛州的人均gdp应当要进入全省的前五,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应当进入全省前六,问林春鸣和冯士章二人有没有信心做到。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要求不算高,全省前五和全省前六,在全省十三个地市中也就算是中等水平。

    但是问题是宛州的gdp虽然看起来不低,但是一千万人口平均下来就很凄惨了,而且宛州全市还有两百多万贫困人口,极大的拉低了宛州市的人均收入,尤其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

    解决这些贫困人口中具有劳动能力的就业增收,也一直是宛州市委市政府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所以这人均gdp和人均收入,宛州现在排在了第十和第十一,要在三年内实现这样大的跨越式进步,的确让林春鸣和冯士章二人压力山大,但是在省高官的期待下,他们敢说没信心么?

    正因为如此,宛州市委市政府开年之后的第一个会,同样是明确了今年的发展任务,就是要以经济数据来论英雄。

    各种数据,包括但不局限于gdp总量和人均gdp增速,财政收入总量和增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财政收入以及其中的税收和非税收入增速,签约投资和实际落地投资数额以及增速。

    这一项一项的数据,都被市里边几个部门逐一的罗列出来,并且直接制成了挂图就悬挂在了会场上,让每一个区县的书记区县长都能一目了然。

    这个时代ppt还没有那么流行,笔记本电脑和制作软件虽然也都有了,但是要迅速在内陆城市里推广普及开来,显然还要假以时日。

    参会的书记区县长们,不用多费力,就能看看自己区县的数据和排位,然后自个儿评估一下未来一年中应该达到什么位置,然后还需要对比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

    市委办和市府办还煞费苦心的将各类数据进行了分值评估计算,这一样也有助于大家能够科学的计算如果自己在某一项落了后,是否可以在另一方面弥补起来。

    比如gdp增速慢了,那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就可以努力让其快一点儿,或者出口创汇增速就要考虑能否弥补得起,再或者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速是否能把差距和竞争对手甩远一些。

    如果各类数据显示自己都落后了,作为书记区县长就要认真研究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自己的落后,或者审视周邻的竞争对手为什么比自己做得更好了。

    这些数据图表的建立和各种分值的兑换测算本身就是在沙正阳的建议下建立起来的,也赢得了林春鸣、冯士章以及明永昌等人一致好评。

    郭向阳在出任宛阳区委i书记之前作为市委副秘书长见市委办主任也是其中操刀者之一,自然清楚这些数据代表着什么。

    这些都意味着代表着经济发展的指标权重在未来考核中会越来越重。

    如果一个区县在各项数据的分值上落后,那么也就意味着你会被宛州市委纳入了视线中,你的能力就会受到质疑,同样如果你在这些方面样样领先,那么可能也就意味着你的仕途会前景会更加光明。

    这并不是一个绝对公平科学的考核评比标准,但是本来也就没有绝对的公平科学,在这个你追我赶竞争激烈的时代,更是如此。

    郭向阳很清楚自己强项优势和短板劣势,他在处理人际关系和统合各方意见上有着独到的能力,执行力也不差,但是恰恰在发展经济的思路上缺乏开阔的视野。

    也就是说他需要一个具有独到见解和犀利眼光的搭档在前面乘风破浪,而自己在后边替对方掌舵鼓劲。

    沙正阳无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对象。

    虽然对方年龄太小,资历威信不足,处理政府日常事务欠缺经验是一大难以回避的短板,尤其是在主城区中更是如此,但每个人都有缺陷弱点,在郭向阳看来,沙正阳的这些弱点他可以承受,也可以弥补。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市委对宛阳区区长人选非常重视,所以才会几个月都迟迟未敲定人选。

    郭向阳相信市委也应该还是考虑过沙正阳的,但是却没有敲定,

    通过今天的接触和观察,郭向阳觉得自己的判断还是基本靠谱的,沙正阳对决经济工作的分析判断能力,的确出类拔萃,市里边很难找到一个可以和他相提并论的干部。

    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年龄和资历,还有就是宛阳区这样各方面工作都很庞杂的主城区,对主要领导各方面的要求都相当高。

    经济工作很重要,但是在宛阳区这样的主城区,经济工作不是一切。

    或许市委在研究这个问题时,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郭向阳离开时,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或许桐山、大野、临河甚至裕城、山都这样的县份,沙正阳去担任主官的可能性会大得多?

    *****

    沙正阳想不到那么远,虽然林春鸣早就和他提到过这个情况,但对于他来说,做好现在每一项工作,为宛州经开区未来后发先至打好基础才是最重要最现实的。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我们宛州经开区的食品产业已经初具规模了,一季度预计食品工业产值可能会突破5亿元,……”

    沙正阳靠在椅座上显得很轻松。

    三家方便面企业的建设进度都超乎寻常,尤其是顶益的进度特别快,而统一受到顶益的刺激也一样紧追不舍。

    反倒是日清和东方红合资的麦之郎食品有限公司建设进度略慢,一直到2月份才堪堪完成建设,预计到3月份才能正式投入生产,而顶益和统一则在1月份就已经开始全面生产了。

    “雀巢建设进度虽然快,但是他们要求高,预计要到今年下半年才能完成厂区的全面建设,如果能在年底之前开工就算是不错了。”陆健不无遗憾的道。

    “别指望太高,雀巢产业园就目前来说,更多的还是能起到一个标杆的作用,雀巢现在和几个区县合作奶牛养殖模式的推进,包括普通养殖户和养殖大户以及养殖场等几种方式,这个试点培育估计起码两三年才能见到成效。”

    钱正对这个还是有很客观的认识。

    他认同沙正阳的观点,雀巢落户带来的示范效应和影响力更有价值意义,从全市的角度来看,雀巢落户对奶牛养殖业的带动作用一样十分巨大,这对于农户增收能起到很明显的拉动作用。

    这一点林春鸣和冯士章都很看重。

    今年从省里的吹风来看,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增幅在考核指标权重中很重,甚至仅次于gdp增速,比财政收入增幅更重要。

    “正阳,食品产业的招商引资还要继续加紧,但是我们不能只把目光聚焦在食品产业上,还要看得更远一些,我们当初提出的鞋帽玩具等招商引资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值得深思。”

    这是一个小挫折,也低估了沿海地区产品出口的便利性以及运输成本、信息沟通灵活性的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