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八十八节 风动,水暖
    夏侯子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去燕京加入亚信,他电子科大的学历还是足以说服人的,加之之前他已经在亚信里呆了几天,感受到了亚信的氛围,他也愿意。

    对他来说,一个合适的环境比一个能挣钱的岗位更有意义和价值。

    至于说亚信愿不愿意接受外来资本的注资,沙正阳倒也没太在意。

    未来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太多了,哪怕他这个前世的文科官僚男,对互联网领域不是很了解,也还是知晓一些大名鼎鼎的角色现在都还处于到处打秋风,或者就是跑腿找门路的境地。

    不过沙正阳一直对互联网领域抱着一种矛盾的态度。

    没错,互联网领域的确是未来中国赶上世界潮流的一个机会,但问题是互联网领域更多的还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突破,真正在技术领域却没有能创造出多少弯道超车的奇迹来,这也是沙正阳觉得的最大遗憾。

    所以重生以后他一直秉承制造为王的观念,认为只有制造业的科技研发上获得突破才能真正扛起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脊梁,也才会不遗余力的想要在it行业实现前世的遗憾。

    这也是他当初一门心思想要把段庸铭拉到宛州的目的。

    他觉得段庸铭具有非常敏锐的商业嗅觉和决断能力,可以很好的把一个企业的商业性质和产品开发创新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一家企业,一个产品如果不能实现其商业的价值和运营,那么很难支撑长久。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段庸铭及其团队在高升电子也就是无线电厂干得很出色,这也和当初沙正阳提前为其物设甄选了一批年轻干部职工有很大关系,使得段庸铭团队很快就融入了进去并进入状态。

    当然这批干部职工也从段庸铭及其团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学到了一家企业和产品该如何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生存。

    而未来哪怕是段庸铭真的离开了高升电子,他们也一样可以扛起重担。

    或者这些人离开高升电子去创业,沙正阳也相信这份经历会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帮助。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觉得挣再多的钱,不如培养更多的人才,各方面的人才,创造更多的有价值或者具有创新性的企业和产业,能够让自己在某个领域或者某几块领域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这才是他要追求的目标。

    至于说挣钱,那不过是顺手为之,不在于多少,够用就行。

    顾湄也走了,在汉都呆了两天,沙正阳甚至陪她去邻县紫柏山玩了一天,感受了一下嘉州那边很难感受到的雪景。

    这一年的春节对于沙正阳来说多了几分轻松,但却并不寂寞。

    初八,正式上班,沙正阳就立即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去了。

    经开区这边的建设继续推进,但是在招商引资上却还要缓一缓,毕竟在正月十五之前,沿海那边的企业包括港商台商也都还有一个缓冲期,就算是要去招商引资,也起码要等到过了这几天。

    沙正阳就趁着这个机会,把心思放在了七厂二所的搬迁工作上,根据自己的一些思路草拟了一些想法意见,交给了贝一河,让他按照这个思路去办。

    年前的那一次会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林春鸣和冯士章都亲自参加,而七厂二所的主要领导也大多出席,加上一顿丰盛的招待,气氛很热烈融洽,所以对于工作的润滑效果非常好。

    “郭书记来了?”沙正阳回到管委会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了那辆有些老气的老蓝鸟,顺口问道。

    温延亮瞅了一眼,点点头:“嗯,应该是郭书记来了,这辆车原来是陈书记在坐,陈书记走了,郭书记就没换车。”

    沙正阳在市委办就和郭向阳关系一直不错,不过到了经开区之后,郭向阳去了宛阳区当一把手,仍然经常碰面,只是工作上交织就没那么多了。

    一进门就听到了郭向阳宽厚的笑声:“钱书记,我们可是来去真经来了,你们经开区可不能藏私啊。”

    “老郭,经开区对任何兄弟单位都是敞开心扉倾囊相授的,嗯,这话有点儿托大了,经开区还是小字辈,也就是去年赶上了时机取得了一些成绩,在宛阳区这样的老大哥面前还排不上字号。”

    钱正笑吟吟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字辈的表现,看见沙正阳进来,连忙招呼道:“正阳,你的老领导来了,怎么才回来?”

    “郭书记!”沙正阳赶紧过去和郭向阳握手,“怎么今天舍得来我们经开区啊。”

    “正阳你这话说得我可不爱听,不能来么?”郭向阳佯装板起脸,“我带着区委区府一帮人来学习经验不行么?不欢迎?”

    “郭书记,我可没说这话,这全是你在这里自说自话啊。”沙正阳连忙撇清,“您要来,我们当然欢迎,但说学习就过了,就像钱书记说的,相互交流,相互交流。”

    沙正阳一边连连作揖,一边求饶,气氛很轻松。

    郭向阳率领宛阳区的相关领导来经开区取经,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眼红经开区去年的取得辉煌成绩了,要看看经开区究竟是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翻天覆地了。

    一口气招商引资好几个亿,而且签约的几个亿今年又要转化为落地投资,这些都是实打实的工业投资,今年到明年这些企业陆续建成投产,就要全数变成工业产值和gdp了。

    “正阳,郭书记他们一行来了一个多小时了,陆健和重山都像郭书记他们介绍了去年我们经开区的一些做法和经验,这两块工作你都参与了,感受也最深,谈一谈吧。”钱正道。

    “郭书记,陆主任和奚主任才是具体抓经开区的建设和招商引资工作的,他们介绍的经验肯定已经很详尽了,我没有什么高招。”沙正阳摆摆手,很谦虚,“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我只能说,可能我们经开区就认定了一个目标,确定了主导产业,那么就坚定不移的去抓招商引资,尽可能的为这些产业的落地提供它们最需要的各种条件。”

    沙正阳知道这种场合下自己不说是肯定不行的,但是如果流于形式或者重复陆健和奚重山的观点,那就没多大意义了,所以他也在考虑如何让郭向阳他们一行人不至于扫兴,还得要让他们觉得有所启迪。

    郭向阳很认真的开始记录,他周围的一干宛阳区的干部们见到区委i书记都如此重视,也都纷纷取下笔帽,开始动笔。

    都说沙正阳在搞经济上极有一套,经开区去年的辉煌,的确让人眼热,但是宛阳区和经开区的情况不尽一致,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事情也不少,如何来取到“真经”,郭向阳也很想听一听沙正阳的真话。

    “经开区的情况和各个区县都不同,我们没有各区县庞杂的社会事务,所以我们可以集中一切精力来发展经济,这可能是我们经开区能取得目前成绩的一个关键。”沙正阳顿了一顿:“但是我个人的看法,并非其他区县就不能像我们经开区一样了,因为各区县也有自己的开发区。”

    “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把开发区打造成为引擎,我认为这一点在各个区县都很适用,而我个人认为,宛阳区和真阳县的条件是最好的。”沙正阳一锤定音,“关键在于,如何来找到适合各自的优势主导产业。”

    沙正阳没有过于客气,很客观的分析了宛阳区现有条件以及优势和劣势,也谈到作为主城区之一,如何来结合市里边的发展路径来打造既要配合市里产业集群发展的需求,同时又能凸显宛阳产业结构优势的一条路径。

    当然,沙正阳他不是宛阳的干部,很多话语他不能讲太透,更不能越俎代庖,所以也只能点到即止。

    郭向阳听得很认真,不时点点头。

    他出任宛阳区委i书记的时候就考虑过谁来和自己搭档。

    虽然那时候周俊雄仍然是宛阳区长,但是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郭向阳可以直接接触到最深层次的消息,他早就知道恐怕周俊雄很难再宛阳区长这个位置上呆太久了。

    在他心目中,沙正阳虽然略显稚嫩,年龄也太年轻,但是搞经济的确是一把好手,无论是国企改制还是招商引资,真的是样样拿得起来。

    而现在宛阳显得耄耋老迈,举步维艰,真阳在后面步步紧追,也让郭向阳倍感压力,他急切的需要一个在经济工作上见长的搭档来配合自己工作。

    今天来宛州经开区来学习考察,其实他也有一份想要面对面的考察一下沙正阳表现的意思。

    到现在宛阳区的区长人选仍然未定,这已经空缺了好几个月,常务副区长陶广临时主持区政府工作,本身就意味着这只是一个临时性的过渡。

    要知道在区委常委排序中,前面还有两个三个副书记,陶广显然不可能一下子跨越这道坎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