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八十四节 敢为天下先
    在贝家吃饭是令人愉快的,沙正阳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单纯觉得贝婧蕾这小丫头挺独立,而且说话很有意思,逗逗小丫头有助于放松情绪而已。

    春节终于来了,但今年的春节对于沙正阳来说,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孙妍希望大家冷却一下,而至今沙正阳都没有以孙妍男友的身份见过孙立诚,同样孙妍也没有正式出现在沙正阳父母面前过。

    所以这不能不说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显得更自我一些,似乎都在刻意的保持着某种距离,避免介入对方生活过深。

    沙正阳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既然确定了为期一年的冷却期,对于双方来说也都是一个很好的考验。

    春节对沙家来说,也算是一个难得团聚机会,平素里沙正阳回家时间不多,而沙正刚更是远赴燕京,家里就只剩下了两老。

    虽然现在父母年龄都不算大,而且都挺喜欢自己工作,但作为对子女的思念,沙正阳和沙正刚两兄弟还是能理解的。

    沙正刚比沙正阳更早归家,所以沙正阳到家的时候,沙正刚已经在家里盘着腿等待吃年夜饭,看春节联欢晚会了。

    “哥回来了?”见沙正阳推门进来,沙正刚赶紧下床,替自己兄长接过包。

    “什么时候回来的?”沙正阳顺口问了一句:“才子呢?”

    “子材哥说他今年不会来,负责在公司值班。”沙正刚笑呵呵的道:“哥,子材哥比我都对这一行兴趣更浓,来了燕京这么久,简直是如鱼得水,澍哥都说子材哥看来很适合在文娱圈子里混,我估摸着子材哥是此间乐不思蜀了,不想回汉川了。”

    “唔,他愿意呆在燕京就让他呆着呗,公司情况怎么样?”沙正阳先到厨房里和父母打了个招呼之后,沙安仁让他出来等着吃饭,他才出来。

    “嗯,慧眼的调查统计的业务还是太狭窄了一些,下一步有一些考虑,比如除开影视行业的一些商业调查和统计,我们公司也打算进入。”沙正刚看了一眼自己兄长,“当然,我们会以文艺影视这个领域为主,澍哥的想法是在文艺影视圈子站稳之后,可以考虑和中央电视台以及一些电影制片厂合作,不过电影制片厂没钱,主要还得和中央电视台合作。”

    沙正阳知道在和中央电视台合作之前,这项业务是做不大的,没有中央电视台的资源,现在的调查公司很难盈利。

    “具体你们自己可以根据业务发展来进行调整,我只是帮你们指了一个方向而已。”沙正阳摇摇头,“才子看样子也还有别的想法,估摸着他要准备去影视圈里去游泳了,别指望他。”

    拉拉杂杂的话题扯开来,两兄弟的话语也格外多。

    沙正阳也感觉到了,沙正刚已经慢慢适应了燕京那边的生活,似乎反而对汉川这边的生活还有些不太适应了,尤其是从他的言谈中就能感觉到,平时社交接触的人都已经慢慢形成了一个新圈子,再不像他在银台这边的那种情形了。

    这很正常,换一个环境,会有一帮新的同事熟人,然后逐渐会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发展成为朋友或者合作伙伴。

    老狼的《同桌的你》和那英的《雾里看花》让沙正阳有些出神,依然是那些曲目,看样子自己的蝴蝶效应并没有影响到这一块,一直到刘德华的《忘情水》之后,沙正阳就有些倦意了。

    ******

    “宛州发展速度很快啊,没想到林书记到宛州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听说周书记对林书记在宛州的表现很看好。”

    郭业山推开了沙正阳还欲往他酒杯里倒酒的手,摆摆手。

    “正阳你知道我是不推杯的,但这段时间胃伤了,只敢喝点儿红酒,意思意思。”

    每年春节沙正阳都要去拜会三个人,曹清泰、郭业山、桑前卫。

    但今年情况特殊,曹清泰去了中州,连带着古小凤也已经去了中州,而且今年曹清泰才去,肯定事务繁多,沙正阳就只有在电话里拜了年,约好如果五一节得闲,去中州。

    郭业山今年在华阳值班是值最后一天,所以初一到初五都可以在家休息,沙正阳索性就直接到郭业山家里来蹭饭了。

    郭业山妻子丛瑛也是宣传系统的,在市委讲师团工作。

    “正阳,你别劝老郭了,他能喝早就喝了。”丛瑛很是个很干练的女性,短发瘦脸,不漂亮,但是很精神,说话中气十足,一看就是那种搞宣讲特能掰的角色。

    “行,要不我替郭县长弄点儿山药来,早上蒸着吃据说很养胃。”沙正阳关心的道:“我们宛州大野那边种山药的不少,质量不错。”

    “得了,山药哪里都能买到,别豆腐盘成肉价钱了。”郭业山摇头,“心意我领了,别那么麻烦,对了,小孙怎么没来?”

    “一言难尽。”沙正阳挠了挠头。

    “啊,你们分手了?”郭业山吃了一惊,他觉得沙正阳不是那种对感情很草率的人才对,“怎么回事儿?”

    沙正阳简单介绍了情况,但没说曹清泰当时要调他到省政府的事儿,只说孙妍希望他调回汉都。

    “这小孙眼光有些浅了,宛州怎么了?你回汉都能有多大意义?现在林书记对你这么看重,一年半载后,你肯定会下县,弄不好就是一个正处级的一地主官了,回汉都什么时候能等得到?”郭业山皱起眉头,“孙立诚难道看不到这一点?这么急着调回来有啥意义?你们都还年轻啊。”

    “其实这样也好,大家冷静一下。”沙正阳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郭部长,华阳工作情况还行吧?全省第一县,大名鼎鼎啊。”

    “哎,名声太大也是难事儿,哪样工作都得要争第一,你没见我头顶头发见少?”郭业山开着玩笑,“经济发展起来了,文化生活也要求丰富起来,各方面要求都越来越高,工作不好做啊。”

    “华阳经济工作走到了前列,也是我们全省改革开放的桥头堡,省里领导来看的时候不少,工作其实也可以围绕着改革开放来做文章,紧扣时代主旋律嘛。”沙正阳见郭业山有些犯愁,忍不住建言道。

    “正阳,你脑瓜子灵活好用,帮我参考参考,你觉得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

    郭业山倒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沙正阳素来鬼点子多,他早有领教,只有二人在他自然不会拘泥。

    “郭县长,华阳是以乡镇企业起家的,尤其是社办企业,不过可能您也注意到了乡镇企业走到现在这一步,也存在很多弊病,尤其是有干扰国企病的趋势,我记得上次我和您都提起过,其实县里的工作也可以从这一话题延伸开来,就是坚定不移的发展经济,而对华阳来说,就是把乡镇企业蓬勃发展打下的好基础做大做强,嗯,当时的县委i书记应该就是吕书记吧?”沙正阳微微一笑。

    郭业山看了一眼沙正阳,心中也是震惊不已,这个家伙还真的能揣摩到自己心里边的最深处的心思呢。

    黄绍棠走后,汉都市委i书记由常务高官吕青接任,并兼任省委副书记,而吕青83年至86年就是汉都市委常委兼华阳县委i书记

    他在任上时大力发展乡镇企业,也使得华阳从汉都一个普通县份迅速成长起来,进而在88年成为汉川经济总量第一县。

    “宛州大力推动国企改制的时候,吕书记当时还是常务高官,他也很关心宛州的国企改制,我听林书记、冯市长和钟书记都提前过,吕书记还曾经专门调阅过宛州国企改制的具体方案和实施意见,甚至还专门把钟书记叫去询问探讨过国企改制和集体企业改制的构想。”

    “哦?”郭业山精神一振,“吕书记也很关注集体企业改制?”

    吕青当时是常务高官关心国企改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一般说来像这种阶段性的政策实施,都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来负责。

    吕青能问得这么详细,甚至还直接提及到了集体企业改制,事实上也说明吕青应该看到乡镇企业现阶段出现的许多弊端,比如染上了国企病,但在政策支持上又无法和国企相比,权属不明,机制灵活上有远不及私营企业。

    他直接问及集体企业其中也就包括乡镇企业的改制构想,本身就是一个信号。

    沙正阳有条不紊的介绍着,“吕书记本身就是在乡镇企业发展上做出了耀眼成绩的,现在乡镇企业遭遇困境,他肯定也要想为乡镇企业找出一条出路,做一些探讨和尝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说华阳能在这上边早一步动作,嗯,实际上郭县长你们肯定在做了,是不是也遇到了一些难题?”

    “嗯,有一些具体问题,也有一些政策性的问题,很复杂,每一步都会遭遇不小的阻力。”郭业山在当了常务副县长之后才深刻感受到在这个华川第一县工作具有多么大的挑战性。

    “改革,本来就要遭遇阻力,这不可避免,但华阳是咱们全省经济发展排头兵,不能满足于现状,我相信你们何作成何书记也不会满足于此。”沙正阳悠悠的道:“华阳当有敢为天下先的改革锐气!”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