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八十三节 信手拈来,炉火纯青

第四卷 第八十三节 信手拈来,炉火纯青

    沙正阳的建议让贝一河忍不住苦笑,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似乎已经多了两条皱纹的额际。

    “怎么了?”沙正阳把身体向后靠了靠,笑着问道:“这些部门都不给准信儿?”

    “嘿嘿,沙主任,你也知道这些单位,你找上门去,说半天,人家都不来气,建委那边也有怨气,……”

    贝一河也只是一个协调机构的办事人员,连建委那边都不来气,那你要指望其他部门都积极踊跃,那就更不可能了。

    贝一河的叫苦也让沙正阳意识到这类临时性的协调机构面临的难题。

    本身并不具备多少职能,只是一个市里边临时组建的机构,领导头衔挂了一长串,但具体做事情的就那么两三个人,可对接的部门单位却是不少。

    找领导,人家不爱理你,也经常找不到人;找下边办事的人,都说要等领导的拍板决策。

    召集开个协调会,来的都是一些说话作不了数的办事人员,这种情形沙正阳也了解,甚至在前世中他也一样遭遇过无数。

    “这些情况不能忽视,该向钟书记汇报的需要向钟书记汇报,该开会的还得要开会,该发文件的还得要发文件。”

    沙正阳也清楚这类事情不好处理,但不好处理业的要做,省里对七厂二所搬迁是有工作进度要求的,明年三月省里的督导检查组就要来检查进度了解情况,到时候被七厂二所的人给奏一本,市里是有人要挨板子的。

    “但光靠这些常规套路还不行,得让各个部门有紧迫感,有压力才行,老贝,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贝一河沉吟着,好半晌才道:“办法肯定有,但是第一工作量肯定会大很多,第二如你所说要花钱,第三,肯定会得罪一些人。”

    “哦?说来听听,得罪人的工作才是干好了的工作,都是那种常规套路,对大家哪里有触动?”沙正阳乐了。

    “其实也简单,一来把几块细化,教育、医疗这一块是首当其冲,进度列出来,细化各个部门权责和进度,做成模块,每周或者每半个月进行通报,成绩进度没按计划实施完成的,纳入年终考评扣分,和单位年终奖金挂钩,……”

    沙正阳竖起大拇指,笑了起来,“高招,老贝,你也是操练出来了啊。”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今年市里发的奖金不少,都是按照目标来打分,各个单位都有差距,分成了好几档,最低档和最高档据说差距高达上千,一分都是四五十块,涉及到大一点儿的单位,比如公安局,那就是好几万,都是落到个人头上的,谁敢不重视?”

    “嗯,有道理,年初做考核办法时应该把这类专项工作列入进去,加重分值。”沙正阳点点头。

    “二来就是要加大和七厂二所的联系协调,要多和他们沟通,关键在于要多去跑,了解他们的想法意见,不然到具体落实实施的时候,他们的意见不一,让我们这边职能部门也难以做出应对规划,结果大家都不满意。”

    贝一河还是在工作上下了功夫的,但是人手不足加上交通工具也没有,经常临时性的去市委办申请用车,没车就只能干瞪眼。

    “嗯,这个我来协调,年后市里要添置一批车辆,我争取从市委办那边要一辆车过来,市委政研室说是独立的,但是还是从属于市委办,但起码也该单独配一两台车了。”沙正阳点头,“我来负责解决。”

    贝一河心情也很愉快,跟着沙正阳干事情就是爽利,说什么就什么,能办就马上给你办,绝不拖泥带水。

    “第三就是可能要牵扯到各个职能部门,尤其是涉及到一些部门领导工作和权责,需要和他们说清楚,否则到时候扣分他们又觉得没提前和他们交代清楚,这要开一次高级别会议,专门重点一一落实讲到,……”

    “嗯,这件事情也由我来协调,届时请钟书记主持,林书记、冯市长都参加并讲话强调。”沙正阳记下了,“各单位一把手和具体责任人来参加。”

    “嗯,那最好,这个会其实时间不需要太长,一个小时就能解决,说具体干货,落实具体责任到人,我的意见是把七厂二所主要领导也都请到,就像是搞一次对接,吃顿饭,加深一下相互印象。”贝一河搓搓手。

    沙正阳笑了起来,“行,会议经费我来解决,会议你来安排,主要领导我去请,就在年前,还有一个星期过年,争取三天内落实下来。”

    费璐一直在旁边的厨房里做着菜。

    今天是星期日,沙正阳没出门,贝一河有工作要和沙正阳商量,二人很自然的就在贝一河的办公桌上商量起来了。

    丈夫和沙正阳的对话她一直竖着耳朵在听着。

    这段时间丈夫压力很大,主要就是七厂二所的搬迁问题遇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像建委、教育局、供电局、邮电局、银行、公交公司这些单位要一一协调到,劳神费力,而且效果也不佳。

    在费璐看来,一方面是丈夫人脉关系还不够厚实,在市里时间太短,对那些职能部门领导们都不熟悉,人家也没有把你打上眼。

    另一方面也还是因为丈夫官职太低,政研室一个处长,你要对那些手握大权的职能部门指手画脚,人家怎么可能卖你的面子?

    不过听到丈夫和沙正阳之间的对话,沙正阳对自己丈夫提出的建议和意见信手拈来,游刃有余的做出裁断,费璐也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似乎并不像当初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只是依靠着市委i书记的信任就一步登天。

    如丈夫经常和自己提到的那样,沙正阳从各个方面都更像是一个浸淫体制多年的角色,对体制内种种心照不宣的规则了如指掌,处理这类事情的手法更是炉火纯青,他自叹弗如。

    即便是自己坐在沙正阳那个位置上,也一样难以做得那样恰到好处。

    所以丈夫一直在说,跟着沙正阳做事情,未必轻松,但是心里边踏实,什么疑难杂症,对方总能找到对策来解决处理好。

    看见越发高挑的贝婧蕾进屋来的时候,沙正阳的目光才从图纸上收回来,“婧蕾补课补完了?”

    “正阳哥又到我们家蹭饭?”

    已经满了十七岁的贝婧蕾目光明澈,眼瞳如钻,嘴角上挂着的两枚酒窝浅笑隐隐,让人赏心悦目,一条背带牛仔裤更是把少女的娇俏明媚勾勒得如诗如画。

    沙正阳也不得不承认集合了贝一河和费璐的优点这个丫头再有几年绝对可以去参加选美大赛的资质,堪称完美。

    “这丫头,有你这样说话的么?”贝一河又好气又好笑,女儿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独立,性格也是有些叛逆的味道了,好在贝婧蕾的成绩让人很放心,两口子心里也很踏实。

    “爸,正阳哥自己都这么说的,上次也是星期天我看他十一点而过都不出门,在那里磨磨蹭蹭,而且还在那里耸着鼻子,我就问他在那干啥呢,他说我妈做的菜香干扰了他的思路,这不就摆明了想要蹭饭么?果然中午你一叫他,他就滋溜一声过来坐上了,……”

    贝婧蕾毫不留情的话语让哪怕是脸皮够厚的沙正阳也都有些尴尬,这丫头,也太不客气了吧?

    好歹我也还是你老爹的直接领导,也不怕自己给你老爹小鞋穿?

    肆无忌惮啊。

    “婧蕾,你不觉得我的表现也是证明费老师手艺好么?你正阳哥好歹走到外边也还是有人请吃饭的,不信你问你爸爸,我要到啥宛州宾馆或者汉江国际酒店门口去溜达溜达,保管有人热情相邀,说得你正阳哥好像还找不到饭局了。”

    沙正阳装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逗这小丫头的确能让人轻松许多,仿佛工作上的压力都被卸掉了,沙正阳很喜欢这样的氛围。

    “切,那你比孔乙己还不如,人家孔乙己哪怕再没钱,也是去温一碗酒,吃一碟茴香豆,还要排出九文大钱,你呢,居然到酒店门口去蹭饭,这比孔乙己偷书还可耻吧?人家孔乙己偷书是迫于生计,正阳哥你呢?”

    小丫头一番话振振有词,逗得贝一河和刚端菜进来的费璐都是忍俊不禁,倒是沙正阳有些不好意思,“读书人蹭饭,也算蹭么?读书人窃书都不算偷,那读书人蹭饭肯定也不能算蹭,……”

    “那算啥?”贝婧蕾咬着嘴唇等着一双黑钻般的美瞳看着沙正阳。

    沙正阳居然被看得有些心里发慌,定了定神才道:“算美食家的免费品鉴吧。”

    沙正阳的回答显然让贝婧蕾很不满意,嘟了嘟嘴,一脸不满意:“那你也该请我们一家人吃饭,礼尚往来啊。”

    “一定一定。”沙正阳赶紧道。

    “一点儿都没诚意,既不定地点,也不明确时间。”贝婧蕾得寸进尺,“没有你这样请客的。”

    贝一河和费璐都微笑着在一边看着,女儿和沙正阳之间的斗嘴显然能进一步拉近两家人之间的关系。

    这不是坏事。

    尤其是贝一河和费璐都隐约知晓沙正阳可能要不了太久之间就要卸任市委政研室副主任这一职务,日后贝一河能不能接任这个政研室副主任,沙正阳有很大的发言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