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四卷 第七十八节 会场内外
    王士渠和韩青松本欲举步,但都留了下来,分别和焦虹、雷霆以及段庸铭三人握手寒暄了几句,这才离开。

    都算是宛州市的名人了,就算不熟悉,至少见过面,东峡也算是宛州经济最发达的县份,一般说来担任东峡县委i书记都意味着半只脚就踏入了市领导的门槛。

    沙正阳也没和三人多说什么,这种场合下,没必要显现自己和他们的特殊关系。

    倒是等到三人也都进场之后,沙正阳这才打算满悠慢悠的举步进场,却看到一辆紫红色的桑塔纳进场,从车牌号就能知道是郑国忠的车,汉c—g0020,一个既不靠前也能证明是政府的车牌号。

    “郑书记,红光满面,是不是准备抱奖牌了?”看见郑国忠从车上下来,沙正阳这才过去,笑着道。

    “你小子,是打趣我还是挖苦我们香城?”郑国忠已经在十月份接任县高官,前任县高官郭太华因为身体原因调到了市政协。

    “谁不知道你们经开区今年招商引资大获成功?你小子是有意藏着掖着,和我们去南粤时就装出一副苦瓜样,一到开发区就开始发威了,杜大伟都在说你这是在扮猪吃虎!”

    “他的话你都能信?招商引资工作是老奚在抓,那也是全经开区管委会在钱常委的领导下群策群力作出的成绩,哪是我一个人的本事?”沙正阳矢口否认。

    “你就装吧,不过也好,市领导心里有数就行。”郑国忠笑得很开心,在沙正阳面前他不习惯隐瞒,换了别人他肯定要收敛着点儿,大家都知根知底。

    “不过我们香城今年招商引资做得也不错,引资5个亿,实际落地投资也有2个亿,新增企业39家,在全市排名第三,力压东峡。”

    “难怪刚才王书记进去的时候脸色不好看,原来是被你们香城占了先啊。”沙正阳揶揄道:“那95年东峡肯定要把你们香城当成第一号对手了。”

    “说不到那一步,我们香城底子太薄了,不敢和东峡比,也就去年早招商引资上占了个先手,我们的gdp与东峡比只能赶上人家一个零头。”郑国忠很有自知之明,“我们的目标是三年内力争香城gdp进入十县二区的前四强。”

    目前宛州十县二区(不计经开区)中,论经济总量,东峡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宛阳是老二,但是宛阳这几年经济增速乏力。

    老三真阳本来与宛阳差距还比较大,这几年一直在追赶宛阳,但今年真阳的表现也不太好,第四才是山都,第五第六分别是龙陵和裕城,第七才算得上香城。

    二人正说话间,一辆簇新的桑塔纳停在了一旁,市地税局局长夏侯通下来,一眼看见二人,乐呵呵的过来:“哟,郑书记,沙主任,来得早哇。”

    “夏侯局长,就等您呢。”沙正阳也笑着回应,他和夏侯通不算熟悉,但是却因为夏侯子的关系拉进了不少。

    夏侯子终于还是辞职了,不过这家伙也挺有意思,辞职之后暂时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四处晃荡,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要先开开眼界,看看世界,在邮电局这两年他都快要落伍了。

    这一跑在广州去呆了两个月,又去燕京呆了一段时间,才回来,索性就被沙正阳拉过去跟着去了沪上两趟,也就是跟着跑汉海高科的事情,也算是开眼界。

    郑国忠很有眼力劲儿,一眼看就看出了夏侯通有话要和沙正阳私谈,打了个招呼笑着先走了。

    “正阳,你能不能让我家老大着调一点儿?”见郑国忠一走,夏侯通的脸就垮了下来,“他都和小齐谈婚论嫁了,现在不吭声不出气就把职也辞了,那也就罢了,那你就做点儿正经事啊,这三天两头往外边跑,现在可好你还怂恿他这样,我们夏侯家没得罪你吧?”

    “夏侯局长,有那么夸张么?夏侯比我还大几岁,他自己在干什么他心里没谱?”沙正阳笑嘻嘻的道:“我可是听他说过,你是一直以他为荣的,怎么就变了调了呢?”

    夏侯通气不打一处来,但面对嬉皮笑脸的沙正阳他又无法发作:“正阳,我知道你和我家老大投缘,但是男人都要成家立业,不能这么一直晃荡着啊,他这样成天没个影儿的,不干点儿正事儿,你也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形吧?”

    “夏侯局长,你说错了,夏侯和我说了,我还真支持他现在闯荡闯荡,看看世界,这段时间他在上海,主要是汉海高科那边还有点儿业务,我委托他帮我盯着点儿,不过很快就会结束,但结束了他也有他自己的事情,不太可能按照您为他设定的路线走。再说了,夏侯局长,夏侯已经成年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未必不按照你设定的路线走就不对,他一直说你很开通,怎么我感觉不是这样呢?”

    沙正阳明白夏侯通的担心,但是对此他无能为力,甚至他也还要坚决反对。

    夏侯子这几个月和沙正阳联系很多,甚至没事儿就会来沙正阳这里坐一坐,聊一聊,沙正阳也有意无意的引导着对方,把it技术的发展趋势和互联网的概念传到给对方。

    夏侯子是他周围唯一一个算是具备it和互联网相关专业知识的熟人,而沙正阳对未来it和互联网传奇故事虽然耳熟目详,但是很可惜,他自己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盲。

    虽然那些个貌似高深的专业术语能说得很顺溜,但那是典型的马屎皮面光,甚至连知其然都说不上,更谈不上知其所以然了。

    夏侯子敢于从邮电局辞职,这说明这家伙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创业雄心,所以沙正阳当然不吝帮对方一把,想必这个时候他的师弟丁磊也已经开始跃跃欲试准备创业了,那作为他的师兄夏侯子怎么能落后?

    这点儿恶趣味,必须要满足,重生者连这点儿优越感都不能秀一秀,那太憋屈了。

    夏侯通见沙正阳连礼貌上的应付都不愿意,也只能叹一口气,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儿子决定了的事情,肯定不是外人能改变的,他也只是见儿子似乎和沙正阳走得很近乎,想要努力一下。

    “正阳,那你说夏侯子未来能干什么?”

    “不在于他能干什么,而在于他想干什么,他现在还在寻找,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找到他自己的路,夏侯局长,这方面你就别操太多心了,儿孙自己有儿孙福,再说了,我看小齐也挺支持夏侯出去闯荡嘛,没像你说的那么反对。”

    沙正阳对齐瑞芬的印象改观不小。

    他一直以为夏侯子和齐瑞芬应该算是那种地方家族联姻,但没想到这个齐瑞芬很支持夏侯子跳出宛州,而且扬言,只要夏侯子跳出宛州在外地站稳脚跟,她也会跟着跳出去追谁夏侯子。

    这份胆魄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不简单。

    夏侯通被沙正阳的话给堵得没有了言语,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子怎么就和沙正阳搅得这么紧,这让他很有些不能理解。

    伴随着奥迪100以及蓝鸟、雅阁这一类老式的日系车开始陆续入场,市里边的领导们也陆续到了。

    宛州是老地区,虽然这几年经济发展拖了后腿,但是在某些方面却没有太落后,像这类低级别的日系车数量也不算少,起码在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们中还是比较多的。

    但是这些车大多都有了一些年成,很多都是84年海南走私汽车案时走私过来的,经过工商部门罚款,堂而皇之的上户,都有接近十年的车龄了,但无论如何也算是进口车不是?比起普桑来还是要高一个档次的。

    市里边领导沙正阳都很熟悉,除了一位,新来的市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冀文东。

    这位冀书记身材魁伟,一米八的个头,方面阔嘴,面色黝黑,还真有点儿符合他的姓氏——冀,典型的燕赵男儿,也的确是一口北方话,沙正阳觉得有点儿保定那边的口音。

    据说这位是部队转业干部出身,转业到省公安厅,再后来到了省委政法委,这一次徐守信出事之后,拖了几个月,省委才决定由冀文东出任宛州市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

    冀文东到任都有一个多月了,但是阴差阳错,沙正阳一直没有见到过这位冀书记,只有一回他从市委离开,正巧赶上冀文东回市委,两车相会,隔着车窗看到过对方。

    不过沙正阳也准备去拜会一下冀文东,经开区设立公安分局的事情不能因为徐守信出事就拖下去,但涉及到编制和对上的各种政策物资支持,除了市公安局要使劲儿外,政法委也要出面才行。

    距离开会还有十分钟,老烟枪们都抓紧时间在门厅外过瘾,市领导们则都进入了后台旁边的休息室。

    休息室和门厅有走廊相通,沙正阳也就站在走廊边上正打算和刚到的杜大伟好好聊一聊,却见到冀文东从休息室里出来,看了这边一眼,走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